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三十六章藏寶

作者:瘋神狂想  |  更新時間:2014-07-10 11:25  |  字數:5834字

「羌北城,你怎麼不說話,你好好看著那個小子,剛才居然被他偷襲了,等會我要好好讓他享受一下。」聽得出來,馬千馳此時很得意。

張廣陵此時道:「你們得意什麼?狗咬狗也不看時間?現在已經凌晨三點了,只要天亮了,你們就有自信沖得過外面的封鎖?」

「是不能得意,羌北城,你趕快做出決定。」馬千馳把馮武玲擁在前面,慢慢的向韓孔雀這邊靠過來。

韓孔雀看著這些人,還真是沒有一個好人,所以他也不再客氣。

他抓起羌北城,擋在自己身前,想要給馬千馳一個驚喜。

現在的羌北城已經完全沒有了反抗之力,手腕粉碎性骨折,而且被韓孔雀憋了個半死,到此時,韓孔雀也沒有完全放過他,而是控制著他的呼吸節奏,不讓他發出絲毫聲音。

就在韓孔雀做好準備,想要偷襲馬千馳時,事情的發展,顯然出乎韓孔雀的意料很多。

等馬千馳靠近到足夠的距離,韓孔雀還沒有開始攻擊時,事情又發生了變化。

韓孔雀看的清清楚楚,馬千馳居然驚叫一聲,把手中的馮武玲推了出來。

而韓孔雀則詫異的看著臉上樂開了花的馬千馳,這樣的表情,並不像被人偷襲了啊?

要知道這可是在黑暗當中,馬千馳並不怕別人看到他的表情,所以這應該是他的真實反映。

等韓孔雀反應過來時,馮武玲已經撲倒了羌北城的懷裡。

就在韓孔雀想要把這個送上門來的馮武玲也制服時,馮武玲直接給了羌北城一刀。

這個時候,韓孔雀暴汗,他乾脆把羌北城推到了馮武玲懷裡,迅速的離這個女人遠一些。

而此時情況再次發生變化,在馮武玲捅了羌北城一刀之後,馮武玲身後的馬千馳,也沒有絲毫猶豫,他的刀也直接捅進了馮武玲的身體。

「大師兄......」馮武玲扔下羌北城。

羌北城此時慘笑連連卻怎麼也說不出話來,看到這種情況,韓孔雀收回來了堵在他喉嚨的那團水。

「你們......」此時雖然身上很痛,但他心中更痛。

馬千馳看著馮武玲和羌北城道:「你們很意外?」

此時的韓孔雀已經看傻了眼,不過馬千馳雖然是跟馮武玲和羌北城廢話,不過他可沒有忘了過來的目的。

他直接把馮武玲推倒了羌北城的身上,一下貼近了韓孔雀的身邊,想把韓孔雀抱在懷裡,而韓孔雀可沒有被男人抱得習慣。

「只要殺了你們兩個,這裡的一切就全都是我的。」馬千馳在抓住韓孔雀的瞬間,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大師兄,你說過要帶著我遠走高飛的。」馮武玲最終吐出血沫,她的肺被長刀刺穿,能夠說話完整,已經算她毅力強大了。

「不要天真了,我孩子都會打醬油了,我會要你這個破貨。」馬千馳冷笑道。

此時張廣陵和師常山也看傻了眼。

「這狗咬狗還沒完了?」師常山驚訝的道。

張廣陵道:「狗血。」

馬千馳道:「確實是狗血,沒想到這個女人這麼蠢,早就告訴她防火防盜防師兄了,居然就是不聽。」

「你更蠢,如果你們三個合夥,我們哪還有機會?」張廣陵道。

馬千馳笑道:「有了這傢伙在手,你們都不足道,所以說,你們可以去死了。」

「小心。」

「你不要命了。」

「不要。」

幾個人的聲音同時響起,而此時就算韓孔雀都沒有想到,馬千馳居然拿出來了一枚手雷。

而圍在一起的幾個人,全都驚聲尖叫。

在這裡放手雷,那可是真的不要命了。

不過,韓孔雀總算反應及時,他一把捏住了馬千馳的一隻手,阻止了他這看似同歸於盡的舉動。

「你沒事?」此時馬千馳已經看出了韓孔雀的異樣。

看到馬千馳剛才想要躲避的方位,那邊應該有他的後路,看來這個馬千馳還真是老奸巨猾。

韓孔雀笑道:「顯然你是有後手的,你這樣的人留著太危險,所以,你可以去死了。」

說完,韓孔雀一個肘擊,直接攻擊在了馬千馳的心臟部位,只是這一下,就讓馬千馳立即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隨著他的嘴巴張開想要說話,他嘴裡立即噴出一股血塊。

接著,他的嘴巴就像水龍頭一樣,鮮血噴涌。

「哎,又一個死在我的神通之下。」韓孔雀嘆息道。

聽到韓孔雀嘆息的張廣陵和師常山,同時一陣心寒。

「你殺了馬千馳?」師常山有點不敢置信的道。

韓孔雀看著師常山:「你用了夜視鏡?也對,現在都什麼年代了,誰還像他一樣傻兒巴嘰的用一雙耳朵聽聲辯位。」

韓孔雀指著張廣陵,這個傢伙就是一頭狼,隨時都想要偷襲,剛才韓孔雀說話,張廣陵就在向著韓孔雀靠近,想要再次施展手段。

而韓孔雀也當不知道,在張廣陵的長劍無聲息的刺過來時,他側身一讓,直接一腳踹出,立即把張廣陵踹出了四五米遠。

「你以為現在還是古代呢?玩俠客玩傻了?」韓孔雀看一時半會爬不起來的張廣陵十分的不順眼,這個傢伙剛才可是連他的家人都賣了。

「你剛才怎麼不攻擊?」韓孔雀笑道。

師常山道:「我跟你從來沒有深仇大恨,所以沒必要那麼做。」

「你不求財了?我不放心你這種人活在世上,所以你也只能留在這裡了。」韓孔雀不再多說,現在已經差不多四點了,再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