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三十六章藏寶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果你們三個合夥,我們哪還有機會?」張廣陵道。 馬千馳笑道:「有了這傢伙在手,你們都不足道,所以說,你們可以去死了。」 「小心。」 「你不要命了。」 「不要。」 ...

「羌北城,你怎麼不說話,你好好看著那個小子,剛才居然被他偷襲了,等會我要好好讓他享受一下。」聽得出來,馬千馳此時很得意。

張廣陵此時道:「你們得意什麼?狗咬狗也不看時間?現在已經凌晨三點了,只要天亮了,你們就有自信沖得過外面的封鎖?」

「是不能得意,羌北城,你趕快做出決定。」馬千馳把馮武玲擁在前面,慢慢的向韓孔雀這邊靠過來。

韓孔雀看著這些人,還真是沒有一個好人,所以他也不再客氣。

他抓起羌北城,擋在自己身前,想要給馬千馳一個驚喜。

現在的羌北城已經完全沒有了反抗之力,手腕粉碎性骨折,而且被韓孔雀憋了個半死,到此時,韓孔雀也沒有完全放過他,而是控制著他的呼吸節奏,不讓他發出絲毫聲音。

就在韓孔雀做好準備,想要偷襲馬千馳時,事情的發展,顯然出乎韓孔雀的意料很多。

等馬千馳靠近到足夠的距離,韓孔雀還沒有開始攻擊時,事情又發生了變化。

韓孔雀看的清清楚楚,馬千馳居然驚叫一聲,把手中的馮武玲推了出來。

而韓孔雀則詫異的看著臉上樂開了花的馬千馳,這樣的表情,並不像被人偷襲了啊?

要知道這可是在黑暗當中,馬千馳並不怕別人看到他的表情,所以這應該是他的真實反映。

等韓孔雀反應過來時,馮武玲已經撲倒了羌北城的懷裡。

就在韓孔雀想要把這個送上門來的馮武玲也制服時,馮武玲直接給了羌北城一刀。

這個時候,韓孔雀暴汗,他乾脆把羌北城推到了馮武玲懷裡,迅速的離這個女人遠一些。

而此時情況再次發生變化,在馮武玲捅了羌北城一刀之後,馮武玲身後的馬千馳,也沒有絲毫猶豫,他的刀也直接捅進了馮武玲的身體。

「大師兄」馮武玲扔下羌北城。

羌北城此時慘笑連連卻怎麼也說不出話來,看到這種情況,韓孔雀收回來了堵在他喉嚨的那團水。

「你們」此時雖然身上很痛,但他心中更痛。

馬千馳看著馮武玲和羌北城道:「你們很意外?」

此時的韓孔雀已經看傻了眼,不過馬千馳雖然是跟馮武玲和羌北城廢話,不過他可沒有忘了過來的目的。

他直接把馮武玲推倒了羌北城的身上,一下貼近了韓孔雀的身邊,想把韓孔雀抱在懷裡,而韓孔雀可沒有被男人抱得習慣。

「只要殺了你們兩個,這裡的一切就全都是我的。」馬千馳在抓住韓孔雀的瞬間,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大師兄,你說過要帶著我遠走高飛的。」馮武玲最終吐出血沫,她的肺被長刀刺穿,能夠說話完整,已經算她毅力強大了。

「不要天真了,我孩子都會打醬油了,我會要你這個破貨。」馬千馳冷笑道。

此時張廣陵和師常山也看傻了眼。

「這狗咬狗還沒完了?」師常山驚訝的道。

張廣陵道:「狗血。」

馬千馳道:「確實是狗血,沒想到這個女人這麼蠢,早就告訴她防火防盜防師兄了,居然就是不聽。」

「你更蠢,如果你們三個合夥,我們哪還有機會?」張廣陵道。

馬千馳笑道:「有了這傢伙在手,你們都不足道,所以說,你們可以去死了。」

「小心。」

「你不要命了。」

「不要。」

幾個人的聲音同時響起,而此時就算韓孔雀都沒有想到,馬千馳居然拿出來了一枚手雷。

而圍在一起的幾個人,全都驚聲尖叫。

在這裡放手雷,那可是真的不要命了。

不過,韓孔雀總算反應及時,他一把捏住了馬千馳的一隻手,阻止了他這看似同歸於盡的舉動。

「你沒事?」此時馬千馳已經看出了韓孔雀的異樣。

看到馬千馳剛才想要躲避的方位,那邊應該有他的後路,看來這個馬千馳還真是老奸巨猾。

韓孔雀笑道:「顯然你是有後手的,你這樣的人留著太危險,所以,你可以去死了。」

說完,韓孔雀一個肘擊,直接攻擊在了馬千馳的心臟部位,只是這一下,就讓馬千馳立即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隨著他的嘴巴張開想要說話,他嘴裡立即噴出一股血塊。

接著,他的嘴巴就像水龍頭一樣,鮮血噴涌。

「哎,又一個死在我的神通之下。」韓孔雀嘆息道。

聽到韓孔雀嘆息的張廣陵和師常山,同時一陣心寒。

「你殺了馬千馳?」師常山有點不敢置信的道。

韓孔雀看著師常山:「你用了夜視鏡?也對,現在都什麼年代了,誰還像他一樣傻兒巴嘰的用一雙耳朵聽聲辯位。」

韓孔雀指著張廣陵,這個傢伙就是一頭狼,隨時都想要偷襲,剛才韓孔雀說話,張廣陵就在向著韓孔雀靠近,想要再次施展手段。

而韓孔雀也當不知道,在張廣陵的長劍無聲息的刺過來時,他側身一讓,直接一腳踹出,立即把張廣陵踹出了四五米遠。

「你以為現在還是古代呢?玩俠客玩傻了?」韓孔雀看一時半會爬不起來的張廣陵十分的不順眼,這個傢伙剛才可是連他的家人都賣了。

「你剛才怎麼不攻擊?」韓孔雀笑道。

師常山道:「我跟你從來沒有深仇大恨,所以沒必要那麼做。」

「你不求財了?我不放心你這種人活在世上,所以你也只能留在這裡了。」韓孔雀不再多說,現在已經差不多四點了,再不出去,就會很麻煩。

「我們可以井水不犯河水。」師常山道。

「每必要,你去死吧1韓孔雀一聲暴喝,向著師常山撲去。

韓孔雀的速度很快,龍騰虎躍說的就是此時的他。

他就如一隻猛虎,瞬間撲到了師常山的上空,在師常山還沒有從他那一聲虎吼當中回過神來時,就被韓孔雀的雙手雙腳攻擊在身體上,頓時蜷縮著栽倒在地。

「就這樣的還是高手?」韓孔雀沒有想到,他的那聲虎吼,已經帶上了靈識攻擊的手段。

師常山被韓孔雀的靈識攻擊,他的腦袋裡就好像有一頭老虎想要吞噬他,所以,他當時已經傻了,只知道看著腦袋中那隻猛虎,已經不知道該怎麼應付。

就這樣,他沒有任何反應的身體,遭受了韓孔雀毫不留情的打擊。

只是一下攻擊,韓孔雀就弄斷了師常山身上超過三分之二的骨骼,受了這樣的重傷,在這種地方,如果能夠活下來還真是怪了。

所以韓孔雀也不給他補上一下,他沒有理會馬千馳師兄妹三個,也沒有再管師常山,韓孔雀直接走向張廣陵,就是這小子剛才在出賣他。

「你對我家的事情很了解啊?」韓孔雀笑著走向張廣陵,不過他卻沒有靠的他太近。

「我是陳嘉義的表哥,我們中間有誤會。」張廣陵看到韓孔雀不再靠近,眼中閃過一絲失望。

「我剛才那一下攻擊,好像傷到了你的肺,知道賽馬嗎?如果馬匹跑的太快,肺活量太大,就有可能撐破肺泡,就算那匹馬跑了第一,也不會活下來。

其後果是,在比賽結束之後,馬的嘴裡,會不斷的冒出血沫,直到窒息死亡。」韓孔雀說著,張廣陵的嘴中就開始不斷的出現血沫。

「就像你這種情況。」韓孔雀搖著頭,反而退後了幾步。

張廣陵雙眼怒凸,嘴裡發出一聲低吼,接著身體暴起,向著韓孔雀撲去。

「還真是一個狠人。」看著嘴中噴出一股血塊的張廣陵,韓孔雀還是有點佩服的,這還是他的神通第一次失效。

「異能?控制人體血液?」張廣陵沒有攻擊到韓孔雀,在一邊停了下來。

「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韓孔雀道。

「我們之間沒有仇恨,不應該互相敵視,而且我是陳嘉義的表哥,以你們的關係,我們更應該互相合作。」張廣陵把嘴裡的血塊全都吐出。

韓孔雀道:「合作?」

「對,合作,你難道不奇怪,他們三個師兄妹為什麼會反目成仇,互相攻擊?你也不知道乾坤鈴的作用吧?」張廣陵道。

韓孔雀心中一動道:「乾坤鈴是通向下一層的信物,這個我還是知道的。」

「你知道不可能。」張廣陵失口驚聲道。

韓孔雀道:「怎麼不可能?」

「那具陰兵是你放出來的?你是從下面上來的?下面到底有什麼?難道寶藏被你得到了?」張廣陵一連串的問道。

韓孔雀道:「你們這些人還真都不是好東西,連下面是什麼都不知道,居然就心狠手辣的要置人於死地。」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只是上面的這些東西,就足夠讓人殺人放火了,更何況下面的東西。」張廣陵冷笑道。

韓孔雀還沒有說話,就聽到一個刺耳的笑聲想起來:「你們都很想知道下面有什麼?」

「馮武玲?你還沒死?」張廣陵看向倒在一起的三個人。

馮武玲雖然被馬千馳捅了一刀,但她除了這一刀,再沒有受到其他傷害,所以她的兩個師兄都死了,反而她支撐到了現在。

馮武玲靠左在一個角落,她看著韓孔雀他們的方向道:「你們都想知道這裡有什麼?那我就告訴你們,這裡有我們祖師留下的典籍,這裡還有無數神兵利器,這裡還有無數黃金寶貝,這裡還有無數珍寶古玩。

也許你們不信,但你們只我的兩位師兄,他們這一輩子,就是為了這批寶藏而活,所以我背叛了二師兄,但沒想到大師兄也不是良人啊1

「你怎麼知道這裡有那麼多寶貝?」韓孔雀好奇的道。

馮武玲道:「我當然知道,因為我奶奶給我留下了一份藏寶圖,而二師兄為了這份藏寶圖,居然陷害大師兄,讓大師兄被趕出了師門,所以我恨他。

但沒想到,大師兄也不是好人,這隻能怪我有眼無珠,不過,這裡的財富是我們家的,誰都不能得到,所以,你們就不要妄想了,哈哈你們都去死。」

說著,馮武玲猛然向一個東西按去。

「等等,你的祖師是楊筠松吧?」韓孔雀感覺到了馮武玲的決心,所以他立即拋出了一個震撼的消息。

果然,馮武玲停下了手中的動作:「你怎麼知道的?」

「我從下面上來的,我撿到了楊筠松祖師的金冊,所以這裡的情況,我比你還要了解。」韓孔雀道。

「你真的是從下面上來的?」張廣陵不敢置信的看著韓孔雀。

韓孔雀道:「確實是。」

「你手裡有乾坤鈴,我早就該想到這點。」馮武玲的口氣變得有點飄忽。

「我們這一支,今天算是全都折在這裡了,如果你能夠活下來,就去我董家大宅一趟,也許還能有所收穫,不過這要你先活下來,奶奶,我對不起你,你不讓我來尋寶,可我還是來了」馮武玲變得十分激動。

韓孔雀趕忙道:「下面除了一些金冊,並沒有什麼寶貝。」

「不可能。」馮武玲和張廣陵幾乎同時開口反駁。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下面確實沒有寶藏。」韓孔雀再次道。

「哈哈,沒有寶藏?他們為了沒有影的寶藏,居然算計了我十幾年?他們都該死,你們也該死」

「不要。」張廣陵一聲慘嚎,把韓孔雀嚇了一跳。

這時,一絲亮光出現在黑洞洞的地下空間之內。

「呵呵」馮武玲手裡,居然出現了一串火花,接著就是一片火花,再就是一片豪光。

韓孔雀看到火光,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而他能做什麼?

瞬間,他的身體之外,出現一個大水球,這是剛才馬千馳要放手雷時,韓孔雀後來想到的應對辦法。

一個直徑三米多的大水球,直接把韓孔雀包圍了起來,在轟的一聲爆炸之後,大水球被瞬間擊飛。

裡面的韓孔雀,在撞擊到一尊青銅獅子之後,才停了下來。

韓孔雀透過水球,看著外面一瞬間暴發出大火,但這大火只是一閃,發出了一片亮光,就立即消失了,接下來周圍再次陷入一片黑暗。

感受著這裡的一切,想到剛才爆炸的衝擊波帶來的衝擊力,如果沒有這個大水球保護,韓孔雀真不敢想象,自己撞擊在青銅獅子上面會是一種什麼情景。

韓孔雀看著不遠處的張廣陵,他可沒有什麼保護措施,所以他此時是非常的凄慘。

本來風度翩翩的公子范,已經完全消失了,他此時就是一截黑炭頭,渾身漆黑,像一灘爛泥一樣擺在地上,也不知道死了沒有。

不過,這可不管他的事,韓孔雀走到了馮武玲那邊,看了看,人已經完全不像樣子,不說爆炸,單單是剛才沼氣燃燒的高溫,就可以把人體碳化一部分,遭受了這樣的損傷,想要活下來很難了。

韓孔雀收拾了一下他們的遺物,特別是他們的兵器,這些東西,韓孔雀十分喜歡。

最後韓孔雀看向馮武玲手裡抓著的東西,那應該是一張羊皮紙,不過現在已經焦黑一片,已經沒法用了。

不過,這份藏寶圖應該沒有作用了,反正下面的九鼎,韓孔雀是只能看看不能動的。

被火燒了一次,韓孔雀才發現,這裡設計的很奇妙,雖然沼氣充斥,卻沒有足夠的氧氣讓沼氣燃燒,所以只是火光一閃,輕微的發生了一次局部爆炸,就結束了。

要知道蠟可是怕火的,所以這裡有防火手段是肯定的,要不然,那些陰兵,絕對不可能保存到現在還沒有被人燒了。

韓孔雀搖了搖頭,把這一層的所有東西收了起來,立即向上走,上面一層根本沒有受到下面絲毫影響,所以還是原來那樣。

通道上有鎮物,房間門口也有鎮物,這些東西,除了走道上消失了一塊獸面牌之外,其他一件也沒少。

韓孔雀小心謹慎的先把一處拐角的一尊銅羊收起來,沒有發現異常,韓孔雀又收起來了一件房門口的桃符,這次還是沒有異常。

接著就是一連七八個銅葫蘆,還是沒有任何異常,這讓韓孔雀徹底放下心來。

觀音像、龍神座、鍾馗像、木葫蘆、金麒麟、文昌塔、八卦鏡、八卦羅盤鍾、銅大象、銅牛、銅獅子、麒麟風鈴等等等等。

這些一般不是擺在一些房間的門口,就是在走道上的,反正韓孔雀看到了什麼就拿什麼。

等把整個第二層全部清空,周圍還是沒有什麼異動。

韓孔雀圍繞著這一層轉了一圈,又來到了這層通向第三層的入口。

這裡韓孔雀扔出來的那具陰兵,已經被幾個人合力斬的七零八落,不過此時畢竟還沒有零散。

韓孔雀把這層入口處的那根紫色水晶柱收了起來。

下面一層韓孔雀不想再去,也沒有時間在去看看,所以他轉身看著那具陰兵。

這具陰兵被破壞的很嚴重了,所以韓孔雀抽出一把長刀,直接砍在了陰兵的脖子上,陰兵頓時停止了動作。

不過,這個時候,意外再次發生。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