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四百九十三章愛好(600張月票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道:「因為這個就高興了?」 「不是,我是想到了花嬸子。」柳絮道。 「花嬸子?她怎麼了?」韓孔雀道。 柳絮道:「這次我們可是意外找到了一位真正的高手。這樣的民間接生高手,可是可遇...

韓孔雀賠笑道:「這真是個意外,其實我們生活的周邊,我安排了大量保鏢,就連那個趙有書,也是我收買的間諜,誰知道這小子最後成了雙面間諜,居然還是坑了我們。」

「啊?你說什麼?」柳絮驚訝的要起身。

韓孔雀趕忙把她壓下道:「你真以為我們家在村裡的為人那麼差?」

「你怎麼知道有人要趙有書對付我們?」柳絮道。

韓孔雀道:「我哪裡知道?我不過是未雨綢繆,讓古嵐做好準備,而趙有書正好被人拉攏,他就找到了古嵐,向古嵐透漏了針對我們家的事情,所以在那天下午,趙有書帶人來鬧事,古嵐他們並沒有出現。」

「居然是演戲?」柳絮瞪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道:「對,是演戲,要不然以趙有書等人的本事,又怎麼可能把你們三個,從村裡帶出去?要知道出入村莊的幾條道路,都被古嵐他們封鎖了。」

「日防夜防家賊難防,是這個意思吧?」柳絮道。

韓孔雀道:「就是這樣,我知道有人會對付我們,但並不知道還有另外一伙人,這夥人想要我們家的韓氏家譜,所以就想在我們沒有回來之時,用房子威脅爺爺奶奶他們,讓他們交出韓氏家譜,沒想到那伙人的行動,被趙有書透漏給了我們,所以我們才能準時回來。」

「那趙有書是怎麼回事?」柳絮道。

韓孔雀苦笑:「趙有書一直表現的很好,可最後,他居然會把你們三個劫持了,到現在我們還沒問出答案。」

柳絮意興珊闌的道:「不外乎錢財美色。」

「是啊!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如果不想殺你們滅口,他做了這樣的事情,村裡人是絕對不可能容得下他的。」韓孔雀道。

柳絮道:「聽說死了人?」

「恩,外地人,身上有案底。死了也是活該,而且今天下午還有一群人拿著槍,想要最後搏一把,被程軍安排的人,堵了個正著,一鍋端了。」韓孔雀全都告訴了柳絮,其實是為了讓她放心。

看著柳絮還是皺著眉頭。韓孔雀笑道:「還有明天一天,過了明天,事情就會結束。」

「你確定?」柳絮道。

韓孔雀道:「我確定,而且還能保證。」

柳絮撲哧一下笑出聲來,韓孔雀意外的道:「因為這個就高興了?」

「不是,我是想到了花嬸子。」柳絮道。

「花嬸子?她怎麼了?」韓孔雀道。

柳絮道:「這次我們可是意外找到了一位真正的高手。這樣的民間接生高手,可是可遇不可求的,過了年,我就要回魔都開辦自己的診所,而花嬸子對婦科的很多疾病,都有自己的獨特見解,特別是她的那一雙手。簡直是太厲害了,我已經邀請她去魔都了,她答應了。」

「啊?答應了?」韓孔雀沒想到,花婆子居然這麼輕易就被柳絮拐走了。

韓孔雀道:「她有一個條件,希望我們能夠幫她爭奪女兒的撫養權,她離婚了,有一個女兒判給了丈夫,不過丈夫已經再婚。而後媽顯然對她的女兒不會好,花嬸子希望我們幫幫忙,獲得對女兒的撫養權。」

韓孔雀一皺眉道:「她女兒多大了?」

「今年九歲了。」柳絮道。

韓孔雀吃驚的道:「多少?九歲?花嬸子多大年紀了?」

柳絮吃吃的笑起來,笑了一會兒才道:「今年三十五歲,我們叫嬸子也叫的著。」

「這麼年輕?」韓孔雀還以為花婆子的歲數要超過四十歲了呢!而且她的名字,也會不由自主的認為她年齡很大。

「也是個苦命人,原來因為有一門接生的手藝。婆家還十分照顧她,可前些年,因為一個產婦出了問題,她被抓了起來。但問題不是出在她身上,不過,事情雖然搞明白了,但那已經是半年之後了。

出獄之後,丈夫就跟她離婚了,以後村裡再有人生孩子,也不找她了,現在更是沒人找她了,因為都去醫院了,這種村裡的祖傳接生婆,也就全都失業了。」柳絮道。

「前些年出的是什麼問題?」韓孔雀本來還想讓花婆子看護柳絮的,可現在,他心裡也有了疑慮,這就不要怪其他人了,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一個出過問題的接生婆,誰都要小心著點。

柳絮白了韓孔雀一眼道:「不要說不是花嬸子的責任,就算是她的責任又怎麼了?誤診甚至是事故,都是有可能發生的,特別是一些老醫生,常年看病,誰也不敢說一次誤診都沒有。

而且花嬸子可不是誤診,她看出那位產婦不適合順產,最適合刨宮產,可那家人就是不同意,因為他們知道那一胎是女孩,所以希望順產。

這樣不會對子宮造成損傷,第二胎就容易生了,可臍帶繞頸,如果處理不好,順產是很危險的,所以當時花嬸子是不想給她接生的,但那家人死活要順產,花嬸子看那家人可憐,就勉為其難給那位產婦接生了。

雖然她的手法厲害,把那位產婦肚子里的孩子體位調整了過來,但那位產婦生完孩子之後,居然產生了大出血。

你應該知道,民間的接生婆,沒有現代化的醫療設備,這樣的情況幾乎沒有辦法治療,所以最後產婦還是被送進了醫院。

最後止不住血,子宮也就沒保住,而那家人不講理,直接告了花嬸子,而她無證行醫,自然就罪加一等。」

「產後出血是子宮的問題吧?」韓孔雀問道。

柳絮道:「大部分是。」

「我看她今天應付你的問題就很厲害,不像是沒有一點辦法的人。」韓孔雀道。

柳絮道:「這是這些年她通過給人看婦科病,一點一點積累下來的。」

「還是非法行醫?」韓孔雀笑道。

柳絮沒好氣的道:「她一個無依無靠的女人,又沒有土地,你讓她怎麼活?她對婦科病的研究,可是比我知道的很多專家都要厲害。」

韓孔雀道:「我沒有看不起她的意思,我只是認為她做這個風險太大了。」

「所以要找你幫忙,你不是認識魔都主管衛生和文教的副市長嗎?去找他幫忙,給花嬸子弄個行醫資格證。」柳絮道。

韓孔雀看柳絮說的輕鬆,所以他也笑著道:「這個證是需要考試的吧?不如我也考一個,對理論性的東西,我最熟悉了,應該能夠很容易考的過。」

「你押后吧!先把花嬸子的行醫資格證弄下來,等她的下來了,你什麼時候有空,也可以去考一個,很容易的。」柳絮看著韓孔雀答應,心裡在吐槽,如果好辦,就不找你了。

「既然花嬸子那麼厲害,其他事情就交給我好了。」韓孔雀笑著道。

柳絮道:「人家養到九歲的女兒,能夠隨便放棄?」

韓孔雀道:「既然後媽不喜,就肯定會虐待她,就算不虐待,也會打幾下吧?」

「你到底想要怎麼做?」柳絮道。

韓孔雀道:「我讓人盯著那家人,只要他們動手打孩子,就讓他拍照留念,有那麼個幾次,就可以跟他們爭奪撫養權了,如果他們不給,就控告他們虐待。」

柳絮無語,韓孔雀看著柳絮盯著自己,感覺眼神不太對,就道:「怎麼了?」

「你好毒,我一定要小心著點你,要不然被你賣了,還可能給你數錢呢1柳絮故意哆嗦了一下道。

韓孔雀樂了:「賣誰也不能賣老婆,放心,要賣,也要先把你肚子里的小寶貝賣了再說。」

「你敢。」柳絮打了韓孔雀一下。

韓孔雀攥住柳絮的手,感覺還是有點涼,道:「躺倒被窩裡去,好好休息,你今天可是嚇到我了。」

「很無助吧?我的很多病人,就是在這麼無助之中,看著他們的親人離他們而去,所以,不管有多累,只要院里通知我動手術,我都會趕過去。」柳絮道。

「好了,不要多想了,我們賺那麼多錢幹什麼?除了讓自己過的好點,也不過睡三尺地,吃三碗飯,所以,有錢了,就可以做我們想做的事情。

我沒有什麼大志向,只要老婆孩子熱炕頭,如果在這個的基礎上,還能做一些研究,特別是我國的古代歷史,那就更好了。」韓孔雀道。

「你喜歡研究歷史?不是喜歡古玩收藏嗎?」柳絮詫異的道。

韓孔雀笑道:「古玩收藏只是副產品,因為研究歷史,所以就想看看古代人民的智慧結晶,我的志向是,把從古到今,所有的文化藝術,全部再現。

夏商周的青銅器,宋元明清的瓷器,各個歷史時期的文學字畫等文化傳承,他們的經濟、政治、軍事等等,都是我想要研究的。」

「那你就從遠古先民開始,把整個歷史之中的文物全部收集到手,只要形成了完整的鏈條或者是脈絡,那就算是研究明白了。」柳絮開玩笑的道。

韓孔雀卻很認真:「我就是那麼想的,我已經弄到手的最多的就是一批古錢,從布幣、到銖錢,再到刀幣,這個過程就是一個經濟發展的過程,研究起來還是很有意思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