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九十章煙雨蒼茫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 就像韓孔雀買的那批花梨木傢具,就算是人工種植的花梨木製造的,也不便宜,如果真用這裡的這種花梨木打造傢具,你想幾萬塊十幾萬塊就買一套茶几椅子? 那絕對是做夢,所以,就是因為國內那虛高的價格,...

這麼精美的鬼臉紋,不要說韓孔雀,就連白衣和拉嘉娃,也被吸引住了,開始裹足不前。

有這樣表現的花梨木,自然吸引了很多人在這裡圍觀。

而這處的原木也很多,韓孔雀看了一眼,這裡堆積的原木,足有四五十根,而且粗細都差不多,全都在二十公分以上,三十公分以下,沒有太粗的,也沒有十分細的,可以說是一批很好的原木。

這樣的一批原木,自然吸引了很多人觀看,特別是被解開的那棵花梨木木板跟前,圍繞的人更多。

「不知道我們那棵,解開了有沒有這個漂亮?」

「那是肯定的,你看這些才多少錢?我們那根值多少錢?」

兩個熟悉的聲音,在韓孔雀的耳邊響起。

韓孔雀轉頭一看,居然是愛德華,他跟史密斯兩個人就站在韓孔雀不遠處。

看到韓孔雀注視他們兩個,愛德華道:「黃皮猴子,我們只要極品,這樣的普通貨我們是沒興趣的。」

「愚蠢的白皮豬。」韓孔雀罵了一聲,暗道晦氣。

「黃皮猴子,你們也就能買這些不值錢的玩意了。」史密斯瞪了韓孔雀一眼后道。

「白皮豬,不要總跟著我噁心人。」韓孔雀鄙視的瞪了他們一眼,又轉過頭去看那精美的鬼臉紋了。

韓孔雀一邊觀察這批原木,一邊聆聽不遠處被不少商人圍攏在中間的老闆的話。

聽了一會,韓孔雀就知道,這位老闆居然奇貨可居,想把這麼一批花梨木賣出個高價,現在的價格已經抬到了二十萬盧比一噸,而這批花梨木總共有六十八噸。

白衣站在韓孔雀的身邊道:「不是說我們國內最好的花梨木才兩萬一噸嗎?在這裡花二十萬盧比一噸買回去,還不賠死?」

韓孔雀笑道:「所以,國內的緬甸花梨木,都是假貨。再說,你們聽說的價格,都是原木,也就這樣沒解開的木材。解開了的心材,價格要高很多。」

就像韓孔雀買的那批花梨木傢具,就算是人工種植的花梨木製造的,也不便宜,如果真用這裡的這種花梨木打造傢具,你想幾萬塊十幾萬塊就買一套茶几椅子?

那絕對是做夢,所以,就是因為國內那虛高的價格,讓各種假貨橫行。

韓孔雀買花梨木的地方,也就是一品堂。他們還算實在的,在韓孔雀買了他們不少傢具之後,那位導購,直接告訴韓孔雀,現在好多商家都在賣緬甸花梨傢具。其實那都是阿三花梨木,有些更黑心的,則直接用非洲原產的。

如果你想要緬甸的花梨木,他們則直接從緬甸發給你就行了。

想要阿三的,他們從阿三發給你就完了,反正都是非洲的,當然。你就不要夢想著他們用刺蝟紫檀了,肯定是用那種聞著有酸臭的所謂紫檀。

「哎!現在的生意越來越不好做了。」韓孔雀剛剛看完一塊帶著行雲流水紋的木板,就聽到有人嘆息。

韓孔雀發現是林友山,林友山也是魔都的,所以韓孔雀跟他都有一絲親近感。

看到韓孔雀注意到了自己,林友山道:「這確實是一批很好的花梨木。不過價格太高了,如果收到手,加上運費關稅,如果運作的不好,很可能要砸在手裡。」

韓孔雀道:「這批貨確實很好。這個老闆也很幸運,居然解出兩棵樹,就遇到了那麼精美的鬼臉紋和行雲流水紋,有了這兩種自然花紋給他打底,他的底氣就足了。」

看著那精美的行雲流水紋,林友山也只能嘆息。

「行雲流水」紋或稱「煙雨」紋,木材紋理顯現出幅幅不同的動感圖案,宛如「行雲流水」或「煙雨蒼茫」般的景象。

這種紋理在花梨木的紋理中,具有最特殊的表現形式,它蘊藏著豐富的自然藝術和文化內涵。

在每個木件的紋理中,呈現出不同景象的畫面,一幅幅猶如國畫大師筆墨下描繪的山水畫,體現出大自然的神美。

這樣大自然的傑作,每一件都是珍品,這樣的東西,誰得到了都想賣出高價,不過,解開來的這些木板,那位老闆可不會用幾萬一噸的價格處理了。

所以,這就要看各自的本事了,解開了的木材,你才知道他到底生長了什麼樣的紋路,沒有解開的,你又怎麼知道它的內部是什麼樣的?

所以,面對這麼同一批的花梨木,因為解出來了極品,讓剩下的那些,被人們期待,但同時,它們的價格,也升高了很多。

這讓這批木材的主人臉上笑開了花,而這裡的木材商,卻苦了臉,因為老闆把風險轉嫁在了像林友山這樣的傢具商人身上。

不過,如果這批木材真的能夠解出一批精美的鬼臉紋,或者是行雲流水,最賺錢的還是像林友山這樣的傢具商。

「現在是什麼價格了?」韓孔雀問道。

林友山道:「已經有人出到三萬一噸了,是一位歐洲富豪,人家只要東西好,根本不管現在的行價是多少。」

韓孔雀道:「那麼說你們不想出手了?」

林友山道:「沒法出手,阿三國的關稅可不低,這樣的珍惜木材,全都是三十個點,加上運費人工,成本直接增加一倍,如果三萬一噸收到手,最少六萬一噸才能出手,這還是成本價,如果加上渠道費,最少十萬一噸才能有點賺頭。

這種價格要是解開了的心材還差不多,花梨木原木,就很難出手了,除非能夠解出那種鬼臉紋還差不多,要不然,是沒法讓人出高價,購買這麼貴的原木的。」

韓孔雀默默計算了一下自己買的那套椅子,每個椅子最重也不過五六十斤,那麼說,一噸花梨木,最少也能製作三四十張椅子,這樣一張椅子的成本,也不過三千多塊,而他們在國內能夠賣到多少?絕對不止三萬。

所以說,價格高了,少賺點是真的,可不賺錢,是沒有一點可能的。

說別的韓孔雀不知道,就說韓孔雀買的那套花梨木的那十一件套,裡面有茶几和椅子,那可是用人工種植的黃花梨製作的,可就那麼十一件,就要了韓孔雀三十多萬,平均一件可是要三萬多,所以,林友山說他們不賺錢,他是一點也不信的。

韓孔雀這麼一算,這花梨木還真是有搞頭,就連人工種植的,人家做成成品,都能賣到百萬一噸,那這種正宗的野生料,還不被他們賣出個天價?

本來韓孔雀只是本能的認為花梨木的價格被低估了,現在他才知道,其實沒有被低估,而中間的利潤,其實被那些傢具商吞了。

也許剛才,韓孔雀還沒有一個清晰的認識,而現在被林友山一說,韓孔雀才真正意識到了這裡面的巨大利潤,面對這麼巨大的利潤,如果韓孔雀還不知道分潤一點,那他可這的是白來了阿三國一趟。

「現在的阿三也太不講究了,原來我們來做生意,只有我們中國人,他們也只賣阿三花梨木和小葉紫檀,沒想到現在的阿三也學壞了,居然弄來了這麼多緬甸人、越南人,還有白皮豬。」林友山憤憤的道。

林友山的話,可沒有引起韓孔雀的同情,現在這個世界,誰都不是傻子,沒有利益的事情,就沒有人做,有利益的事情,肯定會扎堆。

就像現在這樣,韓孔雀看到了利益,自然也想參一腳,更何況,他對那個老闆也十分感興趣,因為他好像對這個人有點印象。

「我看有人要忍不住了,不如我們過去看看,我正好想要一批這樣的好材料,如果價格合適,我可真想收下。」韓孔雀笑著道。

「呃1林友山有點無語,他沒想到說了這麼多,韓孔雀居然還想收購這批原木。

「哎!有你們這些土豪參與,我們就只能抱團了。」林友山說著,領著韓孔雀走向了趙大有他們那邊。

「現在這批緬甸花梨木的報價,已經達到兩千零四十萬盧比了。」剛走過來,趙大有就道。

「價格肯定還會高,你沒想到吧!韓兄弟雖然收到了十來噸緬甸花梨木了,但他對這批六十八噸的木料,還是感興趣的。」林友山道。

趙大有道:「有興趣就有興趣,公平競爭嘛1

楊道:「還競爭什麼,我看那個叫貌珠的傢伙不地道,這次的事情很玄。」

「那人叫貌珠?」韓孔雀驚異的道。

楊道:「你認識?」

韓孔雀笑著道:「不認識。」

看韓孔雀不想多說,王天生對楊道:「你看出什麼來了?」

楊道:「你們看外面那幾個人,這幾個人原來我見過,都是緬甸那邊的小木材商,如果他們這次出價兇狠,那就是在做套。」

「你是說他們跟這些木材的主人貌珠是一夥的?」王天生道。

楊道:「希望不是,等等看吧!歐洲的那幾個財閥二代,看來很希望獲得這批木料,不知道他們會是個什麼結果。」

趙大有此時道:「可能讓你說著了,你們看,他們現在在發號牌,這是要拍賣。」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