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四百一十五章巫蠱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分,它還會在人體內分裂繁殖。 別人不清楚,那加是最清楚的,他的小寶貝,可以在人體內生長到二十多米長,雖然很細,但想想這麼長的一條蟲子,在人體內不停的吞噬人類的體內器官,這樣恐怖的事情,不要說親...

「你們全都退下。」韓孔雀的靈識四散而出,感覺到自己體內一個小蟲子,正在自己的腸胃裡鑽來鑽去,這讓韓孔雀立即噁心的想吐。

「放心,那些小雜魚,還不值得我的小寶貝出動。」看到韓孔雀臉色變得蒼白,並且有冷汗滴落,那加大師冷冷的道。

「老闆?」這時張向月和姜山,同時發現了韓孔雀的不妥。

「退入船艙,你們在這裡於事無補。」韓孔雀尖聲命令道。

雖然擔心,但作為曾經的軍人,張向月和姜山,還是選擇了執行命令。

「不要放他們走了,要不然等會兒我們進船艙會有麻煩。」張廣明立即阻止。

但這已經晚了,這個時候,姜山一打手勢,本來站立在甲板上的眾多保安立即身體一沉,墜入了船體之內,消失無蹤。

看著恢復原狀的甲板,張廣明有點佩服的道:「真是沒想到,你居然還有這麼一個後手,如果我們不是早有準備,還真沒法拿你怎麼樣。」

「本來以為萬無一失,沒想到還是不如你們厲害,不知道你們什麼時候在我身體里做了手腳?」韓孔雀的控水神通發動,直接把那條在自己體內鑽動的小蟲子包裹了起來,頓時,那種鑽心的劇痛,消失無蹤。

雖然要不時控制更多的水分來阻止小蟲子的吞噬,但這樣給小蟲子找了點活干,它已經沒有時間在吃韓孔雀的內髒了。

「你以為我的錢是好拿的?」張廣明冷笑道。

韓孔雀苦笑。還真是貪心惹的禍啊!

韓孔雀太過自信,感覺這個張廣明就是給他送錢,所以他才毫不猶豫的接受了賭約。

但他沒想到這個世界太大了,奇人異士層出不窮,既然他有神通,別人自然也有可能具有特殊本領。

「這是巫蠱吧?」韓孔雀雖然感覺好了很多,但他沒有大意,所以他的臉上始終不停的向下流汗。

「我還真佩服你,曾經那麼多硬漢在被那加大師整治了之後,都變成了鼻涕蟲。你居然還能撐到現在。真是毅力驚人。」張廣明雖然說的輕鬆,不過他已經有意識的離的韓孔雀更遠。

此時那加和那個阿三青年,也用驚奇的眼神看著韓孔雀,中了那加大師蠱毒的人是什麼表現。他們都知道。要不然他們也不會這麼放心大膽的登上龍雲號。

可韓孔雀。已經超出他們的想象了,韓孔雀的這種表現,絕對異常。所以,張廣明和康德.納保爾的目光,同時看向了那加。

那加也驚奇的看著韓孔雀,一個人的體內有一條蟲子不斷的鑽動,不斷的吞吃他的內臟,在這個過程當中,這條蟲子還在不停的生長,等蟲子吃夠了足夠的養分,它還會在人體內分裂繁殖。

別人不清楚,那加是最清楚的,他的小寶貝,可以在人體內生長到二十多米長,雖然很細,但想想這麼長的一條蟲子,在人體內不停的吞噬人類的體內器官,這樣恐怖的事情,不要說親身經歷,就算想想都讓人惡寒。

可正在被蟲子吞噬的韓孔雀,卻只是流了點冷汗。

看著韓孔雀的臉上,那汗都流成小河了,可那加也沒有一絲輕鬆的感覺。

「我能夠感覺到,我的小寶貝還活著,它正在動,沒想到這樣的劇痛,你居然也能支撐下來。」那加無意識的離的韓孔雀遠了點,遠遠的觀察韓孔雀的反應,這樣的事情,他也是第一次遇到。

看到三個人的反應,韓孔雀知道,自己的表現已經引起他們的懷疑了,不過,他也是第一次中蠱毒,所以並不知道中了蠱毒應該是一種什麼反應。

既然已經被人懷疑,韓孔雀也就不再掩飾,讓這些人顧忌一些更好,這樣他也好把體內的這玩意弄出來。

韓孔雀專心感知體內的蠱毒,想著怎麼把那條蟲子,從自己的胃裡弄出來。

此時,韓孔雀已經知道這條蟲子到底有多長了,現在這條蟲子,已經從他的胃裡,鑽入了他的大腸之中,蟲子彎彎曲曲的,足有一米長,這讓韓孔雀一陣噁心。

這玩意就像豬肉條蟲,在他的胃裡大腸里不停的蠕動,而韓孔雀則努力控制著一層水幕,包裹著它,不讓他鑽出水幕,吞噬他的大腸。

到了這個時候,韓孔雀也已經完全明白這條蟲子的惡毒,作為放出蟲子的那加,還有背後的指使人張廣明,韓孔雀也是恨極。

「你修鍊出來了靈識?你可以感知到我的小寶貝?」那加看到韓孔雀不動,更加驚異,最終,他想到了一種傳說。

看到韓孔雀不言不動,那加更加感覺自己猜對了:「就算修鍊出來了靈識,以你的年紀,也不可能控制**物質,所以你就算現在能夠阻擋我的小寶貝進食,也不能阻擋一世,你總會有控制不住我的小寶貝的那一刻。」

「怎麼了那加大師?」張廣明此時也知道事情好像並不秒。

「他是一位真正的高手,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絕頂高手,所以這次你給的價錢低了。」那加大師看著張廣明,臉色難看的道。

他已經不能控制自己的小寶貝了,雖然他不停的用特殊方法,控制韓孔雀體內的蟲子,不過,那條蟲子全無反應,這讓那加有點驚慌。

「他當然是高手,要不然我大哥怎麼可能會死?這一點我早就告訴你了,而且你也保證,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可以逃過你那寶貝的吞噬。」張廣明也有點後悔,後悔他託大了,要知道這樣,他就不上船了。

看了看高大的船體,又看了一眼不言不動的韓孔雀,張廣明目露凶光:「我們現在出手制服他。」

「直接殺了他,要不然很有可能出意外。」那加毫不猶豫的道。

「我能感覺到他的氣勢在變強,所以還是直接殺了他的好。」阿三青年康德.納保爾也堅決的道。

「怎麼辦?他們要直接殺了老闆。」羅雲通過甲板上的監控器,讓所有人都聽到看到了甲板上發生的事情。

「穩住,這些人不是我們可以對抗的,只要老闆不出危險,我們就按兵不動。」姜山冷冷的看著畫面。

甲板的很多地方都有專門預設的射擊口,他還不信了,這些高手還能躲得開子彈。

張向月道:「老闆真是厲害,就算站在那裡不動,這幾個傢伙也不敢攻擊他。」

聽到了張向月的話,羅雲明顯放鬆了一些,看了眼張向月,姜山安慰的拍了拍羅雲的肩膀道:「老闆應該不會有危險,如果有危險,他不會任何事情都不做,所以,沒有老闆的命令,我們看著就是了。」

韓孔雀當然知道姜山他們,不會離開自己多遠,如果真到了危險的時刻,這些保安手裡的槍,也不是燒火棍。

這一點張向月他們想到了,而作為聰明人的張廣明他們,自然也想到了。

張廣明之所以有恃無恐的走上龍雲號,就是認為韓孔雀被他們控制了,只要控制了韓孔雀,韓孔雀的那些手下,自然不敢有異動,而現在,很明顯事情脫離了他們的控制。

到了現在,他們雖然喊的凶,可誰都不敢真的動手,因為他們也害怕韓孔雀狗急跳牆,命令他的手下衝出來,給他們一梭子子彈,要是真變成了那樣,他們在這空曠的甲板上,連個地方都沒處躲。

所以場中又一次變得沉靜,雙方僵持了下來,現在就看那加大師的道行高,還是韓孔雀的本事大了。

如果韓孔雀不能對付他體內的蠱蟲,那一切休提,到時候,這條船上的所有人,都會被張廣明控制。

但如果韓孔雀有辦法對付體內的蠱蟲,那樣張廣明他們就危險了。

看著東張西望的兩個年輕人,那加的老臉一陣抽搐,如果他們兩個沖向韓孔雀,打斷了韓孔雀對付自己小寶貝的步驟,他很可能就會讓韓孔雀服軟,但張廣明和康德.納巴爾的表現,讓他失望了。

張光明和康德.納保爾自然知道那加的意思,但那個韓孔雀是好接近的?

雖然韓孔雀只離他們十幾米,可在這點距離之內,還不知道被多少槍指著呢!他們兩個都沒有勇氣穿越這條火線。

那加大師看到這種情況,被氣得吐血,不過他也知道衝上前危險,所以他也只能默默的控制他的小寶貝,以期制服韓孔雀。

韓孔雀此時也到了關鍵時刻,他的靈識雖然能夠放出十幾米,但這麼點識念的力量,卻不能控制實體物質,現在要想把體內的那條蟲子弄出來,還得依靠控水神通。

而韓孔雀從來沒有這麼精細利用過控水神通,而此時,還是在他體內動用這種神通。

想到那些被自己放幹了血液的倒霉蛋,韓孔雀立即變得小心翼翼。

不要沒把那條蟲子弄出來,先把自己身體裡面的水分抽了出來,到時候成了人干,那可就太冤了。

韓孔雀在靈識的引導下,小心的控制著器官內的水分,害怕一不小心,把腸胃內部的水分吸幹了。

就這樣不斷增加包裹蟲子的水分,最後終於形成了一條如水管一樣的水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