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三十五章防火防盜防師兄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雀並沒有攻擊張廣陵,因為此時他已經感知到,不止是張廣陵擺脫了那具陰兵的攻擊,就連師常山也繞到了他的身後。 他居然在不知不覺間,被這裡的幾個人圍在了中間,而那具陰兵,早就沒有了蹤影,想來不是被他...

還差二十張月票加更,現在兩百八十張月票,今天能夠到三百張嗎?

面白無須老者道:「不然,您是一個特例,如果沒有意外,這裡護佑的人應該已經絕跡了。」

「不能改變著一點?」老人前半生根本不信這些,但到了風燭殘年,卻又十分願意這一切都是真的。

「沒有萬世不倒的家族,也沒有千年不滅的帝國,風水輪流轉嘛1

老人道:「一定是能夠改變的,要不然陳家不可能要做這些。」

「世事無常,當年法國人佔據這裡時,他們也沒有想到,他們那麼快就被趕了出去,而且還影響到了自己國家的國運,差點被人滅國。

日本人也是這樣,他們佔據這裡,想要加強國運,可還是差點被人滅國,所以,天不可欺,該是誰的,就是誰的,不是任何人力可以影響到的。」

「那麼說,這一切反而是給一個人做了嫁衣了?」想到自己的生日,那個小子居然派人,當著很多親朋好友的面,送給了自己一塊大金磚,雖然十分喜慶,但也太不給他留臉了,想到這裡老人笑了。

「這我不知道,但事情總會在今天完結。」面白無須老者,看著外面的醫院,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醫院裡飄起來了一絲絲霧氣,開始不斷籠罩醫院,讓整座醫院看起來飄渺了不少。

「天要變了。」面白無須老者感慨的道。

「一朝天子一朝臣,該變得就讓他變吧1老人有了決定。

「爺爺,我們要怎麼做?」這時,江林看到車子里的談話結束,趕忙問道。

老人道:「什麼都不用做,看著吧!如果看夠了,也可以離開。」

「什麼都不做?」江林看著醫院,這次陳嘉義做的確實不夠仗義,所以他有點生氣。但自己的爺爺看事情更准,既然他這樣說,想來陳家也不會得到好處。

這時面白無須老者道:「讓人做好準備,如果出現意外。就把周圍的群眾疏散。」

他剛說完,就感覺車子晃了晃,頓時周圍一片寂靜,接著,周圍所有的樓房中全都亂套了。

「地震?」江林驚訝的道。

面白無須老者道:「把群眾都疏散到其他地區,應該只有滬南受到了影響。」

在醫院內部的陳嘉義,在感覺到地下傳來的震動之後,立即變了臉色:「封鎖所有出口,只要有人出現,立即關押。有敢反抗者,格殺勿論。」

此時的韓孔雀並不知道,外面他進來的入口,已經被陳嘉義發現,當然。同時發現這種暗道不在少數。

現在的韓孔雀正悄悄的摸出了陰兵群,出現在了張廣陵的後方,而此時的張廣陵他們,卻在全力攻擊一個陰兵。

這隻陰兵是剛才韓孔雀突發奇想,收到玄元控水旗中的,這也是因為這些陰兵是死物,所以韓孔雀才有此想法。

這些陰兵不能感知到韓孔雀身上的生氣。所以站在那裡不動,既然不掙扎,就應該可以被輕易收進玄元控水旗。

所以韓孔雀放出來了一個水泡,把一個陰兵包裹,直接收進了玄元控水旗。

而由於陰兵被韓孔雀安置在一處空曠的水域,所以周圍並沒有生物。這樣陰兵還是跟外面一樣,一動不動。

知道這種方法管用,韓孔雀又躲進了陰兵群,從陰兵群的後面,開始不斷把一具具陰兵收進玄元控水旗之中。

就算陰兵噁心了點。但陰兵身上的明光鎧,還有手裡拿的唐刀,都是好東西,所以既然有機會,韓孔雀可不想放過,就算是屍體,也不行。

由於還要用陰兵抵擋外面的人,所以韓孔雀沒有收外面的那些,他只是從後面悄悄的在削薄陰兵群。

韓孔雀收起來了幾百具,感覺陰兵減少了不少,他才打算收手,可就在他轉身的瞬間,他卻被嚇了一跳,後面居然又無聲無息的冒出來了很多陰兵。

韓孔雀看了看,他剛才收起陰兵的地方,陰兵已經再次補充滿了。

韓孔雀震撼的看著這些,好似突然從地下冒出來的陰兵,感覺一陣心寒。

楊筠松可是說這裡有十萬陰兵,難道這裡真的有十萬陰兵?

韓孔雀又收了幾次,每次在他收完之後,後面就有一具陰兵補充過來,由於陰兵走動的幅度太小,居然沒有絲毫聲音發出。

等韓孔雀收起來了上萬具陰兵,他已經放棄了再收,也許這裡真的有十萬陰兵,所以他雖然收起來了很多,但對這裡的陰兵群根本就一點影響都沒有。

想來這一切都有人安排好了,這些陰兵,肯定有專門盛放的地方,只要外面少了,他們就會自動補充,這簡直比機器人還好用。

韓孔雀看著陰兵掄起長長的陌刀,猛烈的劈砍著周圍的幾個人,它的招式雖然簡單,但勢大力沉,就算張廣陵是位劍道高手,可面對一個不懼死亡,不做防禦,只知道鼓永動機,他也沒轍。

這是韓孔雀從玄元控水旗中扔出來的一具陰兵,這具陰兵出來,就是用來給張廣陵他們搗亂的,既然陰兵自己不出第三層,那隻能由韓孔雀來幫忙了。

看到他們被陰兵弄得手忙腳亂,韓孔雀趁勢走出來這一層,來到了第二層,他剛走上了,就感覺一股凌厲的勁風,向著他的脖子吹來。

韓孔雀身形一動,立即無聲無息的淹沒的黑暗當中。

他放出靈識,立即感知到了不遠處的情況,那個人應該是馬千馳,他手裡拿著一把長刀,正拉開架勢,做出劈砍的樣子。

韓孔雀知道,剛才應該是他在偷襲自己。

通過剛才聽他們談話,韓孔雀就知道,這個馬千馳肯定是個陰人,果然,他剛出來,就被他偷襲了。而且偷襲之後,還沒有張廣陵那樣的囂張,這種不叫的狗,才是咬人最狠的。

本來韓孔雀還沒有想理會這些人。但現在,他卻上了火,這些人就是瘋狗,如果放過了他們,也許以後會是個麻煩。

想到剛才馮武玲他們說了,乾坤鈴在他手上,如果馮武玲他們真的拿不出乾坤鈴,這些人出去以後,肯定會找自己的麻煩。

有了這種想法,韓孔雀再也沒有了心思獨善其身。既然不能獨善其身,那就兼濟天下吧!

韓孔雀能夠清楚的感知到馬千馳的動作,所以他一個虎躍,就竄到了馬千馳的身邊。

而馬千馳確實是高手,韓孔雀剛有行動。他的長刀就向著韓孔雀劈來。

不過韓孔雀早有準備,他一伸手,他那碩大的拳頭,就砸在了馬千馳長刀的刀面上,直接把長刀大了出去。

這顯然讓馬千馳很意外,在這種黑暗的環境下,誰遇到了攻擊不是先躲開?

在這種環境下。馬千馳是怎麼也沒想到,韓孔雀居然能夠準確的把自己的長刀擊飛,這樣一來,他的空門大漏。

而韓孔雀要的就是這個效果,韓孔雀根本不給馬千馳反應的時間,他一個縱身。撲入馬千馳的懷裡,只是一拳,就直接把馬千馳打飛出去。

韓孔雀清楚的感知到,馬千馳被他打飛到了遠處的一座房間之內。

馬千馳剛剛飛進去,立即發出一聲慘叫:「救救我。」

「大師兄。」一個女人的聲音。立即響起。

很意外的,馮武玲居然做出了反應,她立即不管張廣陵等人的威脅,從韓孔雀弄出來的那個缺口竄了出來,直接進入了那座房子,想要拯救馬千馳。

韓孔雀畢竟沒有殺人的心思,他也就是想給這些人一個教訓,讓他們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這樣也省的以後麻煩。

所以他對馮武玲的行為,倒也沒有阻止。

不過他沒有阻止,並不等於別人也不阻止。

「真是沒有想到,你們居然是師兄弟,差點被你們耍了。」這是那個叫師常山的人在說話。

「你們這些人都不是好東西。」張廣陵的聲音,冷冷的傳來。

韓孔雀正想離開,可他一動,立即感覺渾身汗毛倒豎,他猛地向一側翻滾過去,這時,一股冷厲的陰風,從他腦袋上飄過。

「羌北城?」韓孔雀被驚出了一身冷汗。

「韓孔雀,真的是你,交出乾坤鈴,要不然你今天絕對走不出這裡。」羌北城冷厲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

韓孔雀笑了:「乾坤鈴好像不是你們的?」

羌北城道:「那又怎麼樣?不交出來,那我們就自己拿。」

不得不說,能夠用軟兵器的都是高手,羌北城的軟劍,在黑暗之中威脅更大,如果不是韓孔雀能夠用靈識感知周圍的一切,面對這樣的攻擊,他絕對要手忙腳亂。

不過現在又不同了,只要韓孔雀沒有太過劇烈的動作,羌北城也沒法準確把握住他的位置。

所以韓孔雀從容避開了幾次攻擊之後,羌北城立即隱在了黑暗之中。

在黑暗之中,誰先暴露了位置,那就是自找死路。

韓孔雀感覺羌北城就像毒蛇一樣,隱藏在通向上方出口的必經之路上,這是不讓韓孔雀離開了。

正當韓孔雀想要給羌北城一個難忘的教訓時,韓孔雀有感覺到了危險。

韓孔雀立即一縱,躲進了一頭青銅獅子的背面。

他剛剛躲開,一聲暴戾的尖嘯就從他剛才的位置上劃過。

張廣陵沒有攻擊到目標,立即收劍,做出了一個防守的姿勢,同時他的腦袋支棱起來,好像在等待韓孔雀的反擊。

韓孔雀並沒有攻擊張廣陵,因為此時他已經感知到,不止是張廣陵擺脫了那具陰兵的攻擊,就連師常山也繞到了他的身後。

他居然在不知不覺間,被這裡的幾個人圍在了中間,而那具陰兵,早就沒有了蹤影,想來不是被他們幾個砍了,就是自己回到了下一層的陰兵陣中了。

這讓韓孔雀一頭冷汗,他的戰鬥經驗到底是不足啊!

等了一會,沒有等到韓孔雀的反擊,張廣陵道:「交出乾坤鈴。我做主讓你離開這裡。」

韓孔雀沒有說話,張廣陵繼續說話,不過他的動作卻讓韓孔雀知道,他已經做好了隨時攻擊的準備。

「你雖然有點本事。但你的家人可是普通人,既然讓我們知道了你的身份,這裡就絕對不是你能夠攙和的,所以,識相的交出乾坤鈴,到時候我們可以網開一面,不追究你私自來這裡的行為。」

就在韓孔雀想要說話時,他身後的師常山有了動作,也不知道他是怎麼知道韓孔雀的位置的,他掏出來了一把手弩。直接射向了韓孔雀一箭。

幸虧韓孔雀早就注意到了師常山,所以在他剛有動作時,韓孔雀就開始小心。

本來打算躲過去就算了,不過這樣也太不好玩了,所以韓孔雀立即放出來一隻背包。背包里全是食物。

韓孔雀把握的時機很准,背包一出來,就立即迎上了箭矢,只聽噗地一聲,無尾剛箭立即刺入了那個登山包。

剛箭雖然強勁,但畢竟攻擊距離不足,所以在射入背包之後。被登山包裡面的食物阻擋,失去勁道,留在了登山包之內。

韓孔雀立即發出一聲慘叫,並且向地上跌去,而師常山果然上當,他準確的向著韓孔雀的方向衝來。

而張廣陵的速度也不慢。他手中的長劍,立即向著師常山的方向劈出一劍,看來是想阻止師常山靠近韓孔雀。

而另一邊的羌北城,則用手中的軟劍,向著韓孔雀這邊飄來。

看那架勢。羌北城根本就沒有留下一絲餘地,如果韓孔雀真被他的軟劍纏上身體,他立即就會一命嗚呼。

韓孔雀眼中寒芒爆射,他一個縱身,躲過了羌北城無聲的攻擊,並且靠近了羌北城。

本來他對羌北城還抱有一絲好感,並沒有想要出辣手,可現在,顯然他是錯的。

這些人都不是善茬,出手就要人命,所以韓孔雀也不再客氣。

他一個虎躍,躲過了羌北城如靈蛇一般的軟劍攻擊,接著他的雙腳,直接踩在了羌北城的雙肩上。

韓孔雀是什麼重量?

所以羌北城直接被他這一下,踩趴在了地上。

韓孔雀並沒有放過他,他的身體借勢從空中落下,重重的砸在羌北城的身上。

羌北城還想反抗,韓孔雀的一隻腳準確的踩在了他的手腕上,連同他手中的軟劍,全都踩在了地上,接著幾聲輕微的啪聲,意味著羌北城的手腕被韓孔雀完全踩碎。

就算這樣,韓孔雀也沒有放過他,控水神通發動,一團水立即堵在了羌北城的咽喉之中,立即讓他即將衝口而出的慘叫滯留在了腹中。

瞬間,場中再次陷入一片死寂。

「羌北城?韓孔雀落在了你的手中?」張廣陵的聲音響起。

韓孔雀沒有說話,羌北城更是說不出話,此時他已經被憋得翻白眼,差一點就要掛了。

「羌北城,現在天已經快亮了,我也不怕告訴你們,外面已經被我們封鎖,就算你們得到了乾坤鈴,也沒法帶走這裡的任何一件東西,所以你把乾坤鈴交給我,韓孔雀則認你們處置。」張廣陵繼續道。

師常山此時開口道:「不要聽張廣陵的,他們這些人心狠手辣,根本就沒有一點信譽。」

韓孔雀還是沒有出聲,因為他看到了那個一直沒有出來的藍先生,他居然抱著一把衝鋒槍,從他不遠處的一個角落裡走了出來。

看他的動作,這是想要對著眾人掃射,韓孔雀當然不想讓這樣的事情發生,所以控水神通發動,直接讓他開始流鼻血,接著牙齦出血。

等藍先生感覺不對,用手擦拭自己的鼻子時,他的血液已經入噴泉一般,衝破鼻子之中那促弱的毛細血管,噴涌而出。

看著因為失血過多,暈厥在地的藍先生,韓孔雀無聲的冷笑了一下,也就不再理會,在這種地方暈厥,那就是死路一條。

「師常山,你們來這裡不就是想要發財嗎?韓孔雀手裡有很多古董,雖然全都存在銀行保險庫里了,不過我想你們有的是辦法讓他的家人從保險庫里把東西拿出來。」張廣陵和師常山,同時退開。

兩個人的爭鬥,卻讓羌北城佔了便宜,隨意他們開始談判。

師常山道:「我確實是求財,不過他能有多少身價?」

張廣陵道:「最少百億身價,你們隨便弄到一些,就比在這裡拚命強?」

「你沒有騙我?」師常山明顯心動了,對付一些普通人,可比在這裡玩命安全多了。

張廣陵道:「如果韓孔雀沒有受傷,我也許還會給他留一些香火情,可現在,已經沒必要了。」

「我信你,不過你需要什麼?」師常山和張廣陵旁若無人的開始談條件。

「把韓孔雀交給我,當然,乾坤鈴也是我的。」張廣陵道。

「哈哈,你們是做夢,羌北城,馮武玲這個小娘們落在了我的手上,你可要想清楚,如果跟我配合,那就算了,如若不然,是先奸后殺,還是先殺后奸,那可就全看我的心情了。」

「馬千馳?那馮武玲不是你的師妹嗎?她可是過去救你的,你居然比我還禽shu,真是沒看出來,你這樣的就是傳說中的禽shu不如吧?」師常山詫異的聲音響起。

「狗屁師妹,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還師兄妹?沒聽說過防火防盜防師兄嗎?不知道防師兄,那就只能被師兄玩了。」馬千馳得意的聲音響起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