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四百一十四章中招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的海水。 韓孔雀從容的笑道:「你也不簡單,不過,你身後的那兩位朋友最好不要亂動,要不然很容易引起誤會。」 「哈哈,這兩個是我的外國朋友,聽說你是一位高手,所以特意來見識一下。」張廣明哈...

那些武裝人員,分為六部分,幾乎同時沖入甲板,他們唯恐有人先搶到了東西,所以在確定甲板上安全時,就迫不及待的跳上了甲板。

他們剛剛跳上甲板,就聽到一聲輕微的聲音:「小心。」

這些人雖然有點大意,但他們畢竟經驗豐富,只是聽聲音,就知道自己被人偷襲了。

可他們知道的太晚了,第一輪攻擊,雖然只發出來了二十槍,但只是這二十槍,就讓二十條大漢中招。

幸虧韓孔雀不算狠毒,他給這些保安裝備的只是麻醉槍,所以中了彈的武裝分子,只是昏迷倒地被麻醉了。

可清醒著的人不知道,他們頓時驚慌起來,幾乎在瞬間,槍聲就想起一片。

不過,這些驚慌的武裝分子,只是依靠本能和經驗,向著可能藏著敵人的地方攻擊。

他們的判斷很準確,幾乎所有清醒的武裝分子,都在朝著船舷處掃射,密集的槍聲連成一片,不過,很快,他們就知道自己在做無用功。

因為他們全都知道,他們身後的船舷處,根本就沒法藏人,雖然不信,但他們還是掃射了一會,才慢慢停下。

剩餘的武裝人員看著身後空空如野的船舷,再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同伴,難道他們出現了幻覺?

他們明明感覺到是從後面被人偷襲了,可後面卻什麼都沒有,這讓不少人驚疑不定。懷疑自己判斷錯誤。

這些時刻在生死線上行走的武裝分子,看著倒在地上的同伴,全都心底發寒,這樣的事情,他們還是第一次遇到。

身後沒有發現什麼,但他們的動作卻沒有多少停頓,這裡有危險是肯定的,而尋找一處避風港,已經是他們首先要做的事情。

就在他們轉過身,想要一鼓作氣沖入船艙。尋找一些遮擋物。給自己尋找一些安全時,攻擊再一次來臨。

噗噗的聲音四起,每一次聲音響起,就有同伴中招。這讓這些人全都驚慌起來。他們手中的武器。已經開始四處散射。

這時,得到了自由攻擊命令的保安,瞄準了一切站立著的目標。發起了一輪輪的攻擊,直到最後一名武裝分子,同時被三發麻醉彈擊中,槍聲才停止。

隨著一明明武裝分子被麻醉彈擊中,槍聲漸漸停止,這個時候,最後一批沒有沉睡過去的武裝分子,終於知道攻擊來自哪裡了。

看著從船舷之內伸出來的一支支槍管,好像他們就算知道了,也沒法應對,隨著心底升起這種明悟,他們已經知道,他們落入了別人的陷阱,就在他們跳上甲板的那一刻開始,他們已經註定了失敗。

雖然心有不甘,但越來越沉重的眼皮,還是讓他閉上了眼,徹底的沉睡了過去。

姜山的命令再次傳來:「小心點打掃戰場,如果出現意外,可以開槍射殺一切反抗的敵人。」

此時保安們已經換上真正的槍。

剛才保安們使用的是麻醉槍,就算敵人中彈,也會有一定的發作時間,所以他們只要躲在船體之內,就不怕那些武裝分子的最後反擊。

而此時打掃戰場卻不同了,如果有漏網之魚對他們展開襲擊,麻醉彈的延遲效果,卻足以致命。

所以,為了保證自己人的安全,姜山命令可以射殺偷襲的敵人。

保安們都是退伍兵,經過這段時間的恢復性訓練,雖然不能說恢復了當兵時的水準,但擊中目標還是沒問題的。

所以沒有任何意外,這批數量達到四十多的劫匪,在沒有見到任何一名船員的情況下,就全被放倒了。

「把他們脫光了扔進小黑屋。」姜山看到打掃完了戰場,直接命令道。

韓孔雀和張向月一快走了出來,韓孔雀拿起一把ak,看了一眼,發現是一把全新的新槍:「這些人是來給我們送武器的吧?」

姜山道:「子彈少了點。」

韓孔雀道:「等回魔都,我找人給你們買一批子彈,反正龍雲號以後也不可能靠岸了,船上裝載一些違禁物品也沒什麼了。」

姜山道:「最重要的是找一個能夠隨時停靠的母港,要不然時間長了要出問題。」

「放心,母港正在建設,我們現在就可以停靠在那裡,回魔都我們直接做遊艇。」韓孔雀指著不遠處六艘遊艇笑著道。

張向月道:「要先洗白了。」

姜山道:「這個容易,隨便找個小型港口,有的是人專業做這個,換一套手續,再把外表稍微改裝一下,就完全沒有問題了。」

韓孔雀看著保安們,把一個個脫光了的人,從甲板上一處缺口,直接扔下去。

這些人有白人,有阿三,也有帶著明顯東南亞特徵的小個子黃種人。

「看來我得罪的人還不少,這是什麼人都想來咬我一口。」韓孔雀自嘲的一笑道。

「財帛動人心,只要心有邪念的,就受不了這種誘hu。」張向月道。

「老闆,這些人怎麼處置?」姜山道。

韓孔雀也頭痛,他不是政府,也沒法審判這些人:「先關著吧!以後再說,快點把這些人扔下去,我們最後一波客人要來了。」

韓孔雀能夠感知到,那艘潛艇,終於浮了上來。

潛艇距離龍雲號只有幾十米,所以韓孔雀能夠清楚的感知到。

這艘潛艇其實並不小,露出水面的就有十幾米,高和寬都有三四米,這麼大的潛艇,其實已經能夠裝載很多東西了。

這個世界上有私人武裝的人不少,有私人飛機的也不少,但有私人潛艇的,卻絕對不多。

而這麼一艘私人潛艇,絕對不是普通人有錢人能夠得到的,韓孔雀的眼中露出一絲凶光,張廣明啊!

張廣明帶著三個人,從容的登上一艘充氣筏,充氣筏在幾秒鐘之內,就竄到了龍雲號身邊,而張廣明的手一搭上先前那批搶匪留下的繩索,立即嗖嗖的攀爬到了龍雲號上。

張廣明從容的跳上甲板,看著韓孔雀道:「早就想到你不簡單,沒想到全副武裝的四十多名武裝人員,居然就這麼無聲無息的栽了。」

韓孔雀提醒張向月和姜山之後,沒有一分鐘,這個年輕人就竄上了他們船上。

這讓張向月和姜山同時色變,幾十秒的時間,一般人連十幾米的龍雲號都爬不上來,更不要說還要跨越幾十米的海水。

韓孔雀從容的笑道:「你也不簡單,不過,你身後的那兩位朋友最好不要亂動,要不然很容易引起誤會。」

「哈哈,這兩個是我的外國朋友,聽說你是一位高手,所以特意來見識一下。」張廣明哈哈大笑著道。

韓孔雀好奇的看向那兩個人,一個帶著蘇三的特徵,一看就知道是一名阿三貴族,想到張廣明在阿三國好像也挺有實力,應該就是這位阿三青年的關係。

另外一個,則是一個帶著東南亞叢林氣質的老人,渾身乾瘦,脖子上還帶著一串骨鏈,一看就讓人心裡發毛。

明知道剛才有四十多名全副武裝的搶匪失陷在這裡,這兩個外國人,還敢跟隨張廣明上船,如果沒有點底氣,是絕對不可能的,這讓韓孔雀警惕起來。

看到韓孔雀的目光對準了那個怪異老人,張廣明道:「這位老先生是印尼的那加大師,這位青年,是婆羅門的後裔康德.納保爾。」

韓孔雀看著這個阿三青年,饒有興趣的道:「婆羅門的後裔?柔然第十八位可汗的後裔?你能確定嗎?」

傳說婆羅門為豆侖之子,阿那壤從兄,柔然第十八位可汗,阿那壤被突厥所滅,而韓孔雀的祖上破六韓孔雀,卻是被阿那壤斬殺,可以說,韓孔雀跟阿那壤的後裔是世仇,而婆羅門是阿那壤的從兄。

康德.納保爾道:「不能確定,不過傳說是那麼說的,具體我們家族是不是真的婆羅門直系後裔,現在誰也不能考證了。」

韓孔雀看著這個阿三道:「真是沒想到,現在漢語居然變成了國際語言,我遇到的不少外國人,好像都會說漢語。」

「我們婆羅門有這方面的優勢,所以會說漢語並不奇怪,我奇怪的是,破六韓先生居然會說我們阿三話。」康德.納保爾道。

「不要廢話了,時間不早了,還是趕緊收拾了這些雜魚,我們好回去休息。」韓孔雀看著又一個會說漢語的外國人,不過這個老頭好囂張,難道他船上那麼多武裝人員都是吃乾飯的?

這個老頭一看就是個東南亞土著,沒想到,土著里的巫師,也跟現代社會接軌了,居然學會外語了。

韓孔雀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下,他們可全都拿著槍,而這三個人,卻手無寸鐵,難道他們有什麼特殊手段。

想到這裡,韓孔雀立即一驚,他有備無患的發動了水幕天華,立即在身體外面布置了一層水幕。

可此時,他的臉色變了,韓孔雀感覺到肚子里一陣絞痛,而且這種絞痛越來越強烈,只是一瞬間,這種痛,已經從他的胃部,傳染似地到了他的腸子里,這讓韓孔雀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