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四百二十九章暴露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葯,如果你有本事,你回家之後可以自己去爭取,但我是不會幫助你去獲得,你要想清楚,機會只有一次,如果錯過了,以後就不可能在從我手裡得到任何東西。」 那加臉上的表情不停的變化,他此時已經騎虎難下,...

那加沒有猶豫,很直接的道:「算是,不過又不完全是,當年我的祖先當海盜時,跟隨船上的一位海盜,學到了養蠱煉蠱的本事,他的本命蠱就是我的這條銀線蟲,所以說,我的這條銀線蟲是祖傳的,而我的祖先又確實是從那條船上得到的傳承。」

「你為什麼要去尋找那條沉船?」韓孔雀的問題,總是那麼突兀,讓那加不能跟上他的思維。

那加雖然不想回答,但他知道,韓孔雀這樣問,其實已經猜到了一些什麼,所以他只能無奈的道:「我們蠱師都是孤獨的,而我不想那樣孤老終生,所以我娶了老婆,有了兒子有了孫女,我想得到我的家人的認同,但只有我是蠱師,這樣不好。

所以我想讓我的家人都能夠得到傳承,而我還能活不短的一段時間,所以要想讓我兒子也得到一條蠱蟲,就只能另外想辦法。

所以,當時是因為我兒子,我才去尋找那條沉船的,而且我也真找到了,並且從裡面得到了兩隻金蠶蠱,但我找到了金蠶蠱之後,我兒子已經愛上了一個女人,所以就不想養蠱了。

沒辦法,我只能把蠱蟲保留了下來,而後來,我發現我的孫女天資很好,就讓我孫女繼承了一隻金蠶蠱,但沒想到,金蠶蠱需要的養分實在太多了,就算我們不停給我孫女輸送營養液,也不過是勉強維持她的生命,可金蠶蠱一天不能孵化,我孫女的狀態就不能恢復,沒辦法,我只能另外想辦法。」

「把你的那條蠱蟲放出來看看。」韓孔雀再次出乎那加意料之外的提出了要求。

那加雖然不知道韓孔雀想要幹什麼。但他也知道,如果韓孔雀想要害他,並不需要用什麼手段,所以他老老實實的把自己體內的那條銀線蟲招出來。

韓孔雀看著縮成一團,好像一條白色的蠶寶寶一樣的蟲子。居然沒有感覺到噁心。

韓孔雀憑空摸出一隻水杯,放到桌子上道:「把你這條蟲子扔進水杯,看看它有什麼反應。」

雖然猜到韓孔雀不會害自己,但這麼糟蹋自己的本命蠱,還是讓那加很心疼。

不過那加知道韓孔雀的要求不能違背,所以忍著心痛。還是把蠱蟲扔進了水杯。

雖然做出了決定,但那加還是很緊張,他盯著蠱蟲,只要蠱蟲稍微有不舒服的感覺,他就把蠱蟲救出來。

可很意外的,那加居然發現。銀線蟲居然在水杯之中舒展開了身子。

那加知道,那是銀線蟲歡悅的表現,這樣的情況,只有進入人體,開始快速大餐的時候,它才會完全放開自己的身體。

而在外界,銀線蟲是很小心的。它會盡量縮小身體,就像剛被取出來時一樣。

只是很短的時間,本來可愛蠶寶寶,已經變成了一團白色絲線,絲線蔓延到整個杯子,把杯子中所有地方侵佔一空。

等絲線再次變成蠶寶寶的形狀時,杯子裡面的水已經消失一空。

看著在杯子里表現十分活躍的蠶寶寶,那加此時不知道有多麼驚異,銀線蟲對事物極其挑剔,平時它除了活物是什麼東西都不吃的。就算生食都不吃。

每次銀線蟲進餐,都是寄生在活物的體內,把活物吸盡生命力后才出來。

「那些水?」那加此時就算反應再慢,也知道那水是好東西了。

「我給你一些這種水,我想足夠讓你孫女孵化那隻金蠶蠱了。這樣可以換到那艘沉船的坐標了吧?」韓孔雀直接道。

那加有點遲疑,雖然銀線蟲很喜歡那種水,但那種水真的能夠補充自己孫女的生命力?

韓孔雀道:「我只能給你這個,至於張家的所謂神葯,如果你有本事,你回家之後可以自己去爭取,但我是不會幫助你去獲得,你要想清楚,機會只有一次,如果錯過了,以後就不可能在從我手裡得到任何東西。」

那加臉上的表情不停的變化,他此時已經騎虎難下,如果不跟韓孔雀交易,他將要面臨的很可能是死亡,如果跟韓孔雀交易,也是前途未知。

想到自己此時的處境,他也只能拼一次韓孔雀的人品,如果韓孔雀真的要收拾自己,就算不交易,韓孔雀也不可能放過自己,既然這樣,還不如搏一搏。

想明白了,那加不再猶豫,直接給了韓孔雀一串數字,韓孔雀點了點頭道:「你下船時,我會讓船上的人員給你那種活性水,先拿回去一些試試,如果不夠,你可以去華夏找我,我想你知道我在哪裡吧?」

聽到韓孔雀的話,那加立即鬆了口氣,幸虧剛才沒有耍花樣,要不然以後韓孔雀證實了他給的地址不對,那他還能去找他嗎?

就算他敢去,好像韓孔雀也敢收拾他,想到這裡,那加重重的點了下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安撫好了那加,韓孔雀也放心了,這樣他離開,船上的船員只要注意點,關押的那些人,就再也沒有一個能夠鬧出什麼蛾子。

至於張廣明和那個阿三青年,他們就不用韓孔雀擔心了,他們上船時表現的那麼高調,看到了他們那種極限表演,船上的每一個保安都對他們充滿了警惕,如果這樣還能讓他們翻了身,那就是保安們的嚴重失職。

解決了船上的事情,韓孔雀同張向月說了那加的一些情況,讓張向月放心。

而張向月已經把韓孔雀安排的事情做好,他不止給韓孔雀準備好了潛艇,還在韓孔雀即將去的地方做了安排。

這些安排最早也要在明天才能完成,而韓孔雀正好需要一晚上的潛艇潛航。

告別了張向月,韓孔雀直接來到廚房,柳絮還沒有吃飯呢!

很意外的,大劉給韓孔雀準備了一碗西紅柿雞蛋湯,看著紅紅的西紅柿,青青綠綠的生菜葉子,韓孔雀道:「你哪裡的這些新鮮蔬菜?」

大劉憨笑了一下,摸著腦袋道:「平時在船上沒事,就向張總管申請了一間艙室,在裡面種了點蔬菜,這樣也能給船上等兄弟補充一些維生素。」

「這種新鮮的蔬菜不多吧?」韓孔雀道。

大劉道:「不多,只夠平時用來打點湯的,不過,這樣兄弟們就很高興了,在船上能夠不時見一些綠色,他們已經很滿足了。」

韓孔雀知道船上最害怕的就是不能隨時補充維生素,要不然很快就會出問題,所以他道:「我會向張向月說一下,讓他給你配備人手,在船上多種一些蔬菜,如果可以,無土栽培也可以搞搞。」

得到了韓孔雀的認同,大劉很高興,可很快,他就收起了那份喜悅:「老闆,可是船上的淡水也十分重要,我們不能浪費太多的淡水。」

韓孔雀知道行船辛苦,但他沒想到處處都是問題,如果不能隨意使用淡水,那洗澡也是麻煩事情,如果不能隨時洗澡,那秦歌要給船員找個近水樓台的機會,也就是空想了,誰家姑娘願意到一個,有可能一個月都不能洗一次澡的地方工作?

「我們不差錢,我會讓張向月在船上弄一台海水淡化設備,這樣處理的水雖然不能喝,但用來種菜洗澡應該沒問題,不知道船上還有什麼不方便的?」韓孔雀問道。

大劉聽到以後不用為淡水發愁了,立即高興了起來,他連忙道:「沒有了,沒有了,只要有了水,以後船上的蔬菜就沒問題了。」

如果是小船,不要說在船上種地了,就連海水淡化設備都沒地方放,而在龍雲號上就不同了,幾百米長的船體,船高也十幾米,這裡面的空間實在是太大了。

這麼大空間,很大一部分都是空置的,這就讓大劉有了發揮的餘地,只要能夠種出菜來,以後在船上就和陸地上也沒有多大差別了。

回到房間,韓孔雀發現柳絮已經醒了,她正坐在船上,不知道在想什麼。

看到韓孔雀走進來,柳絮道:「你幹什麼去了?」

「咦?這次怎麼我沒叫你你就醒了?」韓孔雀道。

柳絮苦著臉道:「晚上沒吃飯,餓醒了,可醒來了又什麼都不想吃。」

「是嗎?你看看我給你弄來來什麼?」說著,韓孔雀把手中的碗放在了柳絮面前。

聞著濃濃的西紅柿味,柳絮有點驚喜的道:「船上還有西紅柿?」

韓孔雀笑道:「你嘗嘗,酸酸的,應該能夠勾起你的食慾。」

「你還沒說哪裡來的呢?不會在冷庫里藏了一個月了吧?」柳絮道。

韓孔雀道:「醫生就是難伺候,什麼都要問一下,如果不是新鮮的,是不是你就不吃了?」

「冷藏的時間太長了,對身體不好,原來的我也不會顧忌,可現在不是我自己了,我當然要為我們的孩子著想,不過我知道,你是不會給我拿那種可能有危害的食物的,我只是好奇,船又沒有靠岸,你從哪裡弄來的西紅柿?」柳絮用懷疑的目光不停的掃視韓孔雀的身體,這讓韓孔雀一頭冷汗。

這樣的情況實在是太明顯了,柳絮已經在懷疑韓孔雀的不正常。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