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八十九章鬼臉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府控制的也越來越嚴了,沒準以後這種緬甸花梨木就要像翡翠一樣,價格飛漲。 緬甸花梨木,在緬甸買的話,估計也就五六千塊錢一方,現在在國內,緬甸花梨木要看規格,小一點的8000至10000,規格大一...

樹木的密度怎麼計算?要知道裡面可是有水分的啊!乾燥的和濕的能一樣嗎?

如果這個方法真的管用,那還有賭木這一說嗎?

如果樹木當中有大型空心,這樣的方法自然會管用,但那得多大直徑的樹木,才能無視計算的誤差?

雖然這棵花梨木是實心的,確實沒有空心,但如果他們用這種方法對小葉紫檀這麼堅定,要不賠死他們才怪了。

韓孔雀可沒心思給他們解釋,他悶聲發大財就好了。

當他看到緬甸男人已經完成合同,立即走向了那個緬甸男人。

「怎麼樣?轉賬成功了?」韓孔雀笑呵呵的問道。

緬甸男人同樣露出了笑臉:「成功了,您應該是破六韓孔雀先生吧?我早就聽說過你的大名,現在我很好奇,你怎麼知道那兩個白皮豬,不能區分大果紫檀和小葉紫檀之間的差距?」

「沒想到老闆的漢語說得這麼好,這還真是意外,其實事情很簡單,那個叫史密斯的,肯定知道我很有錢,但那個愛德華過來就說我有沒有錢購買,這就說明,他們認為這棵花梨木很貴,我手裡並沒有支付其價值的盧比。

如果他們知道你們緬甸花梨木的價格的話,這種話我想就算他們再沒腦子,也會知道四五十萬盧比我還是有的。」韓孔雀道。

此時,聽到韓孔雀和緬甸男人對話的趙大有三人,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那兩個白種人,肯定是被韓孔雀坑了。

只是通過一句話,韓孔雀就能夠推斷出兩個白人的想法,這樣的推斷能力,確實讓人佩服。

緬甸男人道:「我叫吳蘇,很高興和您認識,以後去緬甸,不要忘了找我,這是我的名片,我除了做木材生意,還做翡翠生意,如果你參加明天的珠寶節,也許我們還有合作的機會的。」

「我們會有機會合作的。」韓孔雀笑著點頭,這個吳蘇還是很對他胃口的,只是幾句話,他就能夠完美的配合韓孔雀,坑了那兩個白人一把,可以說他是一個十分聰明的人。

吳蘇指著他身後的十多棵緬甸花梨木道:「這些都是我從國內運來的,你們稱這些大果紫檀為緬甸花梨木,所以這次我給你的是緬甸花梨木,而不是大果紫檀,並大果紫檀太貴了,希望您能喜歡。」

吳蘇這麼一說,韓孔雀等人全都笑了,畢竟他們可是知道,大果紫檀不是下葉紫檀,大果紫檀就是緬甸花梨木。

「我很喜歡。」韓孔雀笑的很開心,畢竟白得了一批緬甸花梨木,這種好事,誰遇到了都會高興。

「為了減少麻煩,我們要離開了。」吳蘇指了指不遠處的兩個白人道。

韓孔雀點頭笑著道:「拜拜。」

等幾個緬甸人帶著幾個本地阿三走了,趙大有幾個才反應過來:「這十多棵緬甸花梨木他送給你了?」

「不能說送,應該是分給我的。」韓孔雀一本正經的道。

「那棵確實是緬甸花梨木是不是?」楊道。

韓孔雀道:「當然,幾位老哥怎麼會看錯?只不過那兩個棒槌,並不知道大果紫檀和小葉紫檀的區別,也許他們以為,紫檀都是一個樣的吧?」

韓孔雀這麼一說,韓星和趙涵雁也樂了,就算他們再不懂,也知道,緬甸花梨木和小葉紫檀木的價格,相差百倍不止。

花梨中最珍貴的是緬甸花梨,現在國內市面上,很多號稱緬甸花梨的傢具,都是寮國花梨等東南亞花梨冒充的。

雖然緬甸花梨木跟小葉紫檀木的差價巨大,但這應該是一種被低估的木材,韓孔雀很有收購一批存起來的想法,畢竟這東西生長的也比較緩慢,以後肯定會越來越少。

而且緬甸軍政府控制的也越來越嚴了,沒準以後這種緬甸花梨木就要像翡翠一樣,價格飛漲。

緬甸花梨木,在緬甸買的話,估計也就五六千塊錢一方,現在在國內,緬甸花梨木要看規格,小一點的8000至10000,規格大一點的12000至14000,不管多少,每噸也不會超過三萬,相比小葉紫檀,差價實在是太大。

不說小葉紫檀了,就算相比同樣為花梨木的海、南黃花梨,其價格也是相差巨大,海、南黃花梨如今的最低價格都已經高達一萬元每斤,如果料子夠好,價格還可以高上幾倍。

緬甸花梨木心材橘紅、磚紅或紫紅色,香氣濃郁:結構細;紋理交錯;湊近花梨用鼻子聞一聞,可聞到這種花梨也有一股檀香味,味很香,但比海、南黃花梨的降香黃檀的香味要淡。

這也是緬甸花梨木跟印度花梨木和越南花梨木的最大區別,後面兩種的香味更少,有事幾乎聞不出來,而質量更差的則是非洲花梨木,有的居然帶著酸臭味。

目前國內市場上常用巴西花梨木或者非洲花梨木,冒充昂貴的緬甸花梨木,兩者的價格之差高達幾倍。

緬甸花梨木有一股清香而非洲花梨木味道酸臭,這是比較簡單辨別非洲花梨木冒充緬甸花梨木的方法。

當然,這不是說非洲花梨木就沒有好的了,其實花梨木不能按產地來命名,主要得看它的學名。

非洲花梨中最好的是學名刺蝟紫檀的木種,緬甸花梨中最好的是學名為大果紫檀的木種,只有這兩個木種才是屬於紅木的,而且在國標紅木里,也只有這兩個木種才能叫「花梨木」。

而眾所周知的海、南黃花梨和越南黃花梨都屬於香枝木而不是花梨木。

刺蝟紫檀比大果紫檀進中國的時間晚,其實沒有什麼區別,木性都比較接近。

實際算起來,在花梨木家族之中,緬甸花梨木是最好的,也是最具有升值潛力的,所以這次過來,如果價格合適,收購囤積一批緬甸花梨木,也許有意外驚喜。

那一棵緬甸花梨木雖然品相不錯,但總共也就一噸多點,論價值最多也不過四五百萬盧比,合人民幣也不過四五十萬元,這還是因為這是一棵野生花梨木,而且生長了很長時間,要是普通花梨木,最多也就是四十萬盧比一噸。

因為花梨木的賭性太大,這東西可不是解開就能夠用的,而是要看心材,如果心材長的不好,那就是廢料,當然,吳蘇手中的那棵大樹,其心材一般不可能出問題,但緬甸花梨木就算再好,它也不如小葉紫檀木。

所以這麼一棵重一噸的原木,在沒有解開的情況下,最多也就只四五十萬人民幣,而那兩個白人,卻足足花了兩百萬人民幣買了下來。

韓孔雀的意外收穫,引發了趙大有四人的熱情,他們也顧不得聊天,全都撲向了不遠處的一堆堆原木,開始自己的賭木之旅。

「大哥,這十三根緬甸花梨木怎麼處理?」韓星看到韓孔雀從一棵花梨木身邊站起來,立即問道。

「讓公司派車來,把他們運回公司倉庫,這些花梨木也就不到十來噸,我想應該沒有人會搶。」韓孔雀淡淡的笑著道。

韓星聽的一樂,現在如果還有人想搶他們才怪了,沒見想算計他們都那幾家有多慘?

韓星再次看了一眼,到現在還樂呵呵的史密斯和愛德華一眼,感覺做傻子也不錯,因為沒有煩惱啊!

韓星去通知公司派車來,趙涵雁守著那十三根緬甸花梨木,而韓孔雀,則帶著拉嘉娃和白衣,繼續看下面的原木。

「老闆,你說那兩個人是真傻,還是假傻?」拉嘉娃到現在都還沒有弄明白,那兩個白人,怎麼就敢這麼輕易的買下上千萬盧比的木材?他們的自信到底從哪裡來的?

韓孔雀笑道:「這個應該是文化的差異,東西方文化不同,他們也許不明白,我們同樣是亞洲人,而你們叫阿三,我們叫中國人,我們是完全不同的兩個種族。」

咬文嚼字是中國文化的一大特色,這在英語的國度,是很少見的,所以在他們知道,那棵原木確實是紫檀之後,他們根本就沒有想到,小葉子的紫檀,和大果子的紫檀到底有什麼不同,不就是一個的葉子小了點,一個的果子大了點嗎?

這樣的奇葩理解,肯定都在那兩個白人腦子裡轉悠了一下,他們畢竟不是中國通,想要弄明白裡面的差距,肯定不是那麼容易的,這樣,自然就要交點學費。

「老闆,這些都是緬甸花梨木吧?我聞著有香味,跟我們的那些花梨木差不多的香味。」白衣此時在一堆原木跟前停了下來。

韓孔雀一看,確實很像緬甸花梨木,他也聞了聞,味道也很對,不過,雖然味道差不多,但木質就有點差異了。

白衣之所以輕易就看出這是花梨木,是因為這家的老闆很聰明,他用作展示的是一塊剛解開的木板,木板剛解出來不久,所以就算不用太靠近,也能聞到一股淡淡的清香。

而且這快木板解得很好,鬼臉紋全部暴露了出來,這塊木板上的鬼臉紋,其紋樣有臉廓、有眼鼻、似人或似猴樣的臉譜,看著活靈活現。

這種天然的東西,還真是大自然在花梨木紋理中繪製出的一種十分獨特、有趣的自然藝術傑作。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