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五百零三章解惑(700張月票加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只要進入警戒線的人,立即會被毫不客氣的驅逐。 這樣的行為,立即引起了公憤,就在不少人聚集起來,想要衝擊警戒線。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一陣陣轟鳴聲。 很快,大批車輛開進了警戒線內部,而最先...

而古嵐的到來,非但沒有讓人減少,反而吸引來了更多的人。

韓孔雀沒法,也只能是不管那些人,反正他現在已經成了萬眾矚目的圍觀對象,怎麼也躲不開,那就讓這些人圍觀好了。

這座池塘原來就有排水口,現在只要稍微清理,池塘里的水就快速流出。

在排水口上,有特製的漁網,阻擋池塘里的魚蝦從排水口流出。

由於韓孔雀的行動,是等到白衣他們簽訂合同之後才開始實施的,所以在放水時已經是下午,接受了一段時間的採訪,時間已經很晚了。

韓孔雀在排水口撈起來了幾條大魚,就回家了,反正今天晚上,池塘里的水是放不幹的。

看到韓孔雀離開,圍觀的人也沉寂下來,現在他們也開始懷疑,韓孔雀是不是真的在修魚池。

第二天一大早,韓孔雀就出現在了池塘邊上,此時池塘里的水已經很少,經過一晚上的奮戰,池塘里的魚蝦也已經被清理的差不多。

「孔雀,你打算怎麼辦?」趙年生從池塘里上來后道。

韓孔雀笑道:「趙叔當年帶著人在這裡撈過魚?」

趙年生笑道:「撈過三次,在這裡撈魚太過費事了,所以就換了魚塘,我們這裡就是不缺魚塘。」

「那你還記得這塘底的情況嗎?」韓孔雀道。

「塘底的情況?你是說什麼情況?」趙年生不知道韓孔雀問道的是什麼。

韓孔雀笑道:「就是池塘里哪邊最容易隱藏魚?」

趙年生也笑著道:「那邊,那邊,還有那邊,那些地方有很多石塊和爛木頭,一些魚隱藏在那裡沒法撈出來,沒辦法,我們只能用淤泥填,填上了淤泥,那些地方的魚就只能被趕出來了。不過那樣做太費事了,所以我們填過幾次,就不幹了。」

韓孔雀道:「現在看這個池塘的塘底,還是很平整的。」

趙年生道:「原來這座池塘是村裡最大的。也是最深的,是最適合養魚的,現在多年不用,已經淤上了很多了,原來這裡最深處有七八米深,現在連兩米都沒有了。」

韓孔雀想了一下道:「那就先把這裡的淤泥清理掉吧!我們從中心向外逐步清理。」

「行。」趙年生立即指揮村裡的很多成年男子,開始幹活。

看著這邊開始行動,外面一些一早起來的遊客,就想向這邊靠攏。

這個時候,早有準備的古嵐。已經在外圍拉起了警戒線,警戒線一直拉到了三百米之外。

三百米已經是一段很長的距離,那些圍觀的,已經沒法看到池塘這邊的情況,所以這些人已經開始鬧騰。有不少人想要穿過警戒線,進入內部看個清楚。

此時古嵐他們已經不再客氣,只要進入警戒線的人,立即會被毫不客氣的驅逐。

這樣的行為,立即引起了公憤,就在不少人聚集起來,想要衝擊警戒線。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一陣陣轟鳴聲。

很快,大批車輛開進了警戒線內部,而最先下來的是全幅武裝的武警內衛部隊。

這些武警一下車,就開始全面接管此地的防禦,古嵐他們看到那些鬧事的全部被武警驅趕。立即開始向內部撤退,外圍全部交給那些實槍荷彈的武警駐守。

經過一晚上的發酵,韓孔雀開始行動的消息,已經不止是在乾山縣傳播,所以今天早上來的人。已經不止是乾山縣的領導,還有海市的領導,當然,跟著領導來到的,還有大批記者。

看著很多人不顧寒冷,在泥水之中勞動,陶承洛道:「很長時間沒有見過這種熱火朝天的場景了。」

海市副市長范增勝道:「是啊!現在只要有工程,就是機械化施工,這種全靠人工的壯觀景象是不多了。」

張炳林此時道:「就算到了此時,我們還是不知道寶藏在哪裡,到底是什麼。」

幾個領導都是一陣沉默,這就是智商上的差距,雖然不想承認,但他們是真不知道啊!

「會不會是化石?」以為領導身邊的秘書道。

幾個領導同時看向他,他有點緊張:「我大學學的是生物,我發現這裡很適合形成生物化石。」

陶承洛道:「你別說,我們這裡的環境,還真適合形成化石,不過這裡有化石,韓先生是怎麼知道的?再說,發掘化石,也不用從這座池塘開始吧?」

張炳林道:「都到了這個時候了,我看我們還不如直接去詢問韓先生。」

「走。」幾個領導走上了前去。

而聽到消息的韓孔雀,也正好迎了上來。

「各位領導好,剛過完年,各位領導不忙?」韓孔雀笑著道。

笑著寒暄了幾句,陶承洛才介紹道:「這位是我們市的范市長。」

韓孔雀跟范增勝握了握手,范增勝道:「韓先生可是我們的希望,所以就算我們在忙,也是要來拜見一下的。」

韓孔雀哈哈笑著道:「你們可都是我的父母官,應該是我去拜見你們,不過,各位領導既然來了,那我就要儘儘地主之誼,昨天晚上,清理出來了不少大魚,還有幾隻老鱉,今天中午我們正好把它們燉了。」

范增勝笑著道:「這個還不忙,我們可都是很好奇的,乾山縣已經跟韓先生簽訂了合作項目,不知道現在,是不是可以讓我們見識一下?」

韓孔雀笑道:「范市長這麼說,我可是要有壓力了,其實我回家真的是過年,遇到鐵核桃樹也只是一個意外,後來被炒作了起來,那就是意外收穫了。」

范增勝道:「那這裡又是怎麼回事?」

韓孔雀道:「這個也是意外,當時我帶著我夫人在後山散布,我們開起了玩笑,我夫人就說,你不是喜歡尋寶嗎?你們家鄉有什麼寶貝,我就開玩笑說有人蔘靈芝什麼的。」

「我們這裡有人蔘?」張炳林在韓孔雀停頓的瞬間,問道。

韓孔雀笑道:「我跟我夫人說,有沒有我不知道,但我從來沒見過,也不認識人蔘,所以我夫人就嘲笑我,說我智商變低了。」

幾個人一邊說一邊走,很快就來到了池塘邊上,此時車塘邊上已經堆積了大量淤泥,而這些淤泥,已經開始用鏟車裝車運走。

陶承洛道:「如果韓先生的智商低,那我們就是沒智商的了。」

頓時眾人全都笑了,笑過了,韓孔雀才道:「所以說,其實很多事情都是湊巧,我被嘲笑了自然不服,而我夫人自然要秀一秀她智商上的優越感,就提醒了我一下,你們看,我們這裡的這些大小池塘,還有一座座土丘,是不是很像是堰塞湖。」

「不是像,原來這裡都是堰塞湖,不過問題不太嚴重,特別是近幾年,這裡已經很少發生泥石流了。」張炳林道。

韓孔雀笑道:「是這樣沒錯,這是因為我們植樹造林,保護生態環境的關係,可就算是這樣,每年山中還是有很多山丘,被山洪沖走,也會淤積出新的小型土丘和荒地,它們間隔出來的小型湖泊,也可以說是堰塞湖。」

「堰塞湖怎麼了?除了會形成水災泥石流之外,難道還有其他功能?」范增勝道。

韓孔雀笑道:「范市長不是行內人,所以不知道,堰塞湖的形成,很容易淹沒一片叢林,如果這種情況發生在七八千年前,甚至是幾萬年前,也許就會形成陰沉木,陰沉木也就是烏木,一種很珍貴的材料。」

「啊1所有聽到韓孔雀解釋的,全都驚叫出聲,到了此時,他們已經全部知道韓孔雀要幹什麼了。

「你是說這裡有陰沉木?」陶承洛驚訝的指著池塘中道。

韓孔雀笑著道:「是不是陰沉木還不能確定,但這下面確實被掩埋了一片叢林,這一點我們村裡的趙主任應該知道。」

趙年生此時看韓孔雀的眼神,已經變得極其怪異,等韓孔雀把眾人的目光吸引到了他的身上,他才回過神來:「天才和庸才果然有天壤之別。」

韓孔雀笑道:「我們是一樣的,如果非說有天才,那也是你侄媳婦是天才,這個天才的設想可是她提出來的。」

趙年生道:「她提出了的設想,這裡可是你發現的。」

韓孔雀笑道:「我都說了是意外,這裡的情況是趙有山大哥告訴我的,趙叔也確定了,所以我才想要挖開看看,沒準下面就是一堆爛木頭。」

韓孔雀稍微解釋了一下,趙年生又說了一下當年他清理這座池塘的情況,此時這裡的人,已經全部知道韓孔雀是怎麼發現這裡的陰沉木。

這些人互相看了看,他們全都露出了苦笑,而其中趙年生是笑的最苦的:「沒文化害死人啊1

「有文化的也是一個樣,如果韓先生不捅破這層窗戶紙,就算到現在,我們也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麼,所以這不怪有沒有文化,而是沒有那種意識,我們就沒有尋寶的天賦。」范增勝道。

陶承洛此時道:「如果你們村裡會形成陰沉木,那其他容易形成堰塞湖的地方,是不是也能夠形成?」

韓孔雀道:「都有可能,不過想要探測明白,可不太容易,像這裡這處,純屬意外。」RP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