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三十七章搜刮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晚了。 井上野男剛想開口說話,但他一張嘴,嘴裡就噴湧出大量鮮血,同時他的鼻子當中,更是血流如注。 人體之中,好像就是牙齦和鼻孔內部的毛細血管最薄弱,所以韓孔雀控制著他身體之中的血液,從...

本來以為陰兵破碎,也就意味著這具陰兵徹底從世間消失,可事實卻並不是這樣的,韓孔雀發現,隨著陰兵被斬碎,他的體內,居然衝出一團能量團,這種能量團,跟他在第一層見到的那無數能量團一模一樣。

到了這個時候,韓孔雀也知道第一層的能量團是怎麼來的了。

這裡,無數年來,肯定有很多人進入,能夠進入這裡,並且直面陰兵的,一定是好手。

既然是好手,這裡的陰兵就必不可少的要遭受損失,而那些損失的了陰兵,並沒有完全消散,而是化為了一團能量,繼續守護這裡。

沒有了身體的限制,能量團更加zyou,所以可以隨著人追擊進入上一層。

當然這一切都是由於陰氣的充足,才能讓能量團這樣的暗物質沒有消散。

所以這些東西,如果沒有特殊情況,也是沒法在外面顯現的。

這也是外面那些異物,只有依附在一些道具上,才能保存下來的一個原因。

韓孔雀不管這裡怎麼混亂,反正離開這裡之後,這裡出再大的問題,也不會算他的責任。

所以,他不想在這裡繼續逗留,現在已經凌晨四點多鐘了,很快就要天亮,等天亮了,他就不好脫身了。

所以韓孔雀再次搜索了一遍這裡,等實在沒有什麼東西讓他搜颳了,他才離開。

這一次,韓孔雀直接走到二層的出口,從這裡,開始收取青銅獅子。

由於陰氣的泛濫,這些青銅獅子保護的通道,已經失去作用,雖然還是阻擋了絕大部分能量團侵入通道內部,不過這也不過是把那些能量團間隔開來了罷了。

由於陰氣的大量聚集,已經有能量團侵入了通道,要不然馮武玲和羌北城,先前也不會被那兩個能量團追擊。

既然已經失去了作用,那韓孔雀也不會客氣,所以只要被他走過的地方,所有青銅獅子都消失一空。

就這樣韓孔雀一邊走一邊收,等他進入第一層時,下面一間房間里發出碰的一聲響,那間房的門,被人從裡面打開。

韓孔雀一驚,他立即看到一隊隊身影從房間里湧出來。

韓孔雀把頭燈調整了一下,發現居然是穿著二戰軍裝的一些日本人。

在這些日本人後面,一個明顯不同的身影,出現在韓孔雀眼前:「井上野男?」

看著那個矮個子黑衣人,手裡揮舞著一面太陽旗,旗子所指的方向,就是那隊日本兵的前進方向。

這些日本兵以一種十分彆扭的方式,快速向前行進,看方向,應該是去第三層。

「這些是日本人煉製的陰兵?」很快韓孔雀就發現了那隊日本兵的情況。

「小日本還真狠。」不過想到二戰時期日本士兵的狂熱,那些人被人洗腦一番,自願被煉製成陰兵也不算稀奇。

「可惡的支那人,居然敢偷襲我,現在就讓你們看一看大日本帝國武士的厲害。」井上野男,揮舞著太陽旗,指揮者五十名陰兵,向著第三層走去。

看來日本人當年侵華,並不是沒有收穫,最起碼這煉製陰兵的技術,他們完全學到家了,不過控制手段好像弱了點,必須用那面旗子來控制。

雖然不知道那面旗子為什麼能夠被那些陰兵識別,但韓孔雀現在可不想研究這個。

看著不斷揮舞太陽旗的井上野男,韓孔雀冷笑了一聲,立即無聲無息的靠近了他,當井上野男發現韓孔雀時,已經晚了。

井上野男剛想開口說話,但他一張嘴,嘴裡就噴湧出大量鮮血,同時他的鼻子當中,更是血流如注。

人體之中,好像就是牙齦和鼻孔內部的毛細血管最薄弱,所以韓孔雀控制著他身體之中的血液,從這種薄弱的地方衝出,瞬間把他全身血液放了出來。

看著變成乾屍,顯得更加矮瘦的井上野男,韓孔雀冷笑了一聲,從他手中把那面太陽旗撿了起來。

韓孔雀揮舞了一下,那些本來向前走的陰兵,立即停下了動作,向後走來。

韓孔雀再才向兩邊一直,陰兵分為兩隊,站在了房間門口。

這是按照他們原來的習慣,來站隊執勤了,看來這些陰兵,絕對是有日本老兵煉製而成的。

韓孔雀早就好奇這些房間裡面都有什麼,而現在,這間房間里,居然走出來了這麼多陰兵,就更讓韓孔雀好奇了。

韓孔雀沒有猶豫,這間房間應該是這裡面最安全的房間了,就算裡面還有東西,也應該是陰兵。

而陰兵可是不能識別韓孔雀的,所以韓孔雀小心的推開門,走了進去。

房間里除了中間很顯眼的一座祭台之外,其他地方全是棺材,這就是一間停屍房,不過想到這裡是擺放陰兵的,布置的像停屍房也沒什麼。

韓孔雀的目標,直接對準了祭台,祭台上供奉的居然是一把日本刀,韓孔雀只是看了幾眼,就收了起來。

除了這把戰刀,韓孔雀還發現了不少酒杯。

「這就是四羊方尊?」韓孔雀拿起一隻青銅祭器,酒杯四面有四隻山羊頭,跟韓孔雀見過的四羊方尊圖像完全相同,只不過是個頭小了一些。

仔細看了兩眼,韓孔雀就直接收了起來,除了四羊方尊,還有幾隻三角虎尊。

這些酒杯都是青銅鑄造的,四羊方尊就不說了,這個很出名,而三角虎尊,也不是無名之輩。

把把這些尊收好,韓孔雀又收起來了一隻青銅香爐,香爐成四方鼎狀,看了起來十分古樸,想來也是好東西。

這些東西都算是傳承之物,所以沒有土腥氣,就算原來是出土的文物,這種已經出土很多年的東西,也很容易被洗白,所以韓孔雀打算,分給陳青他們一人一件。

在這個房間里有了收穫,韓孔雀自然不會再錯過其他房間。

第二間房門被推開,韓孔雀立即一驚,他居然看到一個女人在梳妝,而接下來的畫面卻不堪入目。

女人在房間里被無數矮個子男人糟蹋,最後下面大出血死亡。

韓孔雀看呲目欲裂,他知道,這間房裡,確實發生過這種慘事,而慘劇的主角,就是在這間房裡的女人。

不知道經過了多少年,這段景象,還在不斷的在這間房間里重複。

韓孔雀能夠清晰的看到,那個女人看向自己的那種幽幽的眼神,雖然凝視著韓孔雀,不過這個女人並沒有攻擊韓孔雀。

韓孔雀忍著發麻的頭皮,走進了房間,房間的門後有一串銅錢,韓孔雀直接取下,他另外掃視了一下房間,並沒有其他發現,既然沒有什麼好東西,韓孔雀直接轉身走出了房門。

就在他走出房門時,韓孔雀感覺身後一陣冰寒,他一回頭,卻發現,剛才坐在房間里,不斷重複上演慘劇的女主角,居然走出了房門?

這?韓孔雀驚愕的看著這個能夠自己行走的女人。

她比外面的異物少了一個載體,她又比那些陰兵被破壞后形成的能量團多了個身形。

這樣的存在,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鬼魂?是真的凝練成靈魂的鬼魂?

韓孔雀不知道這是一種怎麼樣的存在,但他知道,這總不會脫離了能量磁場的範疇,就好像現在人們想要研究的人工智慧,不過是數字、電子、磁場保留下來的數據罷了。

不管她是一種怎麼樣的存在,韓孔雀都知道,她始終保留著那一段悲慘的記憶。

既然她不會對自己形成什麼影響,而又跑不出醫院這個樊籠,所以韓孔雀也不在管她。

接下來,韓孔雀把那隊日本陰兵,派到了第二次和第三層的出入口,讓它們在那裡負責警戒,他則在第二次大肆掃蕩。

這裡就是一座人間地獄,除了先前的兩間房還算正常之外,其他地方就更慘了,那些房間有屠宰場,有毒氣室,有實驗室,有刑訊室。

反正不管怎麼樣的房間,都有一些慘不忍睹的慘事發生,所以那裡最終的結果,就是全都變成了惡靈培育室。

就是因為這裡實在是太過容易培養這些東西了,所以每間房裡,韓孔雀都能有一些收穫,這些收穫各種各樣,其中銅錢最多,其次是銅葫蘆、木葫蘆,接下來就是八卦鏡,各種各樣的八卦鏡。

除了這種常見的,還有一些爵,再有就是其他一些銅器,這些銅器一般都是祭器,也只有這種被人香火供奉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東西,才能作為鎮物,鎮壓這裡的這些邪惡。

等韓孔雀圍著這裡轉了一圈,他的感覺已經麻木了。

此時他才知道,自己把人的血液抽干殺死,實在是太過正常的手段了。

他這樣的手法,讓人無痛無覺的死去,實在是太過善良了。

這讓韓孔雀更加感覺到,強大才是一切的根本,如果自己沒有強大的實力,又沒有一個強大的背景,只能是被人任意欺負。

當韓孔雀從新走進第一層的時刻,韓孔雀知道,下面已經變成了真正的死地,那些被他放出來的東西,任何人闖進了它們的地盤,都會被它們攻擊。

不過這一切,可不是韓孔雀關心的,他則在繼續他的收集大業,當他收起最後一對青銅獅子時,韓孔雀感覺地下一晃。

「地震?」

韓孔雀快步向外跑去,慌亂當中,韓孔雀幾次跑錯方向,此時他才發現,這上面還有一層,而這一層遭受了極大的破壞,到處是廢棄的通道和房間,這讓韓孔雀的速度更是提升不起來。

等韓孔雀從新回到他收集青銅獅子的通道時,他才能快速向來時的方向退去。

耽誤了不少時間,等他衝出洞穴,他立即感覺到一個冰冷的東西,頂在了他的腦袋上。

「不要動,動就打死你。」

「不要動,動就捅死你。」

就在韓孔雀想要反擊時,他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韓孔雀慢慢的轉過頭,看到一身迷彩的袁鵬。

韓孔雀一個手刀把用槍指著自己腦袋的人砍暈:」你怎麼回來了?大哥跟古烈呢?「

」他們在外面。「袁鵬沒有多做解釋。

韓孔雀當然知道他們是不放心,來這裡接應自己的。

「快走吧!如果沒有意外,這裡的就要出事。」韓孔雀能夠聽到,地下的震動越來越強烈了。

沒有了大量青銅獅子鎮壓,地下的九龍大陣正在被消弱,而貔貅聚財陣正在快速集聚實力,等到九龍大陣沒法支撐貔貅聚財陣集聚起來的大量煞氣,這裡就會出問題。

到時候不是九龍大陣被煞氣沖毀,就是貔貅聚財陣自己撐破,不管是哪一種,都是一場災難。

當然,九龍大陣被破壞了,會直接影響到魔都的氣運,不過這樣的情況卻是很不容易發生,要不然韓孔雀也不敢那麼肆無忌憚的把地下的那麼多鎮物帶走。

之所以堅信九龍大陣不會被破,就是因為地下的九鼎,有了九鼎鎮壓,就算貔貅聚財陣,也沒法影響到九龍的氣運。

既然九龍陣不會被影響,那影響到自然就是貔貅聚財陣了,而這個陣法被撐破,造成的後果,自然是醫院化為鬼蜮,所以,陳嘉義想要開採地下的沼氣,根本就是痴人說夢。

魔都市的市民,感覺到了地震,所以整個城市亂了起來,不過,幸虧魔都市zhngf早有準備,混亂很快就被遏制。

就在吵吵嚷嚷當中,一個早晨又來臨了,最終滬南那邊沒有發生什麼大事,只不過是那邊地下顫了幾顫。

很快魔都電視台就開始闢謠,說明凌晨的地震,是由一隊工程兵在實施爆破產生的震動,並不是真正的地震。

而一些現場的畫面也被公布出來,爆破的地點是一家老醫院,醫院由於年久失修,一些老式建築已經是危房,加上那裡的地下水源被大量抽空,對地下地質結構造成了嚴重破壞,所以在今天凌晨,一棟樓忽然倒塌之後,魔都市zhngf決定實施緊急狀態,突擊爆破了其他幾棟危樓。

而隨著大樓的倒塌,醫院之中出現了幾個塌陷坑洞,造成了地下天然氣的泄露,所以為了安全著想,那片區域已經被封鎖。

同時主持人還善意的提醒市民們,要節約用水,水也是一種珍稀資源,當然,這樣的善意提醒,讓很多不滿的群眾十分蛋疼,但他們也沒法,只能是播什麼看什麼。

天蒙蒙亮的時候,韓孔雀和袁鵬陳青他們一快回到了紅樓食府。

由於凌晨魔都整個都是鬧哄哄的,所以滿大街上都是人,這樣反而沒有人能夠知道韓孔雀的行蹤。

等四兄弟回到紅樓食府,紅樓食府一樓已經是人山人海。

本來這邊有個小廣場,就是躲避地震的理想地方,所以從傳出有地震之後,紅樓食府門前的廣場上就擠滿了人。

就這樣鬧了一個早上,等天亮了,知道沒事情了,這些人自然會餓。

所以,這些人也沒有散去,全都擠進了紅樓食府,開始吃早餐。

袁鵬看到這種情況,十分感慨的道:「大哥,你們這生意真是好啊1

陳青笑道:「平時雖然生意也不錯,但絕對沒有今天的人多,今天應該是特殊情況。」

古烈看著那麼多人,根本擠不進去,所以也就不去裡面擠了。

「大哥,讓人送幾隻烤鴨過來,昨天晚上研究出來的烤鴨還有吧?正好讓二哥品鑒品鑒。」古烈說著,還十分沒志氣的吞了口口水。

韓孔雀看他那個樣子,有點不信的道:「你們研究出來的烤鴨就那麼好吃?」

古烈剛想開口,口水就差點流了出來,陳青看到了好笑:「你這個沒出息的樣。」

古烈總算是收住了口水:「大哥,你這麼說就太沒良心了,昨天晚上我拿的烤鴨都讓誰吃了?」

「我不是晚飯沒吃飽嗎?」陳青老臉一紅。

古烈道:「我是沒吃晚飯。」

「你們沒吃晚飯?我怎麼記得你們的晚飯都說吃撐了?」袁鵬故意道。

「好了,你們怎麼還跟孩子一樣?」陳青有點惱羞成怒,而袁鵬說著,臉上已經笑開了花。

經過處理之後的鴨子,被紅樓食府的那些大廚研究了一下,還真弄出來了一種很好吃的烤鴨。

烤鴨本來就香氣濃郁,可他們弄出來的鴨子,香味更加特別。

雖然濃郁,但絕對不會讓你感覺到油膩。

聞長了,也不會讓你感覺道膩煩。

可以說這種烤鴨,完全發揮出來了鴨子的特點,加上處理過後的鴨子肌肉緊繃,皮薄肉韌,真是一種不可多得的美味。

很快就有員工給四人端出來了四隻烤鴨,每人一隻,不用爭也不用搶。

韓孔雀看著陳青他們每人抱起一隻烤鴨就啃,立即被驚住了:「你們就這樣吃?」

陳青十分豪爽的一揮手道:「鴨子太小,這樣吃方便。」

「這樣吃才過癮。」古烈一邊吃一邊道。

袁鵬則眯著眼睛,看著他手裡的烤鴨,他那不是在用嘴吃,而是想用眼睛把它吃了。

他們四個的動作,很快就引起了周圍在吃早餐的人的騷動。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