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四百四十二章黑市(一百張月票加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以他毫不猶豫的,都採集了一點,雖然只有一一點點,但也足夠讓它們在玄元控水旗中繁殖的了。 在馬爾地夫一連遊玩了七天,知道柳絮徹底恢復了原來的明朗,他們才打算離開。 這裡雖然讓韓孔雀和柳絮...

這個女遊客通過比較,很容易就選出這條色澤和質感,都十分出眾的手鏈,這樣的手鏈肯定就是活珊瑚加工的。

而那些明顯差了一籌的,不用說也知道,是補了膠,打了蠟的,要不然,明明珠子比她手中的那串要大,要多,可價格怎麼差了一倍還多?

此時不用韓孔雀多說,其他人已經全都明白,這個水教授就是個棒槌,那被打腫了的臉已經沒法看了。

女遊客付了帳之後,還沒忘了過來讓韓孔雀鑒定一下,韓孔雀沒有接過來,只是跟她點了點頭,就讓那位女遊客歡天喜地的讓到了一邊。

接下來,韓孔雀又幫著幾個遊客,鑒定了一下他們挑選的各種珊瑚製品。

雖然其中還有人打眼,不過在韓孔雀說了一些劣質死珊瑚製品的特點之後,打眼的已經很少了。

雖然這些真品的價值不低,不過總比用極高的價格,買回去一些劣質品要好的多了。

出來旅遊,自然要帶回去一些紀念品,能夠來馬爾地夫旅遊的,自然都是不差錢的,所以最少的也買了一件,而多的,在詢問了能夠託運回國內之後,就多買了幾件。

等所有人過完了購物癮,眾人才在導遊的帶領下,回到了旅館。

回程時,水教授已經沒有了原來的那種趾高氣揚,而是變得有點灰溜溜的,就算原來使勁奉承他的李明龍,也沒有給這個叫獸好臉。

打眼,他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但是打了眼,還要在朋友面前,再被打臉,那就有點慘了,而他,卻差點被騙的打了臉。

這可太冤了,所以李明龍更加痛恨水教授,明明是一名狗屁不通的叫獸,居然也敢以大師自居?

他忘了那個大師的稱呼,是他給人家硬套上去的,也許那個水教授剛開始並沒有給人鑒定的意思,他很可能是被這個李明龍架在火上烤了。

既然沒法推拒,而且想要佔李明龍的一點小便宜,自然就要付出代價,只不過他沒想到被他們踩的韓孔雀,正好是一位行家,這才陰溝里翻了船。

等回到房間,柳絮立即撲到了床上在上面打起滾來,她一邊笑一邊滾,這把韓孔雀嚇得不行,趕忙上去把她壓住,等柳絮老實了,韓孔雀才無奈的道:「那個水教授就那麼可樂?」

「早就聽說一些所謂的磚家叫獸是徒有虛名,不過,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真是見面勝似聞名啊1柳絮笑呵呵的道。

韓孔雀搖了搖頭道:「這其實是很平常的,我想,這位水教授也不一定就願意冒充珠寶鑒定大師,只不過是他們被人抬得太高,已經下不來了。

被稱為教授之後,他們好像就成了無所不知的大師,其實,他們也只能在自己相關的專業里是一位教授,其他專業,他們跟普通人也好不了多少。

這應該是像李明龍這樣的人捧出來的,如果沒有李明龍這樣的人捧著,那位水教授誰又知道他是所謂的珠寶鑒定大師?」

兩個人說了一會兒話,梳洗了一下,也到了吃飯的時間了,晚上是集體活動,全體出動去海灘進行燒烤大會。

韓孔雀和柳絮這次早早的就在外面等著,等所有人匯聚了起來,他們一塊殺向了海灘。

這次他們不用自己付錢,只要是集體活動,就有旅行社出錢,要不然他們的費用不是白交了?

海灘周圍有酒吧,也有餐廳,燒烤大會就是有他們承辦的。

酒吧里有華人面孔的調酒師,而以地中海菜為特色的餐廳,還隱約看到廚房裡或許是義大利帥哥的廚師。

馬爾地夫雖然是亞洲人口最少的國家之一,卻又是一個多元文化融合的國家,旅遊業的發達和服務業的精益求精,除了得天獨厚的地理環境,更在於多元文化背景下的開放心態。

正在海邊享受自助海鮮大餐時,一群剛剛在他們身邊端茶遞水的服務生,突然間都聚攏到餐廳邊的沙灘上。

一名服務生領唱,五六個人組成的合唱緊隨其後,同時隨著鼓點擊掌,節奏的漸漸加快,舞者隨著鼓點熱烈起舞,進入如痴如醉的狀態。

剛來海邊的客人,走到半途,順道便被劫了下來,加入到拍掌和跳舞當中。

離奇的節奏越來越快,所有人都情不自禁放下食物,告別碩大又極新鮮的燒烤大明蝦,一起加入狂熱的掌聲中,旋轉著,扮著鬼臉舞蹈著。

一時間,似乎整個島都high起來了,法國帥哥、瑞士教練,統統加入,直如大航海時代,那些避風港里燃著火林夜。

在馬爾地夫,最流行的則當屬Spa和潛水。

Spa也就是水療按摩,那真是太舒服了,韓孔雀和柳絮的體驗,僅止於獨立Spa別墅那陶廬般的舒緩氣氛,和泰國大嫂們溫婉語氣,一旦躺上按摩床,要不了幾分鐘,便沉沉進入空靈意境,半夢半醒間,分辨不清,也無須分辨了。

除了水療按摩,最令柳絮興奮的,還是潛水,這次可不同於韓孔雀神通,而是柳絮依靠自己的能力潛水。

這裡有潛水學校,在訓練了幾個小時之後,韓孔雀才放心讓柳絮潛水。

這一次潛水,加上韓孔雀夫婦,共有4對世界各地來的蜜月夫妻。

送他們出海的船是艘相當豪華的平底遊艇,他們的運氣還算不錯,再一次看到了海龜,不過這些已經是普通海龜,而不是玳瑁了。

接下來他們還看到了珊瑚礁縫隙里的小鯊魚,在水下行程即將結束時,還看到一大群蝠。

先是一條,始終在他們身邊往來還復,轉眼間,一條變成兩條,兩條變成三條。

結果,他們居然游進了多達20條的蝠群中。

好似隱型轟炸機般的蝠,繞著他們身周循環,最近時連它們一對潛望鏡般的眼睛,也看得分明。

帶他們入水的教練也興奮異常,後來他說,這麼多的蝠,對他來講也是頭一遭。

韓孔雀在這些人中渾水摸魚,只要是見到了他沒有,或者是沒有見到過的,就偷偷的收入玄元控水旗中一些。

這麼一圈下來,蝠、海龜、大明蝦、以及各種不認識的小魚小蝦小螃蟹,他收了一大堆,極大的增加了玄元控水旗中的物種。

第二天只有韓孔雀和柳絮兩個人出海,那條遊艇暫時成了他們的私家遊艇。

這次陪他們的導遊是一個瑞士女孩,他們要去的潛點,在開遍海底坡地的珊瑚叢。

這裡可比韓孔雀漫無目的遇到的珊瑚叢漂亮多了,在水下,透明耀眼的光線時不時穿過水麵,直射下來,好像瞬間打開的舞檯燈光。

絢麗顏色的珊瑚擁擠著生長,順著海流的方向,如夏花般絢爛。

這麼漂亮的珊瑚叢,韓孔雀對形成它們的珊瑚蟲又起了興趣,所以他毫不猶豫的,都採集了一點,雖然只有一一點點,但也足夠讓它們在玄元控水旗中繁殖的了。

在馬爾地夫一連遊玩了七天,知道柳絮徹底恢復了原來的明朗,他們才打算離開。

這裡雖然讓韓孔雀和柳絮有點樂不思蜀,不過就快要過年了,而旅遊團的這次七日游也即將結束,韓孔雀和柳絮也只能跟那些遊客同機返回國內。

將要回國,導遊不再安排項目,他們是晚上的飛機,此時所有人不是在旅館休息,就是在自由活動。

正當韓孔雀和柳絮想要休息一下的時候,他們房間的門鈴響了起來,張群芳和龔千均站在門外,不知道找他們有什麼事。

「這就離開了,我們帶你們去個好地方,給家人朋友買點紀念品。」龔千均說明了來意。

他剛說完,張群芳就搶白道:「真是虛偽,劉兄弟,我們是請你幫忙來的,過一會,我們帶你們去一個地方,那裡有不少當地人擺的小攤,他們賣的工藝品很便宜。」

看到韓孔雀疑惑的神情,龔千均低聲道:「島上的黑市,我們想請你過去幫我們把把關,現在這裡的人,已經沒有了當年那種淳樸。」

韓孔雀哈哈一笑道:「他們要是再那麼淳樸,那就是不是他們騙我們,而是我們偏他們了。」

幾個人全都哈哈大笑,現在只能說,所有人都不淳樸了。

「我們收拾一下就出來。」韓孔雀看到已經想要出門的柳絮,也只能答應下來。

張群芳和龔千均的性格,韓孔雀還是很欣賞的,直爽,有什麼說什麼,從來不耍小聰明,這樣的人值得交往。

當四個人來到一片偏僻的沙灘上時,這裡已經擺滿了小攤,一個個破布上,擺放著各種各樣的飾品,不過大多數還是珊瑚飾品,畢竟這裡盛產珊瑚。

紅珊瑚圓珠手串,紅珊瑚手鏈項鏈,紅珊瑚戒指,紅珊瑚手鐲,紅珊瑚佛珠,紅珊瑚吊墜,紅珊瑚耳墜,除了這些飾品,還有紅珊瑚人物雕像,紅珊瑚印章,紅珊瑚擺件,可以說各式各樣的紅珊瑚工藝品,擺滿了這一片下海灘。

張群芳道:「你們看,這些飾品都不貴,像那條一百零八顆的念珠,居然才要三十美元。」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