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三十八章收穫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想的一種手段。 我國道教思想在民間流傳甚廣,八卦紋飾常常出現在人們的日常生活用品上,作為當時非常時興的銅鏡上出現八卦紋飾也就不足為奇了。 而最珍貴的,還是這面銅鏡的花紋,雖然韓孔雀也沒...

韓孔雀此時可顧不得其他人的想法了,他聞著濃香的味道,感覺胃口大開,他也忙活了一晚上了,還真餓了。

韓孔雀偷偷地在桌子底下,控制神通著形成了一團水,洗了洗手。

要不然,他還真沒有勇氣抱著烤鴨啃,想到地下的乾屍、陰兵、還有那房間之內慘絕人寰的凄慘場面,韓孔雀的胃口有點被影響了。

受不住香味的吸引,韓孔雀還是把那些全都拋諸腦後,抱起烤鴨也啃了起來。

此時,餐廳里的人已經有更多的人發現了空氣當中的異常。

「什麼東西這麼香?」

「早就聽說紅樓食府的美食冠絕天下,今天真是見識了。」

「好像是烤鴨啊1

「真是香,不行了,我也去買一隻。」

「我也去,這麼香的鴨子,不吃一次我一天都沒精神。」

「這麼香,是不是用了香料?」

「不會是用來別的東西吧?吃了上癮怎麼辦?」

「鴨子才多少錢?香料的錢都不夠。」

「對,這可是純正的烤鴨香味。」

「走,我們也去買一隻嘗嘗。」

很快,本來在吃包子喝豆漿的,全都重新去排隊了。

韓孔雀四人互相看了一眼,迅速起身跑上了樓去。

那些人都去排隊了,反而把大廳的位置都空了下來。

韓孔雀一邊吃一邊道:「你們的速度還真快,一晚上居然就弄出來了這麼美味的烤鴨。」

一隻烤鴨也就一斤來重,除了骨頭,鴨頭之外,能有七八兩吃的就很不錯了,所以對四個大男人來說,不用五分鐘,就把手裡的烤鴨全都吞了下去。

「不行,我還要啃一隻。」吃完了古烈對著陳青嚷嚷道。

陳青道:「行了,一隻烤鴨做早餐已經營養過剩了,再吃小心吃成個胖子。」

「這鴨子小了點啊1韓孔雀擦了擦手,有點意猶未荊

袁鵬笑著道:「本來有一斤三四兩重,沒想到用你提供的藥水一泡,居然變輕了,等烤熟了,更是縮水了不少。」

古烈道:「小點怎麼了?這麼好吃的鴨子,而且不油膩,你看,平常的烤鴨,你能這麼快吃下一整隻嗎?如果吃多了,還不膩死你?」

袁鵬道:「這全是那種藥水的功勞。」

陳青道:「其實說穿了也沒有那麼神奇,經過我們這段時間的實驗,不管處理什麼食材,那藥水也不過是幫助去除雜質罷了。

就像這種烤鴨,關鍵是沁泡,我們的秘製藥水,把現代藥物催生出來的鴨子體內的雜質沁泡,分解。

本來時間短,長得快,造成的肉質疏鬆,經過沁泡,變得緻密,緊湊,雖然這樣鴨子縮小了一圈,可口感更好了。

而且經過沁泡之後的烤鴨,炙烤之時,鴨油被從裡到外烤出來,讓鴨子沒有那麼油膩,而經過從裡到外滲透脂肪的過程,又讓整個鴨子有了獨特的炸香味,這種集烤鴨與炸鴨於一體的烤鴨,堪稱一絕。」

看到陳青他們笑鬧著跑上了樓,陳蕊無奈:「都是你們四個惹的禍,下面全亂套了。」

韓孔雀笑道:「古烈惹出來的,要找也要先找他,讓他下去跟那些人解釋,就說鴨子是從外面買來的。」

古烈道:「別人問我從哪裡買來的,怎麼辦?」

「你傻啊?正好給袁鵬做做廣告。」韓孔雀笑道。

袁鵬也笑了:「鴨香不怕港子深。」

「你到是自信,」陳蕊笑道:「一晚上沒睡了,你們去上面休息一下。」

韓孔雀沒有讓他們去休息,而是把陳青等人拉到一個房間,關上了門,他直接摸出來了三件東西,放在了中間的餐桌上。

「這是什麼?」古烈好奇的湊上前細看。

韓孔雀道:「一隻銅葫蘆,一串麒麟風鈴,一面四神獸八卦鏡,你們三個每人選擇一個。」

這三樣東西的個頭都不大,是韓孔雀特意挑選出來的。

這些東西,全都小巧玲瓏,也只有這樣的東西,才能在不被人懷疑的情況下,被他從地下帶回來。

看著三件東西全都綠意盎然,就知道都是有年頭的老物件了。

特別是那隻銅葫蘆,跟真葫蘆差不多大,卻通體閃爍著綠光,看起來十分搶眼。

古烈拿起那面四神八卦鏡,仔細看起來,上面刻著四神獸的頭像,讓這麼銅鏡看起來精緻絕倫。

而那串麒麟風鈴,更加精緻,也更加精巧,普通麒麟風鈴,只有中間一隻麒麟被四根銅管包圍,麒麟一動,就會碰撞外面的四根銅管,這樣,就會發出清脆的響聲。

而這件麒麟風鈴,卻是有大大小小五隻麒麟組成,中間一隻,四根銅管中間各有一隻。

中間的那隻麒麟最大,外圍四隻很小,雖然每一隻都形態各異,但卻都雕刻的惟妙惟肖,就算是不懂藝術的陳青等人,也知道,這是一件隗寶。

「給我們三件,你還剩下多少?」陳青看向韓孔雀。

韓孔雀拍了拍身後的背包道:「這種小玩意我還有不少。」

古烈疑惑的看了一眼韓孔雀,他那背包什麼時候背在身上的?好像自家二哥經常背著這麼一個背包啊!

古烈等人的印象當中,韓孔雀還真是經常背著這麼一個背包,所以也就不疑惑了。

他們的視線,再次被吸引到了桌子上的幾件東西上面。

「我這裡還有一些東西,如果你們喜歡,也可以挑選,不過,只有這三個好點,還不吸引人注意。」

韓孔雀說著,直接把背包放在了桌子上,接著,韓孔雀又摸出來了一隻銅孔雀,一隻銅老虎,其他都是木葫蘆和銅葫蘆。

最後,韓孔雀稍微一猶豫,又把幾個小巧的青銅尊拿了出來。

「這東西叫尊吧?古代人祭祀用的?」古烈直接暗器一個厚重的大型酒爵道。

「是一種禮器,不過這就是一個裝酒的東西,用來喝酒也不錯。」韓孔雀道。

「這玩意我怎麼看著眼熟?」袁鵬卻是一眼就看中了四羊方尊。

陳青無語,韓孔雀則扶額。

那倆小子是真的文盲啊!

「這件拿出來只是讓你們看看,不能給你們。」韓孔雀直接道。

本來古烈還沒有在意,可韓孔雀這麼一說,他也看向那四羊方尊。

「這是四羊方尊?」古烈總算是比韓孔雀稍微有文化,他認出了這東西。

韓孔雀道:「真正的四羊方尊要比這個大多了,這個雖然也是四羊方尊,可比你們知道的那件國寶小多了。」

四羊方尊,是商朝晚期青銅禮器,祭祀用品,1938年出土於湖、南寧、鄉縣黃、材鎮月山鋪轉耳侖的山腰上,現收藏於中國國家博物館。

四羊方尊是中國仍存商代青銅方尊中最大的一件,其每邊邊長為52.4厘米,高58.3厘米,重量34.5公斤。

而韓孔雀拿出來的這尊,個頭也就十來厘米高,邊長也許還不到十厘米,雖然小了不少,可重量卻不輕,拿在手裡極其壓手,韓孔雀估摸著,這一個尊,就有二三斤沉。

「好漂亮。」古烈眯著眼仔細觀看手裡的四羊方尊。

這尊長頸,高圈足,頸部高聳,四邊上裝飾有蕉葉紋、三角夔紋和獸面紋,尊的中部是器的重心所在,尊四角各塑一羊,肩部四角是4個卷角羊頭,羊頭與羊頸伸出於器外,羊身與羊腿附著於尊腹部及圈足上。

同時,方尊肩飾高浮雕蛇身而有爪的龍紋,尊四面正中即兩羊比鄰處,各一雙角龍首探出器表,從方尊每邊右肩蜿蜒於前居的中間。

這種四羊方尊是用兩次分鑄技術鑄造的,即先將羊角與龍頭單個鑄好,然後將其分別配置在外范內,再進行整體澆鑄。

整個器物用塊范法澆鑄,一氣呵成,簡直是鬼斧神工,只是這麼一個小東西,就顯示出了古代匠人的高超鑄造水平。

這麼精美的一隻尊,雖然不能跟國家博物館的那尊相比,但這尊也絕對可以說是一件國寶。

「不知道這隻,比不比的過博物館里的那四羊方尊?」古烈愛不收手的看著,一邊看他還一邊道。

韓孔雀道:「肯定比不過,不過,就算比不過,價值也相差不大,要知道,收藏在博物館中的那尊四羊方尊,可是在戰爭時期被炸成了二十多片,只是後來又修復了,但不管修復的工藝有多高,這總是一個缺陷。」

「你這個是完整的啊1陳青嘆息道。

他知道,高收穫,自然意味著高風險,雖然只是一個晚上,但陳青知道,韓孔雀經歷的危險肯定不少。

只是看看現在那邊鬧出的動靜,就知道,下面肯定是十分危險的。

「你好好收起來吧!這個東西就算你給我們,我們也不敢要。」陳青看著古烈道。

古烈道:「我就是看看,這東西我可沒打算要。」

韓孔雀道:「不給你們是有原因的。」

說著,韓孔雀再次把手伸進背包,接著,又一連摸出了七個四羊方尊:「這是一整套,給了你們任何一個,就不成套了,這樣就太可惜了。」

「啊1陳青三人驚訝的看著桌子上的四羊方尊。

韓孔雀自然知道他們為什麼驚訝,所以道:「你們知道的那尊四羊方尊是禮器,而這八隻,應該是後來仿製的實用器,也可能是祭器,所以會成套出現。」

酒杯不管是使用,還是祭祀,自然是不會單獨鑄造一個的,所以,只要不是遭受破壞,發現一套是沒有什麼意外的。

「你快收起來吧!要不然我要忍不住搶一個了。」古烈終於放下了那個四羊方尊。

韓孔雀笑道:「不給你們還有一個理由,你們拿了這個東西太惹眼,而且不容易處理,反而是那些東西,你們以後要是有急用,可以直接賣錢,而這四羊方尊,你們就不能隨意處理了。」

陳青沒有從桌子上挑選東西,他認真的道:「我們三個昨晚就商量好了,你這些東西,我們一件都不要,所以其他方面你對我們的幫助,我們就心安理得的承受了。」

「說什麼呢?給你們一件,是讓你們當做傳家寶的,你們小時候沒有這樣的想法嗎?所以,以後我的侄子侄女們,肯定也有這種想法,你們就滿足他們的願望好了,來,挑一件當做傳家寶。」

說著,韓孔雀還是拿起他最早拿出來的那三件道:「你們不要看著三件東西不起眼,這件麒麟風鈴就不說了,只是那製造工藝,就價值不菲,這個瞎子也看得出來。

我跟你們說說這銅葫蘆和著四神八卦鏡,要知道我拿出來的這三件,其價值都是差不的,實際算起來,還是這件葫蘆最值錢,大哥,這是你的。」

韓孔雀把葫蘆塞到陳青懷裡:「你仔細看看,上面應該有銘文,這些銘文我也沒有時間研究,這個就給你了,當做你的家族的任務吧!以後好好研究一下,上面的銘文可不少。」

韓孔雀早就看好了,在墨綠色的銅綠之下,是密密麻麻的銘文,由於是陽刻銘文,而這件葫蘆又被保護的很好,所以根本沒有一點磨損。

只要小心清理一下銅綠,就可以清楚的看到上面的銘文,有了銘文,這件青銅葫蘆的價值會立即飆升。

本身陽刻銘文就比陰刻要難,而這個葫蘆上的銘文還不少,所以這就更顯珍貴了,如果這件青銅葫蘆上記載的東西足夠強大,沒準這又是一尊毛公鼎那樣的至寶。

再說那面四神八卦鏡,這是一枚尺寸不太大的銅鏡,直徑約150mm,八出葵花形,圓鈕,花瓣鈕座。

鈕四周環列四神:青龍、白虎、朱雀、玄武。

四神形態生動、形象,四神外刻有道教的八卦紋飾,這面銅鏡,不管是品相、包漿、分量、花紋都是頂級之作。

道教太平道在《太平經》中以易理八卦來「窮道通意」,稱八卦的卦象變化,體現了天地的生死、壯老的氣的興衰變化,將卦象變化的理論吸收作為的表述道教道義思想的一種手段。

我國道教思想在民間流傳甚廣,八卦紋飾常常出現在人們的日常生活用品上,作為當時非常時興的銅鏡上出現八卦紋飾也就不足為奇了。

而最珍貴的,還是這面銅鏡的花紋,雖然韓孔雀也沒有細看,但從那反覆的花紋之中,韓孔雀好像看到了一面八卦在不停旋轉。

如果看的時間長了,卻又會變成一個陰陽魚般的太極圖案在旋轉,這樣一件工藝精湛的八卦鏡,極有研究價值,可以說是中國八卦鏡中的代表作。

韓孔雀把三件寶物介紹了一邊,陳青道:「不要,你說的再好,那也是你拿命換來的,我們說不要就是不要。」

韓孔雀道:「真不要?以後要是還有這樣的事情,我還想找你們配合呢?如果這次不要,以後我也不找你們了。」

韓孔雀說完,就看向古烈:「以後再撿漏,也不會找你去幫忙了。」

古烈道:「我是十分想要,可這東西也太珍貴了,你有沒有價值低點的,那樣我們拿著也心安。」

陳青斥道:「你小子」

韓孔雀笑道:「這就算是價格低的了,如果你想要更低的,我這裡還有大串的銅錢,你要不要?」

「像你那個烏背什麼來的?那種的我就要。」古烈笑嘻嘻的道。

韓孔雀也笑了:「好了,就是這三個,你們一人一件,當傳家寶吧1

「算了,我們還是不要了,要是要了,我們還不知道放哪呢1古烈雖然愛開玩笑,可他也是有原則的人,說了不要,還就是真不要。

「大哥。」韓孔雀看著陳青,只要陳青不要,古烈和袁鵬是肯定不會要的。

「大哥,今天的事情你也看到了,如果沒有你們幫忙,我可是不能輕易脫身的。」韓孔雀道。

陳青還在猶豫,而這時外面有人敲門。

走進來的是陳蕊,陳蕊好奇的看了一眼桌子上的東西,接著就道:「孔雀,外面有人找你。」

「誰?」韓孔雀的臉色一變:「大哥,快收起來,應該是找上門來了。」

韓孔雀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陳青和江林,現在魔都,就這兩家的實力最強。

陳青看韓孔雀一臉堅決,他不好意思的道:「那就收起來吧!不過,孔雀,最近聽說你有大行動,反正我們也沒什麼事,就去給你免費打個工,要不然,我們這次的東西是不會要的。」

韓孔雀一聽收下了,立即高興了:「行,等會兒告訴你們去哪裡,如果可以,帶上嫂子,順便去旅遊一下。」

陳青道:「東西不要動,我們換到隔壁包間。」

韓孔雀沒有說什麼,他們快速換了個包間,而東西,則留在了這裡。

他們剛換完包間,韓孔雀就看到了江林和陳嘉義走了過來。

看著一身休閑服的韓孔雀,陳嘉義道:「我還是小看你了。」

韓孔雀莫名其妙的道:「陳兄怎麼這麼說?我們兄弟之間有什麼小看不小看的?」

江林則在一邊站著,沒有說什麼,不過他的表情可有點冷,看著他嘴角勾起的弧度,這是冷笑的架勢。

————————

這是第三更,求月票。滿四百張月票再次加更,所以有月票的兄弟,不用留到月底了,現在投月票我一樣加更。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