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四百八十章很好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子,直接伸出手探進了柳絮都衣服之內,等摸到了柳絮的小腹,她才道:「被打到了這個地方?」 柳絮驚奇的看了一眼這個中年女人,最後點頭道:「就是這邊。」 「孩子現在沒事,不過,如果不能阻止出...

也許是感覺到了韓孔雀的到來,這個已經被水灌得肚子大了起來的傢伙,直接跪在了地上。

已經死了一個,這個好像還有點用,韓孔雀看他不反抗,直接用一個氣泡把他包裹起來,收進了玄元控水旗。

話說,他的玄元控水旗雖然吸收進去了很多生物,可人類還是第一次放進去,當然,那些陰兵已經不算是活人。

現在,韓孔雀也想看看,這活人進入玄元控水旗之後是個什麼樣子。

韓孔雀觀察了一會,發現被包裹在氣泡中的人並沒有什麼異常,才又把他放出來打暈,才再次收進了玄元控水旗。

順便把那具死屍和狙擊槍收進了玄元控水旗,韓孔雀才快速跑下山。

「怎麼樣?」滿臉緊張的古嵐,看到韓孔雀后立即鬆了口氣。

「已經沒事了,柳絮和我兩個妹妹怎樣?」韓孔雀一邊快速向前面跑,一邊問古嵐。

古嵐的臉色變得再次難看:「你兩個妹妹沒問題,只是被打暈了。」

「柳絮有問題了?她也挨打了?」韓孔雀怒氣上涌。

說話間,他們已經跑到了事發地,這時這裡已經被幾名公安幹警封鎖了。

「我是被綁架人質的家屬。」看到一名警察想要阻攔自己,韓孔雀立即表明身份。

「你快進來看看,有一個女人要流產。」警察伸出去攔截韓孔雀的手,立即變成了放行。

韓孔雀的臉色立即變得蒼白。流產?那就只有柳絮了。

當韓孔雀走到柳絮跟前的時候,柳絮的臉色已經不是白,而是干黃。

「沒事,不要著急。」看到韓孔雀瘋了似地跑了過來,柳絮低聲道。

韓孔雀看著腿間已經出現血跡的柳絮,差點哭出來,這是自己的孩子,就這樣沒了?

「他們打你了?」韓孔雀聲音有點沙啞的道。

柳絮道:「笑笑呢?我最後看到她從車窗里跳出去了,車子已經跑起來了,她沒事吧?」

「沒事。就是笑笑告訴我你被人抓走了。」韓孔雀看著從柳絮腿間不斷擴散出來的血跡。卻只能是無力的看著,他什麼都做不了,就算他有神通,他也沒有任何辦法。

感知著柳絮的身體。韓孔雀卻沒有辦法做點什麼。他不知道是哪裡受傷了。也不知道那邊在流血,他只看到從她的小腹這種不停的向外滲透的血液,所以他沒法把這些血液堵祝

韓孔雀此時開始後悔沒有學點醫學。如果他會點醫術,最起碼能夠知道柳絮此時到底哪裡受到了損傷,只要知道哪裡傷了,韓孔雀立即就可以給她止血。

「知道哪裡傷了嗎?」韓孔雀急的只抓自己的頭髮。

柳絮笑了一下道:「應該是子宮,當時掙扎時,被他們在小腹上打了一拳。」

「我沒有看到傷口,你感覺在子宮什麼地方?」韓孔雀心中一喜,感知立即集中在包裹孩子的子宮上,可他看到了有地方滲血,可這樣的地方不少,難道都要堵上?

沒辦法,韓孔雀只能小心的控制了柳絮體內的一些水分,把她子宮輕柔的包裹了起來,不讓血液再向外滲透。

「有沒有感覺好一點。」韓孔雀緊張的看著柳絮問道。

柳絮愣了一下,但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韓孔雀多聰明,他立即知道柳絮沒有感覺到什麼,他安慰道:「應該不會再流血了,堅持住,一會救護車就要來了。」

柳絮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她是醫生,她就算不知道自己體內是種什麼情況,但她知道那一拳的重量,雖然沒有直接打在孩子上,但子宮受傷孩子是很可能是保不住了。

「讓讓,讓讓。」就在韓孔雀要絕望的時候,一陣嘈雜聲把他驚醒。

「不要亂叫了。」韓孔雀暴躁的跳起來,像要吃人一樣的看向噪音傳來的地方。

「大老闆,我找了我們本地的一個穩婆,讓她看看,她接生孩子是很厲害的,也許有救。」李彪道。

「接生?我們的孩子還不到四個月,接什麼生?」韓孔雀暴怒的道。

「小夥子不要發怒,我看你媳婦好像很痛苦,不如讓我看看。」韓孔雀看向這個接生婆,年紀到不是很大,只有四十來歲,穿著也很乾凈,如果不是李彪證明這是接生婆,韓孔雀還真不信。

「不用懷疑,我們家祖上世代做接生婆,只不過到了我這一代,已經沒有了用武之地,今天也是湊巧了,要不然你還不能找到我呢1女人淡淡的道。

看著女人淡然的眼神,韓孔雀莫名的怒意消減了不少:「拜託了。」

韓孔雀讓開,讓女人走進柳絮。

女人尊身子,直接伸出手探進了柳絮都衣服之內,等摸到了柳絮的小腹,她才道:「被打到了這個地方?」

柳絮驚奇的看了一眼這個中年女人,最後點頭道:「就是這邊。」

「孩子現在沒事,不過,如果不能阻止出血,消除淤血,最終還不是不能保住孩子。」女人道。

韓孔雀此時已經有點佩服這個女人,他發現,這個女人的手,居然放在了柳絮子宮的上方,而這個地方,就是剛才滲血最嚴重的地方。

這裡雖然被韓孔雀用一層水幕包裹了,但韓孔雀的感知卻能清楚的告訴他,子宮壁上的淤血正在越積越多。

「有什麼辦法能夠清除淤血?」韓孔雀對這個女人有了一點信心。

女人搖頭道:「如果是在醫院裡,也許有辦法能夠止血,但在這裡,就只能通過按摩的手法,看看能不能把淤血周圍受損的血脈疏通,如果疏通了,淤血被導入正常血管,自然就消除了淤血,如果不能,我也就沒辦法了。」

這時柳絮道:「我感覺我的孩子在不停的動,他好像很難受。」

說著,柳絮直接哭了起來。

這種情況韓孔雀當然也感知到了,剛才他不說,只不過是害怕柳絮擔心,現在看到柳絮哭的那麼傷心,恐怕她的感受比韓孔雀還要清楚。

「淤血不算太厲害,真是不幸中的萬幸,只要能夠止血,你的孩子就還有救,現在有了滑胎的跡象,我先把你體內的胎兒穩祝」

女人說著,雙手開始在柳絮的肚子上按摩,隨著她的按摩,韓孔雀驚訝的感知到,柳絮體內的胎兒,正在隨著女人的節奏,輕輕的轉動,等胎兒的體位變成了頭上腳下,女人才停下了動作,這個時候,已經半個小時過去了。

此時的現場,已經十分嘈雜,剛才被放到的六個人,到此時也沒有一個醒來,已經有一個人已經停止呼吸,確認死亡。

看著嘈雜的人群,接生婆道:「換個環境吧!這個地方太亂了,而且太冷。」

「放到車上。」李彪此時道。

韓孔雀看了一眼已經被控制起來了的十幾個人,他道:「剛才你沒有動手?」

「沒有,我還沒來得及,就被他們放到了。」李彪道。

猴子害怕韓孔雀誤會,立即解釋道:「李哥首先找到的老闆娘,找到了他們,他們才動的手,那個時候李彪發現老闆娘的情況不對,所以」

「做得好。」韓孔雀打斷了猴子的話,拍了拍李彪的肩膀。

看到了李彪還是有點忐忑,韓孔雀道:「動手的人有的是,動腦子的人不多,好好乾。」

說完,韓孔雀把柳絮一把抱起來,接著塞進了一輛麵包車的車廂里。

韓孔雀的整個動作如行雲流水,在柳絮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已經進了車子,好好的躺在了平鋪著的車座位上。

韓孔雀可是用兩隻手掌,托起了柳絮,那種舉重若輕,不知道的還以為托起的是棉花呢!

「有沒有棉被什麼的?我需要脫了她的衣服。」女人驚異的看了一眼韓孔雀后,才道。

韓孔雀道:「有。」說完,他用車門一擋,避過了周圍幾個人的視線,直接從玄元控水旗中,拿出來了兩床被子,仍在了車廂里。

而李彪幾人,看到的則是,韓孔雀一拉車門,車門後面就出現了兩床嶄新的太空被,而太空被上的商標還沒有拆掉。

這讓他們看得目瞪口呆,他們七八個擠在這輛車子里,追到的這裡,車子里有什麼,難道他們會不知道?如果剛才沒有,那現在這兩床棉被到底是從哪裡來的?

韓孔雀此時可沒有心思管他們怎想,當接生婆和柳絮被關在了車廂里,韓孔雀才稍微鬆了口氣,只要孩子沒事,其他都是小問題。

此時古嵐走了過來道:「老闆,死了一個,其他都昏迷不醒,裡面就有村支書的兒子趙有書。」

「不用管趙有書,他應該沒事,現在警察怎麼說?」韓孔雀掏出一包煙,扔給了古嵐,自己又拿出一包,拆開點上了一支。

古嵐給每人分了一支,他自己也點上,才道:「沒有什麼事,最多也就是一個防衛過當。」

吐出一口煙圈,古嵐再次道:「李彪這個小子做的很好,當時他在車上發現了不少刀片,就扔下了車,沒想到現在發揮了大作用。」

韓孔雀再次看了一眼李彪道:「你做的很好。」

李彪傻笑道:「如果老闆娘沒出事就更好了。」

韓孔雀道:「已經沒事了,最少現在沒事了,不要擔心。」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