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三十九章騙婚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p> 陳嘉義不再迴避問題,他看再次轉向韓孔雀道:「蠍肯定知道,昨天晚上你也去了吧?不知道你對地下的情況知道多少?」 韓孔雀知道都是聰明人,而他們真要有心查自己,也是個麻煩,所以他乾脆的道:「...

陳嘉義懷疑地下的東西,被韓孔雀弄走了,可青銅獅子那麼多,人少了又怎麼可能運的走?

看到韓孔雀他們,他們也沒有足夠多的人來做這些,這又讓陳嘉義迷惑了,地下到底是個什麼情況,如果真如家族的異人推測的那樣,因為鎮物消失,發生了巨變,那他表哥張廣陵到底怎麼樣了?而韓孔雀又在裡面扮演了一個什麼角色?

「你知道那地方我不能順利開發的吧?」陳嘉義只能轉變話題,他知道,有些事情,是連問都不能問的,如果問了,那就是撕破臉而此時,他們陳家,還真沒有辦法對付韓孔雀,因為,江林已經不站在他那一邊了。

韓孔雀看著陳嘉義沒有說什麼,轉讓給他那醫院時,韓孔雀清楚的說明了,那地方不是善地,也沒有善財,但見錢眼開的人就是多,所以韓孔雀是真沒辦法。

江林這時開口道:「蠍,你家裡的事情完結了吧?不知道你那個大行動可以開始了嗎?」

韓孔雀道:「可以開始了,江哥就去菲律賓吧,等會兒,具體信息我會發到你的郵箱上的,你一看就知道應該怎麼做。」

「好,我們兄弟以後要好好合作。」江林對點點頭,就不再說話。

陳嘉義看著韓孔雀也沒有話題好說,過了好一會兒,他才道:「我對不起你們,是我利益熏心,江林,你也應該知道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事情吧?」

陳嘉義不再迴避問題,他看再次轉向韓孔雀道:「蠍肯定知道,昨天晚上你也去了吧?不知道你對地下的情況知道多少?」

韓孔雀知道都是聰明人,而他們真要有心查自己,也是個麻煩,所以他乾脆的道:「比你們想像的還要多一些。」

「能夠告訴我,下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嗎?你知不知道。那裡到底是怎麼回事?」陳嘉義道。

韓孔雀看著陳嘉義道:「我想你也應該知道那裡是怎麼回事吧?」

現代的科技手段五花八門,想要探測一下最上面那部分的情況,他們應該能夠做到,只是一個簡單的智能機器人。就可以讓他們探測到一些情況,所以,韓孔雀告訴他們一些也沒什麼。

陳嘉義看韓孔雀和江林全都瞪著自己,他無奈的道:「知道,那裡有條龍脈,我們陳家想要謀奪那條龍脈,所以我不顧兄弟情義,直接搶了你的那塊地,這是我不對,我會做出補償。」

韓孔雀笑了。看來他真的小看了陳家,怪不得陳嘉義一直表現的不錯,怎麼這次做的這麼過分,這麼明顯,韓孔雀還真以為是利欲熏心。沒想到他們的野心比他想象的還要大。

「龍脈?龍脈恐怕不是那麼好得的吧?」江林冷笑道。

陳嘉義看來一眼江林道:「是不那麼容易得到,要讓一國氣運加身,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亡國滅種,往小了說,讓一個家族的灰飛煙滅實在是太過平常。」

「這樣你們還想要謀奪那條龍脈,你們也不怕破壞了魔都市的地脈?」江林道。

陳嘉義道:「看著你們家。你說我們這樣的家族能不嫉妒嗎?」

「你總算說了實話。」江林也沒法再多說。

陳嘉義苦笑道:「我們家族的實力,在每況日下。」

江林道:「我們家也是一樣,所以,我們只能向外發展,在國內,根本沒有我們翻雲覆雨的基矗」

「沒想到。我還沒有你看的明白,這次我來找蠍,只是想要弄明白,那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陳嘉義認真的道。

韓孔雀看了他們好一會兒,才笑著道:「你們都派人下去了。所以應該知道地下是個什麼情況,現在那邊就是個炸藥桶,誰都不能隨便亂動。

如果想要繼續保持穩定,除非在放進去大量的鎮物,把整個地下再次封鎮,只要達到了原來的平衡,我們的日子就可以照常過下去。」

如果要恢復原狀,到是可以,不過想到地下那密密麻麻的青銅獅子,就算他們能夠鑄造出來那麼多,又有誰可以進去安放好?

現在地下,除了最下層的陰兵沒有跑上來之外,其他地方全都亂了,那裡變成了真正的絕地,如果沒有寶物護身,進去那裡就等於找死。

江林這時忍不住道:「為什麼不宣洩一下?既然那地方有那麼多沼氣,你乾脆就讓他向外宣洩,只要地下的沼氣減少,到時候還不容易解決?」

「不行,那裡的陣法還很完整,地下的沼氣根本跑不出醫院的範圍,就算我們能夠把地下的沼氣釋放出來,也沒法利用火攻。」陳嘉義直接搖頭。

想到那具明顯臉上融化過的蠟人,韓孔雀道:「你們使用過火攻?」

「使用過,當然,也不是故意的,有人在地下開槍,直接引爆了周圍的沼氣,可沼氣只是在小範圍之內燃燒,並沒有發生意料中的爆炸。

而沼氣的劇烈燃燒,也只是把那小範圍之內的氧氣,瞬間消耗一空,就停止了,沒有了足夠的氧氣,自然也就沒法繼續燃燒,就不要說爆炸了。」陳嘉義道。

「這麼說地下的那些東西你們根本沒辦法對付?」江林道。

陳嘉義看著韓孔雀道:「韓兄弟身上有一件防身的寶物吧?如果沒有意外,昨晚,你應該進入了最下層,不知道最下面到底是什麼?放心,寶物自古有緣者得之,我們只是好奇,想要了解一下下面到底有什麼。」

「我身上確實有件護身至寶,不過你們好像也有,怎麼不親自下去看看情況?」韓孔雀毫不客氣的道。

他本來還以為陳嘉義來這裡幹什麼,原來是想要問這個。

他能夠在充滿陰氣的地方來去自如,這個徐加辰知道,馮武玲和羌北城也知道,而馮武玲和羌北城都曾經落到過公安局手裡,所以韓孔雀也隱瞞不祝

陳嘉義也是因為這個,才會判斷韓孔雀要去醫院地下撿便宜的。

看到陳嘉義不說話,韓孔雀再次開口道:「陳哥。兄弟覺得很對得起你了,我們第一次見面,我就賣給你了那把九龍寶劍,有那把寶劍護持。完全可以去地下走一走。」

「知道,到現在我才知道,韓兄弟是真心對我的,而我的私心卻太多了,這樣,上次你不是說了需要一間門店嗎?我們家族在古玩街不遠處,就有一家門店,那個就算我給你的補償。」陳嘉義道。

韓孔雀沒有絲毫客氣,他直接道:「那我就謝謝陳哥了。」

陳嘉義道:「不知道現在韓兄弟有什麼好的建議?」

韓孔雀道:「既然沒法對付下面的東西,就讓它順其自然。如果你們還有想法要開發那裡的沼氣,那就開發,沼氣總積聚在那裡也不好,還是盡量把那裡弄乾凈的好。」

「那地下?」陳嘉義還是有點不死心。

韓孔雀也有點無奈,如果不讓這些人知道地下是什麼情況。他們肯定是不死心的。

「我有一串鈴鐺,想來你們應該知道是什麼,我可以借給你們用用,不過,用過之後要還給我。」

韓孔雀也不再遮掩,乾坤鈴不是普通東西,雖然不知道意外死在醫院的那個倒霉蛋是誰。但他有乾坤鈴,卻是有資格進入地宮的。

陳嘉義道:「乾坤鈴是一個隱秘門派的鎮派之寶,如果你想留下,就要小心一點。」

「門派?」韓孔雀想到了楊筠松:「風水門?」

「對,是一個秘密門派,聽說人雖然不多。可都是高手,這次帶著乾坤鈴出來的,只是一個不成器的紈,所以出意外死了,這些都是馮武玲和羌北城說的。我想應該可信。」陳嘉義這是在投桃報李了。

韓孔雀道:「知道了。」

此時韓孔雀卻想的更多,就像日本人祭練的那些陰兵,他們也是需要東西來操縱的,操縱那些陰兵的是一面太陽旗。

那地宮裡面的那些唐代陰兵,是不少也有一件東西能夠操控他們?

想到在地宮之中坐化的楊筠松,他就是可以控制那些陰兵的一個人,難道說他死之後,就一定沒有人可以控制那些陰兵了?

此時韓孔雀都有點後悔答應借給陳嘉義乾坤鈴了,只聽名字都這麼牛逼,這東西很,可能就是控制地下陰兵的關鍵之物。

不過既然答應了,韓孔雀也不再反悔,反正他收了一萬多具陰兵,那些剩下的陰兵就算被其他人控制了,他也不心疼。

再說,地下那九鼎,韓孔雀還真不信有人敢動,那東西,只要被陳嘉義他們發現了,就只能是好好保護,根本沒有可能為了私利把九鼎弄出來。

當然,韓孔雀也不會把這個寄托在陳嘉義他們的人品上,他是看不上他們,確定他們沒法挪動那頭貔貅,只要沒人敢動那頭貔貅,九鼎就穩如泰山。

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了,跟陳嘉義攤開了,韓孔雀就輕鬆了,反正進入地下的人都死了,也沒有人能夠證明韓孔雀得到了什麼,當然,就算得到了一些,地面上的人,也不知道那是從地下弄上來的。

韓孔雀很肯定,陳嘉義他們應該沒法監視到有寶貝的那些地下空間,要不然,張廣陵的死訊他們應該知道了,現在急著借乾坤鈴,也許就有一份下去救張廣陵的心思。

這些韓孔雀也管不了,人都死了,而且現場他也沒有破壞,到時候一看,就知道張廣陵是被地下沼氣爆炸炸死的,反正是怎麼也找不到韓孔雀身上。

既然沒有什麼後患,韓孔雀也沒有了什麼顧忌,他找到柳絮,廢了不少事,才把乾坤鈴借了出來。

自打借了乾坤鈴,柳絮就跟著韓孔雀。

韓孔雀雖然很享受這種關心,但他可不想柳絮擔心,所以在把乾坤鈴交給陳嘉義之後,韓孔雀道:「放心了吧?那地方已經跟我們沒關係了,所以,你不要再擔心我去那裡。」

柳絮白了韓孔雀一眼道:「誰擔心這個了?我是在家裡無聊,所以想出來走走。」

「是,那我陪著柳美女好好玩玩,散散心。不過我讓你帶的東西,你帶全了沒有?」韓孔雀有點賊笑著道。

柳絮一皺眉,拍著韓孔雀替她背著的小包道:「都在裡面。」

「那好,我們快點。等會兒辦完了事情,我們去吃大餐。」韓孔雀笑著讓前面開車的老張加速。

很快,老張就在民政局前面停了下來,柳絮疑惑的道:「我們來這裡幹什麼?」

「我們上去辦件事,等會你只管簽字就好了。」韓孔雀笑著道。

「來民政局辦事?」柳絮懷疑的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哈哈一笑道:「怎麼?你不會懷疑我,會拐了你來這裡登記結婚的吧?放心,要結婚,我也要先求婚啊1

看到柳絮還是懷疑,韓孔雀只能道:「有一個手續需要來民政局辦理,等辦理好了。你就知道是什麼了。」

「先說好,如果不對,我是不會簽字的。」柳絮道。

韓孔雀道:「走吧,人家都快下班了,上去辦理好手續我再告訴你。」

韓孔雀說著。就把柳絮領了上去。

看著一對對新人,不停的填資料,照相,簽字,卡鋼印,柳絮知道,人家那才是結婚。

想到剛才她想的事情。感覺有點臉紅,不過心裡又有點不甘,這韓孔雀是怎回事?到現在也不跟她求婚,雖然不想那麼容易嫁了,但沒人求婚,還是讓她有點小鬱悶。

在韓孔雀的催促下。柳絮接過來了韓孔雀遞過來的一個小本本,正當柳絮想要看一下的時候,韓孔雀道:「簽了字,你就有一家醫院了。」

「什麼?」柳絮驚訝的看著韓孔雀,本來的那點對小本子的好奇心。早就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韓孔雀道:「先簽字。」

柳絮再次把目光對準小本,可這時韓孔雀又道:「我把送你的鈴鐺,借給陳嘉義用一下,他補償給了我們一棟小樓,就在古玩街不遠的地方,地理位置很好,在街道邊上,雖然被周圍的大裸可憐,但總歸是一棟獨立小樓。」

柳絮在韓孔雀的勾yn下,順利簽完字,韓孔雀合上,交給了旁邊的工作人員。

而柳絮,此時已經完全忘了她為什麼要簽字,她只關心那棟小樓里:「給我準備的?」

「對,你不是要開藥店嗎?我看我們乾脆開辦一個小型診所,平常的小病小災的,你就直接給人看了,省的那些人去到大醫院,還要被人宰。」韓孔雀接過工作人員卡好鋼印的結婚證,心裡立即變得無比踏實。

「謝謝你。」柳絮靠著韓孔雀,感覺自己很幸福。

韓孔雀道:「不用謝,我們夫妻同心,其利斷金。」

「夫妻?」柳絮總算是有點清醒了,這裡好像是民政局,就算過戶地產,也用不到在民政局簽字吧?

「走吧,我帶你去吃大餐,我們要慶祝一下。」韓孔雀笑嘻嘻的拉著柳絮就走,根本不給她反應的時間。

一整晚上,柳絮都暈暈乎乎的,她看到了花海,她看到了自己夢想當中的煙花燦爛,她看到了騎著白馬的男子溫柔的看著自己。

暈乎乎的,柳絮在酒店的豪華套房裡,再一次被韓孔雀收拾了一晚上。

早上起來,柳絮趴在韓孔雀的懷裡,看著韓孔雀那張明明粗狂,卻有帶著一絲柔和的俊臉,感覺這就是個矛盾體。

看著粗豪,卻細心無比,看著好像粗魯,卻彬彬有禮,看著好像目不識丁的粗漢,他卻又比什麼人都博學。

「怎麼了?能夠嫁給我這麼優秀的男子,是不是在偷笑?」韓孔雀看著眉目含笑的柳絮,調侃道。

柳絮道:「我在鄙視某男子的卑鄙行為。」

「現代還有這種男子?那真該鄙視,不過,柳美女,你準備好了嗎?今天我們將要出發去阿三國。」韓孔雀壞笑的道。

「去阿三國?我們去阿三國幹什麼?我還想著怎麼裝修一下那棟小樓,計劃著年前開業呢1柳絮皺著眉道。

韓孔雀笑道:「這個你就不用想了,我們八點的飛機,你是再睡一會,還是起來準備一下?」

「不行,你要跟我說清楚,要不然我不去。」柳絮道。

韓孔雀道:「去吧!如果這次不去,你恐怕幾年之內都沒有時間出去玩一次了。」

聽到這句話,柳絮頓時紅了臉:「你是不是有什麼要跟我說的?」

韓孔雀摟過柳絮,一隻大手放在了她的小肚子上,沒有多說。

過了好一會兒,柳絮才恢復正常:「知道這樣,你昨晚還做的那麼過分。」

「天地良心,我已經很小心,很溫柔了,說話要摸著良心說。」說著,韓孔雀的一隻手,攀上了柳絮的良心。

「你可真夠壞的,這樣我們就結婚了?」柳絮到現在還有點不敢置信,自己就這麼嫁了?

韓孔雀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如果人讓柳絮自己想,還不知道拖延到什麼時候。

反正他們也有了孩子,而柳絮又沒有其他想法,韓孔雀則只是想穩定下來,所以他們兩個結婚,好像已經是必然。

如果您覺得網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