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九十四章賠償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出了他最關心的問題。 韓孔雀道:「真的,不過一般是沒問題的。」 「真的能找蟲?這樣的木材可是比紫檀、黃花梨差遠了,就算緬甸花梨木也比它好啊1趙涵雁失望的道。 韓孔雀笑著道:「如...

韓孔雀心中早有想法,所以根本不會放過貌珠。

貌珠的那批寮國花梨他要,其他賠款,也不能少,就當是先為周美人收回一些利息好了。

看著面現陰狠的貌珠,韓孔雀只有冷笑。

而對旁邊的史密斯和愛德華那對難兄難弟,韓孔雀也只能是可憐他們,同情他們,其他,他也不能做的再多。

真是沒想到,這來參加一次木材交流會,還能連坑兩伙人,看著愛德華拿著合同,在不斷的研究,韓孔雀眼中充滿了笑意。

他的那份合同可是清楚的寫著交易的是大果紫檀的,所以就算大果紫檀的價格再便宜,他們願意用高價買,也只你是說明他們愚蠢,其他他們就什麼也不能做了。

因為合同很正常,沒有任何一方違約,所以他們也沒法追究賣主的過錯。

當然,就算有人違約了,現在賣方已經離開,愛德華他們想要追究責任,也找不到人了。

至於貌珠,他就算在緬甸再橫,也沒法在這裡拿他怎麼樣,就算他哥在緬甸權勢滔天,出了他那一畝三分地,也只能是乾瞪眼。

韓孔雀微笑著,從貌珠手裡把他剛才開出來的現金支票收了回來,道:「貌珠先生,三倍賠款什麼時候支付?我可沒有太多時間耽誤,如果不能在交流會結束之前賠付,我就只能報警了。」

說著,韓孔雀揚了揚手裡的合同,又拿過來白衣讓那位鑒定師出具的鑒定結果,有了這些,貌珠就算跟他打官司,也是必輸無疑。

貌珠無奈,他只能妥協,因為他這次來阿三國,可不止是帶了這麼點紅木。這些紅木只是他的私貨,他這次來,主要是參加邁索爾珠寶節的,所以。他手裡還有不少翡翠原石。

這批翡翠原石可不是他的,如果出了問題,就算是他哥,也沒法保得住他。

如果貌珠不履行韓孔雀手裡的合同,阿三國法院,肯定會封了他名下的那批翡翠原石,這樣一來,損失更大。

不過他手裡沒有現金,就只能用原石頂賬,所以他道:「我沒有那麼多錢。不過我手裡除了這批紅木,還有一批原石,是用來參加明天的珠寶節的,都是極品原石,我希望能夠用這批原石中的一部分頂賬。」

「可以。我對你們國家的翡翠原石也是很有愛的,不過價格只能由我們來定,如果你們不同意,就只能另想辦法來賠付我的損失。」韓孔雀笑呵呵的道。

貌珠看到他那個樣子,就一種上去咬他一口的衝動,不過現在可不是時候,所以他惡狠狠的看了一眼韓孔雀后道:「這不可能。我們最多能夠接受第三方鑒定,我們以第三方鑒定為標準議定價格。」

韓孔雀笑了,這個貌珠還不蠢,所以他道:「那我們只能再次麻煩辛格先生了,也只有他們公司的鑒定師,我們雙方才能夠共同接受。」

「好。」貌珠知道自己不答應。就沒有可能離開這裡,所以只能咬牙同意。

接下來自然有白衣和拉嘉娃接手,而拉嘉娃組織的那個律師團,現在還沒有解散,這次正好連這個事情也一塊處理了。

有那麼多專業人士幫著自己幹活。韓孔雀自然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貌珠則十分憋屈的被舉辦方的保安陪同著,去處理善後事宜了,自然,這裡的這批寮國花梨木,輕鬆被韓孔雀拿到了手裡。

至於價格,自然也有第三方評定,而評定的結果為四十萬盧比一噸,低於這批紅木的實際價值,又比普通花梨木的價格高了點。

要知道這裡可是批發,價格自然要低於市場價的,可以說,四十萬盧比一噸的價格,才是這批寮國花梨的正常價位,畢竟解開的那兩棵並不能代表這一批。

「老闆,這種寮國花梨真的能夠被蟲蛀?」趙涵雁在看著貌珠一伙人被押走之後,立即問出了他最關心的問題。

韓孔雀道:「真的,不過一般是沒問題的。」

「真的能找蟲?這樣的木材可是比紫檀、黃花梨差遠了,就算緬甸花梨木也比它好啊1趙涵雁失望的道。

韓孔雀笑著道:「如果沒有這種缺點,寮國花梨的價格能這麼便宜嗎?看看這花紋,聞聞這香氣,如果密度增大點,又能跟紫檀一類不招蟲,那可就是真正的極品木材了,這樣的材料,能夠用四萬人民幣一噸買到手嗎?」

「到時候也肯定能夠被炒到一萬一斤,就跟我國的海、南極品黃花梨一樣。」韓星道。

韓孔雀嘆息道:「如果這些鬼臉紋和行雲流水紋,生在我國的海、南黃花梨上,那還真不是一萬一斤能夠買到手的,到時候,不管是誰遇到了,都會不惜代價搶到手的。」

過了一會兒韓星才道:「大哥,寮國花梨木沒有收藏價值?我聽那個鑒定師說的,好像並不比紫檀和黃花梨要差多少啊?」

韓孔雀道:「收藏第一方陣為黃花梨和紫檀,第二方陣為酸枝,第三方陣為東南亞花梨類,主要是泰國花梨,緬甸花梨,寮國花梨。

寮國花梨的收藏價值比寮國紅酸枝低,屬於收藏級別的第三方陣,和緬甸花梨一個級別,高於幾乎所有的非洲材料和南美洲材料,當然,那要去掉非洲的大葉紫檀。

東南亞花梨屬於收藏的最低級別了,低於此級別的木頭,幾乎沒有收藏價值,所以說,寮國花梨木的收藏價值不能說沒有,但是比黃花梨、小葉紫檀、大紅酸枝就相差甚遠了。

畢竟這種草花梨的資源比較豐富,而且能夠被蟲蛀,就讓它的收藏價值大跌,能夠被蟲蛀的傢具,是十分難以長時間收藏的,一個不小心,被蟲蛀了,那就一切白費了。」

「那老闆為什麼要買?」其實趙涵雁是想說,老闆為什麼要算計那個可憐的緬甸人的,不過想到老闆的的手段,趙涵雁有點怕了,所以想了想還是尊重一些老闆的好。

韓孔雀笑道:「那個緬甸人跟我有仇,當然,他好像不知道,不過,他不知道更好,這樣的敵人比較好算計。」

看著韓孔雀的笑容,韓星和趙涵雁頓時一陣惡寒,這是被老闆盯上了,現在他們真是有點可憐貌珠了。

韓孔雀好像看出了兩個人的想法,所以接著道:「你們不用可憐他,他大哥在緬甸軍政府很有實力,所以,這些東西還不知道是搶的誰的,現在便宜了我們正好。」

韓星和趙涵雁默然,他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韓孔雀。

韓孔雀也不管他們,解決了貌珠,這次來這裡的收穫也就很可觀了,當然,如果還能有所收穫,韓孔雀也是不拒絕的。

他隨意的走著,終於來到了人最多的地方,這裡當然是交易阿三小葉紫檀的。

一般人工林培育的小葉紫檀木最多,這種小葉紫檀木的密度要稍微小於野生小葉紫檀木,當然,最主要還是人工林小葉紫檀木的質地和油性,全都差了野生小葉紫檀木一籌。

所以,人工林培育的小葉紫檀木就要便宜一些,不過,畢竟需要六七十年才能培育出來一批,這樣的東西,是真的前人栽樹,後人乘涼,所以,就算再便宜,也便宜不到哪去。

這種直徑在二十公分一下,十公分以上的人工林小葉紫檀,在這個市場中的價格算便宜的,只要一百二十萬一噸,所以這邊的交易是最火爆的。

古拉瑪吉.辛格也主要是忙這邊的事情,現在紅木出口被政府控制的越來越嚴格,所以現場紅木的爭奪也更加激烈。

幸虧這裡買賣的是人工培育的經濟林木,要不然,就算以奎師那珍珠及珠寶公司的實力,也是個麻煩。

如果韓孔雀他們不是從奎師那珍珠及珠寶公司,拿到了紅木進出口許可證,韓孔雀也沒法從阿三國進口紅木。

據《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規定,微凹黃檀、中美洲黃檀、貝里斯黃檀、交趾黃檀、盧氏黑黃檀這五個材種已經被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並且從2013年6月12日,需要均須有進出口許可證或者再出口證明書,方可進行貿易。

所以,不止是阿三國,整個東南亞,美洲和非洲,所有紅木,以後出口都將會受到限制,而國內的紅木進口每年都達到七八十萬立方,總價值超過十二億美元,這麼大的進口量,如果猛然被限制,紅木提價幾乎是必然的。

以後,紅木越來越難進口是肯定的,在這種背景下,這裡的紅木交易火爆也就可想而知了。

奎師那珍珠及珠寶公司的實力很強,他近年來積存了上千噸小葉紫檀木沒有出售,而是在今天一次性放出,要不然,也不會吸引世界各國的紅木巨頭前來搶購。

當韓孔雀來到這邊的紅木交易點時,韓孔雀發現,居然還有不少小葉紫檀木沒有賣出去。

「破六韓先生每次都出人預料啊1看到韓孔雀,已經沒有多少事情的古拉瑪吉.辛格走了上來,跟韓孔雀笑著打招呼。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