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四百章樹老心空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一樣,什麼人都想撲上來咬他一口。 這時作為裁判方的幾個鑒定師,一塊走上前來,其中一個問道:「不知道兩位怎麼處理這兩棵小葉紫檀樹?」 韓孔雀道:「從下面直接鋸斷再說。」 「我也以...

這三棵樹全都有著筆直的樹榦,每一棵樹的主幹高度都要超過米,從外形還有葉片,甚至包裹它們的土壤,都能看出來,這三棵小葉紫檀樹,應該是從一處地方挖出來的。

這樣的小葉紫檀樹,平時遇到一棵都是幸運,現在,居然在這裡一次性見到了三棵。

雖然溫室之中這樣的小葉紫檀樹並不是沒有,甚至說不少,但那些都是死的,都是不知道在什麼年代砍伐下來,保存到現在的。

那些小葉紫檀老樹,都是有問題的,不管是什麼原因,都是讓主人不敢隨意解開的,要不然,生長了千年,甚至幾千年的小葉紫檀老樹,又有幾個人會願意低價轉讓給別人?

這也是溫室之中那些老紫檀樹,被眾人挑來減去,卻沒有幾個人想要賭一把的主要原因。

雖然不知道這個張廣明哪裡來的自信,不過既然他敢讓自己先挑選,韓孔雀也不會跟他客氣,所以他看到那三棵老紫檀樹之後,立即走了上去。

韓孔雀看著這三棵老紫檀樹,還是感覺極其震撼,這三棵老紫檀樹,可比他弄到軒轅控水旗中的那棵好多了。

不管是樹齡還是體型,這裡的著三棵都要好的太多,不過,韓孔雀也能看出來,這三棵小葉紫檀樹被折騰的不輕,此時已經有一棵完全死亡,剩下的兩棵也有一棵的枝葉出現了乾枯壞死,看來也支撐不了多少時間了。

而最後一棵雖然沒有看出有什麼異常,不過從一些細微之處,還能能夠看出,它的生命力也在不斷流失,要是這種情況繼續持續下去。這三棵小葉紫檀老樹的全部死亡,已經是註定的,只不過是時間的早晚罷了。

觀察著這三棵小葉紫檀樹,韓孔雀據估計這三棵樹的樹齡都至少在三千年以上。樹身最寬處直徑可達1可以說是十分罕見。

俗話說「人老顛東,樹老心空」。這樣巨大的阿三紫檀木,甚至已經可以號稱是森林之王了,但是,它的心。會空到什麼程度?

那個張廣明又拿來的自信能夠贏他?

這場賭注,到底會出現什麼情況?

韓孔雀看著最有可能活下來的那棵小葉紫檀樹,他實在不想這棵小葉紫檀樹的表現太好,如果他表現得好,就很有可能被他們兩個選中,那樣,它就逃不過挨一刀的命運。

不過。韓孔雀顯然多想了,這棵小葉紫檀樹之所以比另外兩棵能撐,主要是因為它本來就是三棵小葉紫檀樹中最弱的一棵,這棵小葉紫檀樹枝幹雖然也算茂密。不過相比其他兩棵,就要差遠了。

這裡的人,都是經營木材的老手,這種情況的出現,肯定跟這棵樹的供養系統有關,就是因為這棵小葉紫檀樹,沒有辦法給自己新生的枝幹提供足夠的養分,才會讓這棵小葉紫檀樹的分支,弱於其他兩棵。

如果這是砍伐下來的樹樁,這樣的情況是絕對觀察不到的,所以賭活樹,有時候也是有點優勢的。

能夠影響樹木養分運輸的,除了根系,就是主幹,所以,這棵小葉紫檀樹,已經有了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有空心,要不然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所以在這棵小葉紫檀樹,出現空心的可能增大之後,韓孔雀兩人,自然都不會選擇它。

雖然這棵小葉紫檀樹沒有空心,但這棵樹是這三棵樹當中最小的一棵,所以就算從價值取向上,韓孔雀也不可能選它。

韓孔雀觀察完了這三棵樹,已經心裡有數,而此時的張廣明,居然還是那麼一副雲淡風輕。

看到他這樣的神情,韓孔雀心中警惕起來,這樣的表現,不是不在乎這次的賭局,就是他勝券在握。

不管是哪種情況,這對韓孔雀都是不利的,因為這意味著韓孔雀怎麼做,都不會贏。

看到韓孔雀在注視著自己,張廣明微笑著道:「怎麼,挑選完了?那就指出來吧1

韓孔雀笑著道:「我就挑選那棵筆直的吧1

除了那棵稍微小點的小葉紫檀樹,其他兩棵,一棵的樹身有點彎曲,雖然不算很厲害,但在取大料時,就有了問題,它取不出三米以上的大料。

韓孔雀再次驚嘆的看著這三棵小葉紫檀樹,這三棵小葉紫檀樹長了這麼大,居然一棵都沒有出現空心。

看著跟其他小葉紫檀樹沒有什麼不同的枝皮葉,韓孔雀怎麼也想不明白,這三棵小葉紫檀樹,難道真的是比較幸運,所以才沒有出現空心?

「行,那我就選這棵有點彎曲的,不知道我們兩個誰會贏,到時候,我想你不會沒有沉香付賬吧?」到了這個時候,張廣明明顯放鬆了心情,所以也不介意,讓韓孔雀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目的。

「沉香真是好東西啊!我是不是沾了我那批沉香的光了?」韓孔雀也似笑非笑的對張廣明道。

張廣明道:「還真是這樣,如果你手裡沒有那麼多的財富,誰又會重視你?」

韓孔雀嘆息道:「這個世界就是這麼不公平,如果我手裡不是攥著一些讓人惦念的沉香,而又沒有人知道我藏在哪裡了,是不是我隨時都會被人捏死?」

「沒想到你還真是聰明人,不過聰明人怎麼會做傻事呢?」張廣明嘆息的道。

韓孔雀沒有再說什麼,張廣陵見到了地宮中的東西,他就不能活下來,如果他活下來了,除非韓孔雀把地宮的收穫全部拱手送人,要不然,就像現在他得到沉香一樣,什麼人都想撲上來咬他一口。

這時作為裁判方的幾個鑒定師,一塊走上前來,其中一個問道:「不知道兩位怎麼處理這兩棵小葉紫檀樹?」

韓孔雀道:「從下面直接鋸斷再說。」

「我也以同樣的方法處理吧!反正我這顆樹不算筆直,就算挖出樹頭,也不會有多少驚喜。」

韓孔雀詫異的看了一眼張廣明,這小子絕對不如他表現出來的那麼簡單,從他的隻言片語當中,韓孔雀能夠猜出來,他是懂賭木的,因為普通人都是不知道樹頭的,只有一些懂行的人,才稱樹墩為樹頭。

不過,他就算再怎麼懂,也不可能在賭木上贏自己,所以韓孔雀只能以不變應萬變,看看這個小子到底搗什麼鬼。

很快就有工作人員拿來了電鋸,韓星走了上來,對韓孔雀道:「大哥,我們是自己動手,還是讓那些人幫忙?」

「還是讓他們幫忙吧1韓孔雀也不怕那些工作人員,明目張的搞破壞。

看著那些工作人員準備妥當了,韓孔雀笑著道:「從這邊開始鋸,這邊好像有幾個蟲眼,從這邊鋸,可以把這墟眼鋸開,要不然,就算保留了下來,也影響這棵小葉紫檀樹的價值。」

聽到韓孔雀這話的人,全都無語,誰都知道,小葉紫檀樹中,是不可能有蟲眼的,而韓孔雀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雖然所有人都不吭聲,不過這裡的人都是跟珍貴木材打交道的,對行里的那些貓膩,他們自然都一清二楚。

現在賭木為什麼興盛不起來,一方面是現代的一釁技手段,能夠檢測出樹木內部到底是不是空心,還有就是,作假實在太方便了,就像韓孔雀說的,只要鑽幾個眼,看一看內部是不是有空心,實在算不上有多少難度。

韓孔雀看著神色各異的人,他發現,那些鑒定師都沒有表現出什麼異常,這說明,張廣明並沒有在這些鑒定師上搗鬼,也可以說,古拉瑪吉.辛格並沒有被張廣明收買。

這讓韓孔雀心中鬆了口氣,只要古拉瑪吉.辛格沒有徹底倒向張廣明,韓孔雀就不怕張廣明出陰招。

隨著電鋸的轟鳴聲,兩棵大樹同時被緩慢的放倒。

放倒了大樹,就到了解木的最後關頭了,所以就算韓孔雀了解一些樹木內部的情況,可到底是什麼樣,他也看不到。

韓孔雀和張廣明同時走上前,各自觀察自己的小葉紫檀樹。

韓孔雀一看自己的那棵,就放下心來。

跟他感知到的情況一樣,雖然這處地方出現了一姓心,不過空心並不大,最大的空心也只有不到兩厘米寬。

這麼點空心,而且還是在樹頭部分,所以說,這種表現已經是很好了。

樹頭部分離地面最近,這是樹榦最粗的地方,也是最容易出空心的,只要出現空心,一般就是空心最大的地方。

現在這裡的空心並不嚴重,說明主幹上方,應該沒有問題。

韓孔雀站起身之後,後面立即湧上來不少人,他們第一眼就看向了樹心處,當看到那空心之後,所有人立即嘆息。

「可惜啊9是出現了空心。」

「真是可惜,如果在平時,這樣的結果已經是大賺了,可現在就難說了。」

「確實難說,如果空心不能深入上去,也許這棵樹還能贏。」

「這幾乎是不可能的,現在只能祈禱空心跟下面一樣,不會變大,如果變大了,這棵樹就廢了。」

「只要出現了空心,上面就百分之十也有,而只要有空心,情況就變得複雜了,如果出現意外,上面的空心比下面還嚴重,也是有可能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