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四百八十一章高手在民間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所以,過了年還是跟我走吧!我的博物館就要開業了,你去做個保安主管,不過,在此之前,你要先去國外培訓一年半載的。」 韓孔雀想了想,這傢伙武力不弱,聽古嵐的意思,除了懶了點,也沒有什麼大毛病,如果...

「沒事了?」古嵐驚訝的看了一眼車子,他可什麼都不能看到,而韓孔雀卻說的這麼肯定,就算是醫生,也沒有這麼自信吧?

韓孔雀看著李彪露出了笑容:「你做的很好,如果沒有你請來的這位接生高手,柳絮就危險了。」

李彪摸著腦袋傻笑,他當時也是嚇壞了,他們的存在,就是為了保護韓孔雀一家的,現在讓韓孔雀的老婆流了產,那他們還有什麼資格拿韓孔雀的錢?

看到韓孔雀笑了,古嵐也放下心來:「李彪還是很有腦子的,只不過人懶了點,好吃懶做成了習慣,不過軍事素質還是沒的說的,做一名保安絕對綽綽有餘。」

韓孔雀道:「你不願意出去?」

李彪道:「出門在外,處處受別人管,我感覺不舒服,還是在家裡好。」

「你在家裡表現再好,也不能把古嵐踢到一邊,所以,過了年還是跟我走吧!我的博物館就要開業了,你去做個保安主管,不過,在此之前,你要先去國外培訓一年半載的。」

韓孔雀想了想,這傢伙武力不弱,聽古嵐的意思,除了懶了點,也沒有什麼大毛病,如果非說有,就是不太受人管。

不過,這有什麼?不服管教,那就管教別人,有事情不用他做,他只要懂得讓別人做好事情就行了。

通過這次時間,韓孔雀也發現了,李彪絕對是個聰明人。能夠指揮十幾個人在圍攻綁架者的同時,還沒有忘了給自己脫罪。

如果沒有仍在地上的那些片刀,李彪他們十幾個人打死了人,不管怎麼說都是嚴重的犯罪。

現在些片刀上都有那些人的指紋,這一點可以證明那些刀是那六個人的,他們有刀,李彪他們用棍棒抵擋,就有足夠的理由讓他們脫身。

現在,李彪他們從兇手,直接變成了見義勇為者了。畢竟那六個人是綁匪。而且還持刀行兇,雖然把人打死了是錯的,但李彪他們一群人卻是情有可原的。

這樣一來,韓孔雀可以操作的空間就大了。

這個李彪。完美的完成了古嵐交代的任務不說。他還能想到請來一個接生婆。以保住柳絮肚子里的胎兒,只是這一點,就可以看出。李彪是個心思極其細膩的人,這樣的人,做一名博物館的保安主管,綽綽有餘。

當然,在出任保安主管,一些專業的東西,是必須要學習的,要不然,韓孔雀弄再多的好東西,也不夠李彪給丟的多。

雖然知道韓孔雀是提拔自己,但李彪仍然面現難色,他看了一眼被警察控制的其他十來個人,沒有說話。

韓孔雀笑道:「他們會沒事的,畢竟是見義勇為,就算出現點意外,也是情有可原的。」

「等完事了再說。」李彪下了決心道。

畢竟說好了的一快動手,他現在沒參與,總是有點對不起其他兄弟們。

韓孔雀道:「沒事,你們做的都不錯。」

這時古嵐道:「警察過來了。」

「你就是受害人家屬?」一名三十來歲的警察,看到韓孔雀道。

韓孔雀一皺眉道:「我不知道受害人是誰,我是被綁架人質的家屬。」

警察也皺起了眉頭:「被綁架的人質?你說的是那兩個女人?」

韓孔雀看著這個警察,他是裝傻還是真傻:「那兩個女孩是我的妹妹,還有一個是我的老婆,現在在車子里搶救。」

「具體是怎麼回事,你過來做一下筆錄。」警察好不客氣的道。

韓孔雀看了他一眼,道:「不應該是我做筆錄,李彪,你們過去做一下筆錄,當時發生了什麼事,都說清楚。」

警察看向李彪,李彪道:「我當然是跟他們一快過來的,車上的人質是我發現的。」

「你怎麼知道車上是人質?」警察毫不客氣的打斷李彪的話道。

這是古嵐道:「是我告訴他們的,就是我們提醒了他們,他們才追上了這輛車子。」

「你們又是怎麼知道的?」警察看向古嵐。

古嵐道:「這些人從我們村子里綁了人,跑到了這裡,當時還有一個小女孩,不過那個小女孩從窗口跳車逃了出來,通知了我們,我們自然就知道了。」

「都是一面之詞,全都跟我回去做筆錄。」警察聽了幾句,就有了決定。

最後那名警察在離開時,還看了韓孔雀一眼道:「你也來,帶著你老婆。」

這麼一句話把韓孔雀惹怒了:「我沒空,你還是等著我的律師團吧1

「律師團?看來還有點實力,不過,你們畢竟打死了人,有實力就能犯法?」警察道。

韓孔雀皺著眉道:「你看到我們打死人了?」

「我是沒看到,但你們自己都承認了,我有什麼辦法?」警察笑呵呵的指著尊在地上,被手銬考起來的十幾個人道。

韓孔雀大聲道:「他們承認打死人了?那好,我問一下,你們誰打死了人?」

現場就沒有一個說話的,韓孔雀冷笑道:「好像沒有承認的。」

「承不承認還不是一樣?全部帶走。」警察不再理會韓孔雀,而是直接命令道。

韓孔雀道:「等等,你們到底是哪個派出所的?請出示一下證件?」

「你管得著?」警察斜睨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看著這名警察,怎麼看怎麼不順眼,他很明顯對自己帶著濃濃的敵意。

「你不是警察。」韓孔雀盯著這名身穿警服的傢伙,眼神變得危險起來。

聽到韓孔雀提醒,古嵐他們全都一驚。

「怎麼回事?」在一邊看守著嫌疑犯的三名警察中,走過來了兩名,其中一個喝問道。

韓孔雀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你們不是當地派出所的警察?」

「我們不是」那名警察還沒說完,韓孔雀就把他的話語打斷了。

「古嵐,給縣裡打電話,就說有人冒充當地派出所的警察在出警,而且不分青紅皂白,胡亂抓人,我們懷疑他們跟綁架者是一夥的。」韓孔雀直接給這些,對自己充滿敵意的警察,扣上了一個大帽子。

只有四名警察,韓孔雀也不怕他們翻起什麼浪花,所以不再理會他們,而是對古嵐道:「救護車怎麼還不來?還有,你們是怎麼報警的?」

古嵐道:「報警電話直接打的縣裡的妖妖靈,他們應該是從縣裡來的,具體我也不清楚。」

「看住他們,不要讓他們走了,我還真想看看,到底是誰在跟我作對。」韓孔雀看著這幾名警察,如果沒有人指示,他們是絕對不可能來這裡跟他作對的。

到了現在,韓孔雀手裡已經是抓了一手好牌,就看最後打到誰的身上。

感知到柳絮的身體逐漸平穩,韓孔雀此時是一點都不著急了。

子宮受損、胎盤不穩,不管是哪一個,都會造成流產,特別是子宮受損,還很容易造成大出血,這麼危險的病況,那個接生婆居然應付了下來。

特別是這一段時間,韓孔雀已經明顯感知到,柳絮的子宮損傷已經有了極大的緩解。

雖然被打的地方還有點滲血,但絕大多數淤血,已經在那個女人的按摩疏導之下消散。

韓孔雀可不信那個女人能夠看到柳絮體內的情況,但人家就算看不到,也能夠準確的摸出來哪邊有問題,而且還用獨特的手法,十分有節奏感的,撫摸按壓柳絮的小腹,以揉散受損子宮壁上的淤血。

這種手感,這樣的手法,簡直是一種絕技,高手在民間,這句話再次被驗證。

韓孔雀感知著車內的動作,心裡有了點想法,聽那個女人剛才的話,好像活得並不是那麼如意,這樣一來,他也許能夠幫柳絮拉來一個高手幫忙,畢竟以後柳絮也是要開診所的,有這麼一位婦科高手坐鎮,柳絮肯定會輕鬆不少的。

就在韓孔雀跟他們拖時間的時候,一個電話打了過來,韓孔雀一看,居然是陳嘉義。

「陳哥?」韓孔雀問道。

陳嘉義的聲音從那一邊傳來:「遇到麻煩了吧?」

「你知道?」韓孔雀奇怪了。

陳嘉義道:「那伙人應該是沖著你手裡的一件東西去的,聽說是你們省里一位姓韓的大人物。」

「姓韓?你又是怎麼知道的?」韓孔雀更奇怪了。

陳嘉義道:「本來是想關注一下張家,不想讓他們出昏招,沒想到他們還是做了,你應該遇到阻擊了吧?」

「恩,兩個殺手。」韓孔雀直接道。

陳嘉義道:「他們應該是張家派出去的,而另外一伙人,和張家也有牽扯,但不是一夥,現在我才了解,他們好像都是沖著你手裡的東西去的。」

「張家我不意外,他們應該想要地宮藏寶,但另外一伙人,他們想要什麼?」韓孔雀疑惑了。

陳嘉義道:「這個我真不知道,我只知道幕後好像是一名姓韓的大人物,你注意一下周圍姓韓的就行了。」

「謝謝。」韓孔雀這次是真心感謝陳嘉義。

陳嘉義道:「不用謝,我們是朋友,以前是,以後更是,對付我朋友的,也就是對付我,也就是我的敵人。」

「我這邊又有事情發生了,等回到魔都,我們再好好聚聚,到時候讓你們見識一下我在地宮裡的收穫。」韓孔雀笑呵呵的看著遠處來的車隊,掛上了電話。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