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四百零一章一目了然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已經調整好了鋸口,在所有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對這那處空心處,鋸了下去。 刺耳的切割聲,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過來,當他們看清楚韓孔雀在做什麼的時候,這次解木已經完成了。 「啊!...

繼續五更,繼續,做人要投票,別人更新六千都能求到上百張月票,難道每天更新一萬五就不能求到五十張月票?昨天四十一張月票的成績,被爆了好幾次菊,我都要哭了,看在我這麼勤奮的面子上,給一張月票吧,月底了,月票過期就作廢了,求票、求票、求票!!!

韓孔雀笑嘻嘻的看著眾人議論,等那些人議論了差不多時,韓孔雀才湊到了張廣明那邊。水印廣告測試水印廣告測試

看著切面呈現出如同凝脂一般的厚重的深紅色,所有人都會為這份美麗心動。

雖然韓孔雀那棵也有這種顏色,但他們兩者相比,張廣明這棵就好像是一個完美無瑕的美人,而韓孔雀那個,就好像是一個美人被人在臉上劃了幾刀,高下立判。

「韓兄是不是有點聰明反被聰明誤的感覺?」張廣明只是看了一眼,就站起了身。

韓孔雀道:「張兄弟為什麼會這麼說?我可是正中了你的下懷,要不然,你怎麼可能有贏的機會?」

「哈哈,打腫臉充胖子就是你這種情況吧?你沒有選擇那棵活的小葉紫檀樹,說明你還有點本事,不過,那棵筆直的小葉紫檀樹,就算能夠比我這棵取出的料大,可如果取出的板材少,那也是白搭啊1張廣明得意的道。

本來韓孔雀的威名還讓他有點顧忌,以為要費一番手腳,沒想到,他在這裡都能贏了他,只要順利拿到韓孔雀手裡的東西,讓他沒有了顧忌,那韓孔雀這個人。還不是隨便他怎麼整治?

韓孔雀道:「你不會以為你已經贏了吧?」

「難道不是?你那棵樹出現了空心,而我這棵沒有,就算你這棵樹在怎麼筆直,樹心部分也廢了。沒有樹心部分取出最大的板材。你還有可能贏我嗎?

不過,看你的樣子也知道你是不到黃河心不死。我就讓你心服口服,全部解開,到時候再評估價格。」最後,張廣明對自己的手下道。

這棵小葉紫檀樹。首先從彎曲的地方被一截兩段,而從截面上看,木紋清晰美麗,顏色端正大方,實在是不可多得的一件珍品。

看到這樣的情況,張廣明更加自信,很快就在樹身上劃出了線。讓工人按照他畫的線鋸開。

張廣明確實有點本事,他已經在切面上切畫出界限,操縱電鋸的木匠將從樹心一側下刀,直接把這棵小葉紫檀樹刨成兩半。

這次使用的是平板電鋸。粗大的樹木,被吊裝在了全自動電鋸上,被固定好之後,慢慢的向前移動。

鋸片飛轉,切割出來的木屑,呈現出深紅色的顏色,十分艷麗。

很快,整個樹榦就被刨成兩半,看著刨面上那精美的牛毛紋,聞著濃郁的檀香,還有那星星點點遍布整個刨面的金星,所有人的開始驚嘆出聲。

雖然不知道這三棵樹張廣明花了多少錢買下來的,但賭性那麼高的三棵小葉紫檀老樹的價格,肯定高不了多少,就算這三棵小葉紫檀樹的外在表現再好,也賣不上太高的價格。

因為誰都知道,小葉紫檀樹越老,出現空心的可能越高,所以,看現在的情況這三棵小葉紫檀樹就算賭贏了。

就算韓孔雀那棵出現了空心,就算還有一棵沒有被砍倒,只是現在張廣明解開的這一棵,就足以保住這三棵小葉紫檀樹的本錢。

「你那棵還需不需要解開?」張廣明得意的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道:「還是解開看一下吧!這樣輸了心有不甘啊1

「不到黃河心不死,這次就讓你輸得心服口服。」張廣明不在說話,他倒是想看看,韓孔雀的眼光到底有多厲害。

看著一邊不少人正在給張廣明的那些板材測量數據,並且稱重,韓孔雀冷笑道:「我們也開始吧,張老弟已經迫不及待了。」

「確實,我早就想要見識一下,韓老哥化腐朽為神奇的本事了。」張廣明也不客氣的回道。

韓孔雀道:「從這裡拋開,我倒想先看看樹心處的空洞,有沒有延伸到上邊。」

韓孔雀這一次也是要把這棵樹刨開,不過他劃出來了一條線,離表皮只有二十多公分,並沒有到達樹心,但他這樣做,可以說做的中規中矩,如果樹心處的空洞真的延伸了上去,從這個地方解開,是最容易保留外面靠近表皮部分的。

「從這邊解開,好像並不能看出樹心處的情況,我看不如直接從樹心空洞處來一刀算了,這樣浪費時間幹什麼?」張廣明諷刺道。

「如果上面根本沒有空心,我要聽了你的話,那不是破壞了這棵難得的大料?」韓孔雀可不會中他的激將法,他還是按照自己的想法,來解開這棵樹。

電鋸再次啟動,很快就按照韓孔雀的想法,把這棵巨大的小葉紫檀樹被一分為二,看著同樣精美的切面,韓孔雀滿意的點了點頭。

「我已經說了,從這裡根本看不出樹心處的情況,你這是在浪費時間,按照你這樣的解法,最多也就解出兩塊二十公分厚的板材,樹心處還是不能確定。

而我那邊,已經解出來了三張超過三十公分厚的板材了,你的情況看來不妙。」張廣明看著那精美的木質,感覺韓孔雀還是有點本事的,不過,諷刺他,好像已經是張廣明下意識的想法,不由自主的就會出口。

韓孔雀看向張廣明解出來的那些板材,確實,去掉了外面的樹皮部分,解出來的板材,每一張都有三十公分以上。

而樹心部分解出來的那塊最大也最厚,那塊板材足有四十多公分厚,寬度也達到了一米二,只是這麼一張板材,就可以做出一張桌子,而這樣的板材。他有兩塊。

小葉紫檀木就是這樣,板材越大,價值也就越高,因為用大塊的板材製作成的傢具。其價值也更高。

現在拍賣的明清珍貴傢具。全部都是用大料做成的,有些珍貴的桌椅。甚至是使用整棵樹木雕刻出來的,這樣的傢具自然價格更高。

到了此時,韓孔雀反而不著急了,他道:「那我們就先看看你這六塊板材能夠值多少錢吧1

「也好。如果我的價格評估的太高,你也可以直接認輸了,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價值二十億的沉香,到底有什麼不同。」張廣明道。

韓孔雀笑道:「誰笑到最後,誰才是笑的最好的。」

「現在還不算最後?我還真是佩服你,到了這個時候,居然還不放棄。那你就先解著吧!省的我這裡評估出價格了,你那邊又要費事。

其實,你只要從樹心處切開,並不費什麼事情。又何必在這裡做無謂的掙扎呢?」張廣陵還真摸不清韓孔雀到底是怎麼想的。

就在兩個人磨蹭的功夫,那邊的鑒定師,已經估算出結果。

總共三米長,三十厘米厚,一米二寬的六塊板材,完全可以加工成六張長桌。

這樣用整塊板材打造的極品長桌,價值不菲,最後經過所有鑒定師協商,並且參照世界各國板材相差不大的,已知各種桌椅的價格,最終估價六億盧比,每張桌子的估價為一億盧比。

這個價格,韓孔雀到是沒有多少異議,反正有市場行情在那裡擺著,肯定沒有人胡說,既然一張長三米的桌子就值一千萬人民幣,那他的這個長七米的桌子不知道值多少錢?

此時韓孔雀已經調整好了鋸口,在所有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已經對這那處空心處,鋸了下去。

刺耳的切割聲,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過來,當他們看清楚韓孔雀在做什麼的時候,這次解木已經完成了。

「啊!空心居然只有這麼一點。」

「怎麼可能?難道這兩棵幾千年的老樹,居然全都沒有空心?」

「簡直是奇。」

「早知道這樣,我也花三億盧比把這三棵樹買下來了。」

「有錢難買早知道,你還是省省吧1

「對,如果都早知道,怎麼還能輪的到你?」

幾乎所有看清情況的人,都驚叫出聲,瞬間場中好像炸了鍋一樣,議論開來。

這實在不怨這些人大驚小怪,連著兩棵三千年以上樹齡的小葉紫檀樹沒有解出空心,實在是太過驚人了,不由得人們不驚訝。

確實很出人意料,這處樹心的空心,只有第一刀暴露出來的那一些,韓孔雀貼著那處空心,切下來了一塊三厘米厚度的樹樁,就把這處空心全部切了下來。

此時,沒有了空心的心材,完全暴露了出來,美輪美奐的新切面,紋理清晰,如同舒緩流淌的水波,讓人怎麼看怎麼舒服,這好像是完成了整容的絕色美人,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你怎麼不解了?繼續解啊?」雖然看到韓孔雀成功的把那塊空心消除了,可張廣明還是鎮定異常。

韓孔雀笑著道:「我為什麼還要解?」

「不解了?那我們可以評定勝負了,你以為你那個解出來的料多?這恐怕不見得,雖然你那棵樹是直了點,但他不如我這棵樹高,而且,你截去了下面最粗的一塊樹樁,就更加不能跟我這棵樹,解出來的材料相比了。」張廣明道。

韓孔雀搖了搖頭,沒有說話,而是看向了那些鑒定師。

那些鑒定師早就看到了這邊的情況,他們早就熟知兩棵樹的數據,所以現在,他們要評估這兩棵樹誰的價值大,自然一目了然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