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四百二十七章小冊子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了一個。」 說到這裡,韓孔雀沒有接著說,而是定定的看著那加,看看他有什麼樣的選擇。 「如果你放了我,我可以以蠱神的名義發誓,如果我找你或者你的家人尋仇,就讓我體內的蠱蟲反噬,讓我不得好...

銀線蟲不能以主人的精血為食,所以就只能外出覓食,而外界是危險的,所以為了保證自己的生命安全,銀線蟲進化出了分裂分身的能力。

每次銀線蟲需要養分時,就會分裂出自己身體的很小一部分,這部分身體被放出來,只要遇到了生物,它就會寄生在生物體內,吸收生物的養分來成長。

如果沒有外界的刺激,這條長成的銀線蟲會循序漸進,慢慢的在無聲息當中,把寄居體的養分吸收乾淨,從而置生物於死地。

但是如果母蟲召喚,那這條分身銀線蟲,就會加快吸收養分的過程,這就是蠱毒發作的原因,蠱蟲發作其實就是在吃寄生體,所以寄生體才會那麼痛苦。

等中蠱的生物死亡之後,分身蠱蟲會重新進入主人的身體,跟主人體內的母蟲再次融合為一,直到下一次蠱蟲餓了,再次分身出現。

所以,蠱師放蠱,有時候也是不得意的,有些蠱蟲吃一次能夠維持幾年,而有些蠱蟲,吃一次只能維持幾個月。

而一些人體寄生蟲,卻只吸收人類的養分,其他生物蠱蟲不寄居,這樣一來,每次蠱蟲餓了,蠱師就要出來害人。

所以蠱師也是需要不停的放蠱出來為禍人間,不管任何生物,只要適合蠱蟲吞噬,他們就會放蠱。

韓孔雀輕笑道:「蠱被人傳的那麼神奇,其實就是在自己身體內部養了一條寄生蟲,只不過這條寄生蟲兇惡了點,剛才你說的那些我知道了,不過,詳細的培養蠱蟲的方法,才是重點吧?」

「對,沒有控制蠱蟲的方法,敢把蠱蟲卵吞入肚子當中。那跟找死沒有什麼區別。」那加道。

韓孔雀道:「看你那麼痛快,我也給你個痛快,你這種本事,不管是誰把你抓住了。都是會產生顧忌的,所以,對你的處理方法就只剩下了一個。」

說到這裡,韓孔雀沒有接著說,而是定定的看著那加,看看他有什麼樣的選擇。

「如果你放了我,我可以以蠱神的名義發誓,如果我找你或者你的家人尋仇,就讓我體內的蠱蟲反噬,讓我不得好死。」那加直接發誓道。

韓孔雀搖了搖頭道:「我沒有把自己的命運寄托在敵人身上的習慣。」

聽了韓孔雀的話。那加本來就已經有點慘白的臉色,更顯的白了點,他知道,現在已經到了關鍵時刻,如果應對不好。韓孔雀肯定不會放過他。

「你想怎麼樣才能放過我?」那加絕對屬於聰明人,當然,如果他不是聰明人,他也不會活到現在。

韓孔雀看著他道:「你來這裡為的是什麼?我也可以這麼問,張家給了你什麼好處,讓你來對付我?或者說,你想要什麼?」

那加看著韓孔雀。很長一會兒沒有說話,他的臉色一會兒變得極其狠戾,一會兒又變得極其溫柔,一會兒又變得極其沮喪。

韓孔雀知道他正在天人交戰,老不以筋骨為能,這個老頭。不是韓孔雀看不起他,如果沒有了蠱蟲作為依靠,他這樣的來一個團,都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而韓孔雀的靈識,卻很容易的就能發現他的蠱蟲。並且能夠控制他的蠱蟲,這就讓那加最得意的技能變得毫無用處。

也許是看清楚了自己的情勢,知道根本沒法拿韓孔雀怎麼樣,所以那加雖然有心算計韓孔雀,但不管他怎麼衡量,最後還是沮喪的發現,他的一切手段,都不可能對韓孔雀有效。

「張家許諾給我一顆家傳的神葯。」那加最後還是說出來實話,因為如果他不說,也許以後就沒有機會說了。

韓孔雀道:「聽起來還真像是武俠小說,是什麼神葯?難道吃了能夠讓人起死回生?」

那加道:「這到不至於,不過聽說如果受了重傷,即將死亡的時候,吃了這種神葯,就可以續命,從而能夠爭取一些時間得到有效治療。」

「這玩意怎麼聽著那麼像人蔘呢?他不會拿顆人蔘丸來忽悠你的吧?」韓孔雀懷疑的道。

那加道:「是你孤陋寡聞,你們國內的張家,他們家的神葯很出名。」

「那就說說你要這種葯幹什麼?難道想要延年益壽?」韓孔雀十分想知道這一點,因為知道了這一點,就等於抓住了那加的弱點。

果然,聽的韓孔雀這麼問,那加變得更加沮喪:「我的孫女需要那種神葯,她的體制太弱,需要那種神葯來幫助她固本培元。」

「固本培元?」聽到這個,韓孔雀立即想到了些什麼,所以他很感興趣的繼續准問。

那加看韓孔雀的樣子,就知道瞞不過去,所以他十分乾脆的道:「我孫女繼承了一枚金蠶蠱,可她的體制太差,根本沒法滿足金蠶蠱孵化的需要,所以我需要那種神葯,來幫助我孫女順利孵化她體內的金蠶蠱。」

韓孔雀知道那加不會那這個事情來騙自己,所以他十分感興趣的道:「金蠶蠱?是不是就是小說中說的那種,如同金色的蠶寶寶的那種蟲子?」

那加苦笑道:「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麼,只是在傳下來的典籍中看到了相關的記載,知道是金蠶蠱,要是知道金蠶蠱那麼難以孵化,我又怎麼可能給我的孫女馴養?」

「因為你是蠱師,所以你的衣服保留到了現在,現在是你自己脫下來,還是讓我親自動手?」韓孔雀看著老頭那一身現代氣息非常濃郁的休閑服,就想給他脫下里,因為跟他的蠱師身份實在是太不搭了。

那加再次苦笑,他沒有說什麼,直接把自己的腰帶抽了出來,腰帶不知道是用什麼皮子製作的,足有巴掌寬。

那加直接把腰帶遞給了韓孔雀,道:「你想要的都在腰帶里了,這樣可以讓我穿著這身破衣服了吧?算是敬老尊賢吧!你們華夏不是最重視這一點的嗎?」

韓孔雀笑道:「你還真是中國通。」

韓孔雀控制身體之外的水幕,模擬出一幅手套,套在了雙手上,這才拿起那條腰帶,這個過程,那加完全看在了眼裡,這讓那加的眼中閃過一絲驚駭。

雖然猜到韓孔雀的靈識強大,但他絕對沒有想到,韓孔雀居然能夠用靈識控制水分做到這種程度。

想到銀線蟲分身被韓孔雀化為灰燼的手段,那加有點膽寒。

那加的腰帶就是一個皮套,裡面放著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不過很多都是一些闖蕩江湖的小工具,像萬能鑰匙、小刀片、小鋸子、打火機等東西。

除了這些東西,最吸引韓孔雀的就是一個小玉瓶和一本小冊子了。

蠱師身上的瓶子罐子什麼的可不能隨便打開,所以韓孔雀沒有動那個小瓶子,而是直接拿起了那本小冊子翻了開來。

韓孔雀本來還以為是用土著語言書寫的,沒想到翻開就看到了書寫的很規整的繁體正楷毛筆小字。

韓孔雀看了那加一眼,怪不得這老傢伙的漢語說得那麼順溜,他都能夠看懂中國的典籍了,自然是有很深厚的漢語功底了。

「毒蟲篇?這不是專門講解養蠱放蠱的?」韓孔雀有點驚異,他認真一看,這本小冊子上記錄的確實沒有蠱蟲,而都是一些毒蟲,蜈蚣毒蛇蠍子等普通五毒都有。

當然,重點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毒蟲,一些韓孔雀聽都沒有聽說過的蟲子,但他知道,這個世界無奇不有,他沒有聽說過,並不能說明沒有,就像那加體內的那隻寄生蟲,就是真實存在的。

當韓孔雀看到關於銀線蟲的記載時,就知道那加沒有耍花樣,這應該是一本真跡,因為上面記載的關於銀線蟲的特性,跟韓孔雀了解的差不多。

這本小冊子只是講述的一些奇奇怪怪的蟲子生活習性,和養殖經驗,因為這些蟲子都是毒蟲,一般是沒用的,到了後來,讓人發揚光大了,直接弄出來了一個蠱毒,把這些蟲子變成了害人的工具,當然,你非要說是防身的工具也沒有人反對。

雖然上面記載了不少毒蟲的養殖方法,但卻沒有怎麼讓它們變得聽話的方法,也沒有放入自己身體搞養殖的方法。

不過,上面總算記載了這些毒蟲的優缺點,特別是解毒和滅殺它們的辦法,當看到這一部分時,韓孔雀才算滿意。

他需要的也是這個,畢竟他可沒興趣弄只蟲子放在自己身體里養著。

看到韓孔雀沒有什麼異樣,那加知道自己賭對了,韓孔雀確實不太重視養蠱的秘籍,他需要的不過是對蠱蟲的了解和預防,這也讓他鬆了口氣。

韓孔雀滿意的收起那本小冊子,再次拿起那隻小玉瓶,看了看,他還是沒有打開,而是直接問道:「這裡面是什麼?」

看到韓孔雀那似笑非笑的樣子,想到韓孔雀已經修鍊出靈識,那他就有可能,在不打開瓶子的情況下,知道裡面裝的是什麼。

雖然他明知道玉瓶是不會被靈識穿透的,但那加還是選擇相信韓孔雀的能力,他閑心韓孔雀有辦法在不打開瓶子的情況下,知道裡面有什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