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八十六章賭木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讓你幹什麼就幹什麼,不能有任何意見。」 柳絮看到韓孔雀那種壞笑,立即滿臉通紅:「你又想到什麼壞主意了?你不用白日做夢了,我是不會上當的,我不跟你賭。」 「真的,要不要聽聽條件,你可以隨...

第一次沒有加更獲得了八十五張月票,特加更一章,為昨天的八十五張月票賀。

十八億阿三盧比,讓本德家族元氣大傷,在賠付了很多現金之後,他們不足以償付韓孔雀的全部損失,只能按照韓孔雀的要求,把靠近森林的那片林地,其中包括了多個達利特人聚集區,全部轉移給了韓孔雀。

也就是說,從此之後,韓孔雀的八卦投資公司,將要正式在阿三國落戶,並且成立八卦墾殖集團,專門在阿三國護林防火,保護阿三國的神態環境不被破壞。

當然,在這個前提下,韓孔雀種點沉香紫檀,挖點劍齒象的骨骼化石,也就很正常了。

第三個向韓孔雀投降的則是友邦保險公司,那個史密斯,在事件鬧大之後,立即面臨著龐大的壓力,最後不得不儘快處理善後。

隨著韓孔雀的出名,雖然他被推倒了風口浪尖上,但友邦保險公司,同時也被架在了火上烤。

現在所有人都知道韓孔雀事先給那批沉香買了保險,如果友邦保險公司沒有正當的理由,是絕對不能,也不敢不在規定期限賠付的。

所以,在還有幾天到期的時候,史密斯上門,直接賠付了韓孔雀十億美元。

韓孔雀的沉香被搶了,這個肯定算是意外,這在保險賠付的範圍之內,是友邦怎麼也不能推脫的,既然沒有辦法避免這筆巨額賠款,那還不如提前支付,賺個好名聲。

到了此時,韓孔雀在阿三國的事情已經圓滿結束,他打算在阿三國再待一天,明天就起程回國。

沒有了事情,韓孔雀他們自然要出去好好玩玩,特別是需要買一些阿三國的特產,回去好送給家人朋友。

邁索爾是很漂亮的,造物之主毫不吝惜的,將恩賜包圍著邁索爾這座城市,這裡山、水、瀑布、湖、森林…應有盡有,不管走到哪裡,都十分漂亮。

當然,這是拉嘉娃特意避開了貧民窟的效果,當他們買東西路過一片棚戶區時,韓孔雀他們還是驚呆了。

那是一片連綿的棚戶區,在稀疏的幾棟大樓之間,一片密密麻麻的板房,把整個空地棚了起來,裡面的房子狹孝骯髒、污水橫流、不見天日。

韓孔雀知道,在這片棚戶區下面,生活著十幾萬貧民,雖然早就知道這個數字,但真看到了,還是讓人震撼。

他實在是想象不到,在邁索爾光鮮的表面之下,還有這麼一處地方。

越過這處貧民區,再次進入繁華地段,韓孔雀他們才嘆息出聲,不過他們都沒有說什麼,畢竟這不是在國內,就算阿三人民過的再慘,也有他們的政府想辦法解決。

阿三國最出名的,首先當然是紗麗,不過價錢比較貴,一般人還真買不起,不過韓孔雀他們當然是例外,而韓孔雀的八卦公司,女人最多,所以女人每人一條莎莉,男人就每人一串小葉紫檀手串。

韓孔雀買的東西是手串,而莎莉則是柳絮等女買的,他們自然不會放過阿三的香水,這個倒是很便宜的,阿三原產的,算起才10多元人民幣一瓶,不管好不好,特色嘛!反正也不是很爛,樣子還是不錯的。

然後還有黑茶,球狀的,關鍵是木頭盒子做的非常漂亮,具體喝起如何不知道,300盧比左右,送人很體面。

當買東西時,韓孔雀第一次看到了阿三國的盧比是什麼樣子,其他都不說,盧比最大的特徵,就是上面那密密麻麻的文字。

詢問了一下拉嘉娃,韓孔雀才知道,阿三光是官方宣布的法定語言就有14種,這一點在盧比上表現的最明顯,因為每一張盧比上,都密密麻麻填滿了15種文字。

零零碎碎的買了一大堆東西,等韓孔雀他們中午回到酒店的時候,正好碰到奎師那珍珠及珠寶公司的古拉瑪吉.辛格。

「辛格先生找我有事?不如我們上去說?」韓孔雀客氣的道。

古拉瑪吉.辛格笑著道:「我知道破六韓先生很忙,所以就不打擾了,我這次過來,是希望破六韓先生能夠參加我們公司在今天下午舉辦的一個交流會,在會上,會出現很多珍惜植物出現,不知道破六韓先生有沒有興趣參加?」

「珍稀植物交流會?」韓孔雀有點驚訝。

「對,這是請柬,上面有地址。」古拉瑪吉.辛格的翻譯地上了一張精美的請柬,上面用阿三語和漢語書寫著地址。

「謝謝辛格先生的邀請,我十分感興趣,太謝謝了。」韓孔雀道。

古拉瑪吉.辛格在跟韓孔雀寒暄了一會,才告辭離開。

當他離開之後,韓孔雀有點摸不著頭腦,這無緣無故讓他去參加植物交流會?

拉嘉娃看韓孔雀沒有明白,直接解釋道:「我聽說辛格先生,經常組織外國的大商家在他的種植園聚會,雖然名義上是植物交流會,不過他們應該是聚在一起賭博。」

「賭博?阿三教的教規允許賭博?」韓孔雀驚訝的道。

拉嘉娃道:「當然不允許,不過我們不賭,賭的是你們中國商人,他們賭的是木頭,具體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只是聽家裡人說過。」

「賭的是木頭?賭木吧?」韓孔雀這時有點明白了。

奎師那珍珠及珠寶公司這些年發展的很快,他們不止是經營傳統的珍珠和珠寶,只要是珍惜的,不管是什麼,他們都經營,就是由於他們會變通,所以他們公司發展的很快,其實力雖然不如工業信貸與投資銀行,但也絕對不可小視。

你要知道,在阿三這個奇葩的國家,如果女人不帶金飾出門,就跟國人不穿衣服出門是一個樣的。

在這個每個女人都需要至少一件金飾的情況下,珠寶公司的生意,就可想而知了。

看著韓孔雀雙眼發光,柳絮不樂意了:「你不是告訴我不賭了嗎?怎麼現在又心動了?」

韓孔雀道:「賭石、賭木和賭博是完全兩碼事,賭博十賭九詐,賭石和賭木,可是完全憑眼力經驗說話的,這個可沒法作假,是完全憑實力的,這樣能算賭博嗎?」

「不能作假?我們第一次買的那塊賭石,為什麼被人染了色?那不是作假?」柳絮道。

韓孔雀暴汗,那還真是作假:「那是作假,不過樹木怎麼做假?他在怎麼做假,他也不可能把一顆梧桐樹偽裝成小葉紫檀木。」

「那為什麼叫賭木,而不是買賣木材呢?」柳絮不依不饒的道。

韓孔雀一邊走,一邊道:「這是因為小葉紫檀的特點,十檀九空,賭的就是小葉紫檀樹裡面有沒有空心,如果沒有空心,自然就能取出大料,如果有空心,自然就沒法取料,就算能取出一些木料,也不會有大料,這樣的小葉紫檀木自然就價值大跌。

如果一根直徑五十公分的原木,內部沒有空心,這樣的一根木材,價值絕對超過五百萬一噸,但如果是空心的,就沒法賣到一百五十萬以上了。」

「那你怎麼鑒定出來,樹木裡面到底有沒有空心?」柳絮道。

韓孔雀道:「不要擔心,我自然有辦法了,要不然我又不傻,怎麼可能參與這種事情?你想,如果我能夠每次都猜對,那這種賭木活動,不是給我們送錢嗎?」

柳絮疑惑的道:「如果真是這麼容易,怎麼還有那麼多人賭輸呢?」

「他們那些人都是靠蒙的,我可是專業的。」韓孔雀道。

柳絮鄙視道:「輸得那些人都認為自己是專業的,都認為自己不可能輸,不過,他們還是輸了,善泳者必溺於水,就是這個道理。」

「我跟他們可不同,我可是韓孔雀,要不然,我們先試一試?」韓孔雀看柳絮擔心,只能想辦法讓她放心。

「怎麼試?」柳絮道。

韓孔雀道:「走,我們回房間做實驗,不過,我可不能白浪費時間,如果你輸了,可就要輸給我點什麼。」

「我的東西你隨便拿。」柳絮十分大方的道。

韓孔雀低聲道:「你的東西就是我的東西,這個不行,如果你輸了,可就是願賭服輸,只要聽我的就行了,晚上我讓你幹什麼就幹什麼,不能有任何意見。」

柳絮看到韓孔雀那種壞笑,立即滿臉通紅:「你又想到什麼壞主意了?你不用白日做夢了,我是不會上當的,我不跟你賭。」

「真的,要不要聽聽條件,你可以隨便拿幾個杯子,裡面可以裝上水,也可以是空的,我不動,而且站在遠處,不管你怎麼弄,我都能知道,哪個杯子里裝了水,那個杯子里什麼都沒有。」韓孔雀誘hu道。

「不看?」柳絮果然上當,她好奇心太重了。

韓孔雀痛快的道:「不看,如果你不放心,我可以背過身去。」

「那你怎麼猜?我要作弊把茶杯換了怎麼辦?」柳絮道。

韓孔雀道:「不管你怎麼換,我都能準確指出哪只茶杯裡面有水。」

「就算這樣,你又怎麼用這個本事來賭木?」柳絮到是相信了,畢竟韓孔雀從來沒有騙過她,現在韓孔雀能這麼說,那就是他真有這個本事。

——————

繼續求月票,月票越多,加更越多。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