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九十七章金星紫檀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合適,如果要解板材,料不可以有裂紋,體積要夠大,原料如果沒有裂紋,每棵60厘米粗的樹可以開出10到15塊板材,你些樹樁,完全可以解出四十五塊以上的板材,這樣算來,就算不節省木料,也足夠打制一套八張椅子...

要真能解出板材,也要這棵小葉紫檀樹不出現空心,如果出現了空心。

以這棵小葉紫檀的樹齡,空心處肯定有裂紋,如果裂紋深入樹身,這棵小葉紫檀也就只能製作小型工藝品了。

這樣一來,雖然韓孔雀不會虧本,但加上運費人工,也肯定不能賺到錢。

有了韓孔雀的點頭,趙大有放開手腳開始行動,他特意避開了八顆樹瘤,首先從最粗的一處下手,如果這個地方沒有空心,那這棵老紫檀的價值會立即飆升。

看到韓孔雀真的要解木,周圍已經有很多人在議論,不過其中大多數是中國人,所以雖然不看好,但也沒有說什麼喪氣的話,最多也就是有人含蓄的說不看好。

但並不是所有人都那麼含蓄的,特別是已經意識到,很可能被韓孔雀坑了的史密斯和愛德華,兩個人看到韓孔雀居然解這麼難看的一棵樹,立即開始嘲笑起來。

反正韓孔雀已經付了錢,就算他們再怎麼嘲笑,在怎貶低,韓孔雀也不可能退貨,所以兩個人肆無忌憚,現學現賣的,直接把他們剛聽說的一些這棵樹的弱點說了個清楚。

韓孔雀聽他們說的頭頭是道,也就沒有理會,吃一塹長一智,看來這兩個人是賺到了,要不是吃了一次虧,他們怎麼能夠學到這麼多東西?

趙大有此時已經沒有功夫理會別人怎麼議論,他再次看了一眼韓孔雀,看到韓孔雀點頭,趙大有一下把這棵小葉紫檀老樹,推向了電鋸。

電鋸快速旋轉。只是用來不到三十秒,就把這棵三米多長的老樹切下來了三分之一。

「沒有空心。」

「哇!這麼粗的一棵老樹,居然沒有形成空心。」

「簡直是不可思議。」

「可惜啊,看不出有沒有金星,這麼老的材料。應該有金星的。」

「我出三千萬盧比收購這棵樹,不知道老闆賣不賣?」

韓孔雀剛剛看完這棵樹的表現,就有人出價。

韓孔雀只是笑了笑,並沒有說話,而是示意趙大有再鋸一下。

趙大有畫的兩條線很科學,就算韓孔雀明知道這棵樹是實心的。他也必須這樣解,因為樹榦太彎,就算想取大料,也只能截成三段取料。

只是很短暫的一陣刺耳的響聲過後,樹木再次被截成兩端,三段一米長的樹樁。整齊的擺放在一起,幾個樹瘤,在這麼短的樹身上,顯得更加明顯,也顯得更大了。

「我出六千萬盧比,這棵樹也只有零點九噸,六千萬盧比。每噸已經超過六千萬了,這已經是天價,我們是想要收藏這棵老紫檀,所以我們是很有誠意的,希望這位老闆能夠明白。」

「果然是金星料。」那人剛說完,趙大有這時就又爆出猛料。

「金星料?」

「不算意外,老紫檀很可能就是金星料,就是不知道樹瘤里有沒有金星,如果有,那就逆天了。」

現代人普遍認為新料小葉紫檀無金星。只有老料才會有金星,這是有原因的,「金星」實際上就是指紫檀料加工橫切面上,脈管內的有機物沉澱,由於生長環境因素和時間因素。有機物和礦物質不斷沉澱形成的有金屬質感的亮點。

所以在遇到老紫檀樹,就要注意了,由於老紫檀樹活的時間長遠,很可能就沉澱了很多有機物,這樣就有很大的可能形成金星,而這棵老紫檀樹,並沒有讓韓孔雀失望,其體內確實有金星。

韓孔雀也尊下細看,這棵樹的生長年限太長,所以讓它的質地更加緊密,而油性又大,讓這樹榦的橫截面上的花紋,看著更加美麗,而在這些美麗的花紋中間,是滿滿的星星點點。

看到這些金色的點,韓孔雀就知道,這確實是金星料,而且是滿金星。

「一億盧比,這個價格絕對是天價了,不知道這位老闆想不想出手,如果出手,我們可以立即轉賬。」

「要知道這棵老紫檀如果想要運回國內,稅收最少也要支付百分之三十,加上運費人工,用一億盧比的價格買下來,就算運回國內,也最多就是賣這個價了。」

「我們賺的也就是一個辛苦錢。」

「就是,原木也就是賣這個價格了。」

「雖然製作成傢具還有一點利潤,但那又要出人工費了,而且渠道費也不低。」

幾個人七嘴八舌的,開始遊說韓孔雀,想讓他讓出這棵老紫檀。

韓孔雀被他們吵得頭疼,不過他還算清醒,所以堅決的拒絕了這些人的報價。

不說別的,在國內阿三小葉紫檀老料,而且是滿金星的話,直徑2.0的金星紫檀手串,一般在2000元人民幣左右,也就是兩萬盧比,這棵大樹能夠做多少手串?

當然,這是按照小料的價格計算的,如果做成椅子桌子呢?

這時趙大有感嘆的道:「這樣的材料,可真是按照公斤來賣了,在國內,這樣的老料就算沒有金星,每公斤也絕對超過三萬。」

趙大有的聲音雖然低沉,但韓孔雀還是聽了個仔細,當然,距離他們稍遠一點的,因為有不少人在議論,所以就聽不清他們說的什麼了。

韓孔雀稍微計算了一下,就知道了這些棵老紫檀木的價值,當然,他從來沒有想要賣出去,不過,趙大有的心意,還是讓他感動的。

如果每公斤三萬的話,九百公斤,就是兩千七百萬,換算成盧比,可就超過兩億七千萬了,而現在,那些人也不過出到了一億盧比,跟這棵老紫檀的價值相差甚遠。

雖然那些人不斷的遊說韓孔雀,不過韓孔雀就是不為所動,到了最後,他直接不理那幾個人,而是收拾起來三截木樁,準備運走。

看到韓孔雀實在是說不通,幾個人才悻悻的離去。

看著那些人走了,趙大有道:「那些討厭鬼終於走了。」

韓孔雀好奇的道:「他們就是一些遊資吧?」

「對,就是他們這些人拿著錢擾亂了市場,要不然,我們的生意現在也不會這麼難做。」趙大有憤憤的道。

「這些人很會做買賣?他們的投資不會賠了?」韓孔雀好奇的道。

「賠?那幾乎不可能,那些遊資是很厲害的,他們為了減少風險,高價聘請了很多有經驗的買手,以前看一塊木料只有一個買手,現在有兩三個幫眼。

而且,還有精算師在旁做參謀,對樹做估價,用行話說就是『未算買,先算賣』,這樣經過一番專業計算,他們把可能的情況都計算上了,又怎麼可能會陪?」

「這麼專業?」韓孔雀有點驚訝了,他跟那些人相比,還真是不專業。

不過,貌似他也可以這麼做的,如果讓白曉亦她們參與,也許比那些專業遊資更厲害。

雖然白曉亦她們不會鑒定,但對數字,她們可是很敏感的,只要能夠給她們提供足夠的資料,她們很容易就能分析出,哪筆買賣賺錢,不過這樣也太浪費時間了,所以韓孔雀很快就打消了這個想法。

「那些人就是那麼專業,近幾年,隨著高檔紅木傢具價格屢創天價,越來越多的民間遊資開始流入原木領域,大量資本湧入后,民間紅木收藏者出手愈發猛,不但有「賭木」的,還有到越南「賭房」的。

越南的黃花梨是紅木中的極品,現在有不少投資者,都去越南買那種老式的木製民居,從賭木進入到賭房,可以說做的極其瘋狂,可畢竟是有利潤的,但他們有了利潤,卻把我們的利潤擠壓沒了。」趙大有苦著臉道。

韓孔雀不知道該說什麼,畢竟一個行業,如果被人知道裡面有大利潤,自然就會有遊資參與,這個是沒法避免的。

所以,既然不能安慰趙大有,韓孔雀就只能轉變話題:「趙大哥,你是行家,你給分析一下,我這些木料,能夠打造幾把椅子?」

「你想做金星紫檀椅?這倒是個好想法,反正木料只有一米多點,做椅子倒也合適,如果要解板材,料不可以有裂紋,體積要夠大,原料如果沒有裂紋,每棵60厘米粗的樹可以開出10到15塊板材,你些樹樁,完全可以解出四十五塊以上的板材,這樣算來,就算不節省木料,也足夠打制一套八張椅子了。」

「八張椅子能夠賣到兩千七百萬人民幣?」韓孔雀驚訝的道。

趙大有此時有點鄙視的看著韓孔雀道:「賣不到怎麼了?你可是只花了五十四萬人民幣,現在就算賣兩百七十萬人民幣,也應該高興才對。」

「我是有點驚訝,如果能夠賣到兩千七百萬,這不是說每張椅子的價格都要三百多萬人民幣?」韓孔雀解釋道。

「三百萬人民幣你就認為很高了?現在紅木市場比你想象的還要火爆,不要說三百萬,只要東西好,三千萬都有人會買,要知道這可是千年不腐,萬年不朽的東西,是可以當做傳家寶一代代流傳下去的。」趙大有像是在做廣告,不過韓孔雀還是聽進去了。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