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四百六十六章欺上門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要有證據吧?你們怎麼知道我們家的房子就一定是違章房呢?也許我們有房產證呢?」韓孔雀笑道。 「你們有嗎?有就拿出來看看?」 「房產證是有,不過沒在家,我讓人給送來。」韓孔雀道。 ...

韓孔雀的老家也在沿海地區,不過他們離東海也有幾百公里,實際算起來,乾山縣在魔都北面一百多公里處。

雖然直線距離只有一百多公里,但通向乾山縣城的道路,大部分都是山路,特別是進入乾山縣后,要回到韓孔雀的村子,還需要繞更多的路,所以直線一百多公里的路程,就要多繞出幾百公里。

幸虧現在通向他們鎮上已經修了一條公路,要不然,他們轉悠一天也不一定回到家。

乾山縣東野鎮果園村就是韓孔雀的老家,老家裡的人口全部算上也不到一千口人,這些年在外打工的多了,有不少在外落了戶,村子里的人就更少了。

車子進入東野鎮之後,柳絮好奇的道:「不是說路不好走嗎?我沒感覺到顛簸啊?」

韓榮夏道:「我們這裡的路冬春很好,到了夏季就不行了,一個夏天,雨水就把道路沖的七零八落,秋天如果修補一下,就是我們回來的這個樣子,如果夏季過後不修路,那這條路就沒法走了。」

「為什麼會這樣?」柳絮有點不理解,既然每年都要修,為什麼不花費點代價,修條質量好的公路?

劉慧玉道:「你看不遠處的小山,都是些土山,原來上面草木茂盛還沒什麼,那些年大鍊鋼鐵,把山上的樹木全部砍伐光了,到了現在,每年夏季,這些土山被水沖的厲害,有時候塌方、泥石流也會出現。

不過。最近幾年已經改善了很多,不管是山上還是路邊,樹木都長成了,所以這條路才會每年都修一次,如果沖毀的多了,鎮上可沒錢每年都修。」

這時韓榮夏興奮起來:「大嫂二嫂,你們看那邊,那邊就是我們果園村。」

透過車窗,柳絮看到遠處有一片窪地,窪地之中是一片樹林。難道那邊就是果園村?

果然。車子直接向那邊開去,到了近處,柳絮才發現那些在遠處看到的樹林,居然是圍繞著一家一戶種植的樹木。

這些在房前屋后種植的楊樹、梧桐樹。在遠處看。就像是一片樹林。

「大哥。家裡現在人多了怎麼安排?你是直接到爺爺家住,還是回我們家?」韓榮夏有點擔心。

韓孔雀笑道:「不用,去我們家的桃園。那邊我早做了準備。」

以韓孔雀的狡猾程度,什麼事情他都會坐在前面,在韓天山老爺子急著回家時,韓孔雀就預料到了現在的情況,所以他讓古烈在來乾山縣的時候,順便幫他在他家的桃園裡,修建了一棟小別墅。

這座小別墅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正好在上凍之前完全裝修好,現在正好讓他們一家回來過年。

老張開車很穩,也很快,所以他們只是用了五個小時,就從魔都回到了老家。

他們是早上六點鐘出發的,到現在也才十一點多點,等一會吃中午飯正好。

現在到達了目的地,車上的人全都很興奮。

可這種狀態,在進入韓孔雀家的桃園時,他們的好心情瞬間被破壞了。

此時韓家桃園裡很熱鬧,一輛綜合執法的車子停在院子中,很多人正在院子里爭吵。

當韓孔雀他們下車的時候,那些不管是爭吵的,還是看熱鬧的,居然沒有一個發現的。

韓孔雀走進院子,就看到奶奶坐在地上,爺爺坐在房子前面,而大伯韓立國則在跟幾個身穿制服的年輕人爭吵。

韓孔雀不管別人,他首先把韓奶奶從地上拉起來:「奶奶你怎麼了?怎麼做到了地上?」

韓孔雀把韓奶奶拉了起來,韓家人才看到韓孔雀。

「孔雀?你回來了?這可好了,這些人要拆你蓋的房子。」韓奶奶看到韓孔雀,眼裡的淚水立即如開閘的洪水一樣,奔流而出。

自己這個大孫子好不容易蓋了一棟漂亮的房子,村裡有些人就是看不慣,那麼多家沒有房產證的,鎮上這些綜合執法都不管,可就是來他們家找麻煩。

從韓奶奶的哭訴當中,韓孔雀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不過是村裡有些人,看著韓家起了房子,心裡不舒坦了,就想找點事情做。

韓孔雀冷笑道:「奶奶,你不用說了,我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這個事情交給我處理就好了。」

「你是誰,這麼囂張?還交給你處理?你怎麼處理?趕緊給我躲開,不要當著我們執行公務。」一個滿臉橫肉的青年,推搡了一下韓孔雀,不過韓孔雀的結實的體格,卻不是這個同樣很壯實的男子能夠推動的。

韓孔雀看著這個傢伙,一臉囂張的樣子,挑眉豎眼,一看就不像是好東西,而且,他不管是說話還是動作,可比韓孔雀囂張多了。

看到就要上前教訓這個傢伙的老張,韓孔雀用眼神阻止了他,並且示意他開車離開。

等張志那走了,韓孔雀才看著這個青年道:「你要在我家執行什麼公務?」

「你家?原來你才是正主,這就好辦了,有人舉報你家違章蓋房,現在我們將依法予以拆除,你就不要擋著了,就算擋著,也擋不住我們,對你這樣的人,我們見得多了。」橫肉青年道。

韓孔雀道:「你怎麼知道我們家是違章建房?」

聽到韓孔雀這種說法,幾個穿著制服的青年,全都大笑了起來。

等笑夠了,青年才道:「你們這裡的果園裡,有幾家沒有違章建房的?」

韓孔雀點頭道:「說的也是。」

農村和城市不一樣,在農村,除了可以在自家房基地上起房子之外,一般在果園、大棚、或者是承包的土地上,都會蓋上一棟房子,不過,大多數是三間小屋。

只有不想在村裡住了的人家,才會花費一些代價,在果園裡起好房子。

隨著土地越來越值錢,村子周圍一些平坦的地方,全部被人承包了下來,這樣一來,住在村子里的人反而不多,大多數都搬到了村子周圍自己的承包的土地上蓋了房子。

所以這個執法人員,還是很了解農村的情況的,他們只要下來,不用查,就知道那些建築屬於違章建築,更何況韓孔雀的這座房子還是有人特意舉報的,這樣他們就更不會認錯。

「既然你知道,那就不要擋著了,你這棟房子是必須要拆除的。」橫肉男子看著韓孔雀冷笑。

韓孔雀還沒有說什麼,韓孔雀的大堂嫂馬風華就開口了:「你憑什麼要拆我們家房子?要拆,也先去拆了我們村主任家的房子再說,他家的房子也是違章建築。」

「就是,看著我們家的房子蓋得好眼紅了?有本事自己再把房子推到了重建啊?」二堂嫂張家菊也不是善茬,直接挑明了事情的主因。

「就是因為你們家的房子蓋得太好了,我們才要先拿你們家的房子開刀,誰讓你們做了出頭鳥了呢?如果所有人都學你們這樣,我們國家的耕地還能剩下多少?

違章建築必須拆除,至於先拆除誰的,什麼時間拆除,這是我們的工作範圍,現在你們違了法,就要接受懲罰,如果再阻攔我們執行公務,我們可就不客氣了。」橫肉男子直接威脅道。

「不客氣?你們怎麼不客氣?就算要拆除我們家的房子,你們也要有證據吧?你們怎麼知道我們家的房子就一定是違章房呢?也許我們有房產證呢?」韓孔雀笑道。

「你們有嗎?有就拿出來看看?」

「房產證是有,不過沒在家,我讓人給送來。」韓孔雀道。

「哈哈哈1韓孔雀剛說完,幾名綜合支付人員,就笑成了一片。

「你這種人我們見多了,所有違章建築的主人,都是這麼說的?如果我們聽你們胡說八道,還怎麼開展工作?」

就在韓孔雀還想說點什麼的時候,聽到門外傳來了一陣轟響,一輛挖掘機被開了進來。

「趙有書?」韓孔雀看著開著挖掘機進來的青年道。

青年把挖掘機的火熄了,從車上跳下來,看著韓孔雀道:「大情聖回來了?回來了也好,我今天就把你這房子給推了,你不是有錢嗎?

有錢你就給我再蓋,蓋了我還能給你推了,居然敢搶我的風頭?我得讓你知道知道,這個果園村,是我們老趙家說了算。」

韓孔雀笑呵呵的道:「你們老趙家說了算?你還以為這是原來的宗族社會呢?我們韓家人少,就可以被你們欺負?再說,你趙有書還能代表了趙家?我還真不信你有這種本事。」

「有沒有這個本事,你看著就是了,你的房子今天我是一定要推倒的。」趙有書笑看著韓孔雀,雖然村裡的違章建築很多,但他就盯上了韓家的,而韓家連個喊冤的地方都沒有,畢竟這次他們可是照章辦事。

韓孔雀笑呵呵的走近了挖掘機,由於挖掘機是腹帶行駛,所以院子里鋪上的地磚,被砸壞了不少。

韓孔雀稍微估摸了一下,從大門口到主屋之前,足有三四十米的距離。

而地磚一塊也就是六十分公分長寬,趙有書這麼一砸,毀壞的地磚足有兩百多塊,這可真是人善被人欺,這都欺上門來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