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零四章摘桃子(求月票)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張炳林道:「看韓先生圈定的範圍,就知道這地下的陰沉木樹林面積不小,這麼大一片,如果都跟這棵被挖出來的一樣完整,我們乾山縣沒準還能轟動世界。」 韓孔雀只是笑呵呵的聽著他們說話,並沒有發...

月半了,訂閱月票差不多都下來了,求訂閱月票,每天修改稿子兩個半小時,五千字要三個小時,每天十一個半小時的工作量,在這裡只求一張月票。

現在月票榜第二十五名,總共七百五十張月票,已經是歷史新高,但相比上一名差了一百五十張月票,這一百多張月票看著有點眼暈,強烈希望縮短距離。

訂閱月票群瘋神殿39628395,每一位投月票的兄弟,只要是起點id的我都認識,所有投月票的兄弟,全都可以進來聊天。

「哪有那麼多意外?這是韓先生深藏不漏啊!我們就算知道了韓先生的目的,也是沒法複製的1張炳林真心佩服的道。

「不知道這裡,能夠挖掘出多少陰沉木,如果多了,我們乾山縣可是真的要出名了,以後我們這裡不止是有一個果園鐵核桃,還有陰沉木之鄉的美名。」陶承洛道。

「要想弄個陰沉木之鄉的名聲可不容易,這可是要搶川省的風頭,他們那裡才是名副其實的陰沉木之鄉,如果我們想要趕超,還需要韓先生多多努力。」范增勝道。

韓孔雀笑道:「其實你們也可以組織人手發掘一下的,我找到這裡的情形,你們也都知道了,其他地方只要細心考察,沒準也有收穫。

就像這裡,綜合分析一下,這地下應該有不少被掩埋的樹木,到底形沒形成陰沉木,要挖開才能看到,而且這裡那批被埋藏的樹木,還十分有特點,我發現,它們居然還有很多是站立著的,如果小心挖掘,沒準我們還能恢復出一片遠古叢林。」

「孔雀。你過來看看,我們挖到了你說的東西了。」韓孔雀剛說完,就聽到韓榮林叫他。

韓孔雀一笑道:「我過去看看。」

「我們一塊過去吧1陶承洛道。

此時池塘里已經修建出一條簡易道路,用來向外運輸淤泥。所以他們很輕易的,就可以深入池塘中心。

在池塘中心,水最深的地方,也是趙年生指出來的一處有樹木的所在,在這裡,韓孔雀特別交代之後,工人們特別照顧,所以很快就有了收穫。

挖出來的是一個大樹,樹身全身烏黑,呈現碳化狀。看到這個樣子,韓孔雀立即鬆了口氣。

一般年限越久其碳化程度越高,年歲再長了,就變成化石了,這棵樹的碳化外觀。類似被燒烤過的焦炭,這是明顯的碳化開裂。

這棵樹木暴露出來的部分已經不算小,看樣子是樹梢,韓孔雀拿起一塊折斷的樹梢,用其碳化的部分,在筆記本上描畫,但這並不會產生普通木炭那樣的黑划痕。

接著。韓孔雀又分析了這棵樹的外觀碳化程度、打磨后的橫切面狀況、手感等,來綜合評估其大體的形成年限,及可能的形成樹種,判斷是否屬於陰沉級別。

一般完全進入陰沉級別的樹木,起碼需經歷上千年的時間浸潤,其他未到年限的碳化不足的陰沉木。有時只算是水沉木。

部分水沉木只是沉泡在水下多年形成,並未具備「缺氧、高壓狀態下」的一些形成條件。

從這棵陰沉木上取下來的一段樹枝來看,這棵陰沉木的木質極其堅硬,顏色為黃褐色,但又不是金絲楠木。

這種木材放入水中能夠下沉。這已經達到了陰沉木的級別。

陰沉木本質堅硬,其中鐵力陰沉木最硬,紅椿陰沉木較軟;其形成陰沉木並返陽,也就是自然陰乾之後能否沉於水下,主要取決於其形成樹種的不同。

特別是一些成品小件一般都浮於水面,因此不能完全以能否沉於水,來鑒別是否為陰沉木。

陰沉木多呈褐黑色,黑紅色,黃金色,黃褐色。

這棵陰沉木的截面就呈現黃褐色紋理,其切面光滑,木紋細膩,稍微打磨就達到了鏡面光亮,這樣的陰沉木本質已近似紫檀。

其木質永不褪色、不腐朽、不生蟲,是製作藝術品、仿古傢具的理想之材。

韓孔雀拿出打火機,燒了一段,發現燒出的灰是黃色,剩下的一段,讓入水中,感覺顏色立即加深,到了此時,韓孔雀知道,這是一棵完全碳化了的陰沉木。

陰沉木與普通木頭相比,顯得較為奇特,一般木頭燒出的是白灰,而陰沉木燒出的是黃灰。

其遇水顏色加深,水干后恢複本色;塗上少許菜油則烏黑亮,不退色。

大部分陰沉木出土時樹心已腐朽,只剩下樹頭及樹榦中層;已嚴重碳化的表面也無法當做材料使用,但這棵樹卻不同,它居然保存的很完整。

工人不停的挖掘,讓這棵陰沉木完全暴露了出來,樹枝、樹榦、樹頭、一棵完成的樹木,顯現在了眾人眼前。

「身如炭黑,顏色有殊,遇水黑亮,塗油色駐,燒灰為黃,異於普木;輕重有異,能沉能浮,香味有否,皆有存數,樹種有別,氣味可無。千年碳化為陰沉,長年水下水沉木,這些不知道算是水沉還是陰沉?」韓孔雀笑呵呵的道。

「是陰沉木?」幾個人幾乎同時問道。

韓孔雀笑道:「這一棵是陰沉木,而且是完全碳化了的陰沉木,至於其他,沒有挖出來就不敢肯定了,不過有了這一棵,這就是一種匪夷所思的大收穫,你們也看到了,這棵陰沉木還保存著樹木的形狀,連枝幹都保留了下來,這簡直是奇。」

「確實是奇,別的地方發現的陰沉木,都是斷了的,而我們這裡的居然是一顆保持聳立的大樹。」陶承洛興奮的道。

而張炳林在道:「韓先生打算怎麼處理它?」

韓孔雀笑道:「慢慢的挖開看看,如果這裡的陰沉木全都有這種表現,那我們就讓它們繼續留在這裡。」

「您是說在這裡直接建設博物館,把這些陰沉木保護起來?」張炳林興奮的道。

韓孔雀道:「這是大自然的奇,難道不應該讓它們繼續保留在這裡?」

「太好了。」誰也沒有想到,反應最劇烈的,居然是趙年生。

看到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了趙年生的身上,趙年生道:「如果在我們村裡建設博物館,我們村裡的村民不是要沾光了?」

「都沾光了啊1張炳林道。

就連范增勝也道:「以後你們桃園村可是出名了。」

「都是孔雀的功勞。」趙年生笑呵呵的道。

韓孔雀道:「我都說了是意外。」

「好。是意外,小心,小心,都給我小心了。都過來看看,看看這棵樹是怎麼存在的,你們看這棵樹被破壞成什麼樣子了?這樣的情況是絕對不允許再次發生的。」

趙年生可不管韓孔雀怎麼謙虛,此時他已經想象到了,以後村裡的美好未來,所以,他在看到那些大手大腳,甩開膀子猛幹活的人,已經沒有了欣喜,這樣的人都是破壞分子啊!

韓孔雀笑道:「趙叔不用著急。你們挖出了這一棵,已經算是完成了任務,其他事情,就有專業人士來干好了。」

「專業人士?」趙年生道。

韓孔雀道:「我手下有專門的考古隊,讓他們來就行了。他們是專業的,就是干這個的。」

「那好,需要干笨活的時候,記得叫我們。」趙年生本來就擔心下面的陰沉木被破壞,現在有專業人士來干,他立即放心了。

韓孔雀道:「您老先看著他們,讓他們把上面的這層浮土清理了。高度就以這棵挖出來的陰沉木當標杆,這樣應該不會破壞下面的陰沉木。」

「好的,我知道了,剩下的事情交給我。」趙年生知道了怎麼做,立即去安排人手,開始清理周圍的浮土。

韓孔雀滿意的點了點頭。雖然他挖掘陰沉木會給村裡帶來很大的利益,但趙年生對他的幫助,還是十分大的。

「看情況,這裡確實是被埋了一片樹林啊1范增勝就算是外行,此時他也對韓孔雀的推斷佩服萬分。

陶承洛等人也佩服的點頭。雖然韓孔雀說是意外,但這個世界上哪有那麼多意外?

如果沒有把握,他怎麼敢鋪開那麼大的攤子?

就算膽大,又有幾個人有那個自信事先跟乾山縣簽訂那樣的合同?

范增勝看著陶承洛等人道:「看來還是你們乾山縣有魄力,只要留住了這批陰沉木,我們在乾山縣建立一座遠古植物公園,都是可以的,畢竟保存這麼完整的古代植物可是不多見。」

張炳林道:「看韓先生圈定的範圍,就知道這地下的陰沉木樹林面積不小,這麼大一片,如果都跟這棵被挖出來的一樣完整,我們乾山縣沒準還能轟動世界。」

韓孔雀只是笑呵呵的聽著他們說話,並沒有發表意見,現在事實證明,他還是最大的贏家,所以他實在是不用自吹自擂,自然有人對他歌功頌德。

正當這些人全都美得不行時,外面發生了一絲騷動。

「怎麼回事?」范增勝回頭看了一眼道。

很快范增勝的秘書就道:「王副市長來了,還帶了了不少京里來的領導。」

「京里來的領導?他們來這裡幹什麼?」范增勝道。

秘書道:「我看他們帶來了不少專家。」

說完,秘書看了一眼挖掘現場,特別是那棵陰沉木。

他的視線在上面停留了三秒鐘,不過這樣已經夠了,范增勝已經知道那些人來這裡幹什麼。

看到范增勝陰沉下來的臉色,乾山縣的幾個領導的臉色,也變得十分難堪。

韓孔雀只是笑呵呵的看著他們,並沒有什麼反應,這樣的事情,他是早就預料到了的。R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