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六十九章扣押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用法律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是你們的自由,也是你們的權利。」達爾瓦迪此時感覺自己十分的高大上,所以他越說要辦挺得越直。 「是這樣嗎?那我要求你們貼上封條,我們的這批物資,是十分珍貴的,如果有了意...

本德可是在中國留學了七年,所以他的漢語並不比張強差分毫,本德道:「這村子外面的土地,都是屬於我們本德家族的,你們從那裡挖出來的所有東西,當然也就屬於我們本德家族,所以,你們被這裡的賤民騙了,那些東西,並不屬於這些賤民,而是屬於我們。」

「對,我可以證明本德少爺的話,這裡的土地全都是本德少爺家的。」達爾瓦迪道。

白衣笑道:「這又跟我們有什麼關係?如果這位本德少爺想要那些樹墩,你們拿走就行了,就在那邊,如果你們找不到,我想村子里的村民,會很願意帶你們過去看。」

本德可沒有興趣過去看,那些普通樹墩他早就看到了,這些天,存在外面的那些樹墩,他早就研究了無數遍了,根本就沒有一棵是小葉紫檀樹的樹墩。

「不用看了,那些根本不是我們家族的東西,我們家族的東西全都在這裡,來人,給我打開看一看。」本德一揮手他的僕人立即在幾名警察的保護下,跑到了那些木箱跟前。

「等一等,警官先生,你們就是這樣辦案的?沒有任何證據,就可以隨意檢查我們的貨物?」白衣道。

達爾瓦迪道:「就是因為你們雙方都沒有證據,所以我們才要檢查,檢查過後,如果跟本德先生說的一樣,那我只能扣押這批貨物了,趕快行動,時間不早了。」

達爾瓦迪說完,不再理會白衣,直接命令手下的警察,開始行動,他則注視著周圍的情況,表情已經有點嚴肅。

木箱都是一個個堆疊在一其的,而且這些木箱都十分的大,就算最小的也有兩米乘以兩米乘以兩米的體積。

這麼大的箱子。一個壓著一個,還真不容易下手。

那幾個名僕人,轉了一會之後,才找到了幾個擺放在邊上的木箱。這些應該是剛剛封裝好,還沒來得及放進大堆里。

這些阿三,可沒有一點客氣,他們紛紛拿出事先準備好的撬棍,直接把那些厚實的木板撬開,裡面露出一棵棵樹墩。

張強此時激動的跑上前,一個個仔細查看那些樹墩,而本德和那個達爾瓦迪自然也不會放過這種機會,他們全都湊上前,仔細觀察這些小葉紫檀樹墩。

這些樹墩。其中一個木箱裡面的樹墩最大,那棵樹墩上面暴露出來的樹樁,直徑足有一米,雖然中心有空洞,但這樣大的老料。就算是空心的,也能取出不少能夠使用的木料。

這樣的樹墩,從斷口處可以清楚的看到上面精美的花紋,由於死亡的時間太長,所以樹墩整個都已經氧化的厲害。

但這棵樹墩,卻沒有一點要腐爛的樣子,反而經過了時間的洗禮。讓這棵樹墩的木質發生了神奇的變化,讓它從血紅色變成了紫紅。

看著這種神奇的顏色,看著那精美的牛毛紋,湊近了還能聞到一股淡淡的清香,這讓幾個人全都陶醉了。

在欣賞了這棵足有半噸重的小葉紫檀樹墩之後,他們又看了幾個木箱。這些木箱裡面的小葉紫檀樹墩就比較小了。

當然,這些才是正常的,這些小葉紫檀樹墩,保留下來的一小截樹墩,直徑只有二十公分粗。這些樹墩的都不大,就算樹根的直徑也不會超過一米。

達爾瓦迪有點疑惑,這麼小的樹墩,單獨裝一個木箱不是更好運輸嗎?

他們為什麼要把這麼多小樹墩,放在一個木箱子里?

雖然有點奇怪,但他也只是以為那是中國人的愚蠢,所以也就不再理會。

他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這確實是小葉紫檀樹墩,只要把這些東西運回警局倉庫,以後怎麼處理,就是他說了算了。

所以,巨大的驚喜,已經完全淹沒了他的那點疑惑,所以他也沒有看到,在每一個木箱的外面,都有一個銘牌,上面有編號,有裡面裝載貨物的具體信息,甚至還有一張樹墩的彩色照片,這些資料都是使用中英印三國文字描述,很詳細。

看到這些人的暴行,韓孔雀他們卻沒有一個激動的,只有白衣上前繼續跟他們交涉。

白衣用略顯傲嬌的口氣道:「你們知道在幹什麼嗎?我們可是正經的進出口貿易公司,你們的這種行為是犯法的,如果你們不能停止這種侵權行為,我們將要把你們告上法庭。」

達爾瓦迪有點鄙視的看著這個愚蠢的女人,雖然長得不錯,可沒有大腦,到現在居然還敢用這種口氣跟自己說話,難道她不知道,現在在這裡是他說了算嗎?

她真以為他們是外國人,他達爾瓦迪就不敢沒收他們的貨物?

不過,這樣正好,如果這個女人要上告,也許他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扣留這批貨物。

「我們接到了報案,原告有證據表明,你們這些樹墩,就是在他的土地上挖出來的,所以這些樹墩的主人,不是挖掘的達利特人,而是這位本德少爺。

如果你要上告,我們也不能阻止你們,畢竟我們阿三國是自由民主的國家,用法律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是你們的自由,也是你們的權利。」達爾瓦迪此時感覺自己十分的高大上,所以他越說要辦挺得越直。

「是這樣嗎?那我要求你們貼上封條,我們的這批物資,是十分珍貴的,如果有了意外,你們是絕對賠不起的。」

白衣那副傲嬌女王的形象,立即躍然紙上,此時她就差穿上皮裝,手裡拿上一隻蠟燭和一條皮鞭了,如果拿上了,漫畫上的皮裝女王就是她。

「貼封條?沒問題。」達爾瓦迪心裡差點笑抽了,真是想什麼來什麼,這貼了封條,就算本德家族,也不能要求他直接把這批珍貴木材運走,這樣一來他可操作的空間就大了。

這些白痴中國人,他們以為在這裡能夠佔到便宜,這次就要讓他們知道,他們阿三也不是那麼傻的。

想用白菜價,欺騙那些賤民給他們創造財富?那簡直是痴人說夢。

心裡有了決定,達爾瓦迪直接名利手下的人開始清點造冊,當然,封條是先貼上的。

畢竟這是扣押,就算是沒收,警察也沒有必要一個箱子一個箱子的檢查,畢竟如果是贓物,不管有多少價值,都是要沒收的,所以那些普通警察檢查的並不認真,他們的作用是核對數量。

這個時候,那些清點箱子的警察,也發現了每個箱子上都有貨品的詳細數據,這一來,可方便了他們,他們直接對照著上面的信息,直接抄錄了一份,很快,整個行動就完美結束。

「拉嘉娃,他們的行為合不合法?」白衣當著達爾瓦迪的面,對拉嘉娃道。

拉嘉娃可是正規大學畢業的,而且烤了律師牌照,要不然,她只是一個單純的翻譯,也不可能有面子提攜古帕爾。

韓孔雀預謀這次行動那麼長時間,加上又提前一個星期就發現了本德等人,如果他再不做出一些防備,那他就是真蠢了。

韓孔雀沒想到,這些阿三人這麼蠢,居然真的按照他的劇本,乖乖的演了一遍,這讓他頓時有了一股智商上的優越感。

「我們不能證明這批貨物的出處,那他們的作為是完全合法的。」拉嘉娃雖然著急,但她看白衣他們那麼鎮定,也只能把這種著急壓下來。

白衣道:「你拿著我們的貨物清單去跟他們對照一遍,讓他們開具書面證明,證明沒收了我們多少貨物,並且要在雙方貨物清單上簽字認可。」

說著,白衣把自己的一份貨物清單,遞給了拉嘉娃,拉嘉娃隨意的翻了翻,上面記述的很詳細,而且表明了貨品的價格,出處,還有收購價格等等。

拉嘉娃看到這份貨物清單,心裡很疑惑,這是要幹什麼?

而拿到這份貨物清單的達爾瓦迪警長卻是一驚,不過很快,他就高興了,雖然貨物、數量、價值都沒有問題,但收購價格,卻是一個致命傷,而且,他們沒有提到收購合同。

看著那貨物價值中的巨大數字,在看看收購價格,兩者之間差距太大了,這樣的一份資料,直接就可以當做他們詐騙的證據,所以在對比了貨物數據之後,達爾瓦迪直接把白衣提供的貨品清單扣在了手裡。

雖然不太了解國內進出口的相關規定,不過達爾瓦迪畢竟是一名高級警官,基本的常識他還是懂的。

國內對小葉紫檀木的控制是很嚴格的,這種珍稀木材出口,稅收是很重的,扣稅,自然是依照收購價格,按照輩分比扣除。

而現在這份貨物收購清單的價格,已經嚴重低估了這批小葉紫檀木的價值,這已經涉及到了偷稅漏稅,所以,達爾瓦迪在看到了收購合同之後,不止沒有害怕,反而更加高興。

拿到了這些外國人的把柄,到時候威脅他們一下,他還真不信這些外國人不就範。

等所有木箱被清點完畢,對照貨物清單,雙方簽字,白衣拿回來一份貨物沒收證明,才會到了韓孔雀身邊。

看著一輛輛托盤車開進村莊,把那些箱子一隻只裝上拉走,韓孔雀他們誰都沒有說話。

而村子里的村民好像麻木了,也沒有一個出聲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