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四十三章達利特女兵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嗎? 拉嘉娃道:「自從2008年阿三國北部坎普爾附近的普克瑞亞村,有近萬名達利特人舉行儀式改變信仰,皈依佛教之後,越來越多的達利特人,開始改變自己的信仰,這種變化好像是在坎德瑪暴亂后,達利特人...

三更一萬字,求月票。

今天既然打算休息,所以他們誰都沒有出門,晚上他們見識了一番當地的食物,有些東西,還真不是誰都可以適應的。

總的來說,阿三國人大多數吃的是糊糊,就算他們同樣有大米和白面,他們也能夠給你弄出一個五顏六色的糊糊來。

由於各種宗教的不同禁忌,有些肉類在阿三國不能吃,漸漸地演化成了以素食為主的飲食體系。

阿三國人除了牛肉不吃外,雞肉和羊肉都是主要食物,因為牛在阿三國被供奉為神。

阿三國人還常以一種被稱為「」的麵餅為主食,無論在高級餐館還是在街頭樹陰下,時常可以看見阿三國人席地盤腿而坐,用手撕下一塊,蘸上菜糊、湯汁以及用豌豆、綠豆等各類豆製品熬成的豆湯,津津有味地吃著。

還有一些食物把餅與土豆結合起來,如masaladosa,一種薄脆的卷餅,餅里卷了土豆等什錦蔬菜。

而最能讓韓孔雀他們接受的,應該是一種用麵皮包的土豆泥,將其餡成粽子形狀的東西,這東西是炸的,味道還不錯,不過,這東西偶爾吃一次還行,如果當做每頓飯的主食,那就比較悲催了。

飲料方面,印度有一種流行很廣的奶茶,叫chai,因為是熱飲,特別適合在寒冷潮濕的早晨,喝上一杯,感覺很好。

如果不願意和奶茶,這裡還有一種叫拉昔的飲料,拉昔是一種酸奶,分為普通酸奶、果料酸奶。一般來阿三國的外國人,都多喝酸奶,甚至在腸胃不適時也可以喝。

酒類飲料在阿三國不容易得到,雖然阿三國有啤酒廠。也有自己的威士忌。可是在一般商店裡和餐館里買不到啤酒,可能是店主擔心不同禁忌的人忌諱。

通常在常去的餐館里。可以提出要求,餐館的人會出去代買回來,啤酒比較貴,最常見的品牌kingfisher。需80盧比一瓶。

總體來說,阿三國菜的一大特點就是糊狀菜居多,而且還加以各種色素,因此常有黃的湯,綠的糊,紅的泥,如果沒有一段時間的適應。是很難習慣的。

因為你可能一不小心,就會聯想到一些不好的東西,所以就算聞著有香味,而且餓的不行。你也可能吃不下去。

此外,無論在家庭還是餐館,阿三國人認為生水是最好的飲料,餐桌上總會有一杯涼水。

阿三國飲食的衛生狀況不太好,來此旅遊的遊客,大部分都有腸胃不適的癥狀,所以,由於個人體質不同,注意飲食衛生是必要的。

這樣的食物,吃了一次,柳絮就夠了,沒辦法,韓孔雀只能找人買來材料,自己做飯吃,幸虧他們這裡有大米,還能買到雞肉和牛肉,要不然,他們在這裡一天也待不下去。

解決了吃飯的問題,韓星準備好了一切,只等明天出發。

雖然準備的時間的不短,但真的來了,遇到的問題更多。

當車子開出去一百多公里時,韓孔雀他們的速度開始變慢,阿三國的公路也實在是沒法說,當然,他的公路不行,但他的鐵路很厲害,也許就是公路不好走,所以鐵路成了他們最重要的出行手段。

本來可以四五個小時就可以到達目的地,他們一共用了十二個小時,才來到了一座小山村。

雖然叫山村,其實山不高,不過樹多,到處是一片綠色。

如果不是路太難走,來這裡旅遊就是一種很好的享受,而現在,則是折磨。

一路顛簸,如果開來的不是一輛破舊的越野,沒準他們都來不到這裡。

剛停下車,韓孔雀他們再次被震撼了。

只見他們車子周圍,立時圍上來了幾個綠色的身影,這些人手裡都抱著九七式步槍,看那樣子,怎麼都不像是來迎接他們的。

「你不是說阿三國治安很好嗎?這就叫很好?」韓孔雀看著韓星道。

韓星沒有一絲驚慌,他奇怪的看著韓孔雀道:「大哥,你不害怕?」

「你都不怕,我怕什麼?」韓孔雀拍了拍柳絮的背部,安慰著她,他還真不怕,這樣的武裝分子,只要不是喪心病狂看到人就開火,韓孔雀有的是辦法滅了他們。

韓星佩服的道:「大哥的心思實在是細膩,這些應該就是我同學說的當地武裝,他們都是被壓迫的狠了,拿著槍,也不過是為了自衛。」

「壓迫?」柳絮還是有點不適應。

韓星道::「他們是達利特人,經常受到不公平的待遇,現在雖然發生的少了些,但也不是沒有,所以他們拿槍也不過是出於自衛。」

阿三國是到現在還遺留有種姓制度,其中最底層的人,被傳統的上等種姓叫做「不可接觸者」,即賤民,他們自己自稱為「被壓迫的人」,即達利特。

至今,在某些依舊保守的阿三國農村,你會看到有些人走路要避著人,因為他們不能讓自己的影子落到路人的身上。

更有甚者,有的人帶著掃帚,邊走邊掃掉自己的腳印,他們為這個村子的人工作,卻不允許住在村子里;他們不能到村子的井裡打水,小孩就算能上學,也必須上專門的學校。

阿三國目前有1.67億達利特人,佔總人口的16.2%。

印度中yang調cha局2006年12月底公布了一份200頁的調查報告,其中敘述了一個達利特家庭的遭遇:一位名叫蘇瑞卡伯特曼吉的母親,被一群村民從家裡拖出來,當眾扒光了衣服,用木棍和自行車鏈條毆打,最後多次抓她的頭撞牆,直至死亡。

蘇瑞卡17歲的女兒普瑞燕卡。被同一伙人從藏身的牛棚里抓出來,同樣扒光了衣服、群毆、頭撞牆至死。

她的兩個小兒子蘇迪爾和羅桑也是一樣,後者死前一隻眼睛都已經被撞瞎了。

伯特曼吉家的4具屍體,被暴徒用牛車運到半公里之外的一條運河裡丟棄。全家唯一逃命的是父親。

目擊證人稱。蘇瑞卡和普瑞燕卡還遭到了強姦,但報告說法醫檢驗沒能發現有力證據。

根據馬哈拉施特拉邦的調查。1981年604個達利特婦女被強姦,1990年這個數字增加到885個,2000年則增加到1034個。

印度西部另一個相對落後的邦拉賈斯坦,過去三年裡。平均每年針對達利特的暴力案件,僅報案的就有5024起;其中,平均46起傷害致死,134起強姦和93起嚴重傷害和凌虐。

可以說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這個小村子就是一個典型的達利特人組建的小型聚集地。

他們本來就是沒有土地的農民,生活在其他地方,他們隨時都有可能被人欺壓。所以他們聚集成一個村落,躲避在了這個叢林深處的小山村。

韓孔雀從車上下來,看著一個個身材高大的武裝分子,等他看清那些人的樣子。他再次傻了眼。

這些威武的軍人看到他們下車,居然立即跪下親了他們的鞋子。

柳絮也驚呼出聲:「都是女的?」

韓星道:「我也是第一次見,剛剛聽說時,我還不信,在這裡,遇到了貴族,要立即跪下親吻一下鞋子,表示全身心的服從。」

韓孔雀看著這些身材高挑的女人,雖然皮膚有點微黑,但絕對不醜,雖然有這典型的阿三國人特徵,但她們一身迷彩,看起來卻是那麼的英姿颯爽。

從她們端槍、包圍、收槍等動作來看,她們並不比一些職業軍人的素養差。

就在韓孔雀大量這些女兵時,那些女兵也在偷偷的打量韓孔雀等人,這時古帕爾下了車,開始跟那些女兵交流。

旁邊的拉嘉娃在一邊翻譯:「韓先生,你的下屬已經上山了,同時上山的還有村子里的很多村民,由於村子里只剩下老弱,所以她們提高了村子的警戒,請不要擔心,我們現在可以進村子休息一下,現在天已經不早了,等會兒您的下屬就會回來。」

韓孔雀半抱著柳絮,在那些穿著破舊迷彩的女兵保護下,走進了她們的村子。

一邊走拉嘉娃一邊跟古帕爾溝通:「韓先生,這個小村子一共有六百多人,算是周圍最大的達利特人村落,古帕爾家也在這裡,所以您完全可以放心。

而且他們都是虔誠的佛教徒,雖然有自己的武裝,但她們都是善良的人,平時捕獵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如果不狩獵,他們就要餓死,所以他們就算是拿起了武器,也不過是為了自保。

您也看到了,她們都是一些美麗的姑娘,如果沒有自保之力,是最容易受到迫害的一群人,所以她們從小,就會接受村子里長輩的教育,讓她們學會一些自保的手段。」

「她們是佛教徒?」韓孔雀好奇的道,對別的他沒有太多興趣,不過佛教徒不是在阿三國消失了嗎?

拉嘉娃道:「自從2008年阿三國北部坎普爾附近的普克瑞亞村,有近萬名達利特人舉行儀式改變信仰,皈依佛教之後,越來越多的達利特人,開始改變自己的信仰,這種變化好像是在坎德瑪暴亂后,達利特人才開始改變信仰。」

雖然不知道坎德瑪暴亂髮生了什麼,但想來也不外是欺負達利特人而已,如果不是這樣,達利特人也不會做出改變信仰的決定。

韓孔雀沒有多問,拉嘉娃也沒有再多說。

柳絮看著一座座破草棚子,還有那些女兵腳上的破草鞋,身上的迷彩雖然很齊整,但可以看出來,已經洗的有些泛白了。

村子里最高達的建築,應該是村外那個高大的院牆了,不過這院牆,也不過是用亂石壘起來的,這樣的牆壁,根本不能阻擋什麼。

她們雖然花費了大量功夫在村子外面修建牆壁,但沒有好好的修一下自己住的房屋,如果用心理學來解釋這個現象,那就是她們極度缺乏安全感。

韓孔雀他們被安排到了村子中心的一間磚瓦房之中,瓦房沒有門,是有幾根長石條當柱子,支撐起來的一個棚子。

它跟草棚唯一的區別就是,房頂上是用紅瓦蓋起來的,韓孔雀發現,這是村子里唯一的一座磚瓦房。

阿三國農村是什麼模樣?也許你不曾知道,在阿三國的農村,那裡人的生活就像幾百年前的中國一樣,有著嚴格的等級制度。

大部分農民住的都是低矮的茅屋,陳設簡陋,地主則過著奢侈的生活,阿三國有著非常嚴格的等級制度,在農村尤甚。

在這裡,人與人之間極度不平等,很難想象,一個號稱世界最大的民主國家,人與人之間居然是分等級的,更可怕的是等級是繼承的,不論一個賤民如何努力,這個賤民和他的子孫萬世都是賤民。

在地主家裡,那些男僕女傭的地位甚至不如地主家裡的狗,村子里幾乎所有的一切都是地主說了算,包括選誰做總理,所謂的一人一票就是個笑話,賤民們不敢跟地主作對,否則地主連地都不給你種。

這一群達利特人,就是被地主欺負的沒法過了,才逃到了這裡,聚集在一起生活。

在這裡雖然他們佔據了人數的優勢,但沒有土地,而且這裡的土地也不適合耕種,所以他們只能是喂一些雞,和放牧一些牛羊。

當然,牛他們是很少的,羊也不多,只有雞,是每家都有的,不過也不多,家裡有十來只雞的已經算是多的了。

熱帶叢林里是很危險的,而且那裡的土地也不屬於他們,所以這個村子里的人,謀生手段極其匱乏,打獵是他們一個極其重要的手段。

就是由於這個村子里有一批接受過專業訓練的女兵,而且這種訓練還世代相傳了下來,所以才讓這個村子的一代代女兵,順利成長了起來。

這群女兵,跟城市裡貧民窟里的那些女人,是完全兩樣的,因為她們比較健康,沒有那種面黃肌瘦的樣子,所以她們看起來就比較漂亮。

這個一個奇怪的國家,在城市裡可以看見很多超級美女,但是農村的女孩子因為很辛苦,就又黑又瘦了,而能夠像這一群女兵一樣,長的英姿颯爽的,還真是不多。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