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四百二十八章沉船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那艘沉船,是被人擊沉的。 這樣就比較有意思了,既然是被海盜擊沉了,那船上的貨物肯定會被搶,這麼說,船上的貨物,並沒有全部隨船沉沒。 但這又不對了,所以韓孔雀道:「如果船上的貨物被海盜搶...

「是一隻金蠶蠱,當時我得到了三隻蠱蟲,一隻就是我的銀線蟲,另外兩隻就是金蠶蠱,其中一隻被我孫女用了,還剩下這一隻沒用,就一直放在這隻小玉瓶中。」那加十分老實的道。

韓孔雀玩弄這小瓶子,道:「金蠶蠱啊!這可是傳說中的東西,很有誘hu力,不過它應該也有自己的限制吧?要不然它也不可能留到現在。」

那加無語,他摸不清韓孔雀是什麼意思,所以乾脆不說話,少說少錯。

「告訴我,你們是怎麼控制蠱蟲的。」韓孔雀突然轉變話題道。

那加道:「沒有什麼難度,只是利用條件反射,在蠱蟲剛剛出生的時候,就用一些簡單的辦法,讓它做出各種反應,像是用一種奇特的香味,來讓蠱蟲形成條件反射,只要聞到這種香味,就是用餐時間到了,如果聞到另外一種香味,就是召喚它回來,只要訓練得法,讓蠱蟲形成本能反應,就能完美控制它了。」

韓孔雀想到農村人家在山中養雞,因為山上草木茂盛,所以晚上讓雞入欄就不叫困難,這時,聰明的人家,就會在每次雞吃食時,用木棍敲響食盆,等雞形成了條件反射,只要一聽到食盆的響聲,漫山遍野的雞,就會蜂擁回家。

「聲音也可以控制蠱蟲吧?」韓孔雀再次問道。

那加的臉色變了變,他最終還是苦笑道:「可以。」

「說的多錯的多,香味可以控制蠱蟲,所以你沒有把你用的香拿出來,聲音能夠控制蠱蟲,能夠發聲的東西你也沒有拿出來。我還不知道你到底有多少東西藏在身上,看來,還是要洗一洗身,才能讓我放心。」韓孔雀看著那加,不懷好意的笑著。

那加再次苦笑。他可不想像張廣明那樣,被脫了個精光,關到這種房子里。

那加無奈的從袖口之中掏出兩樣東西,放在了韓孔雀面前的桌子上。

韓孔雀看了看,一個是一組很精緻的小鼓,小鼓只有兩三厘米大。有三個,三個小鼓被一根很粗的銅線固定在一起,拿著十分方便。

「指鼓?」韓孔雀問道。

「對。」那加道。

這樣的小鼓是攥在掌心裡,用三根手指敲擊,韓孔雀實驗了一下,拿著沒有一點不舒服。不過敲擊了幾下,卻並不能發出聲音,想來音貝比較低,人類聽不到,而蠱蟲肯定是能夠聽到的。

韓孔雀有拿起另外的一個小瓶子,居然是塑料的,摸起來軟軟的。韓孔雀正想捏一下,就被那加阻止了:「只要稍微捏一下,香味就會噴出,我體內的蠱蟲就會做出反應。」

韓孔雀一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這塑料瓶的用法,就跟滴眼藥水一樣,一捏,香氣就出來了,這樣控制蠱蟲反而更加方便。

「不會只有這麼一瓶吧?」韓孔雀在次看向那加的衣袖。

那加無奈,再次摸出兩個塑料瓶:「這次真沒有了。」

「祭練蠱蟲的方法不能說出來?」韓孔雀笑呵呵的看著那加。問出了最重要的。

那加的臉色變了一變道:「我們這一行的傳承很嚴格,一般都是密不外傳的,我拜師是一次意外,不過我發過誓,不能隨便亂傳。」

「傳給後代子女或者徒弟行。但外人不能隨意亂傳,是這個意思吧?」韓孔雀問道。

「對,只要拜師,就可以傳承。」那加看著韓孔雀,他到是想讓韓孔雀拜自己為師,可韓孔雀願意嗎?

韓孔雀搖了搖頭道:「那還是算了,你給了我很多東西,我們的恩怨也算了了,等船靠岸,我就會放了你。」

看到韓孔雀想要離開,那加急忙道:「不知道張廣明你怎麼處理?」

韓孔雀看向他,道:「你還想要他家的神葯?」

「對,我孫女正等著我拿葯回家救命。」那加道。

韓孔雀搖了搖頭道:「張廣明已經被我扔進海里餵魚了,所以你就不用想從他身上得到神葯了,我看還是另外想辦法吧1

看韓孔雀那堅決的樣子,就算明知道韓孔雀是在說謊,那加也沒辦法,最後他一咬牙道:「如果你能夠幫助我拿到那種神葯,我可以把我自己的一些養蠱心得寫給你。」

韓孔雀再次搖了搖頭道:「我跟張家有仇,也許有了我幫忙,你更拿不到那種神葯,你還是另外想辦法吧1

雖然對養蠱的方法步驟很好奇,但韓孔雀也只是好奇而已,他可沒有自己親自練一下的想法。

看到韓孔雀不為所動,那加著急起來,這可是他最後的機會了,眼看韓孔雀就要走出房門,那加再次道:「我用一座寶藏的坐標換取你的幫助,我知道你十分熱衷於尋寶。」

韓孔雀身形一頓,停了下來,他轉過身,看著那加道:「你確定有寶藏嗎?」

「我十分確定,因為我年輕的時候,曾經去那裡探查過,你拿去的那隻小玉瓶,就是從那座寶藏里拿出來的,你應該看得出來,那隻小玉瓶也是有年頭的古董了。」那加再次爆料。

韓孔雀重新拿出那隻玉瓶,也許是因為經常把玩,所以小玉瓶上帶著一層瑩瑩的寶光,只不過這件玉瓶的質地並不算很好,所以韓孔雀才沒有注意,這時認真看了一下,才發現,這還真是一件古董。

「你這個人不老實,剛才你說你師傅傳承給了你三隻蠱蟲,這隻玉瓶中的就是其中之一,現在又成了從寶藏之中弄出來的了?你的話我能夠相信幾分?不過,我還真就對寶藏感興趣,說說那座寶藏吧!如果我感覺是真的,也不介意隨手幫你一下。」韓孔雀道。

那加也是無奈,此時他直接選擇無視韓孔雀的話,他道:「那是一艘沉船,在越南海域,坐標我記得清清楚楚,你手裡有打撈船,只要不被越南政府的海軍碰到,完全可以把那艘沉船打撈上來。」

「一艘沉船?是什麼時代的沉船?哪國的沉船?具體有多少價值?」韓孔雀摸著下巴,若有所思的道。

在越南海域,那就有點麻煩了,不過,運作的好,也不是沒有機會打撈上來的。

「那是一批精美的瓷器,在金甌半島附近,我這樣說,你就應該能夠猜到一些。」那加道。

「金甌半島附近?好像前些年越南政府打撈過一艘沉船,是從我國出發到歐洲的,在那邊沉沒,你不會說的就是那條船吧?」韓孔雀很快就想到了一份資料,畢竟當時越南政府十分高調的拍賣了那次收穫。

白曉亦她們收集了很多關於沉船的資料,其中就有這艘船的記錄,不過,這艘船已經被打撈出水了,白曉亦她們之所以搜集這艘船的資料,也不過是想要了解一下那批打撈出水的瓷器,具體能夠有多少價值。

「我只能說跟那條船有關,如果你不能幫我拿到張家的神葯,我是不會告訴你具體情況的,只要我不說,你就算去了那片海域,也不可能找到那艘沉船。」那加不再開口。

「財寶動人心,所以我不相信你,你既然不願意說,那就算了。」韓孔雀可不信有人知道了寶藏而無動於衷,所以他根本不信這個那加說的話。

那加道:「我可以再提醒你一下,你既然知道越南政府打撈上來的那艘沉船,就應該知道,那艘船是因為什麼沉沒的。」

「好像是因為甲板起火,從打撈出水的那批瓷器也能夠證明,因為瓷器被燒融了不少,有的已經黏連在了一起。」韓孔雀的記憶力可以讓他輕易知道那加說的是什麼。

那加此時到是有點佩服韓孔雀了,在沒有目的的情況下,居然還能記得這麼多東西,而且還能記得那麼清楚。

「那艘船上的甲板,不可能無緣無故起火。」那加再次沒頭沒尾的說了一句。

韓孔雀這次感興趣了,這事情很明顯,行船的一般不會出現意外,出現了大火,很可能就是被海盜攻擊了,那艘沉船,是被人擊沉的。

這樣就比較有意思了,既然是被海盜擊沉了,那船上的貨物肯定會被搶,這麼說,船上的貨物,並沒有全部隨船沉沒。

但這又不對了,所以韓孔雀道:「如果船上的貨物被海盜搶了,那海盜船又是怎麼沉沒的?你說的沉船,應該就是搶了沉沒在越南外海的那艘貨船的海盜船吧?」

那加道:「你猜的很對,就是那艘海盜船,海盜船攻擊那艘貨船時,遇到了激烈的抵抗,雖然借著風勢順利追上了那條船,並且使用火攻瓦解了那條船上的防禦。

不過,因為當時風太大,甲板上的大火很快蔓延了開來,所以,貨物沒有搬空,貨船就沉沒了,但是誰都沒有想到,海盜船剛剛行駛出不遠,就被暴風襲擊沉沒了。」

「你是當時倖存下來的海盜的後裔?」韓孔雀道。

那加道:「是,我從祖先的隻言片語當中,尋找到了那艘沉船。」

「你的傳承也是從那條船上得來的吧?」韓孔雀再次問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