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四百六十七章虎落平陽(400張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是沒有獨立執法權的。 趙兄弟,恐怕我的房子你也拆不成了,還有,你壓毀的我家的地磚,也要按價賠償,如果不賠,恐怕今天你們一個都走不了。」 說完,韓孔雀看了一眼他們韓家的男子,雖然韓家人數...

「看什麼看?心疼了?等一會還有你更心疼的,野豬,把這些人全都弄走,這麼豪華的小別墅,我還是第一次拆,拆新的和拆老建築的感覺可不同,今天我就享受一下。」趙有書道。

而野豬,也就是那個滿臉橫肉的青年,他聽到了招呼,立即開始趕人。

韓榮夏不要看著平時很文靜,此時卻享受被激怒了的小貓一樣,柳眉倒豎的道:「我看你們誰敢?如果要拆我們家的房子,我就去告你們,你們還真以為沒有辦法治你們了?

別人我治不了,趙有書家肯定能夠治了,我們家的房子要是被拆了,你趙有書家的房子肯定也留不下來,如果鎮上不管,我就去縣裡,縣裡不管我就直接打電話到國土資源部。

上面可是有人專門管理,違規佔用耕地的事情,我們家這是占的是山地,而你趙有書家可是佔據的耕地,到時候我看你們家的新房還能留下來。」

「小丫頭伶牙俐齒的,小心找不到婆家,趕緊給我滾蛋,我倒,你們韓家還能翻了天?有本事你們也去拆我家的房子,你們家的房子今天我還就拆定了。」說完,趙有書又啟動了挖掘機。

他看到前面很多人擋著,就向後倒車,想要繞過人群,從另外一邊毀了房子。

而他這麼一折騰,院子里的地磚被毀的就更多了,韓孔雀樂呵呵的看著趙有書表演,特別是他壓壞的那些地磚。這些地磚看著不便宜啊!

本來韓孔雀還很得意,不過在看到了柳絮擔心的眼神,韓孔雀直接掏出手機,想要結束這場鬧劇,可他還沒有打通電話,事情又有了轉機。

「小兔崽子,我就站在這裡,我看你敢從我身上壓過去?」一個臉盤黑黝黝,但濃眉大眼的中年人,直接竄到了挖掘機前。擋住了挖掘機的前進道路。

趙有書一看。立即急眼了:「爸!你給我讓開,沒看我在執行公務嗎?」

「執行公務?要執行公務,你先回家把你那幾間房子執行了,我看你是吃飽了撐的。韓家哪裡得罪你了?你要來拆人家的房子?

你不怕被人戳你的脊梁骨啊?就算你這個畜生不怕。我和你娘還怕呢!你趕緊給我滾蛋。我們老趙家沒有你這樣的畜生。」趙年生道。

「行,你既然說我不是趙家的子孫,那你這個村主任也管不到我。我在執行公務,趕緊給我讓開,今天天王老子來了,我也要把老韓家的房子給拆了。」趙有書看到自己的老爸不給面子,立即翻了臉。

趙年生被氣得直哆嗦:「來人,給我打,把這些沙皮狗給我打出去,敢來我們村耍橫,我們也讓他們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趙年生畢竟是多年的村主任,村霸的尊嚴不容褻瀆,現在被自己家的小崽子撥了面子,他也發作了。

趙年生一聲令下,趙家韓家的幾個年輕人全都湊了上來。

在農村就是這樣,能夠當村主任的,在村裡絕對有威望,要不然根本就坐不住這個位子,而有威望的人,說的話自然有聽的。

韓家的幾個年輕人雖然靠了上去,但畢竟被打的是趙家人,所以韓孔雀的兩個堂兄和兩個弟弟都沒有動手,而是看著找家人怎麼辦。

眼看趙家的幾個小夥子就要下手,韓孔雀趕忙阻止了他們:「趙叔,用不著動手,畢竟他們是執法人員,如果我們打了他們,就是我們的錯,我們是要負法律責任的。」

趙年生道:「孔雀你不用管,這個小崽子在鎮上呆了幾天,就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你蓋的房子比他的漂亮,就要給你拆了?這得多麼囂張跋扈的人,才能做得出來?

這還是在我們村裡,如果在外面,是不是別人開的車比自己的好,那也得給人家砸了?他有那個本事嗎?要是真這樣,出去被別人打死,還不如讓我們自己人打死,給我打,我還不信了,這些小崽子還翻了天?」

韓孔雀也是疑惑,他跟鎮上的官員雖然沒有打過交道,但也絕對沒有交惡,他們怎麼這麼針對自己家?

「趙兄弟,我得罪過你?」眼看四名綜合執法就要挨打,韓孔雀趕忙攔住了,才別有深意的道。

趙有書冷笑道:「什麼得罪不得罪的?你違章蓋房,我就要給你拆了,這是我的權利,也是我的義務,你們要是真敢打我,等一會我們就在局子里見,到時候看我怎麼收拾你們。」

韓孔雀不理會趙有書的叫囂,他繼續問道:「我也沒記得得罪過你,那我的家人得罪過你?或者是得罪過你的家人?親戚?朋友?」

看著趙有書只是冷笑,韓孔雀道:「我們家既然沒有得罪過你,那你為什麼要針對我們家?」

趙有書冷笑道:「哪有那麼多為什麼?看你們不順眼不行啊?給我拆,我看看到底誰敢阻攔我們。」

韓孔雀無法,他只能拿出手機,快速撥通了一個號碼:「古烈,你給我蓋房子弄沒弄房產證?我好想特別叮囑你了的?現在麻煩來了,有當地的綜合執法,說你給我蓋的新房,屬於違章建築,要拆除。」

韓孔雀等電話接通了,沒有等古烈說話,就接二連三的把事情說了個清楚明白。

古烈停頓了一下才道:「知道了,你先擋一下,很快就有結果。」

韓孔雀聽著嘟嘟是聲音,感覺一陣頭疼,古烈這小子,不是真的沒有給他辦房產證吧?

剛才他之所以那麼淡定,可是因為他讓古烈辦房產證了。

而以古烈和乾山縣那些幹部的熟悉程度,這件事應該很容易辦理的,畢竟農村的宅基地並不是卡的那麼嚴格。

就算走正規程序,韓孔雀三兄弟,也可以有三座宅基地,所以,韓孔雀從來沒有擔心過這一點,現在他的心裡卻沒底了。

看到韓孔雀打電話,這裡的人自然都知道,這是在疏通關係。

但是當他們看到韓孔雀剛剛說完話,就被人掛了電話,趙有書冷笑起來。

「還有沒有本事?我們可以再等你五分鐘,有本事儘管使,在這東野鎮,在這乾山縣,我趙有書大小也算是個人物,我要辦的事情,還真沒有幾敢不給面子的。」趙有書得瑟的道。

韓孔雀怪異的看了一眼趙有書,才認真的道:「我現在就想問問,你是正式職工嗎?」

看著趙有書的臉色變了變,韓孔雀心中有數:「綜合執法是公安、交警、稅務等部門聯合起來成立的一個部門,你們之中是有正式編製的?」

看到這些人全都不說話,韓孔雀臉色變了:「你們不會都是臨時工吧?」

四名綜合執法人員,全都無語,不過趙有書和那個外號叫野豬的,已經開始惱羞成怒,準備跟韓孔雀來硬的。

不過,他們還沒有開始行動,就聽到有人道:「這幾個小崽子都是臨時工,就連我家的那個都是,也幸虧他們是臨時工,如果我花錢給他走通了路子,辦成了正式編製,這狼崽子還不知道怎麼禍害鄉親們呢1

韓孔雀看了看爆料的趙年生,接著轉過頭,對這幾個人冷笑道:「對不起了哥幾個,恐怕你們有麻煩了,臨時工可是沒有獨立執法權的。

趙兄弟,恐怕我的房子你也拆不成了,還有,你壓毀的我家的地磚,也要按價賠償,如果不賠,恐怕今天你們一個都走不了。」

說完,韓孔雀看了一眼他們韓家的男子,雖然韓家人數少,但人丁也算旺盛,在這裡,他們韓家的所有男子加起來也足有七八個,對付四個小年輕還是不在話下的。

不過,這其實是韓孔雀想要嚇唬他們,如果真動手,這裡所有人加起來,也不是他一個人的對手。

「早就聽說你們韓家難纏,看來還真是不錯,幸虧我來了,我要是不來,我這些手下,是不是就要被你們扣押?真是好大的膽子。

不要怕,我看看誰不怕國法?給我開車把那棟房子推了,沒有房產證的違規房,就是一個都不能姑息。」一個白凈的中年人走進了韓孔雀家的院子,一來就散發出一股威嚴。

韓孔雀看著這個中年人,不用想也知道,這是鎮上管理綜合執法的正式幹警了。

韓孔雀心裡暗暗叫苦,來了這個傢伙,他家的房子好像要不保。

想到柳絮要擠在矮小的房子里挨凍,韓孔雀心中就一陣難受,山村的冬天可是很冷的。

就當韓孔雀想要聯繫一下關係戶,跟這些人也來硬的時,他的電話響了:「你小子可坑死我了,要是我家的房子不保,我就帶著你二嫂去你家睡。」

古烈笑呵呵的道:「我們的韓大俠也有虎落平陽的時候?」

「你小子還有心情說笑?我為什麼要畏首畏尾的?還不是沒有占理?如果有理,我早就把他們踢出去了。」韓孔雀憋屈的道。

這些畢竟是公務人員,他可不像非法拘捕他的那些警察,可以隨便讓他摔打,如果他要真的那麼做了,肯定會有大麻煩在等著他。未完待續。。RT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