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三十二章唐刀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整整齊齊,韓孔雀有點疑惑了,不是傳說這裡被人為炸毀了嗎? 正當韓孔雀猶豫著是不是把這裡的東西一掃而空之時。韓孔雀聽到前面一聲咆哮。 接著好像是有人解開了封印大魔王的封條一般,地下空間之...

韓孔雀能夠清晰的感知到,隨著符籙燃燒,一股股能量波動,不斷的在那個能量團附近炸開,爆炸后形成的能量波動,摻雜入能量團中,從而影響消弱能量團。

這個過程,在能量團消弱到一個拳頭大時,就不再變化。

「師妹,沒辦法了,我一時半會,沒法凈化這個邪靈,你趕快去下一層,我擋一下。」羌北城急聲道。

馮武玲看了一眼被另一個人引走的能量團后,道:「師兄,我幫你一下,我們消滅了它再去下一層。」

「你快點,有人搶在了我們前面,如果不能拿到一兩件強力法器,我們誰都不可能從這裡離開。」羌北城道。

馮武玲道:「如果師傅給我們的地圖沒錯,下面應該有不少強力法器,等你安全了,我們一塊下去也不晚。」

說完,恢復過來的馮武玲,也掏出一把符籙,開始攻擊那團能量。

「不要浪費靈符了,我懷疑下去的人是那個韓孔雀,乾坤鈴應該落入了他的手中,有了乾坤鈴護身,他的動作會很快,如果沒有了下面法器的鎮壓,下面的陰煞也會上來,到時候我們就真的完了。」羌北城道。

韓孔雀看著馮武玲向著他這邊跑來后,他立即隱起身型,看來這兩個狗男女,知道的要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多。

而且,上一次對他們的審訊,他們也沒有說實話,比如地圖什麼的,他們就沒有透漏一點。

從這裡韓孔雀也能猜到,上次他們進入那間鬧鬼的鬼屋,也肯定不是去躲避的,而很可能是想要從那邊進入這裡。

所以,他們根本就沒有去銅牛鎮壓的陣眼那邊,也只有這樣他們才會第一時間逃入了那間房子。

因為碰到了韓孔雀他們,又感覺韓孔雀他們不好對付。所以他們趕出在那裡躲了一晚。

而今天他們也知道銅牛被拉走,所以也想趁著混亂,來這裡渾說摸魚,就是不知道另外一個人是誰。

韓孔雀看到羌北城和另外一個人一時半會不能脫身,所以他跟著馮武玲,又下去了第二次。

有水泡包裹著自己,所以韓孔雀行走無聲。而又有馮武玲的燈光在前面,所以韓孔雀行走在黑暗當中,卻是誰也不能發現。

韓孔雀看見馮武玲停在了前面,而她面前的一個柱子,在她的燈光照射下,越發的璀璨奪目。

「水晶柱?」韓孔雀看著那散發出妖異般光芒的紫色水晶柱。知道這應該就是羌北城說的那件耶穌教的聖物。

本來韓孔雀還以為馮武玲,會扛起這根水晶柱去幫助她師哥的,可很意外的,馮武玲只是看了看,就不再理會這個隗寶。

馮武玲繼續向下走,很快,她來到一個門戶跟前。這邊應該是一間房子。

在房門口的上方,懸挂著一塊木牌。

韓孔雀看到馮武玲在猶豫,她拿著那塊木牌看了幾次,卻最終沒有把木牌從房門上方扯下來。

看到馮武玲繼續向前,韓孔雀也不猶豫,他也跟著向前走去。

很快,她又遇到了一間房子,看來這第二層里的房間不少。而這間房門口,直接供奉了一尊佛像。

這是一尊觀音菩薩像,雖然不知道這尊觀音菩薩像是什麼材質的,但在這陰暗的地下宮室之中,這尊觀音像居然帶著一層熒光。

觀音像的個頭不小,足有一米多高,被供奉在一張木桌上。韓孔雀看到馮武玲擁抱了一下那尊佛像,但很明顯,這東西不好拿,所以馮武玲只是試了試。就果斷的放棄了。

等馮武玲離開,燈光也不在照射到觀音像上,韓孔雀居然還能看到,這尊帶著瑩瑩寶光的佛像,到了這種時候,韓孔雀知道,每個在房門口放著的東西,都是寶貝啊!

接下來,韓孔雀又看到了一些龍神座,銅牛、銅獅子、金麒麟、銅犀牛等等,反正個頭都是很大的,有些身形小點的,就堵在房門口,有些體型大的,都被放在一些拐角,或者是坷中間。

這些零零碎碎的東西,不用說韓孔雀也猜到了來歷,這些東西都是鎮物,應該是法國人和日本人佔據這裡之後,放在這裡的鎮物。

當遇到這些鎮物之後,通道兩邊的青銅獅子已經沒有了,不過就算這樣,韓孔雀簡單的計算了一下,這裡的青銅獅子也足有五百對以上。

現在其他東西就算一個不要,只是把那些青銅獅子弄走,收穫就非同小可了,畢竟那種青銅獅子算是一批無價之寶。

當然,就算那些青銅獅子,弄出去賣廢銅,也是一個不小的數字,這種東西放在這裡,完全可以稱之為寶藏了。

古代風水術重視「鎮法」和「鎮物」,各類風水吉祥物或鎮物有許多講究和功能,常見的鎮物有「泰山石敢當」、「厭勝塔」、「八卦牌」、「石獅子」、「獸面牌」、「桃符」、「鎮符」等。

用於保護城市平安的鎮城之物,莫過於首都的五大「鎮物」。

明清時,首都出現了五大鎮物,當時按道家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剋的理論,在東、西、南、北、中五個方位設置了五個鎮物,用來震懾妖魔,以確保京城安全。

東方屬木,鎮物是廣渠門外的金絲楠木;西方屬金,鎮物是覺生寺的大鐘;南方屬火,鎮物是永定門的燕墩;中央屬土,鎮物是景山,景山聚土為鎮山。北方屬水,鎮物是頤和園昆明湖邊的銅牛。

而這個地方,居然也在四個方位上,擺放了鎮物,東面房間的門上是一面桃符、西面一間門上是一對編鐘,南面牆壁上懸挂了一隻紅色的朱雀,朱雀應該是木質的,雕刻的栩栩如生,看著火紅一片,十分惹眼。

中央屬土,鎮物是一件玉山子。玉山子通體潔白,不用看就知道是塊白玉雕刻的。

這裡的東西,一件件的擺放整齊,根本就沒有一點被破壞的痕,這讓韓孔雀有點詫異。

看著下面一層層的建築整整齊齊,韓孔雀有點疑惑了,不是傳說這裡被人為炸毀了嗎?

正當韓孔雀猶豫著是不是把這裡的東西一掃而空之時。韓孔雀聽到前面一聲咆哮。

接著好像是有人解開了封印大魔王的封條一般,地下空間之內,一聲聲咆哮,充斥其內。

韓孔雀感覺到整個地宮好像都沸騰了起來,就在這個時刻,韓孔雀看到馮武玲如飛跑來。

她的手裡拿著兩件東西。一件是是一面木牌,被馮武玲高高舉起,所以韓孔雀看的很清楚,木牌黑沉沉的,但上面刻著一張獰猙的怪獸,這是一面獸面牌。

這面獸面牌的作用很明顯,有了它。馮武玲身邊的陰氣全部被逼退,雖然看不到,但這面獸面牌好像發出來一種特殊的能量波動,把馮武玲全身籠罩著保護了起來。

不過,雖然獸面牌把馮武玲保護了起來,但她身後的陰煞,卻緊追著她不放,好像這面獸面牌並不能把她的氣息完全掩蓋。

馮武玲的另一隻手上。此時抓著的則是一把長刀,乍看起來好像是一把日本刀,刀柄長,刀身窄,但仔細一看,刀身卻是直的。

韓孔雀看了一眼身後的青銅獅子,他立即躲在了後面。青銅獅子後面的那些能量團,卻沒有理會他。

反而是對於馮武玲,它們表現出來了足夠的興趣,對著它不斷衝撞。不過卻沒法衝破青銅獅子形成的無形能量常

沒有了後顧之憂的韓孔雀,再次看向了馮武玲拿的那把刀,他立即想到了唐直刀,她拿的應該就是唐刀,而日本刀就是有唐直刀演化而來。

馮武玲抓著的那把,很明顯是一把儀刀,唐代「四刀」——刀之制有四:一曰儀刀,二曰鄣刀,三曰橫刀,四曰陌刀。

儀刀肯定是指揮官使用的,後來被直接稱之為御刀,是唐代兵器之中最好的刀類了。

而鄣刀根據歷史記載,則只有一句,鄣刀蓋用鄣身以禦敵,所以韓孔雀也不知道是用來幹什麼的。

橫刀,佩刀也,兵士所佩,陌刀,長刀,步兵所持,是從古代斬馬刀演化而來。

韓孔雀能夠確定馮武玲先前是沒有那把儀刀的,所以,這把儀刀只能是從前面拿到的。

韓孔雀看到那把儀刀很眼饞,不過最終他還是沒有出手,只是一把儀刀而已。

等一些能量團追著馮武玲去了之後,韓孔雀也不管她了。

反正他們也弄不出大浪來,在這裡,滿地的古董,讓他們拿,他們又能拿幾件?

能夠來到這裡的,也是本事,既然有本事,就說明他們有資格從這裡獲取一些利益。

韓孔雀繼續下走,反正這裡的那些東西也不會找他麻煩,所以他的行進速度很快。

韓孔雀很快就把這第二層逛了一遍,這又是一個大圓圈,不過這裡已經比上面那一層小了不少,韓孔雀測算了一下,這一圈走下了,也就只有不到二百米。

逛到現在,韓孔雀也算明白了這裡的情況,這個地下,到處充滿了陰氣,所以哪裡都有陰煞的存在,但那條被青銅獅子保護起來的通道裡面,陰煞還是最少的。

馮武玲他們,都是從這條通道進入這裡的,而這第二層,因為有一多半地方沒有了青銅獅子的鎮守,所以比上一層要危險,但最危險的應該是這一層的那些房間,從每一間房門口,都有鎮物鎮壓來看,這房間里也不可能太平路。

現在,韓孔雀也沒有心思現在就沖入一間房裡去看看,所以,等韓孔雀又看到一處入口之後,他沒有停留,而是繼續向下。

下面有很多雜物,韓孔雀稍微注意了一下,就發現,這裡居然有被子彈攻擊過的痕,看著牆壁上密密麻麻的彈眼,這些肯定是用重機槍才能弄出來。

接下來,又是一些零碎的東西,由於時間長了,韓孔雀一時也看不出是什麼。

他小心點向下走,在前面。他居然看到了一枚炮彈,因為沒有炸開,所以韓孔雀一眼就認了出來。

這時,韓孔雀感覺周圍的環境有點不對,但他又說不出哪裡不對。

由於下面的通道也是圓形,所以略帶弧度的環境,前面的視野很窄。並不能看到很遠。

等韓孔雀轉過一個彎道,他立即被震撼了。

看著眼前的長刀如林,韓孔雀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這地方到底是幹什麼用的?居然有人會弄來了一支軍隊放在這裡?

當韓孔雀走進了,他看的更加清楚,這些是陶俑?

看著一列列比現代人還要稍微高點的士兵,韓孔雀感覺渾身發寒。在這些高大士兵陣前,一件殘破的陶俑凌亂的散在四周。

從制服上看,這應該是以為指揮官,而他的兵器已經消失,想來馮武玲手中的那把儀刀,就應該是從這裡得到的。

韓孔雀看了看四周,跟躺在地上的那位將軍一樣打扮的陶俑還有不少。他們手裡都是拿的儀刀。

而他們身後的士兵,則是一群手持橫刀的護衛,再後面,則是一群陌刀手。

韓孔雀小心的靠近那群戰士,正當他小心翼翼的向前走時,他腳下傳來一陣聲響,韓孔雀低頭一看,他的臉色立即變得十分難看。

地下是一個半截的骷髏。而韓孔雀一腳下去,卻把這個骷髏的頭給踩碎了。

韓孔雀看到這樣的屍體,雖然是有點心驚,卻並不足以讓他臉色變得那麼難看,他的臉色之所以變得那麼難看,完全是因為,這是一個半截的骷髏。

而骷髏的另外半截屍體。就在離韓孔雀不遠處。

韓孔雀看著那整齊的斷口,再看了看站著巍然不動的那些他認為的陶俑,當韓孔雀的眼睛不由自主的撇到陶俑手中的陌刀時,他又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那個倒霉的被斬成兩段的傢伙。

想到進來時發現的牆上的槍眼。還有地上那些零碎的垃圾,此時韓孔雀已經能夠確認,那些垃圾,應該是零碎的人體。

到了這個時候,韓孔雀已經知道,這些現在站著不動的陶俑,並不是永遠不動。

想到那些附身到人體之上的能量團,它們完全有可能附身到這些陶俑之上的吧?

韓孔雀站在陶俑中間,讓他心底發寒,這要是無意之中激活了這些陶俑,面對他們手中的大刀,他也挨不了一下啊!

看了看那個斷成兩截的倒霉蛋,韓孔雀果斷的選擇退去。

等他再次退到被砍碎了的陶俑跟前時,他毫不猶豫的走過來,把一些零散的陶俑肢體,翻了開來。

看著露出來的斷裂的白色骨骼,韓孔雀心底又是一陣發寒,他早就應該想到這些。

當韓孔雀把這具陶俑的鎧甲全部剝下,再打碎了黏在他身上的外殼,韓孔雀才發現,這居然不是陶俑,而是蠟人。

這是一個活人,整個身體被澆灌了蠟燭油,而活活祭練成的陰兵。

用這麼殘忍的手段祭練活人,活人受到的痛苦就可想而知了。

經受了這麼痛苦的磨難,如果再選擇適合的地方,想要形成強大的怨念,實在是太容易了。

看到下面過道上密密麻麻的蠟像,韓孔雀不寒而慄。

把人活活折磨死,再把他們的強大怨念封印在自己的身體之中,加上在這陰氣濃郁之地,孕育千百年,這麼一批陰兵,又有誰是對手?

看著身穿明光鎧,手持陌刀的高大戰士,又有誰能夠有這樣的實力,有這樣的財力,來弄出這麼一批陰兵?

其實不用想韓孔雀也知道答案,這麼強大的一批陰兵,如果是私人勢力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

再加上外面那些青銅獅子,這些在唐代可都是錢,這麼有錢又有勢的人,除了皇帝,就再無第二人可以做到。

雖然不知道這是唐朝的哪位混蛋皇帝做的,但絕對是李唐皇室做的無疑。

等韓孔雀平靜下來,他才繼續向下探索,既然剛才這些陰兵並沒有攻擊自己,那他只要小心一些,不要露出自己生人的氣息,想來就不會引動這些陰兵的攻擊。

一段執念,加上不朽的身體,還有無盡的陰氣滋養,讓這些陰兵,跟攜帶了無限能源的機器人也不差分毫,這樣的一批不死士兵,還真是沒有多少人能夠消滅。

韓孔雀一邊走一邊查看周圍的情況,這一層沒有任何房間,只有一條圓形的通道,和通道之中站滿了的陰兵。

韓孔雀走了十幾米,就遇到了一處通道,不過這處通道卻是向上的通道,想來通向這裡的通道,並不只有韓孔雀走的那一條。

果然,接下來,韓孔雀有發現了其他七條通道,通向這一層的通道,一共有九條。

這九條通道,幾乎每一條通道入口,都有一些戰鬥過的痕,有槍炮的痕,也有刀劍砍擊的痕。

有戰鬥自然就有傷亡,所以這裡更多的還是陰兵的屍體,也有侵入這裡的人類的屍體,當然,人類的屍體要更多一些。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