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四百九十章收網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孔雀的這條大腿粗點,想到今天上午的那架直升機,還有從上面下來的那個年輕,張縣長無意識的開始退出了幾步,跟這位韓秘書長的隨行人員拉開了距離。 一位省委高官,離他太遠,就算巴結上了,也沒有太大作用...

陶縣長看著這位秘書長,他雖然官大,但好像並不適合插手地方事務吧?現在他演的是哪一出?

陶縣長拿不定主意,所以凌磨兩可的道:「這個可要趙支書說了算,畢竟他們才是地主,市場經濟就要依靠市場的規律來運作,到時候賣貴了,賣賤了,都是他們的事情,我們縣政府只要指導一下,不要讓他們犯原則性的錯誤就好了。」

韓秘書長的表情一滯,這是在質疑他了?怪他多管閑事?

他認真看了一眼這個縣長,真是沒想到,這麼一個小縣城裡,居然還有人敢質疑他的決定。

此時,那個杜胖子道:「怎麼樣?趙支書,難道你們村裡的土地,不打算向外承包?」

趙天德道:「我就要退休了,所以這個事情我是不管的,如果杜老闆真的想要合作,還是跟我們的村主任談吧!現在村裡的大小事務,全都有趙年生主任管理。」

趙天德都七十多歲了,他能夠不知道這些人想要什麼?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他們看上了自己村子里的土地,但不管是什麼原因,他都不可能立即答應的。

「咦?這些村民這個時候上山幹什麼?」韓秘書長看到有人上山,也有人下山,下山的人還背著一個個袋子。

看到了這一情況的幾位老闆,全都臉色一變,此時趙秘書長好像想到了什麼,他立即道:「後山上的果樹不屬於個人所有吧?」

趙天德道:「屬於村集體的。」

「那他們從山上隨便採集果子,是不是屬於盜竊國有資產?」韓秘書長還沒說話,他身邊的工作人員已經開口。

不過看韓秘書長在點頭,趙天德也知道,韓秘書長也是這麼認為的。

趙天德道:「最多也就是拿了點集體財產。」

「集體財產?集體財產是屬於誰的?是屬於國家的,你可不能拿國家的財富做人情,這可是原則問題。」韓秘書長道。

趙天德驚訝的道:「我們村裡的人,靠山吃山。吃了這座山幾百年了,現在成立了新中國,居然成了賊了?您是這個意思吧?

還國家的財產?我看你傻了吧?國家屬於誰的,還不是屬於人民的。我們就是人民,所以那些東西,就是屬於我們的,你們就算看上了什麼,也撈不著,什麼玩意。」

趙天德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施施然的走了。

他一個快要八十歲的老人,還害怕什麼?

不要說來的還只是一個秘書長,就算是省長,省委書記。那又怎麼樣?難道還能因為這個把他槍斃了?

「刁民,真是老話說得好,窮山惡水出刁民,陶縣長你們就是讓這種人當村支書?開除他的黨籍,撤銷他的村支書。這樣的人,也能夠帶領我們老百姓脫貧致富?」反應過來了的韓秘書長,氣急敗壞。

看著這些手下噤若寒蟬,韓秘書長才慢慢的恢復平靜,這些人,就應該給他們點厲害看看,要不然。全都不拿他這個秘書長當回事。

有了決定,韓秘書長也不再對陶承洛等人客氣,他直接道:「這座村子被杜老闆他們看上了,既然是市場經濟,我們就用金錢說話。

你們縣裡商量個價格,把土地轉讓給杜老闆他們。至於那些刁民的意見,可以不用理會,如果聽話,到時候可以讓他們成為正式職工,如果不聽話。按照國家標準給予他們補償就是了,其他我們政府也管不了,畢竟是市場經濟了嘛1

陶承洛無語,這位秘書長同志的腦袋被驢踢了?居然這樣的話也能說得出口?這還有沒有一點政治智慧?他是怎麼爬到現在的高位上去的?

如果不是知道這位不可能是假冒的,陶承洛都要以為這是遇到騙子了。

意識到了這位秘書長大人的不正常,陶承洛心裡有了決定。

「韓秘書長,這個我恐怕做不到,如果這些老闆真的想要在這裡投資,就要首先跟村裡的領導溝通,這樣村領導才能跟下面的村民商量,民眾無小事,如果鬧出事情,我們可承擔不起責任。」

張縣長看著拒絕意思這麼明顯的陶縣長,他也明悟了。

還是韓孔雀的這條大腿粗點,想到今天上午的那架直升機,還有從上面下來的那個年輕,張縣長無意識的開始退出了幾步,跟這位韓秘書長的隨行人員拉開了距離。

一位省委高官,離他太遠,就算巴結上了,也沒有太大作用。

這種級別的官員,還不如市裡的科局長對他有用,想到這裡,張縣長才意識到,這位從省里下來考察的秘書長,居然沒有市裡的領導陪同。

張縣長悄悄的拿起手機,發了條簡訊。

陶承洛聽到手機響起,打開看了一眼,畢竟他的私人手機並不是誰都知道的。

看完簡訊,他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張炳林一眼。

此時場中所有人的神情各異,不過陶承洛卻是已經管不了了。

韓秘書長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他道:「我還有事,就先走了,你們縣裡的事情,有你們做主。」

說完,他頭也不會的就走,所有工作人員,迅速跟著離去。

陶承洛和張炳林落後了一步,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誰都沒有說話。

陶承洛立即拿起手機,打了一通電話。

放下電話之後,陶承洛才鬆了口氣。

「怎麼樣?」張炳林道。

陶承洛道:「變天了。」

「韓孔雀有沒有事?」張炳林道。

「沒事。」陶承洛道。

「這麼說韓孔雀支持的一方獲勝了?」張炳林雖然猜到連這個結果,但他還是有點不敢置信。

「韓孔雀這樣的富豪,不管是哪一方,都應該不會輕易得罪,所以,也就只有那些狗急跳牆的人,才會出昏招。」陶承洛說完,再次拿出電話,打了幾通。

現場的人全都是老狐狸,陶承洛他們看出來的事情,別人自然也看出來了。

韓秘書長領來的那些投資商,在看到了韓秘書長的反常之後,也離他遠了點,當然,這是因為韓秘書長走的太快的關係。

就在此時,果園村的外面公路上,幾輛廂式貨車被人截在上午的出事地點。

同樣的路障,同樣的貨車,不過此時的人數可就多了。

一些人雙手抱頭,從一輛輛貨車中走出來,而最前面的一輛廂式貨車的前擋風玻璃,被槍打得粉碎,而它的前面,還有一個大坑。

一名從車廂里走出來的人,看了一眼周圍面無表情的武警,還有他們手中的槍支,特別是槍上面的榴彈發射器,臉色變得極其蒼白,就是因為這個玩意,他們才無奈的投降的。

「大隊長,從裡面搜出來了大批管制刀具,還有兩把步槍,十幾把改裝連發獵槍。」

「沒先到等了這麼長時間,居然只逮到了這麼一些雜魚?收隊。」

「等等,留下四小隊去果園村外圍警戒,如果發現暴徒,警告無效可以開槍擊斃匪徒。」

「是。」

此時的韓孔雀正在家裡陪著妹夫喝酒,所以外面發生的事情他並不知道。

就當酒宴快要結束的時候,韓孔雀的電話響了,他也沒有避人直接接通了后道:「程軍,有什麼事?」

程軍的聲音傳來:「你可是欠下了我一個大人請。」

「怎麼?真有人想明搶啊?」韓孔雀驚訝了。

程軍道:「你猜測的很正確,還就是有人要明搶,而且人數還不少,我們的戰士繳獲了兩把步槍,十幾把改裝連發獵槍,我留了一個小隊,在你們村子外圍警戒,不過,你還是要小心一點,還有一天就過年了,過了明天,事情就應該要結束。」

「相同的事情我不會讓他發生兩次,不過這次是真的要謝謝你,要不然我可能有大麻煩。」韓孔雀道。

程軍道:「事情還只是在小範圍之內傳播,所以你的麻煩還不算大,如果傳開了,你的麻煩還在後面,所以你手裡的那份韓氏家譜,一定要儘快處理了,要不然,這樣的事情以後隨時都有可能發生。」

韓孔雀苦笑:「那是我們的家譜,我總不能把它燒了吧?」

程軍也苦笑:「我們猜測家譜上一定記載了一些隱秘,要不然,那些人不可能窮追不捨,今天出現的那位,已經確定為犧牲品了,要不然,他也不會去你們那裡。」

「有他的犯罪證據了?」韓孔雀驚訝的道。

程軍道:「還沒有,不過他的老婆孩子全都不在國內,這樣的人,我們正在清查,沒想到人家想的更加明白,這是想要在你那裡做一筆就要撤退了,出國考察的機票都訂好了。」

「怪不得他今天的表現那麼急躁?問你個事,魔都的那位大佬也跟張家的走私集團有關係吧?」韓孔雀非常突兀的道。

程軍那邊沉默了一會兒才道:「是有關係,他們就是一個巨大的利益網路,到現在我們還沒有把整個網路摸清楚,這個走私團伙很龐大,而且還很有可能是兩伙,年前我們是一定會收網的,過了年就好了,不說了,你自己小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