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七十四章大頭(六百張月票加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當地警察又不是那個本德家族的孫子,自然是不會給本德家族墊背的,所以,最後這筆錢,最終會落到本德家族頭上。 現在本德家族是有苦難言,當時他知道那些出警的警察想要私吞了那批小葉紫檀樹墩,所以在那些...

韓孔雀下去的時候,周圍已經圍上來了大批武裝人員,這些人小心的把四輛越野車拆解開,從裡面翻出十一個大型背包。

這些背包,被武裝人員迅速打開,另外一些人,快速圍攏上來,就算韓孔雀聽不清楚他們在說什麼,韓孔雀也知道,他們是在鑒定這些沉香的真假。

為了這次計劃,韓孔雀可以說投入了巨額成本,他當然不會看著這些沉香被人拿走。

所以,他已經做了萬全的準備,就在那些人滿意的想要把沉香收起來時,那些背包之內,迅速冒出一股股濃煙。

而那些圍繞著背包做鑒定的人員,首當其衝,吸入了一口濃煙,接著,這些人無聲無息的倒在了地上。

而周圍圍著十一個背包,保護著這些背包的武裝人員也沒有倖免,因為他們都是背向背包,所以並沒有在第一時間發現背包里冒出來的濃煙,所以他們也一個個接連摔倒。

而遠處的武裝人員,在發現這種情況時,已經晚了,就算有幾名反應迅速,帶上防毒面罩的,也在韓孔雀的攻擊下,瞬間倒地。

這時,街道上很多地方,都冒出來了濃煙,而在濃煙當中,韓孔雀四處遊走,把有些幸運,沒有被迷、香迷暈的武裝人員清除。

等感知到方圓三百米之內,再也沒有清醒的人員,韓孔雀才笑嘻嘻的把十一個背包收了起來。

把沉香再次收進玄元控水旗之中,韓孔雀才鬆了口氣,這些沉香還真不是那麼好得的。

韓孔雀把感知之中,所有能夠拍攝到自己這個方位的監控設備,全都一個個從隱秘的地方弄出來,一些不好拿下里的,他乾脆破壞掉。

等一切做完,韓孔雀再次回到那個角落,在袁鵬的幫助下。快速攀爬回樓頂。

韓孔雀的整個行動,在兩分鐘之內全部結束,所以,從開始槍戰。到韓孔雀最後漁翁得利,總共也不超過五分鐘。

十分鐘后,當他回到樓頂時,接到報警的幾個警察,才小心翼翼的接近這裡。

這時,場中已經只剩下昏迷的武裝人員和死屍了。

行動結束,兩個人也不多說,他們壞笑著走下了樓頂,繼續回房間睡覺去了。

槍戰的動靜在街道上迴響,聽著很大。但酒店的隔音設施還算不錯,所以在酒店之中,外面的聲音只要不是太大,一般是聽不到的,只有靠的極近的街道兩邊的商家。能夠清楚的聽到槍聲並且報警。

其他地方,特別是酒店之中,就算聽到了一些,當他們再次聆聽時,槍戰已經結束,遇到這樣的情況,他們也只會當做自己聽錯了。

當然。街道上來了不少警察,酒店的保安還是知道的,不過他們也只是知道城市裡有點亂,而不知道他們身邊不遠處發生的事情。

韓孔雀一早就醒了過來,當他走出套房時,發現柳絮她們全都在座。

「起得這麼早?」韓孔雀道。

柳絮道:「不是我們早。是你晚了,昨天晚上睡得那麼早,今天早上你怎麼還起晚了?」

「想到就要回家了,有點興奮,所以沒睡好。」韓孔雀隨口胡說。

白衣此時道:「老闆。我們的那批小葉紫檀樹墩出問題了,昨天下午,我們的律師團到達那個小縣城的公安局時,居然看到了隨處亂扔的木板。

他們迅速調查清楚了情況,原來那個公安局根本就沒有倉庫,那麼多小葉紫檀樹墩放在公安局大院里,被一些警察,還有當地的地痞流mng搶了,雖然追回了一些,但絕大部分還是失蹤了。」

「失蹤了?還被搶了?」韓孔雀笑了。

白衣也笑了:「我們手裡有完整的資料,能夠證明那些珍惜木材的價值,現在我們的律師團,已經正式想當地法院提出了訴訟。」

韓孔雀笑道:「我們的伐木證,進出口合同,報關、稅務證明什麼的都作為證據提交了沒有?」

白衣道:「已經上交當地法院,特別是報關證明,上面有我們要繳納的關稅,這個能夠證明那批貨物的價值,現在一切證據都對我們有利,就是不知道這個奇葩國家,最後會怎麼判決。」

韓孔雀道:「不管怎麼判,我們都不能吃虧,還有,那些追回來的小葉紫檀樹墩怎麼樣了?」

白衣有點疑惑的道:「全部放在了當地一家公安局的一間辦公室里,被小心看守了起來,不過,從律師團反應過來的情況看,那些被抓起來的罪犯說,他們受騙了,說我們是騙子,那些木箱里裝的根本不是小葉紫檀樹墩。」

韓孔雀笑的更高興了,總算他們還沒有笨到家,不過,現在知道受騙上當了,也已經晚了,誰讓他們貪心呢!

如果他們走正規程序,不破壞封條,那些木箱子里到底有什麼,都不關他們的事,現在木箱被拆了,據說還被人搶了,雖然十分看不起阿三的那些警察,但警察就那麼笨?

光天化日之下,那麼多巨大的木箱,居然也能被人搶了,這個說給誰聽,都沒有人會相信。

這個局,本來是用來對付搶沉香的那批人的,不過,那批人比較高端大氣,所以他們看不上那百把噸小葉紫檀樹墩,而選擇了價值更加巨大的阿三沉香,而且還在確定了他沒有沉香再存入銀行之後,才開始搶劫。

雖然他們處心積慮,不過,最後他們也是死的最慘的,因為他們不知道,韓孔雀給那些沉香投了巨額保險。

所以,他們只以為對付了邁索爾的警察和銀行保安就行了,他們沒有想到,還有一個世界警察在盯著他們呢!

一百二十噸小葉紫檀樹墩,報關稅費是三億六千萬盧比,摺合人民幣差不多是三千六百萬,按照百分之三十的出口稅率,這批小葉紫檀樹墩價值十二億盧比,也就是一億兩千萬人民幣。

當然,就算這樣,這批小葉紫檀樹墩的價值,也已經被低估了很多,畢竟那些樹墩都是老料,絕對不可能百萬人民幣一噸買到手,不過國際貿易,如果沒有利潤,誰又會操心費力的來做。

所以,對這一點,就算阿三海關,也不能說韓孔雀逃稅。

現在事情明擺在那裡,那些貨物是被當地警察查扣的,而至於怎麼被搶,那不關韓孔雀的事,現在他的律師團,是代表奎師那珍珠及珠寶公司控告當地公安機關。

因為按照出口合同,這批貨在沒有出關之前,屬於奎師那珍珠及珠寶公司。

當然,這只是權宜之計,不過,就是這個權宜之計,就害死了本德家族和那些當地警察,如果貨物不能追回,那就只能讓他們賠償。

十二億盧比,放在什麼地方都是一筆巨款,而當地警察又不是那個本德家族的孫子,自然是不會給本德家族墊背的,所以,最後這筆錢,最終會落到本德家族頭上。

現在本德家族是有苦難言,當時他知道那些出警的警察想要私吞了那批小葉紫檀樹墩,所以在那些樹墩運回警察局之後,他立即讓自己的奴僕,把那些東西搶了。

而那些看守的警察,只能敢怒不敢言,因為他們不敢得罪本德家族,所以大頭就這樣被本德家族吞了。

就算那個帶隊的隊長,也不過得到了一顆最大的樹墩,其他小警察,都是幾個人共同分享一顆小樹墩的。

這些被警察分了的樹墩,都是當時被起開箱子檢查的那些,所以這些都是真品小葉紫檀樹墩。

而其他沒有開箱的,絕大部分都是後來韓孔雀讓村民挖的那些普通樹木的樹墩,其中最多的是柚木樹墩,這些柚木樹墩,平時他們是用來燒火的。

所以在代表奎師那珍珠及珠寶公司的律師團到了之後,那名帶隊的警察就知道不好。

如果是外國人的公司,他們怎麼辦都可以,甚至只是一個拖延,就可以把他們拖死。

可現在,可不是一家外國公司在找他們的麻煩,而是一家阿三國有名的珠寶公司,這樣的公司,不說鄉下的小警察,就算是作為小地主的本德家族,也是得罪不起的。

能夠在阿三國,成立像奎師那珍珠及珠寶公司這樣的大型集團公司,其公司董事長和懂事,肯定全部是高種姓的貴族,剎帝利是絕對少不了的,作為阿三國最高貴的一群人,絕對不是他們這些婆羅門小家族能夠抗衡的。

像本德家族那樣的小家族,在韓孔雀付出代價,掛上了奎師那珍珠及珠寶公司的名頭之後,就註定了他們悲慘的結果,所以韓孔雀現在不擔心這裡會出問題。

本德家族是蹦躂不起來的,只要他有證據,他們賠償是早晚的事情,只不過,如果他們賠不起,那又有點麻煩。

當然,這些都是小問題,韓孔雀都為本德家族想好了,如果真沒錢賠,可以用森林和林地抵償嘛!

現在韓孔雀正在等美國友邦保險公司和工業信貸與投資銀行的人上門,這邊才是大頭。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