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四百二十八章沉船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4-08-01 05:38  |  字數:3369字

「是一隻金蠶蠱,當時我得到了三隻蠱蟲,一隻就是我的銀線蟲,另外兩隻就是金蠶蠱,其中一隻被我孫女用了,還剩下這一隻沒用,就一直放在這隻小玉瓶中。」那加十分老實的道。

韓孔雀玩弄這小瓶子,道:「金蠶蠱啊!這可是傳說中的東西,很有誘huò力,不過它應該也有自己的限制吧?要不然它也不可能留到現在。」

那加無語,他摸不清韓孔雀是什麼意思,所以乾脆不說話,少說少錯。

「告訴我,你們是怎麼控制蠱蟲的。」韓孔雀突然轉變話題道。

那加道:「沒有什麼難度,只是利用條件反射,在蠱蟲剛剛出生的時候,就用一些簡單的辦法,讓它做出各種反應,像是用一種奇特的香味,來讓蠱蟲形成條件反射,只要聞到這種香味,就是用餐時間到了,如果聞到另外一種香味,就是召喚它回來,只要訓練得法,讓蠱蟲形成本能反應,就能完美控制它了。」

韓孔雀想到農村人家在山中養雞,因為山上草木茂盛,所以晚上讓雞入欄就不叫困難,這時,聰明的人家,就會在每次雞吃食時,用木棍敲響食盆,等雞形成了條件反射,只要一聽到食盆的響聲,漫山遍野的雞,就會蜂擁回家。

「聲音也可以控制蠱蟲吧?」韓孔雀再次問道。

那加的臉色變了變,他最終還是苦笑道:「可以。」

「說的多錯的多,香味可以控制蠱蟲,所以你沒有把你用的香拿出來,聲音能夠控制蠱蟲,能夠發聲的東西你也沒有拿出來。我還不知道你到底有多少東西藏在身上,看來,還是要洗一洗身,才能讓我放心。」韓孔雀看著那加,不懷好意的笑著。

那加再次苦笑。他可不想像張廣明那樣,被脫了個精光,關到這種房子里。

那加無奈的從袖口之中掏出兩樣東西,放在了韓孔雀面前的桌子上。

韓孔雀看了看,一個是一組很精緻的小鼓,小鼓只有兩三厘米大。有三個,三個小鼓被一根很粗的銅線固定在一起,拿著十分方便。

「指鼓?」韓孔雀問道。

「對。」那加道。

這樣的小鼓是攥在掌心裡,用三根手指敲擊,韓孔雀實驗了一下,拿著沒有一點不舒服。不過敲擊了幾下,卻並不能發出聲音,想來音貝比較低,人類聽不到,而蠱蟲肯定是能夠聽到的。

韓孔雀有拿起另外的一個小瓶子,居然是塑料的,摸起來軟軟的。韓孔雀正想捏一下,就被那加阻止了:「只要稍微捏一下,香味就會噴出,我體內的蠱蟲就會做出反應。」

韓孔雀一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這塑料瓶的用法,就跟滴眼藥水一樣,一捏,香氣就出來了,這樣控制蠱蟲反而更加方便。

「不會只有這麼一瓶吧?」韓孔雀在次看向那加的衣袖。

那加無奈,再次摸出兩個塑料瓶:「這次真沒有了。」

「祭練蠱蟲的方法不能說出來?」韓孔雀笑呵呵的看著那加。問出了最重要的。

那加的臉色變了一變道:「我們這一行的傳承很嚴格,一般都是密不外傳的,我拜師是一次意外,不過我發過誓,不能隨便亂傳。」

「傳給後代子女或者徒弟行。但外人不能隨意亂傳,是這個意思吧?」韓孔雀問道。

「對,只要拜師,就可以傳承。」那加看著韓孔雀,他到是想讓韓孔雀拜自己為師,可韓孔雀願意嗎?

韓孔雀搖了搖頭道:「那還是算了,你給了我很多東西,我們的恩怨也算了了,等船靠岸,我就會放了你。」

看到韓孔雀想要離開,那加急忙道:「不知道張廣明你怎麼處理?」

韓孔雀看向他,道:「你還想要他家的神葯?」

「對,我孫女正等著我拿葯回家救命。」那加道。

韓孔雀搖了搖頭道:「張廣明已經被我扔進海里餵魚了,所以你就不用想從他身上得到神葯了,我看還是另外想辦法吧!」

看韓孔雀那堅決的樣子,就算明知道韓孔雀是在說謊,那加也沒辦法,最後他一咬牙道:「如果你能夠幫助我拿到那種神葯,我可以把我自己的一些養蠱心得寫給你。」

韓孔雀再次搖了搖頭道:「我跟張家有仇,也許有了我幫忙,你更拿不到那種神葯,你還是另外想辦法吧!」

雖然對養蠱的方法步驟很好奇,但韓孔雀也只是好奇而已,他可沒有自己親自練一下的想法。

看到韓孔雀不為所動,那加著急起來,這可是他最後的機會了,眼看韓孔雀就要走出房門,那加再次道:「我用一座寶藏的坐標換取你的幫助,我知道你十分熱衷於尋寶。」

韓孔雀身形一頓,停了下來,他轉過身,看著那加道:「你確定有寶藏嗎?」

「我十分確定,因為我年輕的時候,曾經去那裡探查過,你拿去的那隻小玉瓶,就是從那座寶藏里拿出來的,你應該看得出來,那隻小玉瓶也是有年頭的古董了。」那加再次爆料。

韓孔雀重新拿出那隻玉瓶,也許是因為經常把玩,所以小玉瓶上帶著一層瑩瑩的寶光,只不過這件玉瓶的質地並不算很好,所以韓孔雀才沒有注意,這時認真看了一下,才發現,這還真是一件古董。

「你這個人不老實,剛才你說你師傅傳承給了你三隻蠱蟲,這隻玉瓶中的就是其中之一,現在又成了從寶藏之中弄出來的了?你的話我能夠相信幾分?不過,我還真就對寶藏感興趣,說說那座寶藏吧!如果我感覺是真的,也不介意隨手幫你一下。」韓孔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