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三十三章金冊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名小官,他乘唐末之亂,把宮中風水文獻偷偷帶出,四處傳播,重點在江、西,使江、西成為風水術的根據地,楊本人也因而成為一代地理大師。 史載,自唐宋以來,江南一帶的風水家們,主要有江、西和福、建兩大...

還有四十張月票又累計一百了,達到一百立即加更。

那些人類的屍體,韓孔雀並沒有太過理會,他只是搜索了一下他們攜帶的東西,就放過了他們,而那些陰兵的屍體,韓孔雀就看的比較仔細了。

通過這些屍體,韓孔雀知道,只有把陰兵的身體破壞的極其厲害,這些陰兵才會死亡,所以,遺留在地上的陰兵,幾乎沒有一個太過完整的,幾乎都是被砍碎了才死的。

在韓孔雀收集到了幾把桃木劍,外加幾把陌刀之後,韓孔雀發現了通向地下的通道。

韓孔雀慢慢的走了下去,在走到盡頭之時,這裡出現的,並不是前面兩層那樣的通道,而是一個巨大的洞穴。

洞穴之中,韓孔雀的眼前,被一個巨大的黑影擋住了視線。

當韓孔雀仔細看清了周圍周圍的情況之後,立即鬆了口氣,這裡沒有陰兵,也沒有能量團,可以說這裡沒有任何危險。

韓孔雀的視線落在了那巨大的黑影上,黑影有十幾米高,七八米長,細看才能發現是一隻大鼎。

韓孔雀看到這隻鼎,直接說不出話來。

鼎這個東西出名的很多,但在出名,再大,也沒有這個大,而且上面還陰刻著山川河流,這樣的鼎,韓孔雀知道的只有一個,好像叫山河鼎,當然準確的叫法是九州鼎。

韓孔雀的大腦告訴運轉,很快,他就知道了這隻鼎應該就是九州鼎。

認出了這隻九州鼎,韓孔雀知道,這是根據大唐地圖鑄造的鼎,這隻鼎,應該是唐朝女皇武則天鑄造的。

傳說唐代女皇武則天在洛、陽重鑄九鼎耗銅56萬斤,其中神州鼎最大。

九鼎落成后,宰相、諸王率南北牙宿衛兵10萬人簇擁入城。置於通天宮。

第一個女皇武則天和第一皇帝秦皇總有一些是相通的,歷代王侯垂青九鼎,但九鼎並沒有護住他們的江山社稷,歷史按照它自己的規律向前發展,

當武則天被廢之後,在唐玄宗時期,傳說由武則天鑄造的九鼎。被下令融化作為國家物資供儲備。

這肯定是「去武則天化運動」的結果,因為這樣東西是為武則天,為武則天建立的大周服務的,宣揚的是武則天得了天命,大周王朝的正統性,指導精神是「崇周抑唐」。

這在李唐復辟后當然是不能容忍的。於是在對武則天的不斷定位中,這些代表李唐王朝不堪回首的往事的證據,被一一毀掉。

但現在,這裡出現的這隻鼎,卻又好像是武則天鑄造的。

韓孔雀圍繞著這尊鼎看了個仔細,除了發現很大之外,也沒有什麼特別的。

等韓孔雀把九尊鼎全都看了一遍。他心中也有數了。

看來這上面的九龍聚財風水陣也不是憑空布置出來的,而是有這九尊鼎作為鎮物,才能聚攏起那麼龐大的運勢。

而且有了這九尊鼎,聚攏起來的已經不止是財氣,而是國運。

看來事情比韓孔雀想象的要複雜的多,這裡出現了那麼多寶物,這裡的守護者又出現了陰兵,這一切都說明這裡的不平凡。

想到魔都市最近百年來的氣運。這裡先是成為世界之上最繁華的城市,接著在建國之後,這裡又變成了國內的經濟之都。

就算相比首都,魔都也一點不差,這樣的一座城市,如果不是地理位置不行,作為首都都是可以的。這樣的氣運,可不是普通城市能夠擁有的。

如果不出現意外,有了九鼎匯聚起來的國運,魔都市作為首都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但世事無絕對,這樣的一個風水格局,就是有人想要破壞了。

所以在九鼎之中神州鼎的上面,被人鎮壓了一尊大型青銅雕像,韓孔雀一看就認出來了,這是一頭貔貅,到了這時,韓孔雀已經完全明了這裡的布局。

九龍聚財風水陣,有了九鼎鎮壓,把財氣轉化為了龍氣,孕養出來了九條水龍,加上魔都外在的丹鳳朝陽,可以說已經形成了龍鳳合鳴的局勢,這樣的風水格局,不管是被誰利用,成為一國之尊都是輕而易舉。

只不過,這樣的風水局在還沒有完全形成時,就被人用貔貅聚財陣破壞了。

韓孔雀實在沒法想象,誰會捨得破壞這麼一處九龍大陣,要知道九龍代表了至尊,不管是誰佔有了這處大陣,其後代子孫都會成為皇帝。

當然,韓孔雀也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但風水術中都是這麼說的,不管這是不是真的,只要有萬一的可能,古代人都會搶破了頭。

看到了這樣的風水大陣,居然有人會不動心,而且還布置出來了這麼一個惡毒的陣法,把它完全破壞了,這讓韓孔雀百思不得其解。

韓孔雀遺憾的看著九尊鼎,還有那具貔貅,這些東西是絕對不能動的。

現在這些東西已經和兩座大陣融為一體,誰要破壞陣法,動了九鼎或者是那具貔貅,都會被大陣匯聚起來的龐大能量瞬間輾成齏粉。

當然,如果有玄元控水旗,韓孔雀也許能夠抵擋倒灌而來的龐大煞氣,但他卻不敢冒這個險。

畢竟這九鼎可是幫助魔都匯聚起來了龐大的氣運,如果動了,誰也不知道會不會影響到魔都的發展。

最主要的是,就算韓孔雀冒著危險把這九鼎弄了出去,韓孔雀也肯定保不祝

面對這種可以影響一國國運的東西,就算國內的那些大佬再淡定,也不會放任它們在外的。

既然這些東西是見不得光的,韓孔雀也就不貪心了,相比這些不可能是自己的東西,現在外面有大批的東西等著他出去搬呢!

先前韓孔雀不動外面的東西,是因為他有更大的野心,現在知道外面所有設置守護的最終目標,不是自己可以奢望的,韓孔雀自然就不想了,所以他就不會放棄外面的寶物了。

韓孔雀再次撫摸了一下神州鼎。又看了看那頭煞氣滿身的貔貅,無奈的想要退走。

「咦?」就在韓孔雀回身想要原路返回時,他頭頂的燈光居然照射到了一個人影。

這讓韓孔雀一驚,接著他轉過頭,慢慢的向後退。

等到了一個特定的位置,燈光定住,韓孔雀再次看到一個跌坐在地上的人影。出現在一個角落裡。

這個位置很奇妙,只有在韓孔雀站立的地方,才能看到,上前一步,或者是後退一步,甚至左右移動一下。都將看不到那個跌坐的人影。

韓孔雀走了過去,就算那個人影還能動,也不能對他造成威脅。

當然,如果是活人,那又另說,可上面有那麼多陰兵,韓孔雀還真不信有幾個人能夠闖過來。

這是一具乾屍。穿了一身長袍,長袍已經完全腐爛,不過由於這裡沒有人來,所以腐爛之後的長袍,並沒有完全掉落在地上,而是有一部分附著在這具乾屍上。

韓孔雀不想動這具乾屍,但他又想了解一下它,所以韓孔雀放出靈識。感知周圍的一切。

因為韓孔雀不相信這具乾屍,會無緣無故出現在這裡。

隨著靈識放出,很快韓孔雀就有了發現,在乾屍的雙手之下,有一塊版狀物。

韓孔雀拿出一把桃木劍,把乾屍的雙手挑開,一絲金光漏了出來。

韓孔雀把東西挑下來。直接拿在了手裡,反正他的雙手被一層水泡包裹著,也不怕有毒什麼的。

韓孔雀拿起來才發現,這是一本金冊。

金冊上面沒有廢話。第一頁上就出現了密密麻麻的字跡。

字是繁體字,但這種繁體字又跟現代的繁體字不同,但韓孔雀終歸是能夠認出來的。

韓孔雀知道唐代使用的就是這種繁體字,當時使用的繁體字,不一定就是現在詞典上後面標註的繁體字,因為字體在不同的朝代有很多變化的。

但他基本上還是能看懂的,所以我們現在看唐代的碑林,都是能夠大體看懂得。

「余楊筠松,原本一宮廷小官,天下大亂,禍及宮闈」

韓孔雀磕磕碰碰的,連猜帶蒙的讀了一遍,知道了這是一個叫楊筠松的人的自述。

唐代楊筠松這個人,是一個很出名的一個人。

史書記載,楊筠松原本只是宮廷中的一名小官,他乘唐末之亂,把宮中風水文獻偷偷帶出,四處傳播,重點在江、西,使江、西成為風水術的根據地,楊本人也因而成為一代地理大師。

史載,自唐宋以來,江南一帶的風水家們,主要有江、西和福、建兩大派別。

江、西派奉唐朝的楊公為師祖爺,其學說以山巒形勢為主,又稱形勢派。

福建派到宋朝始大行於天下,其學說以宗廟理氣為主,又稱宗廟派。

對此,《四庫全書總目》指出:「後世之宗為其術者分為二宗。一日宗廟之法,始於閩中,陰山陰向,不相乖錯,純取八卦五星,以定生克之理,其學浙中傳之,而用之者甚鮮。

一曰江、西之法,肇於贛人楊楊筠,曾文迪及賴大有、謝子逸輩、尤精其學,其為說主於形勢,原其所起,即其所止,以定位向,專指龍、穴、沙水之相配,而其他拘泥在所不論,今大江以南無不遵之者」。

還有些論著說,風水術各宗派,在江、西一派的興起下,都漸漸地銷聲匿跡了,可見江、西風水派當時盛行一時。

從這裡也說明,楊筠松這個人的本領是很厲害的。

就是這麼一代宗師,卻偷了晚唐宮廷的風水文獻,這在韓孔雀看來,其實是根本沒必要的。

所以,這個楊筠松感覺自己很委屈,就在這裡留下了自傳,想要伸伸冤。

這個楊大師確實厲害,他其實是肩負著特殊使命出來的,為的是想恢復這裡的龍鳳合鳴大陣,只不過,他就算進來了,也沒法改變即成的事實。

看過這個楊大師的自述,韓孔雀知道。這座孕養九龍,融合丹鳳的龍脈,絕對是武則天才能幹得出來的,這一鳳九龍的事情,也只有一代女皇敢幹。

當年武則天熔鑄九鼎,用來傳承大周國運,壓制大唐國運。在這裡發現了丹鳳朝陽大穴之後,正好被武則天利用,放置九鼎鎮壓孕養出來的九龍,以期大周江山永固。

可她這座大陣還沒有孕養成型,那九條龍還沒有完全被鎮壓,她就被廢了。

而後來即位的唐玄宗。英明神武,他在位期間出現了開元盛世,所以他就想把九鼎熔了,可九鼎已經在這裡被融入了陣法,如果破壞,同時也要影響大唐的國運。

但是唐玄宗也不能放任武氏一族的氣運不斷增長,所以唐玄宗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讓人來這裡布置了一座貔貅聚財陣,不斷聚集葵水,孕養地下九龍,以克制上面的丹鳳。

而貔貅聚財陣同時還能吞噬周圍的煞氣,這樣,沾染了煞氣的氣運,絕對形不成國運,就算能夠形成國運。也是從殺伐中來。

風水局是很陰狠的,如果布置的好,是可以影響一個人後輩萬代的,所以唐玄宗這一招不可謂不狠,但他狠得過了頭。

當年武則天雖然霸絕天下,但她總歸是不能離開男人的,所以。這裡其實是她跟李治的衣冠冢。

唐玄宗把一處龍脈,直接改成了凶地,不止是影響了武則天大周的國運,就連李治的氣運也被煞氣沾染。而李治可是他的親爺爺,當然,武則天是他的親奶奶,不管李隆基怎麼弄,其實壞的都是自己,因為他是兩個人的直系後輩。

所以從唐玄宗開始,李唐的天下就一直不安寧,隨著這裡煞氣匯聚的越來越多,李唐的氣運也越來越弱,直到唐末,整個大唐處處烽煙,赤地千里。

等唐末代皇帝被趕出皇宮時,才有人發現了魔都這裡的情況,但到了那個時候,這裡已經是一發不可收拾。

本來此地就是丹鳳朝陽的格局,是一處上佳龍脈,雖然貔貅聚財陣能夠不斷聚集葵水,以增強九龍的威勢,以便跟丹鳳抗衡,不過,誰也想不到,丹鳳穴的威力會那麼大,是絕對不是九條人工孕養的龍脈能夠抗衡的,這也是武則天雄才大略之處。

所以,雖然貔貅聚財陣壯大了九條龍脈,但同時也限制了它們的發展,所以在丹鳳不斷壯大之後,九龍就開始示弱,這自然對大唐的國運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傷害。

知道了這種情況,末代皇帝死馬當活馬醫,就把當時的楊筠松從宮裡派了出來,同時派出來的,還有十萬陰兵。

就是這十萬陰兵,從歷代唐皇的墓穴中走出,帶來了大量藏金,鑄造了上面無數青銅獅子,用來鎮壓這座大陣。

金生水,就是那些青銅獅子的作用。

本來這裡的九龍聚財陣就是聚斂財氣的,財氣正好養金,金又生水,這樣的一次改變,才真正壯大了九條龍脈,讓九龍有了抗衡丹鳳的實力,才讓這座大陣達到了平衡,不再發揮作用。

但楊筠松完成這個改變之時,也已經晚了,那時的李唐已經滅亡。

到了後來,出現的後唐、南唐,也已經給李唐沒有什麼關係,當然後唐、南唐也沒有支持多少時間,最終李唐江山徹底淪落。

楊筠松效忠的對象沒了,可他還需要生活,所以最後他把十萬陰兵留在了這裡,用來守護整個大陣,他則出門繼續生活。

後來等楊筠松自感將要壽終正寢,才再次來到了這裡,在一處不受大陣影響的地方坐化。

一代大師居然無聲無息的死在這裡,而且留下了這麼一段傳奇,這讓韓孔雀十分高興,總算是知道這裡的來歷了。

雖然他不太信這麼一座風水格局,就能讓一個帝國土崩瓦解,但這裡的東西可是真的。

韓孔雀拿出工兵楸,把乾屍一推,乾屍立即掉落到了它後面的一個坑裡。

韓孔雀看了看周圍,邊上有一個凸起,這應該是楊筠松給自己挖坑時剷出來的土石。

韓孔雀把這些土石填入坑中,這個坑是楊筠松自己給自己挖的墓,不過他最終也沒有把自己活埋下去,直到現在,才被韓孔雀埋了。

不知道楊筠松還有沒有子孫傳承下來,要知道這可是一處龍穴,雖然是末尾,但也可以福澤後代的。

韓孔雀搖了搖頭,他是不太信這東西的,不過既然楊筠松提到了,他也不介意幫他一把。

把楊筠松埋了,韓孔雀收穫收穫自己來這裡的第一次果實。

楊筠松選擇的這個地方很奇特,這裡是一處岩石裂縫,從外面看,只有很小的一線特定位置,能夠看到他坐化的乾屍,只要錯過了這個位置,是怎麼也發現不了這個地方的。

就連他給自己挖的坑,也被他的乾屍擋在身後,處理完了乾屍,韓孔雀繼續挖掘那個鏟土的地方,很快,他就鏟到了一塊石頭。

韓孔雀把石頭清理出來,這是一塊石板,把石板掀掉,底下又暴露出來了一道道金光。

韓孔雀把散發出金色光芒的一本本金冊從下面取出來。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