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九十八章十檀九空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我可什麼都沒說,還有,這種犯忌諱的話在外面說了,很可能有人會打你。」 韓孔雀指了指想要殺人的幾個青年,不管韓孔雀是什麼意思,這個青年這麼說都是不妥的,所以韓孔雀開始善意的提醒,不過他也說明了,...

「還真是這樣。」趙大有說出了很多人的心裡,而有錢人,只要東西好,他們並不在乎是三十萬,還是三百萬,甚至是三千萬,就像韓孔雀他自己,現在錢對他來說就是一串數字,如果遇到自己喜歡的東西,就算花錢再多,韓孔雀也是會毫不猶豫的出手買下的。

看到韓孔雀明白,趙大有就想要多說一些,他四處看了看,發現楊他們在分頭查看一些老檀木,並沒有立即出手的意思,所以他也不著急了,開始跟韓孔雀說一些行里人都知道的秘密。

趙大有不緊不慢的道:「這才到哪?現在只要是好東西,就絕對有人敢出價,就比如清代嘉慶年間紫檀木官帽椅,成對的在1600萬元左右,雖然那是老的,而且可能是宮廷出品,但那是它值一千六百萬的理由嗎?

歸根到底,還是因為材料和工藝,由於那個時候的紫檀木珍惜,所以大多數進了宮,而宮廷之中的東西,自然是製作精良,這才是那些老紫檀木製造的椅子、柜子、床等,能夠賣出天價的原因。

比如清乾隆紫檀傢具四件櫃一對,以3976萬元人民幣成交,2008年春拍清乾隆.紫檀束腰西番蓮博古圖羅漢床,以3248萬元人民幣成交,所以有好東西,就絕對不愁賣。」

「怪不得世界各國都限制出口紅木呢!這都是我們國家的那些瘋子催生的,這麼高的價格,居然也有人買。」韓孔雀道。

趙大有道:「這才哪到哪啊?黃花梨傢具那才叫瘋狂,那可真是「瘋狂木頭」現實版本,一把「明代宮廷御制黃花梨交椅」在秋拍中以6200萬元人民幣成交,成為目前中國古典傢具拍賣的最高價。

而出人意料的是,一向有「木中王者」之稱的紫檀傢具,在去年漲幅相對平穩,並無搶眼表現,要不然,今天的場面也許更加瘋狂。」

趙大有說完,指著不遠處又有一個開始解板的人,十分的無奈。

韓孔雀注意了一下,那棵小葉紫檀樹的胸徑在六十公分左右,如果放在外面也算大樹,不過在這裡,只能算是小樹了。

不過,這棵小葉紫檀樹比較高,在長達五米的主幹尾端,直徑也達到了二十公分以上。

這棵小葉紫檀木比較直,雖然很粗,卻不像是主幹,倒像是從主幹上分出來的枝幹,只不過如果這是枝幹,那主幹就比較大了。

韓孔雀和趙大有全都靠了過去,打算看看結果,因為小葉紫檀樹的主幹一般長不高,所以這麼一棵小葉紫檀樹,還是很吸引人的。

如果這真是一條枝幹,那出現空心的可能還要小點,也許這才是賣主有信心賭這一棵的原因。

「剛才我也看了,不過始終沒有勇氣出手。」趙大有始終跟著韓孔雀。

韓孔雀轉頭看了一眼愁眉苦臉的趙大有道:「看好了就出手啊!老哥您也是老行家了,不至於連搏一搏的信心都沒有吧?」

「樹是不錯,可價格也真心不錯啊!你看看就知道了。」趙大有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張牌子。

韓孔雀一看,上面有這棵小葉紫檀樹的詳細信息,高五米六,最大胸徑六十二公分,最小胸徑二十二公分,重量一點三二噸,價值六千六百萬盧比,這樣的價格,可是五千萬盧比一噸了,換成人民幣就是五百萬一噸,價格絕對不便宜。

一公斤五千塊的老料,如果是大料就賺了,如果有空心,解不出大料,那就賠了,不過,如果運回國內,就算賠一些,賠的也肯定不算很多。

從這裡也能看出,來賭木的人,就沒有一個傻子,他們都是經過精心計算了的,沒有太大危險,他們才會出手。

「韓兄弟怎麼看這棵樹?」趙大有看韓孔雀了解了情況,立即問道。

韓孔雀看了他一眼,他一直跟著自己,恐怕這才是最終的目的吧?

不過,想到剛才趙大有確實是關心自己,所以韓孔雀輕微的搖了搖頭。

十檀九空可不是說笑的,雖然這棵紫檀樹看著不錯,可它的內部確實有空心,這些浸過水的小葉紫檀木,在韓孔雀的控水神通感知之下,其內部情況,根本就沒有任何秘密。

所以,韓孔雀清楚的感知到,這棵小葉紫檀樹的內部,樹心處已經完全空了,而且還有不少裂紋,雖然這些裂紋不庫些裂紋,這棵小葉紫檀樹,是絕對的沒法解出任何一塊板料的。

不能解出板料,所以製作傢具就不用想了,這樣一顆小葉紫檀樹,弄回去也只能做些小型工藝品或者是珠串。

賭這棵小葉紫檀樹的有好幾個人,看樣子全都是中國人,這些人不是專業合夥賭木的,就是被遊資雇傭來賭木的,對這樣的人,韓孔雀是說不上喜歡還是討厭,畢竟都是為了賺錢。

雖然都是中國人,眼看著他們將要白費功夫,但畢竟不會賠了,所以,就算韓孔雀明知道結果,他也無法說出來。

看到韓孔雀搖頭,趙大有嘆息了一聲,沒有再說話。

「這位兄弟不看好這棵小葉紫檀樹?」韓孔雀本來想看別人鋸樹,可就是有人不想讓他看的太輕鬆。

韓孔雀轉過頭,是一個中國青年,說的是正宗普通話,韓孔雀詫異的道:「跟我說話?」

「對,」青年一臉笑意:「看兄弟應該是中國人,所以忍不住過來搭訕一下,兄弟不看好那棵小葉紫檀樹?既然不看好,我們同是中國人,怎麼不過去提醒一下?」

這時青年的話已經提高了點,加上此時其他人都在屏住呼吸,準備看結果,所以場中有人說話,就輕易讓別人都聽到了。

而青年的話,直接給韓孔雀拉來了不少仇恨,特別是那幾個賭木的青年,其中一個直接以殺人的目光看向了韓孔雀。

而韓孔雀則無辜的道:「這位兄弟,我認識你嗎?你從哪裡看出我不看好這棵小葉紫檀樹的?這可犯忌諱,這樣的話,你自己想想就算了,可不要按到我的身上,我可什麼都沒說,還有,這種犯忌諱的話在外面說了,很可能有人會打你。」

韓孔雀指了指想要殺人的幾個青年,不管韓孔雀是什麼意思,這個青年這麼說都是不妥的,所以韓孔雀開始善意的提醒,不過他也說明了,是這個青年不看好,可不管他的事情。

雖然不知道這個青年什麼目的,但這種跟他拉仇恨的做法,韓孔雀十分不喜,所以他不管這個青年是有意還是無意,直接就把這個青年推了出去。

剛才的話確實是這個青年說的,韓孔雀也確實沒有說不看好那棵小葉紫檀樹的話,所以,幾個賭木的青年,立即開始向那個青年扔眼刀。

「大哥怎麼這麼說話,剛才我明明看到你搖頭了。」青年用更無辜的眼神看著韓孔雀,雖然眼神十分清澈,不過別人看在眼裡,卻是滿眼的控訴。

「大哥?我不認識你啊!不過,就算我搖搖頭,也能讓你想到我不看好這棵小葉紫檀樹嗎?你看來是高手啊!我可是外行,所以如果你有意見,可以直接過去跟那幾個賭木的兄弟交流,我實在是不懂。」韓孔雀有點獃滯的道。

韓孔雀看到那無辜賣萌的樣子,就是一陣惡寒,所以他也開始裝傻充愣,跟這種人你就算有理也說不清楚。

一個大男人,做那麼天真的動作,真叫人噁心,當然,如果是一個三四歲的孩子,用天真的表情說出這些話來,也許能夠吸引到韓孔雀的父愛,這個青年,就算了。

在賭木現場,當然是最忌諱說些喪氣話了,所以此時場中四個人已經極其憤怒了,就連小葉紫檀樹的主人,也在惡狠狠的瞪著那個青年,不管他是真天真還是假天真,他的話,都是忌諱。

看到這種情況,青年終於識趣的閉上了嘴,不過從他的表情和眼神,都可以讓人看出,他是滿腹委屈。

可此時已經沒有人看他的表演,因為電鋸已經啟動了,解木板是很快的,就算差不多六米長的一根木材,也不過用了不到一分鐘就被解開了。

這次解木,可不是截成段了,而是從樹中心劈開,因為這棵樹很直,從中心劈開,如果沒有空心,就可以取一些長達五米六的板材,這樣的板材,製作大型衣櫃或者是床,都可以了。

很快小葉紫檀樹就被從中一分為二,這時整個樹心完全暴露了出來。

「可惜啊1所有看到的人同時嘆了口氣。

暴露出來的樹心,已經完全空了,而且跟韓孔雀感知到的情況完全相同,這棵小葉紫檀樹不止是空心,而且有裂紋,這樣的材料,是絕對不可能取板材的。

「幸虧還能切出一些小料,這樣算來還不算賠。」

「是啊!不過去除關稅運費人工,也不會剩下什麼了。」

「保本就不錯了。」

「現在的這些阿三也學乖了,利潤都讓他們賺去了。」

「十檀九空真不是說著玩的,風險實在是太大了。」

「是啊!我們還是玩點普通的紅木就好了,這種老料紫檀,還是不要碰了。」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