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四百一十六章魚死網破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噬主人,確實很神奇啊!就連這些東南亞土著,都有這種神奇的手段,真不知道國內湘西那邊,又是怎麼一番景象。」 湘西巫蠱之術名滿天下,韓孔雀早就想要了解一番,不過因為他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奇人異士,所...

本月三十一天啊,實在是慶幸,現在才一千一百張月票,上個月一千五百張,比上個月少了四百張,我要哭了,現在還有一天芙忝妹僑都看看自己的個人中心,是不是忘了點什麼,如果忘了,現在想起來也不晚,每天五更的苦人兒,等待你的打賞,一張月票,能讓我偷著樂半天,給我點快樂吧?百年如一的求月票。

到了這個時時,韓孔雀很明顯感覺到了,那條蟲子已經沒有了太大的反抗力。

厚厚的一層水幕,已經完全限制了蟲子的自由,到了此時,韓孔雀已經放心了,就算不把這條蟲子弄出來,這條蟲子也沒法對自己在成危害了。

韓孔雀抬起頭,看向靠近船舷出的三個人,既然沒有了威脅,自然就要對付他們三個了。

看到韓孔雀抬起頭,那加首先心驚:「你把我的寶貝怎麼了?」

韓孔雀漏齒一笑:「那條蟲子就是你的寶貝?」

「對,那就是我的寶貝,我怎麼感應不到我的寶貝了,你不可能對付的了我的寶貝,也不可能傷害到他。」那加已經有點驚慌失措。

張廣明看向韓孔雀:「沒想到你還真是厲害,不過,這樣又怎麼樣?韓孔雀,識相的就把所有沉香交出來,要不然,我就只能送你們,去海底龍宮一世遊了。」

「是嗎?你就這麼確定是我們的船下去,而不是你們的那艘潛艇下去?」韓孔雀看他們三個都靠近了船舷。就知道他們還有後手。

這時,張廣明從懷裡摸出一條熒光棒,朝著空中揮舞了幾次,立時,海面上放出一道光芒,光芒瞬間形成光柱,稍加調整,就照射到了龍雲號上。

韓孔雀順著光柱看向海面,他的目光鎖定在先前來的六艘遊艇中的一艘,不過。此時遊艇的樣子已經完全改變。當韓孔雀看到幾根粗大的管狀物暴露了出來,他才臉色巨變。

「魚類發射器?好手段。」韓孔雀轉頭看著張廣明:「就因為你懷疑你大哥的死跟我有關,你就要置我於死地?」

張廣明道:「你敢說你不知道我大哥是怎麼死的?所以,就算不是你親手殺了我大哥。我大哥的死。也肯定跟你有關。就算不是你殺的,但你有可能對我大哥見死不救,那我們又怎麼可能放過你?我大哥死了。你活著,這就是最大的罪過。」

「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個?你們張家好霸氣。」韓孔雀冷笑。

張廣明看著韓孔雀道:「不要不服,如果你有我們家族的實力,你也會這麼做的,更何況,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如果地宮裡的龐大財富你不動,我們還能放過你,可你把那麼多東西搬了出來,還是用那麼神奇的手段,悄無聲息的搬了出來,我們又怎麼可能放過你?」

「地宮裡有什麼你們知道?」韓孔雀這次到是有點好奇了,他沒有糾纏怎麼搬出來的,他是好奇,這些人是怎麼知道地宮裡有什麼的。

「當然知道,我們家族做的就是這一行,如果連一座寶藏里藏了什麼都不知道,我們不是太過不專業了嗎?」張廣明笑道。

「那艘潛艇就是你們走私使用的吧?」韓孔雀突然轉變了話題。

張廣明看向海面,上面的三具魚雷發射管,已經準備完畢,此時他完全放下心來:「不用浪費時間了,就算你再怎麼拖延時間,也不能改變你的命運,束手就擒,我可以繞過你跟你船上所有人的生命,要不然,我可不敢保證你那個小jio妻的安全。」

「蠱蟲確實很神奇,你們就是利用蠱蟲追蹤到我的吧?」韓孔雀再次改變話題。

張廣明不知道韓孔雀還有什麼底牌,所以也不著急,該亮出來的,總歸是要亮出來,他還就不信了,韓孔雀也能弄到魚雷發射器。

「是,那加大師可以在任何東西上種蠱,當你拿到那張支票時,你就已經中蠱,那加大師可以感應到你體內的蠱蟲,所以就算你躲在天涯海角,我們也是能夠找到你的。」張廣明道。

「很神奇的東西。」韓孔雀張嘴一吐,一條淡淡的水柱,從他嘴中吐出。

韓孔雀不能控制蠱蟲,或者說他不能控制其他物體,但他能夠控制水,而被水包裹的東西,連帶著也可以被他越來越強大的靈識控制,雖然這種能力還很弱,但對付一條細小的蟲子,卻也足夠了。

水柱噴在空中,卻沒有落地,而是被韓孔雀輕易的捏在手中。

「這就是一條寄生蟲吧?真沒想到,我還能見識到蠱蟲的真面目。」韓孔雀也不嫌噁心,拿著水柱,仔細觀察水柱中的蟲子。

從外觀上看,這就是一條絲線,白色的絲線,但誰也不會想到,這麼一條絲狀的東西,卻兇殘的以人體為食。

「沒想到你真的能夠控制蠱蟲,我還是小看了你。」張廣明的笑容,此時已經有點苦澀。

他在為小看了韓孔雀後悔,而那加則是又驚又怕,自從韓孔雀捏住了那條蟲子開始,他就好像被韓孔雀捏住了命根子一樣,再也沒有了原來的獰猙和囂張。

「投降吧!我對你們的那艘潛艇和那艘魚雷艇很感興趣,如果你們投降,我還可以留你們一命。」韓孔雀說著,手中的水柱迅速蒸發。

只是轉眼間,水柱已經消失無蹤,就當那加驚喜的,想要控制蠱蟲脫離韓孔雀的控制時,他卻震驚的發現,那條蠱蟲正在迅速收縮,很快剛才的絲線,已經完全失去了光澤,變成了一條細細的破敗的黑色棉絮狀東西,韓孔雀手一抖,棉絮四散飛舞,化為飛灰。

「不」那加喊叫著,蹲在了地上,接著他的身體完全蜷縮在了一起,發出一聲聲不類人聲的慘叫。

「如果我沒有點手段,是不是他的現在,就是我的下場?」看著叫聲一聲比一聲慘,一聲比一聲滲人的那加,場中三人,全都是一個激靈。

韓孔雀嘆息出聲:「這是被反噬了吧?很神奇的東西,中在我身體里的應該是子蟲,子蟲死了,居然也能引動母蟲反噬主人,確實很神奇啊!就連這些東南亞土著,都有這種神奇的手段,真不知道國內湘西那邊,又是怎麼一番景象。」

湘西巫蠱之術名滿天下,韓孔雀早就想要了解一番,不過因為他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奇人異士,所以他有點不信這種傳說。

不過現在見識到了東南亞這邊的奇人,韓孔雀對這種巫蠱之術,又起了好奇心。

「你以為你勝券在握了?就算那加大師失敗了又怎麼樣?你能夠躲過魚雷的攻擊?這麼近的距離,龍雲號能夠躲過嗎?你不擔心自己的安全,難道你那個小jio妻的安全你也不管了?

她好像已經懷了你的孩子,我不信你敢冒險,所以不要故作鎮定來了,把船上的人全部叫出來,這條船有我們接管。

只要你把沉香、小葉紫檀木,還有那上千頭青銅獅子加上楊筠松大師的典籍交出來,我就考慮放過你的家人朋友,要不然他們都會被你連累。」張廣明已經完全撕毀了假面,面目獰猙的威脅韓孔雀道。

「你想要的東西還真不少,不過,我不信你在船上時,他們敢用魚雷攻擊這條船,所以還是你投降吧!還有那個婆羅門,你最好命令那些士兵把魚雷發射器收起來,要不然,很容易遭受意外攻擊。」

此時,韓孔雀已經想明白了,那艘偽裝成遊艇的魚雷發射艇,應該是這位阿三青年帶來的。

「破六韓先生確實聰明,居然能夠猜到那條魚雷艇是我的,不過,如果不付出足夠的代價,我的那些士兵又怎麼會滿意?」康德.納保爾道。

「退去吧!我可以把摻雜在那批搶匪裡面的士兵放了。」韓孔雀還想在阿三國混,所以不想得罪這種軍方人士。

康德.納保爾直接搖頭:「為了這次行動,我們付出了不少代價,所以,你還是識相一些,交出我們需要的東西,要不然,我們的手下就要發動攻擊了。」

韓孔雀看著寂靜的海面,除了那艘燈火通明的魚雷艇,其他五艘遊艇全都沒有聲響,這很不正常啊!

「沒有意外出現,那些遊艇上的武裝人員,已經被我們的士兵制服,他們的任務已經結束,所以」阿三青年瀟洒的送了聳肩。

韓孔雀明白,先前的那群武裝人員,被他們利用了,那五艘遊艇的唯一作用,就是掩護那條魚雷艇靠近龍雲號,在龍雲號百米之內,龍雲號是絕對躲不過三具魚雷的攻擊的。

「沒有任何轉圜的餘地了?」韓孔雀看著已經完全沒有了聲響的那加大師,做出最後的努力。

「沒有轉圜的餘地,除了交出你的收穫,我們不可能收手。」康德.納保爾有點可憐的看著韓孔雀。

這個世界上的財富哪有那麼容易佔據?沒有配得上財富的武力,就算得到再多的財富,也是鏡中花水中月。

韓孔雀再次嘆息道:「如果我交出所有財富,你們是不是可以放我離開?」

這次韓孔雀看向了張廣明,張廣明戲謔的看著韓孔雀道:「你的家人朋友我們可以放過,你是絕對不可能離開這裡的,雖然龍雲號被你經營的很好,但再強大的堡壘,在現代武器面前,都跟紙一樣脆弱。」

「我的所有收穫,居然換不回我的安全?你們不害怕我跟你們拼個魚死網破?」韓孔雀冷笑。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