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三十四章氣運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著沼氣的,如果出現火星,很可能就會發生大爆炸,近而一瞬間引燃這裡所有的沼氣,瞬間消耗趕緊地宮裡所有氧氣。 雖然韓孔雀不害怕沒有氧氣,但他害怕爆炸。 想到這裡,韓孔雀的速度開始加快,這次...

《撼龍經》、《疑龍經》、《都天寶照經》、《青囊奧語》、《葬法倒杖十二法》、《天玉經》、《楊公金函經》、《金剛鑽本形葬圖抉》、《立錐賦》、《黑囊經》,每一本金冊都不算厚,所以每一部經書都有十幾本甚至幾十本金冊組成。

這些都是楊筠松的風水著述,韓孔雀翻了翻最上面的一本,這是《撼龍經》。

《撼龍經》專們記述山龍脈絡形勢,對尋龍點穴做了著重說明,而且裡面有很多楊筠松行走天下時記錄下來的風水寶地,當然,裡面也有魔孛餐跡畢竟丹鳳朝陽大穴,還是十分少見的。

得到了這麼多記錄楊筠松一生成就的金冊,韓孔雀給楊筠松跪下磕了幾個頭,算是認下他這個師傅。

當然,韓孔雀認下這個師傅,可不會辱沒了他,要知道楊筠松有許多弟子是堪輿名流。

他的高徒有曾文迪,劉江東、廖禹、賴布衣、劉謙等,別人也許還不算出門,但賴布衣那就是一個傳說,現代人不認識,不知道他的還真是不多。

還有明十三陵勘測營造者廖均卿、魔都古城營造者李國紀、為福、建永、定著名園形土樓——承啟樓選址設計者陶張,都是他在贛南的弟子,深得他的真傳。

傳說楊筠松卒於楊仙嶺,由其高徒扶柩舟運人於、都,葬於葯、口其生前卜定的墓穴。

楊筠松安葬的地方叫楊公壩,原名「芒筒壩」,為紀念這位救貧先生而改名為楊公壩,地處于都縣寬田鄉境內,緊靠梅江河畔,距縣城45公里。

明萬曆七年縣令葉夢熊在此豎碑紀念曰「唐國師楊公之位。」

清段道軒、吳肇龍立碑曰「皇封金紫光祿大夫楊筠松之神位。」至今古碑猶存。

對把這麼一位名人掩埋在這裡,韓孔雀還是感覺十分得意的,而他卻成了楊筠松的隔代傳人,更加讓他高興。此行就算沒有其他收穫,只是獲得了這麼多金冊,就足夠讓韓孔雀以後睡覺笑著醒了。

韓孔雀掃視了下不遠處的九鼎,又看了看那頭貔貅。這裡是聚財之地,可誰又知道,這裡的財富,全都化為了國運,散發了出去。

想到此時魔都的繁榮,這座大陣你還真不能說一點作用也沒有。

有了極大的收穫,韓孔雀志得意滿的向外走去,等什麼時候他把楊筠松留下的典籍全部通讀一遍,以後再下古墓,可就容易多了。

韓孔雀現在雖然還不熟悉所謂的風水陣法。但看了楊筠松留下的傳記,他對這裡的大陣已經很了解。

知道現在哪些地方可以動,哪些地方是不能動的,韓孔雀心裡也就有了數。

地下的九鼎和貔貅,是絕對不能動的。除了這個,就是陰兵,如果沒有特殊的手段屏蔽人體自帶的生氣,就要小心了。

因為陰兵是以磁場來判斷攻擊目標的,而它們判斷的對象,就是所謂的生氣。

只要感知到了生氣,它們就會被激活。殺死一切帶著生氣的生物,這也是它們被製造出來的唯一作用。

這樣的陰兵,實在是適合鎮守墓穴,要不然,也不會有人喪盡天良製作出來了。

而這些陰兵,是李唐皇室在國力最強盛時期。用歷年來征戰時,將死的士兵,或者是那種已經退役下來的傷殘老兵製造的。

古代戰場,也許一個小傷口就可以要人的命,那些被感染之後的老兵。幾乎沒有存活下來的希望,這些老兵都帶著不能治癒的傷患,早晚都是死,所以他們自願成為唐皇的殉葬品。

當然,這麼做,這些老兵的家屬,都得到了極為豐厚的補償。

這麼一批老兵,南征北戰,可以說什麼樣的險境,什麼樣的痛苦都經受過,用這樣一批老兵製作出來的陰兵,可以說質量是最為上乘的。

他們被灌輸了忠君愛國思想,所以更加能夠承受承受痛苦,而他們也知道自己將要變成什麼,所以他們的執念更加強烈,也更加清楚,他們就是為了守護,為了守護李唐皇室。

這些戰士本來就是為了戰爭而生,而被煉製成陰兵之後,其戰力更強,所以有它們守護的大陣,才能幾百年如一日,沒有被任何人侵入。

韓孔雀小心的走進陰兵群中,看著一個個被蠟浸透了的高大戰士,真是不敢想象,當年他們經受了多麼大的痛苦,才能形成現在的樣子。

因為知道自己的生氣被屏蔽,這些陰兵感知不到,所以韓孔雀更加放心的在陰兵群里閑逛。

看著一個個死了上千年的戰士,他們每一個都站的筆直,手中緊緊的握著自己的兵器,就算韓孔雀使用蠻力,也不能從他們手裡,把他們的兵器奪下來。

這雖然讓韓孔雀有點失望,但也讓他更增加了對這些戰士的敬佩。

韓孔雀看著一張張面孔,想要看出有什麼不同,終於,他看到了一副不同的面容,這個陰兵的臉居然有融化的痕。

融化?什麼樣的情況下,才能讓這些蠟人融化?

只有火,才能讓這個陰兵臉上的蠟融化,而在這個地方出現火會怎麼樣?

到了這個時候,韓孔雀才有點害怕,他想到了進來這裡時看到的那些槍眼,還有炮彈,這樣的東西在這裡爆炸,會形成什麼後果?

要知道這地下可是到處充斥著沼氣的,如果出現火星,很可能就會發生大爆炸,近而一瞬間引燃這裡所有的沼氣,瞬間消耗趕緊地宮裡所有氧氣。

雖然韓孔雀不害怕沒有氧氣,但他害怕爆炸。

想到這裡,韓孔雀的速度開始加快,這次來這裡的可不是只有他自己,最起碼還有他碰到的那三個人。

當韓孔雀走到他下來的那個入口之時,韓孔雀不得不再次躲在了陰兵之中,因為這裡他又遇到了馮武玲和羌北城。

此時馮武玲和羌北城被人逼的十分狼狽,他們後面有三個人影,而前面就是陰兵。

「羌北城。如果你識相的話,就把藏寶圖交出來,要不然,我們只能送你們下去跟那些陰兵親近一下。」一個陰冷的聲音響起來。

「給了你藏寶圖你們可以放我們離開?」羌北城有點急促的聲音響起。

一陣冷笑傳來:「你們留下藏寶圖。還有一線生望,如果不留,那只有死路一條。」

「就知道你們不會放我們離開,所以你們就不要痴心妄想了,想要寶藏,自己下去拿。」馮武玲道。

「小娘們,等會有你受的,居然敢吞了乾坤鈴,等會兒一定讓你們生不如死。」

羌北城道:「早就告訴你們了,乾坤鈴被那個叫韓孔雀的人拿走了。你們不信,就算我們讓你們搜身,也不可能搜到乾坤鈴。」

「到這個時候了還想騙我們,如果沒有乾坤鈴,你手裡的那把儀刀是從哪裡弄來的?如果你們沒有乾坤鈴。就再進一次陰兵大陣,讓我們看看你們的手段,只要你們還能拿出一把儀刀,我們就放你們離開。」

「藍先生不要跟他們廢話了,把他們兩個逼進去,我就不信他們會不拿出乾坤鈴救命。」

「對,就算不拿出來。我們也能看出在誰身上,有乾坤鈴在手,陰兵就不會攻擊他,兩個人進去,總有一個是不會被陰兵攻擊的。」

「師常山,你的心思還真是歹毒。馬千馳,你也要跟他們同流合污,剛才可是我們救了你,我真不信你看不出藍先生是什麼人。」馮武玲的聲音傳來。

「藍先生是什麼人這一點很重要嗎?」想來這個就算師常山。

「師常山,你不要避重就輕。藍先生是法國人,就是他讓我們來這裡尋找水晶柱的,現在我們找到了,你們又出爾反爾。」馮武玲道。

師常山道:「不是我們出爾反爾,你們也知道,小日本也已經注意到了這裡,現在他們派出了大批狗腿子,想要進來搶奪那尊貔貅,像這樣的神獸,怎麼也要留在我們神州,怎麼可以讓小日本搶到手?」

「不要說得那麼理直氣壯,你什麼想法難道我們不知道?小日本現在在哪?還不是你們這些人貪心不足?」馮武玲道。

這時那個藍先生道:「不要跟他們廢話了,羌北城在恢復體力,不要讓他們再跑了。」

「馬千馳,你怎麼不說話?」馮武玲有點急了。

這時一個聲音響起:「你們還是把乾坤鈴拿出來吧!除了今天,以後我們沒有機會了,所以,就算今天你們保有乾坤鈴,並且順利離開了,也沒有機會再來這裡了。」

「怎麼?馬兄弟有什麼消息?」師常山問道。

馬千馳道:「國內的幾個大家族,都知道了這裡,特別是陳家和江家,他們可都是這座大陣的受益者,被他們知道了,還有我們什麼份?」

「說得好,不如我們合作。」這時,一個突兀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小日本?你們來的到是快。」馬千馳道。

「鄙人井上野男,很仰慕中華文化,所以在知道這裡的神奇之後,一直想要來看看,沒想到正好趕上來這次的好戲,希望諸君不要見怪。」井上野男說的可一點都不客氣。

「這裡還真是熱鬧,不知道你們這些人來這裡,有沒有得到我這個主人允許?」另外一個聲音響起。

這個聲音的響起,很明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所以他們全都被嚇了一跳。

而韓孔雀的反應最快,在那個小日本來到的時候,他就在後悔,怎麼沒有借著這個機會出去。

所以在所有人又一次被外來人吸引的時候,韓孔雀快速穿過陰兵,躲在了距離陰兵最近的一個角落,這裡已經里羌北城和馮武玲不遠。

不過由於地下黑暗,他們全都害怕成為別人攻擊到對象,所以,所有人都沒有開燈,這讓韓孔雀順利的躲在了陰影當中。

「你是這裡的主人?難道是陳家的人?」井上野男最先開口。

「我是陳家的人,看來井上先生對我們很了解啊1

「哈哈,中日友好嘛1

「確實是中日友好,為了友好。是不是你們就要把我國的好東西,全都運到日本?」

「文化交流必不可少,我們大日本的東西不也大批量的運到了中國?」

「恩,從你們那裡傳來的小電影很不錯。以後我們交流交流。」

「八格。」最後一個聲音剛剛說完,就聽到井上野男一聲驚叫。

「中國人良心大大的壞。」過了好一會兒,才傳來井上野男憤怒的聲音。

「你是張廣陵?」馬千馳驚訝的問道。

張廣陵,也就是最後一個到來這裡的人,開口道:「小日本的反應還真不慢,不過這一下,也可以讓他出局了,真是可惜,居然沒有把他留下來。」

「張廣陵?聽說是張家的後起之秀啊,現在看來真是聞名不如見面。年紀輕輕,出手居然這麼狠辣。」師常山的聲音傳來。

張廣陵道:「你們這些漢奸都該死,所以對你們,任何手段都不過分。」

「切,都什麼年代了。你們還用這套理由,來表示你們是在除魔衛道?」師常山道。

張廣陵道:「我修浩然罡氣,自然一身正氣,如果你們不是問心無愧,根本就不會被我罡氣所傷,所以不要給自己找理由,只是一個勾結外國邪教。就確定了你一個身死道消的下常」

「看來張先生對我們很有成見,要知道你們的政府,現在也在提倡中法友好合作。」藍先生道。

張廣陵道:「不要廢話,今天你們一個都走不了。」

韓孔雀感知到了張廣陵強大的自信,而他堵在最外面的出口上,後面就是一群陰兵。如果他們不能衝破張廣陵的封鎖,還真要被他鎮壓在這裡。

接下來,張廣陵表現出來了他的強勢,首先是那個師常山,再次被張廣陵偷襲。誰讓他開口說話呢,反而是馬千馳聰明,自從張廣陵攻擊了井上野男,就沒有再開口。

「真是卑鄙,居然次次都是偷襲,你們自稱正道的高手都是這樣的?」師常山好一會兒才開口。

「都說了要把你們全都留下,居然還不知道小心,你這樣的也算邪道第一宗師?不得不說,你們沒落了,你這樣的能夠活到現在還真是個奇。」張廣陵道。

張廣陵不疾不徐的堵在出口,有以下沒一下的勾yn著裡面的人說話,可被他偷襲了兩個,其他人也不傻,自然不會再說話了。

「你在拖延時間?」馬千馳的聲音傳來。

好一會兒之後,張廣陵才開口道:「真是聰明,居然知道改變位置。」

這時,韓孔雀也看出張廣陵的目的,想到陳家的實力,如果拖延到天亮,這裡的人還真的是一個都跑不了。

畢竟他們沒法在這裡待太長時間,雖然他們都各自有手段保證自己的呼吸,但這樣的手段肯定長不了,就算韓孔雀,如果他把吸收如玄元控水旗中的氧氣耗光,也只有被憋死的份。

想到這裡,韓孔雀不想在這裡耽誤時間了,反正待在這裡也沒有好處可拿,反而是外面,有很多東西等著他收取呢!

正當韓孔雀想著怎麼不驚動這些人離開時,外面也發生了變化。

陳嘉義面沉如水,站在醫院中心,他的身邊沾滿了人,這些人雖然沒有穿著軍裝,但從氣勢上來看,這些都是百戰老兵。

除了這邊,整個醫院,被封鎖了個嚴嚴實實,現在醫院的內部,可以說是飛鳥難進。

而在醫院外面,江林和程軍,也沉默的站在醫院不遠處,程軍更是全副武裝。

兩個人站在一連迷彩色的裝甲運兵車邊上,一位老人坐在裡面,在老人身邊,還有一位面白無須的老者。

「這裡還是被人發現了。」老人看著醫院那高大的院牆,有點感慨的道。

面白無須的老者道:「這是必然的,近百年來,您不是唯一的受益者,其他受益者自然不會看著這裡被我們利用,自然是想要來分一本羹。」

「是啊!陳家當年是最先入主這裡的,不過限於當年的情勢,他們並沒有佔到便宜,反而是我們江家,從這裡崛起。」老人陷於回憶。

面白無須老者道:「這個地方的氣運已近,應該被毀了。」

「是啊!本來我也是不信的,可我真的從這裡走出去了,而且從血腥中崛起,誰又能想到,我我能走到盡頭這一步?」老人想到自己的一生,執掌魔都,真的可以國運加身嗎?

雖然不信,但他確實得到了好處,他的一生,全被身邊的這個人言中,這又讓他不得不信。

面白無須老者道:「氣運虛無縹緲,信則有不信則無,不用糾結於這一點,現在最重要的是要在這裡被破壞之後,保護魔都不受這裡影響,只要消除了這次的影響,魔都以後作為經濟之都的地位就不會在動搖,這樣必然福澤國人,經濟強,則國強,這是不爭的事實。」

「所以,這座大陣還是能夠影響到一國國運啊1老人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