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六十五章賊心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人匍匐在外,另外幾個人則端坐在帳篷之內。 「古普塔,我還以為你以後都不出村了呢1一個阿三青年道。 「馬利克不要廢話,你就詢問一下,他們這段時間都幹了什麼?」那名叫本德的阿三青年道。

而趙涵雁也是無語,他們這幫同學來到阿三國,就有人提議去淘寶,說這裡的人是人傻寶多的典型代表,可沒想到,他們才是真的人傻錢多的大傻。

韓孔雀剛剛給趙涵雁和韓星上一課,就有人走過來,向趙涵雁報告了一些事情。

「怎麼了?」韓孔雀問道。

趙涵雁道:「外面有人威脅這裡的村民,想要知道我們都幹了些什麼。」

「只是這個?」韓孔雀問道。

趙涵雁道:「只是這個,我想,我們讓人挖掘樹墩的事情,應該瞞不祝」

韓孔雀道:「沒事,我今天看這村子里,還有不少中老年人閑著,你去告訴他們一聲,如果有人願意,可以去村子北面不遠處,把那裡的樹墩都給我挖回來,只要挖回來一個,就給他們兩千盧比。」

「大哥,這樣行嗎?」韓星在趙涵雁遠去之後,問道。

韓孔雀自然有自己的想法,所以無所謂的道:「只是拖延一下時間罷了,現在就看那些人貪不貪心了,如果他們談心,給了我們足夠的時間,到時候,他們會發現,所有謀划,也不過是一場空罷了。

所以,不用理會他們,我相信,他們沒有完全摸清我們在幹什麼的情況下,是不會有所行動的,等到他們想要行動時,我們也不怕他們了。」

「我去看看。」韓星道。

韓孔雀道:「只是看看就好,這個村子比我們想象中的還要團結,也還要強大點。」

「知道了。」韓星說完,急匆匆的走了,現在已經收穫了那麼多小葉紫檀樹墩。如果此時出意外,那也太喪氣了。

村子外,一條通向北面叢林的主要幹道上,一輛車子就停在路中間,在道路兩邊的平坦草地上。有兩座帳篷。

此時一個帳篷旁邊,一個達利特人匍匐在外,另外幾個人則端坐在帳篷之內。

「古普塔,我還以為你以後都不出村了呢1一個阿三青年道。

「馬利克不要廢話,你就詢問一下,他們這段時間都幹了什麼?」那名叫本德的阿三青年道。

馬利克看著那個叫古譜塔的人道:「你也聽到了。把你知道的都告訴我們。」

「偉大的馬力克大人,我們真的沒有幹什麼。」古譜塔匍匐在地,低聲道。

本德對馬力克道:「我們的酋長大人,你說的話好像不管用啊1

雖然說得好聽,不過本德對馬力克的諷刺,這裡的人都能聽得出來。

當然。馬力克自然也聽得出來了,作為達利特早先部落時代的一位酋長繼承人,他應該享有所有達利特人的尊敬,而不是這種敷衍。

要知道馬力克這三個字的意思就是部落酋長,而古譜塔作為達利特人,作為最低賤的賤民,居然敢蔑視他這個貴族。

「古譜塔。你說不說,不說我就讓你兒子來親自給你說。」馬力克厲聲道。

「尊敬的馬力克,我們確實沒有幹什麼,你們也看到了,我們就是幫著那些外國人挖了一些樹根。」古譜塔早就不是原來的古譜塔。

自從村子里有了第一支槍,其實他們的想法,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改變,雖然還是害怕這些貴族,但已經沒有了原來那種朝不保夕的感覺,也可以說有了點自信。

「挖樹根?你騙三歲小孩呢?他們吃飽了沒事。用得著來這裡挖樹根?」馬力克疾言厲色的,想要徹底壓制古譜塔。

這時,一直坐在帳篷里的華人張強道:「本德,你讓他詢問一下,他們到底挖掘的什麼樣的樹根。也許古譜塔沒有撒謊。」

本德曾經在中國留學,跟張強是同學,這次張強受邀來阿三國旅遊,正好碰到了韓孔雀的行動,而更加巧合的是,張強認識韓星,因為韓星最近的風頭太勁,所以他不得不認識。

本德雖然是婆羅門貴族,而且更是一位大地主,不過他的家鄉實在是太過偏遠,這裡基本沒有工業,而又由於土地出產極其低下,所以他這個大地主,也就是個土財主,根本沒有多少錢。

而張強就更不用說了,他在國內也不過是一個普通小商人家庭的孩子,家裡雖然有個幾百萬元錢的存款,也有家小廠子,但這些也不過是讓他活的自如點,並不能活的太過瀟洒。

這麼兩個人湊在了一起,自如就對韓孔雀他們起了別樣心思。

當然,他們之所以敢招惹韓孔雀,還是因為這裡是阿三國,在這裡,本德確實有實力壓制韓孔雀,要不然,張強還真不敢招惹韓孔雀。

馬力克翻來覆去的詢問了無數次,得到的答案還是挖樹根,而村子里此時老老少少的已經全部出動,有些人甚至就在他們不遠處開挖。

在這種平坦地帶,挖掘樹墩實在沒有什麼難度,所以以家庭為單位,最少四五個人一塊挖掘一棵樹墩,有些速度快的,只用了不到一個小時,就挖出來了一棵樹墩。

在本德、馬力克、張強三人再三確認后,那棵樹墩才被村民拖進了村子。

「那就是普通的樹墩,你說那幾個人為什麼要挖這東西?」本德問張強道。

張強道:「難道真是製作根雕?可不對啊!製作根雕也用不到來這裡尋找材料,我們國內有的是,在這裡尋找材料,成本太高,肯定有地方不對。」

張強雖然有點小聰明,但他畢竟是個剛畢業的大學生,對韓孔雀那種天馬行空的想法,他是摸不著,看不明白的,所以他想破了腦袋,也沒有想到韓孔雀的目的所在。

不過,韓孔雀的鬧的動靜實在是太大了,如果單純為了一些樹墩,他們實在是犯不上這麼麻煩,所以這裡面肯定有問題。

雖然張強也曾經懷疑韓孔雀來這裡是沖著紅木來的,畢竟張強來這裡旅遊,也是被邁索爾邦的紅木資源吸引的。

而這邁索爾市,最為國人津津樂道的,恐怕也只有小葉紫檀了。

可韓孔雀如果是來這裡尋找小葉紫檀的,可他進山也是砍樹,而不是挖樹墩。

雖然想不明白,但張強卻不信韓孔雀會做無用功,所以他們也跟韓孔雀扛上了。

用本德的話來說,這裡山林的一切出產,都是屬於他們本德家族的,韓孔雀現在的行為,就是在盜竊他們家族的財富,是不可饒恕的。

不過,對本德的這種說法,張強就差嗤之以鼻了,如果這山林真是他們家族的,他們家還用在這裡種地嗎?

山林里的資源及其豐富,隨便弄點什麼都可以,又何必死命的剝削那些貧民。

就是因為耕種他們土地的佃戶,受到的剝削和壓迫太重,所以地里的出產才會那麼低,所以現在很多阿三國的大地主,都在想辦法把自己土地上的佃戶趕走,以便發展工業,開辦工廠,以增加自己的收入。

這樣的結果,卻並沒有把土地上的農民轉化為工人,反而讓城市裡增加了更多的無地無工作的貧民,城市裡的貧民窟就是這麼來的。

「本德,你的管家還沒有回來?」在這個連電都沒有的窮鄉僻壤,張強早就呆夠了。

不過為了有可能獲得的巨大利益,張強還是忍了下來,但是,現在已經快到他的極限了,如果再讓他多忍幾天,他害怕忍不住,所以每過一天,這樣的話他都會詢問一次。

本德道:「已經過去七天了,這七天村子里又運回來了很多樹墩,我想,他們往返一次叢林,最多也就七天的路程,如果沒有猜錯,我的管家,應該也快回來了。」

「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發現小葉紫檀樹,如果真有了發現,運回我國,絕對可以賣個高價。」張強道。

本德也有點憧憬的道:「希望有所收穫,可惜,我們出生的時代晚了點,要是早前,這裡可是有很多小葉紫檀樹的。」

「早知道這些天他們真的只是挖樹墩,我們還不如跟著你的管家進山呢!不知道他們認不認識小葉紫檀樹,如果遇到了,卻不認識,那可就慘了。」

張強看著不斷進進出出村子,不斷把一些無用的樹墩運回村子的村民,感覺十分蛋疼,他們是不是浪費了太多時間在這裡?

本德卻不是這種想法,他想了一下,還是道:「這一片的叢林,一般我們是不會進入的。」

「怎麼?你不是說這片叢林是屬於你們家的嗎?」張強雖然心裡鄙視,但他沒有表現出來。

本德道:「雖然叢林是我們家的,不過自從那些低賤的達利特人被趕到這裡來之後,這裡就變成了他們的活動範圍。

你也知道,叢林實在太大了,而且很容易遇到意外,所以,如果沒有特別重要的事情,我們都不會進入這些達利特人的勢力範圍。」

說著,本德指了指遠處一名正在警戒的達利特女兵,看著那抱著步槍的戰士,張強感覺更蛋疼了,這是害怕達利特人的武力啊!

不過,張強一細想,他又感到一陣慶幸,幸虧沒有堅持進入叢林,如果本德不能拒絕他的請求,死要面子的跟他一快進了叢林,也許真的會被那些女兵打了黑槍。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