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四百二十六章銀線蟲(本月最後一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姜山道:「如果老闆想提前離開也好,等到老闆在魔都露面,龍雲號也就不用怕被人攻擊了。」 張向月道:「這可不能大意,就算沒有了老闆,龍雲號上的東西,也是很多人想要的,如果我們大意了,就...

最後一天求月票,預定明天的保底月票,八月一號,是迎接挑戰的開始,從一號開始,整個月都會爆發,還是那句話,有月票就有更新,從八月一號開始,每增加五十張月票加更一章,無上限。

而且在五十張月票一章的基礎上,如果每天累計超過一百張月票,將再次加更一章,也就是說加更三章,如果當天累計超過兩百張月票,這一天在保底三更的基礎上,加更六章,總共九章。

晚上,跟張向月和姜山研究了一下,發現隨著遠離阿三的勢力範圍,那艘阿三導彈驅逐艦,已經沒有了剛開始追逐他們的勁頭。

在確定阿三國的那艘導彈驅逐艦,已經完全沒有了追上他們的希望,韓孔雀才說出想要提前離開的想法。

如果沒有俘獲那艘潛艇,韓孔雀還沒有這種想法,畢竟現在盯著他的人不少,他不可能帶著柳絮出去冒險。

而現在有了那艘小型潛艇,就不同了,韓孔雀完全可以悄悄的乘坐潛艇離開龍雲號,到達最近的一塊陸地,乘坐飛機直接飛回魔都。

姜山道:「如果老闆想提前離開也好,等到老闆在魔都露面,龍雲號也就不用怕被人攻擊了。」

張向月道:「這可不能大意,就算沒有了老闆,龍雲號上的東西,也是很多人想要的,如果我們大意了,就很可能出問題。」

韓孔雀道:「如果真的出現意外,我允許你們便宜行事,就算出其不意擊落幾架戰鬥機,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我們的實力跟原來不同了,現在我們有資格跟一些人,甚至是國家過過招。」

姜山聽到一喜:「可以反擊?」

「當然,如果真的遇到了空襲,你們可以全力反擊。我還真不信,我們準備了那麼長的時間,做了那麼多次的實驗,還不能偷襲擊落幾架飛機?」韓孔雀道。

姜山道:「這樣我就放心了。能夠動用底牌,我們龍雲號誰都不怕。」

張向月也鬆了口氣:「水下我們是安全的,只要能夠把防空這個短板補上,我們龍雲號比航母戰鬥群的戰鬥力都強。」

韓孔雀笑呵呵道:「這就有點太過自信了,自信過了頭,可是要吃虧的,好了,我會儘快回到魔都,當我回到魔都時,我想那批沉香也應該到了。

到時候我會想辦法消除龍雲號的隱患。不過,你們還是要全速趕路,要不然,年前很可能就回不去了,不能回家過年。船上的兄弟們可是會抱怨的。」

「知道,肯定會讓兄弟們回家過年的,老闆準備好紅包就好了,兄弟們都盼著呢1姜山道。

韓孔雀道:「不止有年終紅包,還有福利,絕對讓你們滿意,警惕點。把所有兄弟都安全帶回家。」

姜山等人跟韓孔雀認識的時間太長了,而現在,韓孔雀卻把他們帶入了險境,所以他有點不安。

「放心,我們做的就是這一行,隨時遊走在鋼絲上。如果不小心,也許早就交代了。」姜山道。

韓孔雀不再多說,如果再說,那好像是不信任他們似地:「走,我們去看看那個那加大師。船上的俘虜,就這個你們要絕對小心。」

猶豫了一下,姜山還是問道:「老闆是想把他處理了?如果這個人不殺,老闆是不是有什麼需要我們注意一下?」

就算不知道那加的本事,但韓孔雀面臨那加的攻擊時,那種詭異的動作,還是讓他們在監控室中看的一頭冷汗。

他們這些人,也許沒有多少文化,但對各種各樣的奇人絕技,卻要比普通人了解更多。

遇到了這種詭異的人,如果不了解清楚,也許在下一刻就會不明不白的死了,所以他不能不問。

韓孔雀也不想隱瞞,畢竟那加還是需要他們看守,所以他直接道:「那個那加是一個蠱師,就是像小說中那種玩蠱蟲的人。」

「蠱師?當時老闆被那個那加暗算了?」張向月的臉色變了變,感覺一陣后怕,當時韓孔雀可是疾言厲色的讓他們全都撤退。

韓孔雀苦笑道:「所以說人不能太貪心,我收了張廣明一張支票,想來問題就出在了那張支票上。」

張向月看向韓孔雀:「老闆沒事吧?」

韓孔雀笑道:「如果有事,那個蠱師能夠被我們關起來?」

看到兩個人一臉好奇,想要開口詢問,又不好意思的樣子,韓孔雀道:「我當時蠱毒已經發作,不過幸虧我有點手段,把那條蠱蟲控制住了,最後,我把它吐了出來,弄死了,所以那個那加才會被他身體之中的母蟲反噬,變得那麼慘。」

「老闆逼出了蠱蟲?我聽說這種東西很難自己逼出來的。」姜山道。

韓孔雀驚異的看著姜山道:「你對蠱毒也有所了解?」

「只是知道一點點,不過我可沒見過。」姜山道。

韓孔雀想到蠱蟲吞噬自己的腸胃時那種劇痛,臉色立即變得有點白,所以他苦笑著道:「這種東西,能夠不見,還是不見的好。」

當三個人來到一間艙室外面時,兩名保安正在審訊被看押的犯人,當然,他們審訊的都是些普通搶匪,不過,就算審訊這些人,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韓孔雀看了一會,就知道這樣做,幾乎是白費功夫,所以他直接道:「讓他們自己交代身份,用他們交代的身份聯繫他們的家人,讓他們的家人繳納贖金,按照官職大小繳納。

如果沒有頭目,或是不想說出誰是頭目,我們也不勉強,這種沒有頭目的,讓他們平攤贖金,每伙人按照人頭訂一個標準,人多的贖金就高,人少的可以相對減少一些。

如果不想交代自己的身份,或者交代的身份不對,不能聯繫上他們的家人朋友,那就不要聯繫了。也不用審訊他們,以後我們自然有辦法對付他們。」

想了想,韓孔雀又道:「繳納的贖金我一分不要,那些全部分給出任務的保安人員。以後再有這樣的事情,也比照這個辦理。」

「謝謝老闆。」姜山道謝。

韓孔雀笑道:「這算是給你們的戰鬥獎勵,這種獎勵可只有勝利了才有,如果失敗了,沒有俘虜沒有繳獲,自然也就享受不到這種福利。

我還差點忘了,那些遊艇和潛艇,也算是你們的戰利品,戰利品按照三成折價給你們,你們自己按照功勛評定分發獎金。」

錢可以全部給這些保安。但繳獲的東西,就不能按照全款獎勵他們了,但也不能給的太少,如果不給,或者給的少了。以後遇到這樣的情況,參加戰鬥的保安就沒有動力了。

有了這種獎勵制度,以後他們不要說畏戰了,他們肯定會盼著,遇到海盜強盜什麼的。

那加的房間是完全封閉的,就連通風口,也是直接向著船體外面的。這是韓孔雀特意安排的。

「那加大師恢復了?」關上門之後,韓孔雀隨意的坐在那加的對面。

那加看起來憔悴了不少,第一次見面時,雖然也一副老態龍鐘的樣子,不過他的面色只是有點蒼白,衣服有點破舊。其他卻跟普通老人沒什麼區別,而此時,他好像腐朽了,看著像一塊朽木。

「你修鍊出來了靈識,所以能夠看到我的小寶貝。而且靈識已經可以控制物質,所以才能把我的小寶貝從你體內弄出來?」那加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道:「靈識很難修鍊嗎?」

「冥想是很簡單的,所以修鍊精神力也很容易,不過很少有人把精神力轉化為靈識外放。」那加道。

「你們不行,並不意味著,就沒有。」韓孔雀道。

那加道:「本來我是不信華夏有修鍊出靈識的高手的,但見識了韓先生的本事,我知道我錯了,我不應該小看天下英雄。」

「天下英雄?天下都有哪些英雄,那加大師可以說一下,讓我見識一下。」韓孔雀好笑的道。

「韓先生算一個。」那加過了一會兒才道。

韓孔雀笑道:「我可不是什麼英雄,我只是一個普通人。」

「所以說高手在民間,你們國家的人都活的太低調了,如果不是遇到了韓先生,我又怎麼可能知道,您是一位絕頂高手呢?」那加有點懊惱,感覺自己被張廣明坑了。

「我們不說這些,我對你體內的那條蟲子很感興趣,能夠說一下,它是怎麼培養出來的嗎?」韓孔雀微笑著道。

那加看著微笑的韓孔雀,感覺心底發寒。

「我能夠感知到你體內的那條蟲子,如果你不想說,我可以幫你把那條蟲子弄出來,也許我研究一下,也能夠知道這條蟲子是以怎麼一種狀態生存的。」韓孔雀認真的道。

那加知道自己如果不說,也許韓孔雀真的能夠做出這種事情。

所以他道:「我這條銀線蟲是從我師父那裡繼承來的,當我師父死亡時,銀線蟲也會跟著死亡,但這只是銀線蟲的一次輪迴,並不是真的死了。

當我師父死後,銀線蟲會把我師傅全身的精華全都吞噬,最後銀線蟲會化繭,我得到了這隻銀繭,用我自己的心血餵食,等繭消融之後,裡面會露出一隻蟲卵,把蟲卵吞入腹中,用特殊的方法不停餵食,等完全控制了,就可以讓它分身出來覓食了。」

韓孔雀點了點頭道:「你們所謂的放蠱,其實就是讓蠱蟲出來覓食?而放出來的,只是銀線蟲的分身?」

那加道:「對,由於銀線蟲很少見,所以每一隻銀線蟲的存在,都是一個奇,所以銀線蟲母體,只要被人祭練,這一生就不會離開主人的體內。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