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四百零三章襲擊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比投資什麼都上算。 即使是用以制香的普通越南沉香為例,2002年在邊貿市場價格為6元/克,如今已經漲到了120元/克,十年間價格漲了20倍。 這幾年,沉香的價格一路飆升,連續兩年以每年...

「沒問題,我們是珠寶公司,自然有很多美麗的極品寶石,既然破六韓先生願意交易沉香,不知道普通沉香能不能也交易給我們一批?

要知道沉香最合適做佛珠,而我國人們更願意佩戴手串,所以在我國更加能夠賣的上價格,如果破六韓先生有什麼需要的,我們完全可以互通有無,比如說極品小葉紫檀,或者是犀角、象牙,這些我們都可以提供。」古拉瑪吉.辛格道。

韓孔雀雖然不想出手手中的沉香,不過他手中的普通沉香實在是多了點,畢竟韓孔雀只是收藏,他又不消耗沉香,所以相同的東西太多了也實在沒必要。

而沉香雖然是好東西,但韓孔雀真的是不捨得消費,目前市場上的中品阿三沉香的價格在1克萬元人民幣,如果用作熏香,「品一夜香燒掉數萬元」是一點問題都沒有了,這麼奢侈的享受,韓孔雀可受不起。

當然,韓孔雀也知道,古拉瑪吉.辛格換到的沉香,他也不可能燒了品香,而很可能會製作成佛珠或者就是直接自己收藏,要知道,最近這些年,收藏沉香可比投資什麼都上算。

即使是用以制香的普通越南沉香為例,2002年在邊貿市場價格為6元/克,如今已經漲到了120元/克,十年間價格漲了20倍。

這幾年,沉香的價格一路飆升,連續兩年以每年超過30的幅度上漲。

其中,收藏普通沉香原料價格為每千克100萬元,品質最高的頂級奇楠沉香,原料價格則高達每千克1000萬元。

一串奇楠沉香手珠,視品質不同,目前的市場價格應該在180萬至250萬元之間;即使不是奇楠,只要是能沉水的手珠,價格也起碼過20萬元。若由名雕刻家製成藝術品,每克的價格就要數十萬元。

而阿三沉香可不比奇楠沉香差,如果是頂級的阿三烏沉,更是所有沉香中的王者,這樣的沉香,只要在手中藏一段時間,升值是肯定的。

韓孔雀手裡的沉香,是很多人所垂涎的,但古拉瑪吉.辛格手裡控制的小葉紫檀木和頂級寶石,也是韓孔雀想要得到的。

如果能夠從古拉瑪吉.辛格手裡換到一些珍稀寶石,也是好事,畢竟他的博物館開業已經是註定了的,專門組建一個寶石展館,也是很不錯的。

既然有了決定,韓孔雀自然是要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所以韓孔雀道:「辛格先生,如果能夠用小葉紫檀樹和珍惜寶石交換,我可以提供一些沉香,但是極品烏沉,就只有一百克。」

「可以,物以稀為貴,我希望破六韓先生不要一次放出太多沉香,以免衝擊市常」古拉瑪吉.辛格道。

韓孔雀哈哈大笑著道:「我可沒有賣沉香的打算,辛格先生肯定是唯一的一個例外,剩下的那些我自己收藏,再不可能有沉香從我手裡流出去的。」

韓孔雀的話,讓古拉瑪吉.辛格鬆了口氣,不過他立即又想到了什麼:「不知道破六韓先生還需不需要普通寶石?」

「這個就算了吧,當時需要辛格先生幫忙,所以才承諾從您的公司進口一批寶石,其實,我自己沒有珠寶公司,實在不需要太多的普通寶石。」

現在跟古拉瑪吉.辛格攀上了交情,那些普通寶石的交易,雙方也都不看在眼裡了,而辛格也知道這一點,所以他直接提出來,向韓孔雀示好。

聽到韓孔雀的話,古拉瑪吉.辛格道:「破六韓先生不需要普通寶石,但我需要您手裡的黃金,你也知道,我們家族的珠寶公司是近些年發展起來的,而我國的黃金又不允許進口,所以造成了黃金資源的稀缺,這讓我們公司很被動,如果韓先生能夠提供大筆黃金,我們可以用大量紅木和極品寶石來交換。」

韓孔雀想到國內和阿三國的黃金差價,立即心動了,所以他道:「我現在手裡已經沒有多少黃金,不過,如果辛格先生需要大批黃金,我倒是有渠道能夠弄一批進入你們國家,不過」

古拉瑪吉.辛格道:「我懂,只要有黃金安全進入我國,其他事情全部交給我,」

看到韓孔雀擔心的眼神,古拉瑪吉.辛格得意的道:「我們家族有一坐開採了很多年的金礦,只要我們手裡有了黃金,我們都會說是從金礦裡面開採出來的。

所以,就算現在那座金礦,每年開採不出來多少黃金,我們家族還是把它維持了下來,它的作用就是洗白我們手裡的黃金,所以,只要破六韓先生能夠把黃金交給我們,其他事情根本不用擔心。」

韓孔雀一聽,原來是早有準備,既然這樣,他這邊更沒有問題,只要交易時注意一下,不被這個看著好像很老實的古拉瑪吉.辛格坑了就行了。

要知道六十五斤的一塊金磚,就能多賺三十多萬,如果多運進來一些黃金,這也算是一個暴利生意,當然,走私就沒有不暴利的。

不過,韓孔雀可沒有打算專門干這個,他打算以後每次來阿三國,都帶上一批黃金就好了,到時多帶一些,每年交易個一兩次也就算了。

跟古拉瑪吉.辛格談妥了條件,他們也到了酒店,其他事情只要交給手下人談就好了,現在已經用不到他們再參與。

古拉瑪吉.辛格對韓孔雀表示了謝意,才坐上車子離開。

韓孔雀走進酒店,不過他的感知卻告訴他,此時這座酒店外面,已經被至少六批人盯著,想來酒店裡面的那些沉香,就是他們的目標。

不過,他們現在應該也在奇怪,酒店裡的沉香,韓孔雀到底藏在哪裡了?

要知道酒店裡柳絮可是在這裡休息呢!所以韓孔雀肯定不能把定時炸彈放在這裡,為了不給柳絮帶來危險,韓孔雀離開時,自然是讓那些沉香失蹤了。

這樣節省下來的保鏢,就可以保證柳絮等人的安全。

沒有了那批沉香,所有有想法的人,也只能等著,而不能有所行動。

韓孔雀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只要他們找不到沉香被他藏在哪裡,就應該沒有人蠢到首先衝進酒店搶劫,畢竟前車之鑒就在不遠處。

韓孔雀回到酒店的時候,柳絮她們已經把各自的東西全都收拾好,看到韓孔雀進來,所有人都佔了起來。

「都知道外面有人盯著我們了吧?韓星,我和柳絮現在就走,等我們離開之後,你們全都空身走出酒店,機票我已經訂好,你們直接去機場,坐飛機離開這裡就好。」

韓孔雀沒有廢話,他知道,外面的那些人應該已經等急了,如果他在這裡多呆一會,就有可能引得那些傢伙,直接衝進酒店來硬的。

說完,韓孔雀沒有在多說,這讓剛想說話的毛絨和袁鵬,都把勸告的話語留在了嘴裡。

韓孔雀笑看著他們道:「相信我,就算我不怕危險,難道我還能讓柳絮也陷入危險之中?」

「你小心一點。」袁鵬只能說這個了。

韓孔雀道:「小心的應該是你們,那些人肯定知道沉香還在這裡,所以,他們雖然想要抓我,但只要沉香不離開酒店,他們就不可能從酒店撤離。

記住了,你們所有的行李,都要讓酒店的服務生給送到機場,這樣才能保證你們的安全,毛絨,你們的責任,就是保證我們所有職員的安全。

維佳,你們則留在這裡,繼續保護我們公司的留守人員,如果你們真的想要去中國,我們回國之後,會給你們申請簽證。」

說完,韓孔雀就拉著只拿了一個小包的柳絮向外走去。

當韓孔雀向酒店外走去的時候,酒店上空出現了一陣巨大的噪音,酒店外圍的一些監事人員同時臉色一變:「直升機。」

他們誰也沒有想到,韓孔雀只是來了阿三國一個月,居然就有能力調來了直升機接應他們。

「我們怎麼辦?」

「衝進去,不能讓直升機降落。」

就在這些人想要衝進酒店的時候,只見從不遠處的一座樓上,飛出一道長長的火焰。

此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所以火焰異常的顯眼。

「導彈。」

「毒刺導彈。」

「我次奧。」

事情太過突然,所有看到這種情況的人,全都驚呆了,就在眾人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們只能看到天空中,同時又飛過來了四架直升機。

而最先來臨的那一架,最倒霉,由於距離太近,那架直升機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直接被那枚毒刺導彈擊中。

劇烈的爆炸聲傳來,那架直升機直接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火團。

看到那個倒霉蛋直接摔在了酒店不遠處的大街上,後面的四架直升機再也不敢靠近這邊,他們在天空中盤旋著,已經做出了隨時想要撤離的樣子。

沒有直升機再靠近這邊,周圍街道上,除了那摔下來的直升機之外,再也沒有其他響聲。

過了好一會兒,周圍才變得嘈雜起來,而這時,韓孔雀已經坐上了一輛計程車。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