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四百七十三章笑臉(五更求月票)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韓孔雀?」 「這是你媳婦?」 韓孔雀看過去,是三個年輕人,他們韓孔雀都認識,都是趙家的人。 「幾位哥哥這是在幹什麼?」韓孔雀笑著道。 趙有田道:「這不是今...

保底三更結束,發現今天的月票沒有到四百五十張,沒法加更,可後面的兩章還是來了,哭,說過這個月堅持到底的,希望兄弟們可憐我每天五更,給點月票吧!

韓孔雀道:「這麼說不好,你這不是讓我們兩個都當旺財嗎?」

「反正你叫旺財。」柳絮道。

韓孔雀道:「旺財就旺財吧!晚上我再舔你的時候,那就不要反抗了,反正反抗不了,不如閉眼享受。」

柳絮咬牙道:「你當旺財還當出榮譽感來了?」

「那是,旺財多好啊!以後再舔你也沒理由拒絕了,因為那是種族技能,天生的。」韓孔雀得意的看著柳絮吃癟。

柳絮本來要發怒,不過她心情轉換的也很快,立即變得*光燦爛:「我可以叫你無恥嗎?」

「不可以,我的牙齒很健康,一顆都沒有掉。」韓孔雀還得瑟的漏齒一笑。

柳絮道:「你鑲金牙了?笑的這麼無恥?不行了,累了,你乾脆抱著我走好了。」

柳絮說完,直接把全身重量放到了韓孔雀身上。

「看在你是孕婦的面子上,我不跟你計較,要不然,我可是真的要實行家法了。」韓孔雀也咬牙道。

柳絮白了他一眼,想到那種把全身塗滿口水的家法,立即打了一個冷戰,這也太噁心了。

「咦?這麼早居然有人?」韓孔雀好奇的看著遠處,一個小小的身影,正在林間穿梭。

柳絮從韓孔雀的身上下來,看向了韓孔雀指著的方向。

「一個小孩?」柳絮驚訝的道。

韓孔雀道:「誰家的孩子這麼早就進山?這裡已經屬於後山的範圍了雖然是外圍。」

「你看他在幹什麼?」柳絮問道。

韓孔雀道:「好像是在撿柴,也有可能是做別的,走,我們過去看看。」

「你不找你的金絲楠木了?」柳絮嘲笑韓孔雀道。

韓孔雀笑呵呵的道:「你說的對,我有點魔怔了,地方這麼大,就算要找陰沉木,也不是那麼容易的,等我有空了,來把這裡全都轉一圈,到時候自然就有收穫了。」

「雖然你們這裡的地形容易出陰沉木,但也不是絕對的,還是不要抱太大的希望,要不然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柳絮打擊韓孔雀道。

韓孔雀趕緊連聲道:「呸!呸!烏鴉嘴,大早晨的就不說吉利話。」

「剛才誰說我是旺財的?現在又嫌話不吉利了?」柳絮再次鄙視韓孔雀。

兩個人說著話,已經走到了一片樹林間。

這裡的山林已經是無主的荒山,平時一般是沒人來這裡的,就算放羊放牛,也不會走這麼遠。

柳絮驚訝的看著在林間穿梭著,來回尋找東西的小人影道:「真是個孩子,還是個女孩。」

韓孔雀皺了皺眉,柳絮家裡可是最反感重男輕女的,可農村裡這種情況還真是不少見。

現在這個女孩這麼早出現在這裡,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怎麼不說話?」柳絮問道。

韓孔雀道:「走,我們過去看看她在幹什麼。」

韓孔雀和柳絮剛剛走進這片小樹林,就聽到一片驚訝的聲音:「孔雀?」

「韓孔雀?」

「這是你媳婦?」

韓孔雀看過去,是三個年輕人,他們韓孔雀都認識,都是趙家的人。

「幾位哥哥這是在幹什麼?」韓孔雀笑著道。

趙有田道:「這不是今年的核桃栗子價格高了,我們進山找一些,也能換點錢。」

「這裡應該沒多少吧?」韓孔雀問道。

雖然這個地方來的人少,但這裡畢竟還是有人來的,如果真要找野核桃和野栗子,一定要繼續深入後山才行。

趙有恭無奈的道:「我們身後跟著一個小尾巴,走遠了不好,我們進後山到是沒什麼,可萬一要是把她丟了,可就麻煩了。」

說著,趙有恭還無奈的指了指,在不遠處翻找草叢的小身影。

看到柳絮要靠近她,韓孔雀低聲道:「她是誰家的孩子?怎麼這麼早就讓她進山?」

趙有田道:「趙年華家的孩子。」

韓孔雀道:「這不是你們的小妹嗎?」

趙有山的聲音變低了道:「趙年華多年沒有孩子,所以就從外地買來了這麼一個女孩,沒想到剛買來一年,他老婆居然懷孕了。

現在他的親生女兒出生,自然就不待見這個女孩了,如果沒有這個女孩,他還能要個孩子,到時候很可能要生個男孩,可有了這個,他就有兩個孩子了,按照規定就不能再生,所以現在他正在想辦法把這個女孩送走。」

韓孔雀雖然猜到是重男輕女,可還真沒想到是這種情況。

趙有田道:「這種事情不好辦,所以趙年華就黑了心,讓這麼小的孩子進山,這是想要她的命。」

「孩子的戶口已經落下了?」韓孔雀皺著眉頭道。

趙有山道:「早就落下了,要不然他們也不會這麼著急,剛開始這個女孩來的時候,夫婦兩個對她還不錯,可有了自己的孩子,翻臉就不認人了,現在就拿著當個小丫頭使喚。」

「不願意要,就想辦法解除父女關係,這麼禍害一個小女孩算是怎麼回事?」韓孔雀不滿的道。

趙有田道:「我們小老百姓辦點事情很難的,這樣的事情,誰會給他辦?」

「沒有三五萬,這種事情辦不下來,畢竟是一個孩子,如果解除了關係,孩子怎麼辦?」趙有山道。

趙有恭此時道:「不要說這個了,還不是趙年華家裡黑心了,如果他們真想辦,怎麼還不能解除關係?畢竟他們不是親生的。」

「就這樣想要害了這個女孩,再生個兒子?」韓孔雀還是有點不敢置信,就算韓建國再怎麼重男輕女,也做不出這麼喪心病狂的事情。

「事情不是明擺著的嗎?每天天不亮,就趕這個剛滿六歲的孩子進山,我們山裡的情況你還不知道?雖然沒有大型野獸,但山上的地形複雜,如果不小心滑入了水潭或者是湖泊當中,連找都沒地方找。」趙有恭道。

「韓孔雀你過來。」幾個人正在說話,那邊柳絮直接叫韓孔雀。

韓孔雀苦著臉走了過去,這連名帶姓的叫,說明柳絮生氣了。

「怎麼了?」韓孔雀走上前,就看到柳絮抓著那個小女孩的手,在給她捂著。

「怎麼了?你看看這小手凍得?她的父母還是人嗎?這麼小的孩子,這麼早就趕進了山裡。」柳絮說著,心痛的就快要掉眼淚了。

韓孔雀趕忙安慰道:「你不是說我少個干閨女嗎?我決定了,一定要響應老婆的號召,我就收養這個干閨女好了,你看,這小臉蛋黑的,風都刮不透,這樣防寒。」

看著那烏黑的笑臉,凍裂了的一雙小手,韓孔雀的怒火不可抑制的向上涌。

就算不喜歡,不想要,送走就是了,不是自己親生的,韓孔雀還真不信就送不走。

雖然這裡重男輕女的多,但當時趙年華夫婦,也不是花錢才買來的這個小女孩嗎?

就算把這個小女孩再賣了,也比這麼虐待她好。

「收養這個孩子?」柳絮看著韓孔雀,驚訝的道。

「對,只要你不反對。」韓孔雀道。

柳絮道:「她父母會同意?」

韓孔雀道:「求之不得。」

「那好,跟著我們,總比跟著那麼狠心的父母強。」柳絮看著這個用可憐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小女孩,立即心軟的一塌糊塗。

小女孩也知道兩個人在談論自己,所以她雖然被柳絮攥住了雙手,但並沒有掙扎,因為她知道,這個大姐姐在關心她。

看著柳絮,感受著手上的溫暖,小女孩露出了一絲笑容,不過,因為臉上實在是太臟,所以這絲純真,並沒有被韓孔雀和柳絮察覺。

小女孩看到兩個人不再說話,立即抽出來自己的小手,重新拿起自己身邊的一隻竹筐,繼續在一棵栗子樹下尋找栗子。

栗子在沒有脫殼時,外面包裹著如同刺蝟一樣的帶刺外殼,所以,小女孩在尋找栗子時,顯得很小心。

不過,她十分聰明,所以手中有一根鮮活的樹枝,樹枝被折斷了,但由於是鮮活的,所以表皮還連著,這樣,只要被她看到的栗子,她就會用樹枝摺疊起來,把栗子夾到竹筐里。

「這是被刺到了之後,學到的經驗吧?」柳絮有點難過的道。

「我們也找一些栗子回家煮著吃。」韓孔雀看到這麼一個小女孩,不時撿到幾個栗子,他立即有了想法。

韓孔雀拿出三雙手套,給了柳絮兩副,自己帶上來一副,又那出來了兩個手提袋,給了柳絮一個。

柳絮帶的手套戴在小女孩的手上稍微大了點,但總比赤手空拳的好,有了這麼一副手套,小女孩的動作明顯加快。

所以,在每次撿到帶刺的毛栗子時,小女孩都會對柳絮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

韓孔雀的靈識放出,周圍幾米地下的情況,全都反應在自己的腦海當中,這可是他自己的本事,沒有玄元控水旗幫一點忙。

用玄元控水旗感知的是水,而韓孔雀自己的靈識,卻能夠感知到任何東西。

所以,在一顆大栗子樹下,韓孔雀輕易就感知到了一些隱藏在草叢中的毛栗子。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