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四百一十七章死路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的意思。 康德.納保爾並沒有被韓孔雀的王八之氣懾服,他微笑著道:「你帶出來了太多屬於我們阿三國的財富,所以,作為一名阿三,我是不可能讓你把它順利帶走的,你還是交出來吧1 「你能代表阿三...

張廣明看著已經做好了發射準備的魚雷艇,道:「你怎麼反抗,最後問你一句,交不交,要不然,我們可要離開了,相信我,你的那些手下留不下我們。」

張廣明看了一眼暴露出來的一些射擊孔,輕蔑的笑了。

韓孔雀也看了一眼他們的依仗,道:「真以為一艘魚雷艇,就可以威脅到龍雲號?你們實在是太天真了,既然不是魚死,就是網破,那你們就全都去死吧1

說完,韓孔雀看向不遠處,海面上剛才還風平浪靜,可就在韓孔雀話音剛落的瞬間,在那艘魚雷艇的邊上,發生了變化。

憑空生浪,一股浪花,瞬間出現,拍打在魚雷艇上,讓魚雷艇一陣晃動,就在那些士兵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一股更大的海浪衝上了魚雷艇。

五六名圍繞著魚雷發射器,做好了發射準備的魚雷兵,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海浪沖了個正著。

雖然幾名魚雷兵雖然常年生活在船上,但面對這麼詭異的攻擊,他們依然沒有任何辦法,在海浪來臨之際,他們只能本能的趴在了甲板上,早就把發射魚雷的任務忘到了一邊。

而此時,張廣明和康德.納保爾,只能獃獃的看著那些魚雷兵被海浪捲入海水中,被衝下魚雷艇。

看到這麼詭異的事情,那艘潛艇動了,不過就在潛艇起動的瞬間,龍雲號的北面,飛快衝出幾艘快艇,快艇衝擊的方向,就是那艘魚雷艇。

而潛艇上面。也很快做出反應,一架重機槍從潛艇內部升起,被架設在潛艇頂部,對著飛速而來的小型快艇,露出了它獰猙的面目。

這樣的重型機槍。完全可以瞬間撕碎那些小型快艇。

「警告那艘潛艇一下,如果不聽警告,就送他們去龍宮一世游。」韓孔雀看著張廣明,冷笑著,誰去龍宮一世游,他很快就會知道。

「警告潛艇?你沒做夢吧?就算你」就在張廣明說話的瞬間。潛艇前方,碰的一聲,發出一陣衝天巨響,頓時做好了攻擊準備的潛艇,被震得一陣亂晃。

潛艇上的人,明顯驚慌失措。此時他們再也顧不得攻擊那幾艘快艇,居然迅速注水想要隱入海底。

「喊話,讓他們懸浮在那裡不要動,如果再有動作,就炸沉他們,如果不信可以再給他們個警告。」韓孔雀冷冷的命令道。

這時張廣明和康德.納保爾才反應過來,他們全都不可思議的看著韓孔雀:「你早有準備?」

「這怎麼可能?你是怎麼做到的?」張廣明獃獃的看著韓孔雀。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在潛艇周圍會有爆炸發生。

韓孔雀冷笑道:「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不可能的,既然你們做了初一,就不要怪我做十五。」

此時,海面上的潛艇,已經穩定了下來,不過,他們並沒有聽從姜山的勸告,而是想繼續下潛。

就在這時。水面之下,再次發生了一次劇烈爆炸,這讓正在快速下潛的潛艇,直接停下了動作。

炸彈的爆炸實在太過劇烈,潛艇發出一聲聲扭曲的聲響。就算他們想繼續下潛,也只能稍微停頓一下。

近距離的炸彈爆炸,比直接擊中潛艇,對潛艇造成的危害更大。

幸虧張向月不想炸沉這艘潛艇,所以他選擇的距離正好合適,既能夠讓潛艇難受,又不會對潛艇造成多大的損耗。

經過了兩次有針對性的警告,此時潛艇裡面的人,不敢在有異動。

他們害怕下一次的攻擊,就會落在潛艇上,在海上,如果失去了潛艇,是絕對可怕的一件事。

看到潛艇不在動,而阿三青年的那艘魚雷艇也被韓孔雀的手下俘虜,張向月的臉色一片慘白。

在海上,誰佔據了優勢,就完全可以操控敵對方的命運,就像剛才,他佔據優勢,韓孔雀連逃跑的地方都沒有,只能任由他擺布。

而此時,韓孔雀控制了魚雷艇,又控制了他們的潛艇,形勢變得對他們極其不利,此時,已經是他們變得上天無門,入地無路。

「投降吧?我為了在這裡等你們,已經在耽誤了一天的行程了。」韓孔雀看著面如死灰的張廣明道。

「哈哈。」聽到大笑聲,韓孔雀詫異的看向發出笑聲的阿三青年。

阿三青年拍著手掌道:「真是佩服,這樣的形勢之下,你居然還能做的這麼完美,真是讓人不得不服,看來你狡虎的名號絕對實至名歸。」

「狡虎?很有意思的外號?這是在說我嗎?」韓孔雀看著這個到這會還在笑的阿三青年,他自然不可能是得了失心瘋,那就是還有底牌沒有亮出來了。

「能夠從我國把那麼多有價值的東西帶出來,而且還把算計你的人,全都算計了一遍,也只有你配得上狡虎二字。」康德.納保爾道。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啊1韓孔雀十分裝逼的擺了擺頭,當然,他那頭短髮並沒有迎風飄揚的意思。

康德.納保爾並沒有被韓孔雀的王八之氣懾服,他微笑著道:「你帶出來了太多屬於我們阿三國的財富,所以,作為一名阿三,我是不可能讓你把它順利帶走的,你還是交出來吧1

「你能代表阿三政府嗎?」韓孔雀此時已經變得十分認真。

這些人處心積慮,還有可能真的驚動阿三軍方,雖然不一定是政府行為,但個人行為,也不是韓孔雀這種有點錢的普通人能夠承受的。

康德.納保爾並沒有回答韓孔雀的問題,而是道:「你很有實力,不過再有實力也不能跟一國海軍對抗,把東西交出來吧!除了那批沉香,我們什麼都不要,有了那二十多億美元的現金,你的收穫已經不少了。」

韓孔雀笑了:「你在拖延時間?」

「拖延時間?不,我不是在拖延時間,我是要讓你想明白,如果我國軍方真的行動了,可就不是我們能夠控制的了。」

康德.納保爾到是很乾脆,他的意思很明白,如果軍方出動,他們也是會有麻煩的,但那點麻煩,相比他們的收穫,他們還是認為很值得的。

當然,如果能夠輕易拿下韓孔雀,軍方能夠不出動,還是不出動的好。

就像那艘魚雷艇,它雖然出現了,但也需要偽裝之後才能過來。

為了偽裝魚雷艇,他們還故意放出了風聲,引來了其他五股海盜給他們打掩護。

「我怎麼確定你們國家的軍方,就敢冒天下之大不韙,來攻擊一個普通商船?」這樣的事情,只要鬧開了,怎麼都算是一個大丑聞,如果阿三國政府都是這樣的,各國商人還有多少敢去他們國家經商?

阿三看了看手錶后道:「為了讓你死心,我可以告訴你一點,現在已經是凌晨三點,如果再有十分鐘我沒有發回信號,我國軍方的一艘驅逐艦就會過來。

當然,他們只是例行公事,巡查我國漁場,保護我國漁民的海上安全,如果遇到了海盜,他們也不介意清剿一下海盜。」

先前來的那六艘遊艇之中,五艘可是屬於地道的海盜船,那五艘海盜船,可不止是給他們當炮灰的,而且還是他們的借口,如果用好了,他們好像也不用付出太多代價,就能收拾了韓孔雀。

韓孔雀看著這個阿三青年,他的笑容是那麼的讓人看不慣,只要一看,就有一種要揍他的衝動。

不過韓孔雀知道,這是一種勝券在握的自信,只要看到有人這麼自信,這就說明,自己要倒霉了。

韓孔雀看著臉色一陣青一陣紅的張廣明,感覺他好像也被這個阿三青年耍了:「哈哈,一艘驅逐艦啊,不知道裝備了多少導彈?我很想見識一下。」

韓孔雀看著兩個人,示意了一下重新走出來的保安,讓他們把兩個人看管起來。

面對拿著衝鋒槍的保安,張廣明和康德.納保爾十分識趣的沒有反抗。

如果他們有退路,也許還要反抗一下,最少也能跳船逃跑,可現在退路都被韓孔雀封死了,可以說他們已經走上了死路,如果反抗,只能是死的更慘。

韓孔雀雖然沒有交代,但張廣明和康德.納保爾,還是被嚴密看守起來,龍雲號上全是鋼板做的房子,這樣的房子,關上了門,比監獄可是結實多了。

這兩個人就是再厲害,在搜過身之後,他們最多也就是剩些小玩意在身上,依靠那些,是絕對不可能從封閉的船艙中跑出來的。

「老闆,我們怎麼辦?」姜山雖然對龍雲號有自信,但來的是一艘驅逐艦,如果驅逐艦發射艦對艦導彈,龍雲號能不能擋得住,還真是沒法說,他們雖然實施過很多次防空演習,但面對空中的威脅,不是幾次演習,就能做好的。

龍雲號上有強大的吊裝設備,所以五艘遊艇和一艘導彈驅逐艦,全部被吊裝到了龍雲號的甲板上。

「那艘潛艇可不可以開入龍雲號的內部船塢?」韓孔雀問道。

「應該可以,要不然宋敏不會把那些遊艇吊上甲板,而是開進船塢。」姜山道。

「走,我們過去看看。」韓孔雀對那艘潛艇還是很感興趣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