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九十九章賭活立木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從來沒有見過他。 青年還是用可愛的語氣道:「這算什麼手段,只不過是玩玩,既然來了阿三國,如果不見識一下這裡的紅木,不是白來了嗎?看在你即將送給我大筆錢財的份上,我就讓阿三們沾些便宜,讓他們也跟...

四個賭木的酗子,全都仇視的看著剛才說話的青年,這個在他們解木的時候,說了喪氣話,果然給他們帶來了晦氣。

「你們這麼看著我幹什麼?剛才這位大叔詢問他,看不看好這棵樹,這位大哥搖了頭,我看的清清楚楚。」青年再次把目標對準了韓孔雀。

到了這個時候,韓孔雀也知道,這恐怕又是一個沖著自己來的,所以他看向這位青年:「我搖搖頭就是說這棵小葉紫檀樹不好?那以後我都不能搖頭了?現在的年輕人腦袋都裝的是什麼?這腦補的也太厲害了。」

「這位大哥,你怎麼能這麼說我呢?」青年眨巴著眼睛,一副無辜的樣子,配上他那副眉清目秀的臉蛋,還是十分卡哇伊的。

「小兄弟,我真是不知道為什麼你會認為那棵樹不好,所以不要向我身上扔屎盆子了,你再怎麼說,都是你說的不看好那棵樹,我可從來沒說,再說,這裡不適合賣萌,都是些大老爺們,喜歡相公的肯定不多。」韓孔雀直接挑明,在這裡給他添堵,那是找錯了地方。

經過韓孔雀這麼一說,那幾個賭木的只能自道晦氣,很明顯,他們是躺槍了,這來兩個人是有仇啊!

「這位大哥還沒有告訴我,我怎麼腦補了?難道你搖頭是什麼意思,我還能看不出來?」青年好像纏上了韓孔雀。

「你看得出來,看不出來不管我的事情,那是你自以為是,所以你自己怎麼想都好,但不要把我牽扯進來,ok?」韓孔雀不想跟這個青年再掰扯。所以有點不耐煩的道。

「看大哥也是行家,不如我們賭一下?我看你的判斷很准,剛才你一搖頭,這棵大樹就解出來了這麼爛的材料。看來是高手。不如我們切磋一下?」青年不管韓孔雀怎麼而言相向,總是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

「這誰家倒霉孩子?怎麼就認準我了?趕緊回家吃飯。你媽喊你了。」韓孔雀看著那青年的臉皮輕微的抽搐了一下,不過很快就恢復了平靜,這讓韓孔雀差點樂出聲來,這還真是一個有意思的人。

「賭你手裡價值二十億美元的沉香。」青年雖然還是一副天真無邪的樣子。不過他的牙已經磨了幾遍了,好像要撲過去,咬韓孔雀一口。

「二十億美元的沉香?我可沒有。」韓孔雀笑了,忍不住了吧?

「我想你會有的。」青年一拍手,幾個人走了過來,其中一個人遞給了他一隻箱子。

他十分優雅的打開手提箱,從裡面抽出一份文件道:「這是文件副本。你可以看一下,如果不樂意,就當我沒說。」

韓孔雀接過文件,一掃。他的雙眼立即眯了起來。

這居然是一份指導性文件,上面下達了明確的指示,最近十年之內,國內只允許三家具有採集權和徵集權的私人博物館成立。

其中一家落入了陳嘉義等人手裡,另外一張牌照落入了西北一夥公子哥的手裡,這最後一張,現在居然落入了這個青年的手裡。

這讓韓孔雀對陳嘉義更加不滿了,收了他那麼多東西,居然事情還沒辦成?

「好手段1韓孔雀看著這個始終天真如一的青年,感覺有點熟悉,但他又確定從來沒有見過他。

青年還是用可愛的語氣道:「這算什麼手段,只不過是玩玩,既然來了阿三國,如果不見識一下這裡的紅木,不是白來了嗎?看在你即將送給我大筆錢財的份上,我就讓阿三們沾些便宜,讓他們也跟著沾沾光。」

「怎麼賭?」韓孔雀還會怕跟人對賭嗎?特別是這裡都是木頭,跟他玩賭木,那絕對是找死。

「反正是玩玩,這諧倒成段的大木沒有多少刺激,賭活立木怎麼樣?」青年道。

韓孔雀一愣:「賭活木?這裡有嗎?」

「怎麼?你不會不敢了吧?只要你敢賭,我自然就有辦法找來活的小葉紫檀樹。」青年道。

韓孔雀道:「我又有什麼不敢賭的,規矩你說,不過,你那份文件,還不值二十億美元,你說怎麼辦?」

青年道:「放心,我不會佔你便宜的,總能讓你滿意。」

「那就好,如果沒錢,我可不陪小朋友玩1韓孔雀笑著道。

青年道:「我們都帶著律師,就讓律師先驗資吧!我出這份文件加上二十億美元,賭你價值二十億美元的沉香加上你銀行里那十億美元現金,條件就是這樣,我想你知道你手裡的沉香不值二十億美金吧?所以,加上你那十億美元現金沒問題吧?」

「沒問題。」韓孔雀知道他是早有準備,所以也就沒有多說,多說也無用。

雖然不知道怎麼得罪了這個青年,但他們有仇是肯定的。

青年這時道:「我倒是還有點小問題,不知道到時你拿不出那麼多沉香,該怎麼辦?」

漢孔雀笑道:「既然敢跟你賭,那自然就有辦法拿出來。」

「我們先小人後君子,如果你輸了,你要立即給我沉香和錢,我可是概不拖欠的,如果到時候拿不出我要的東西,那你就要付出更大的代價。」

說完,青年讓人遞過來一份文件:「簽了這份文件,我們就可以開始了。」

韓孔雀一看,上面居然是他全部產業的轉讓協議,其中包括八卦信息諮詢公司、錢家角水廠、紅樓食府,可以說韓孔雀最主要的產業全都在這裡了。

韓孔雀看了一下,直接簽上了名字,他還真不信,這個青年能夠在賭木上贏了他。

看到韓孔雀簽下名字,青年又遞上上一份對賭協議。

「三棵活木,我們任選一顆,就賭誰選擇的那棵價值更高。」青年道。

韓孔雀道:「沒問題,不過我們誰先選?」

「既然是我提出來的賭約,就有你先選,價格有此地的主人來鑒定,我想你應該信得過他們吧?」青年道。

韓孔雀道:「這個無所謂,如果雙方對價格有異,可以請國際仲裁機構再次鑒定,我想,這個應該不是問題。」

「好,早就聽說韓先生是個豪客,沒想到你比傳說中的還有魄力。」青年道。

韓孔雀笑道:「什麼豪客?是賭徒吧?看來兄弟準備的很充足啊1

面對韓孔雀的意有所指,青年並沒有反駁,而是道:「善泳者必溺於水,有時候太過自信了也不是好事。」

「那我們就拭目以待了。」韓孔雀笑著道。

簽好了協議,韓孔雀知道了這個青年的名字,張廣明,他應該跟魔都地宮裡面死去的那個張廣陵有關係,而那個張廣陵又是陳嘉義的表哥,這就比較有意思了。

這時,韓孔雀也知道這個張廣明手中的那份文件是怎麼來的了,所以他對陳嘉義也完全失望了。

雖然不知道這個張廣明為什麼對自己的恨意這麼大,不過,張廣陵就算最後沒有死在那個馮武玲的襲擊之下,韓孔雀也是不會放過他的,這樣說來,這個張廣明來找他報仇,好像也沒有找錯人。

知道了張廣明的目的,韓孔雀也放下心來,既然已經找上門來,那解決了就好了,如果這種人躲在暗處使壞,更讓人防不勝防。

從張廣明的一些作為來看,這是個執著的人,如果不是他需要自己手裡的沉香,也許他不會追到阿三國來,那樣一來才是麻煩。

這個青年雖然笑得一臉純真,一臉陽光,但韓孔雀一眼就看出來了,他那副純真面孔下的陰狠和執著。

這樣的人,如果不儘快解決,他就會像毒蛇一樣,時刻準備著咬你一口。

「就是這三棵樹,我早就徵得了此地主人的同意,這三棵樹我們可以隨意處理。」在走出溫室之後,在溫室的後面就有一片樹林,此處有三棵很顯眼的大樹,那是三棵高達十幾米的小葉紫檀樹。

雖然沒有實際測量,但這三棵小葉紫檀樹每一棵的胸徑都超過一米,這樣的小葉紫檀樹,居然就生長在這座種植園裡,這讓人很不可思議。

不過,只是稍微打量,韓孔雀就看出了異常,這三棵小葉紫檀樹活的並不是那麼旺相,有很多枝幹都枯萎了。

這時,韓孔雀也能猜出來了,這三棵小葉紫檀樹應該是古拉瑪吉.辛格收購來的活樹,把它們從森林裡移植過,想要儘可能的保全它們,不過,顯然是失敗了,現在看這三棵古樹可能要活不下去,所以才會無奈的把它們賣了。

而從這裡,韓孔雀也能看出,這個張廣明並不像他表現得那麼無害,最起碼,如果他跟張廣明出現爭議,這裡的主人古拉瑪吉.辛格,就不一定會站在韓孔雀這一邊。

能夠從古拉瑪吉.辛格手中買下這麼三棵樹,就足以說明張廣明在阿三國的實力。

韓孔雀和張廣明倆個人從起了齷齪,到後來對賭,可以說只要是圍觀那次解木的人都知道了,這麼多人知道了,自然看熱鬧的人就少不了,隨著三棵千年紫檀樹暴露在眾人的眼前,這些人都被震撼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