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四百二十四章特色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得活,四百多天就能長到十幾米長,如果我們專門養殖這樣的大魷魚。那還不發了?」 宋敏直接白眼伺候:「你打算在哪裡養?這可是深海生物。」 「它這不是在淺水之中,也活的很自在嗎?」秦歌也毫不...

大王酸漿魷擁有漂亮的巨大圓鰭和世界上最大的眼睛,但它們的大腦卻很小,只有30克,為人類的1/70。

大王酸漿魷擁有烏賊中最大的「鳥喙」,輕易咬碎骨頭,完全沒問題。

它們耳朵里有很小的耳石,用於分辨方向,上面有圓圈,類似年輪,一圈代表一天,所以想要查看它的年齡,可以看這個東西。

因為大王酸漿魷生長的快,死的也快,它們的壽命只有450天左右,所以想要查看個體的年幼,還是比較容易的。

它們血液呈藍色,肛門從腮部下面傳過,有八條腕足,兩條觸手,長的為觸手,短的就是腕足,腕足上長有可360度旋轉的倒鉤,類似於老虎的利爪,最長可達8cm,可以輕易在鯨脂中劃出2英寸深的傷口。

雄性比雌性更罕見,雄性進化出化精腕,向雌性體內注射小蝌蚪,其卵子直徑約為1mm。迄今發現的大多為雌性,2007年紐西蘭船員在南極羅斯海捕獲到的就是一直雌性未成年大王酸漿魷。

大王酸漿魷*的捕獲很罕有,通常只在抹香鯨或大型鯊魚腸胃中發現其殘體,完整的個體樣本只有幾次,但都是未成年的巨魷。

所以至今,科學家只能憑藉這些樣本,估計成年大王酸漿魷約長達14米,但真正長大的成年個體,至今還沒有發現。

現在韓孔雀他們捕撈上來的這隻魷魚「巨無霸」長13米多,重七百多千克,已經算是迄今為止人類捕獲的最大且保存最完好的魷魚了。

「上面所說的大王酸漿魷的下喙只有4.3厘米寬,但相對在抹香鯨胃內發現的最大的魷魚喙來說,這相當的小,表明還有更大的大王酸漿魷存在。」最後宋敏做出總結。

秦歌聽完之後立即道:「哇!這種猶豫的經濟價值巨大啊,如果能夠養得活,四百多天就能長到十幾米長,如果我們專門養殖這樣的大魷魚。那還不發了?」

宋敏直接白眼伺候:「你打算在哪裡養?這可是深海生物。」

「它這不是在淺水之中,也活的很自在嗎?」秦歌也毫不吝嗇的鄙視宋敏。

宋敏抬杠道:「沒準一會兒就死了。」

韓孔雀此時卻若有所思的道:「這種情況不太可能,我們可就是在淺海捕獲的它,這說明。它也是可以在淺海生活的,不過,如果想要養殖這東西,可沒那麼容易,最起碼要先弄清楚它是雌還是雄。

雖然雄性難得,但如果是雄性,就直接殺了吃肉好了,它又不會繁殖,如果是雌性,看它的樣子。沒準還真是成年體,要是萬一懷了孕,生出一大批小魷魚,那就可以養殖了。

不過,這裡面還有一個問題。它每天要吃多少東西?如果吃得多,以後要怎麼養?養大了賣的錢,夠它吃的那些海鮮的價值嗎?」

所有人都獃獃的看著韓孔雀,這老闆就是老闆,秦歌只是提了一下,人家老闆都想到以後要怎麼養殖了。

韓孔雀好笑的看著眾人道:「怎麼了?難道你們不想養這種大魷魚?」

柳絮好笑的砸了他一下道:「你還真想養啊?這麼危險的東西,萬一要傷到人怎麼辦?」

「能夠傷到人的東西多了。但也不是沒有人養啊?像毒蛇、蟒蛇、鱷魚,那麼危險,不是還有很多人養殖嗎?如果這真是只雌性大王酸漿魷,它要是能夠活下來並且順利產卵,我們就養著它。

如果陸地上不合適,我們就把它養在海里。我好像沒有告訴過你們,我在海里圈了一塊地,現在正在加緊建設,如果回航時你們願意去,我可以給你們坐標。你們過去看看,那個地方很適合圈養大王酸漿魷。」感覺所有人看自己的目光越來越怪異,韓孔雀立即把自己的打算說了出來。

「你在海里圈了一塊地?這海洋上也能隨便讓人圈地?」宋敏怪異的看著韓孔雀。

韓孔雀道:「哈哈,跟幾個朋友在一處淺海,造了幾座人工小島,現在已經開工一個多月了,也不知道建設成什麼樣了。」

「你可真是土豪,這陸地上盛不下你了,你這都跑到海洋上混了。」宋敏道。

柳絮也是第一次知道,韓孔雀在外海居然還有一份基業,不過他的說法,怎麼聽,都感覺不靠譜,在外海人工造島,這是燒錢吧?

「有錢人的遊戲,燒錢玩啊!不過老闆燒得起。」羅雲感嘆的道。

姜山道:「老闆這麼大力建設龍雲號,就是為了那座小島吧?」

韓孔雀讚賞的道:「你們看看,你們只看到我燒錢了,沒看到那座小島的價值,還是姜山具有戰略性眼光,一看就知道龍雲號的作用。」

「原來龍雲號也是你燒錢計劃的產物?」宋敏這時也已經有點猜到,韓孔雀為什麼會投入巨資,來開發模擬系列武器了。

韓孔雀這是另闢奇徑,用十分隱晦的手法,來保護他那座人工島嶼吧?

「怎麼能夠說是燒錢?網箱養魚已經多少年了?你們的思想就是太過保守,現在漁業資源越來越匱乏,所以我們要走在前頭,把海水養殖放到,沒有任何污染的外海,這樣才能發家致富。

所以,這隻大王酸漿魷你們一定要重視,如果真的養殖成功了,我們就發了,我那座人工島嶼就有了特色支柱產業了。」韓孔雀十分認真的道。

宋敏道:「雖然聽起來有點異想天開,不過很多天才的設想,其實都很瘋狂,聽天由命吧!如果這真是只雌性大王酸漿魷,那沒準還能真產下不少卵。」

「能產下多少卵?」此時秦歌的好奇心又起了。

「管那麼多幹什麼?」宋敏道。

秦歌苦著臉道:「我得為我兒子好好想想,你看,如果這個大王酸漿魷產的卵多,是不是可以分給我們一些,到時候我到老闆的人工島上,承包一片魚塘,就養這個大王酸漿魷了。

如果真賺了錢,好給我兒子存起來當老婆本,以後娶老婆的成本會越來越高,如果不早做準備,沒準我兒子以後就要打光棍。」

雖然秦歌是開玩笑,不過場中,卻沒有一個笑的,不說女人,這裡的男人除了羅雲和韓孔雀,好像都是光棍。

特別是船上的船員和保安,可都算是大齡青年,這些人都是退伍兵,他們之中不是海軍就是陸軍偵察兵,退伍之後在外打工,被韓孔雀招攬來的,由於沒有家庭,才能長時間在船上漂泊。

這些年輕男子,之所以吃這麼多苦,受這麼多罪拚死賺錢,還不是為了娶媳婦?

所以秦歌雖然是開玩笑,可一點都不可笑。

處理完了船上雜務的張向月正好過來:「阿三國的年輕姑娘不少,不如你們以後全都輪換到阿三國執勤,都帶個阿三國新娘回來。」

韓孔雀笑著道:「這種事情就不用多想了,阿三國的姑娘可不會嫁給外國人,就算是貧民也不會,如果有人嫁給了外國人,他們全家都會受人輕視。」

張向月摸了摸腦袋道:「我可聽說他們國家的姑娘都快嫁不出去了,怎麼還不想嫁給外國人?」

「他們國家的姑娘嫁不出去,是因為男方要的彩禮重,可不是因為她們沒人要。」韓孔雀對那個奇葩國家也是相當的無語。

秦歌此時道:「這有什麼?阿三國的姑娘又不是特別漂亮?如果你們願意,我給你們找一批漂亮姑娘過來,東南亞、日本、韓國、中亞、俄羅斯,都可以。

在我們國家重男輕女,在國外可沒有這麼多說法,以我們船上的工資待遇,就算按照空姐的標準,尋找女性船員也是完全沒問題的,如果真算起來,船上畢竟比空中要安全。」

所以人都看向秦歌,特別是船上的船員,他們更是雙目放光,如果真的找一批高質量的姑娘來船上工作,他們不是就會近水樓台先得月了?

「羅嫂子,你說的是不是真的?」一個站在姜山捎械悴緩靡饉嫉牡饋

他一說話,場中沉默的氣氛就被打破了,特別是那些船員,全都議論起來。

「都不要亂,以後你們會不會幸福,就看現在了。」先前說話的男人道。

秦歌忍著笑道:「這有什麼真假?這完全看老闆啊!其實不止是國外的姑娘,我們還要給國內的姑娘一點機會,以後我們龍雲號滿世界的亂跑,所以會各國語言的人才,怎麼也要儲備一些。

英語就不說了,但一些臨海國家,或者是小型島國的方言,我們也是需要懂一些的,特別是東南亞各國的語言,如果沒有翻譯,以後在東南亞肯定會遇到一些麻煩。」

「聽說學習外語的大多數是姑娘,而且還都是美女,這樣吧!這次回去就要過年了,趁著這個機會,我們都好好休整一下,秦歌就負責給船上招一些人才,各式各樣的都可以招一批。

平時就讓她們在船上做後勤工作,有需要的時候,就讓她們各自發揮,發揮的作用越大,獎金越高,當然,基本工資也可以高一點,畢竟是在跑船,工資少了,恐怕沒有女孩子願意上船工作。」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