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三十一章震撼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p> 韓孔雀恍然大悟,這些青銅獅子是在拱衛中間的這條走道吧? 韓孔雀利用玄元控水旗感受了一下周圍的環境,發現,這處地下工事之內,只有被兩排青銅獅子拱衛的中間走道里的陰氣比較弱。 但這...

還差五十張月票加更,求保底月票了。

隨著洞穴開啟,韓孔雀明顯感覺到了周圍兩處地方的異常。

一處在小樓的房間之內,另外一處在房間一窗之隔的樓外。

韓孔雀知道,因為這邊陰氣泄露,所以這兩處的異物被激活了,這個時候,不管是誰進入了它們的巡邏範圍,都會被它們附身攻擊。

韓孔雀害怕這邊的異常驚動上面的陳嘉義等人,所以在他進入洞穴之後,立即掏出一把桃木劍,插在了洞穴上方,以鎮壓阻擋這邊的陰氣向外蔓延。

韓孔雀能夠清晰的感知到,桃木劍的周圍,有一股奇特的能量,干擾了陰氣,排斥了陰氣沖這裡經過,雖然範圍很小,但完全能夠阻斷這裡的陰氣泄露。

有了桃木劍的剋制,這邊的陰氣已經不在向外泄露,而外面剛剛被催動的兩個異物,也許是失去了能量支持,所以立即沉寂了下來。

韓孔雀帶上了頭燈,打開,迅速向四周照去,很快,他就看清了這邊的情況。

這是一條狹窄的通道,這樣的地,不是通氣口,就是暗道,韓孔雀不再猶豫,順著通道不斷向下走去。

摸摸索索間,韓孔雀感覺走出來足夠幾公里,這時,前面出現了變化,他來到了一個較大的空間。

這是一間垮塌了的地下室,他就是從垮塌的地方走了進來。

從地下室里的情況來看,這裡原來應該是一間宿舍,因為韓孔雀看到了不少上下鋪的鋼絲床。

房間雖然不高,但面積卻不小,這裡應該屬於上面三層小樓的地下,在這裡有這麼一片宿舍樓,只能說明建造這些建築的主人心懷不軌,要不然不可能修建這樣的設施。

韓孔雀四處查看了一下,除了一些地方垮塌了不能過去之外,其他完好的部分還是很見過的。

看著垮塌的一角,韓孔雀還真不能想象,這是怎麼誇的,而就是從這處垮塌的地方,不時冒出一些陰氣。

在進入這裡時,韓孔雀就隨時控制著玄元控水旗,就是害怕被這裡的異物給偷襲了,所以他在進入房間之後,立即開始吸收周圍的陰氣,只要這裡沒有了陰氣,就算有異物存在,也不會對韓孔雀造成多少傷害。

現在房間里沒有了陰氣,而補充陰氣的地方,韓孔雀輕易就發現了。

這座房間本來被保護的很好,就是因為垮塌了一角,所以陰氣侵入了這裡,才讓這間宿舍被廢棄。

韓孔雀只是稍微思索,就知道這房間的情況,所以他也不再停留。

這裡是宿舍,有好東西也不會放在這裡,所以韓孔雀只是稍微感知,就放棄了繼續探查。

只要有水的地方,周圍所有埋藏物,都無所遁形,雖然韓孔雀沒法看到地下的情況,但他卻能夠感知到被水包圍的東西。

他看不到這些東西,但他可以感知到這些東西是什麼樣的,所以,韓孔雀能夠很快判斷出地下都有什麼。

只是稍加打量,韓孔雀就找打了這間宿舍的出口,那是一扇木門,木門沒有鎖,韓孔雀只是輕輕一推,就推開了。

當木門打開之後,韓孔雀立即感覺到一股陰寒的氣息。

幸虧韓孔雀隨時都有玄元控水旗護身,所以那股陰寒的氣息稍微靠近,就被玄元控水旗吸收。

外面的陰寒氣息太重,韓孔雀不敢放鬆,只要感覺有陰寒氣息涌過來,韓孔雀就用玄元控水旗吸收,就這樣,韓孔雀用玄元控水旗頂著,走出了房門。

隨著房門關閉,韓孔雀感覺那股陰寒氣息不再流動,所以韓孔雀也不再吸收,而是控制自己的識念包裹住了自己全身,只有那些想要侵入自己身體的陰寒氣息,才會被玄元控水旗吸收。

等韓孔雀確定自己安全了,他才有空打量周圍的環境,當韓孔雀抬起頭來時,他看到了一副令他震驚的場面。

「我靠。」韓孔雀不由自主的爆了粗口。

隨著韓孔雀的頭燈照射出去,他看到了滿滿的獅子。

這種場面,可真是壯觀,一尊尊千姿百態、栩栩如生、呼之欲出的青銅獅子成雙成對的排列在那裡,所有獅子都帶著濃濃的銅綠,看起來更顯威嚴。

韓孔雀看著這種壯觀的景象,心裡幾乎樂開了花,他快步上前,又是敲又是摸,很快確定了這些全都是用青銅實體鑄造的。

這些全都是青銅鑄造的啊!真是不知道,誰有這麼大的手筆,居然在地下擺放了這麼多青銅獅子。

韓孔雀觀察了一會才發現,這些青銅獅子全都面相一個方向,而兩頭獅子中間,則是一條道路。

韓孔雀恍然大悟,這些青銅獅子是在拱衛中間的這條走道吧?

韓孔雀利用玄元控水旗感受了一下周圍的環境,發現,這處地下工事之內,只有被兩排青銅獅子拱衛的中間走道里的陰氣比較弱。

但這也只是相對來說的,只是剛才韓孔雀開門出來時的感受,就讓韓孔雀明白,就算有了這些青銅獅子的拱衛,這條中間走道也失守了。

現在韓孔雀有玄元控水旗吸收向他蔓延過來的陰氣,所以,沒有了威脅,韓孔雀也不管這裡的陰氣,只是關心的看著一頭頭青銅獅子。

雖然只是看了幾個,但韓孔雀就發現,這些青銅獅子,居然個個都不同,每一個的姿態,都是獨一無二的,這讓韓孔雀更加震撼。

看這些青銅獅子的銅,就知道這些青銅獅子的鑄造年代不短了,然而,在滿清之前,青銅可都是貴重金屬,而這裡到底有多少青銅獅子?

韓孔雀打量了一下最靠近他的一頭青銅獅子,左邊的是一頭雄獅,這頭雄獅鬃毛全都豎起,一看就是在怒氣勃發的狀態。

它連同其下的底座,足有一米半高,後腿緊繃,前腿探出,做出了一副即將固。

由於不是蹲坐著,所以更加拉長了整頭獅子的體型,這無疑又增加了這頭青銅獅子的體積,這樣一頭青銅獅子,如果不是中空的,其重量肯定不低。

另外一頭跟它相對而立的青銅獅子,在潔白巨大的大理石台座上,伸著粗粗的獅子腿,昂著頭,威風凜然。

這頭雖然要比先前那頭雄獅的個頭要小,但它看著卻比那頭雄獅還要威猛,但這很明顯是一頭雌獅。

雌獅塑造成這樣的形象,還真是少見,不過,很快韓孔雀就找到了答案,因為這頭雌獅並不孤單,因為還有小獅子「躲」在大獅子胯下,甚至是掌中。

這些玲瓏小獅子也一個個呲牙咧嘴,好像要攻擊什麼。

韓孔雀若有所思的看著個頭明顯偏小的雌獅,就是因為這些小獅子的存在,才讓雌獅表現的比雄獅還要兇猛吧?

只是看這裡的青銅獅子,個個都凶態畢露,韓孔雀就知道,這些都是用來鎮宅化煞的鎮物。

韓孔雀一邊走,一邊查看兩側的青銅獅子,果然,這些青銅獅子真的是沒有任何兩頭相同。

雖然樣子不同,但它們的神態卻表現出來了共同點,這裡的青銅獅子,不管是雄獅還是雌獅,甚至是被雌獅護在身下的小獅子,都是一副兇相。

看著一頭頭姿態各異的青銅獅子,韓孔雀不禁想,這到底有多少?

明擺著的是,每個石台座上有一隻大獅子,可那些雌獅子身上或現或隱、神出鬼沒的小獅子,卻難以數清。

那一隻只小獅子,大的約四五十厘米,小的僅十幾厘米,有些呲牙咧嘴,有些嬉戲玩鬧,但不管是什麼表情,都顯得調皮可愛極了。

有的小獅子還相互抱作一團,親昵而滑稽,有的小獅子或爬在大獅背上,或伏在大獅背後,或躲在大獅胸前,有的僅露出眼睛,有的只伸出一張嘴。

這麼多的小獅子隱藏在雌獅身上,讓韓孔雀嘆為觀止。

獅子被視為猙獰之獸,在國內的傳統建築中,人們根據它的兇猛性格,設計出獅子雕塑,並賦予它以特殊的使命——護衛。

所以,今天我們看到在古代陵墓和重要建築物的大門兩旁,甚至房梁、屋頂上,都有獅子雕塑,它們守護著主人並顯示著主人的威勢。

但這裡只是一條通道,就用了這麼多獅子來守衛,所以,這不是因為鑄造這批青銅獅子的主人豪富,就是他不得不這麼做。

而韓孔雀更加傾向於第二點,如果真是不得不這麼做,那這裡到底有多麼危險,才會讓那人在這裡擺放了這麼多青銅獅子,來拱衛這麼一條通道,而這條通道的目的地又是哪裡?

而又是誰鑄造了它們?

韓孔雀一邊走,一邊查看周圍的青銅獅子,想要找出這些獅子的出處。

這些青銅獅子造型誇張、體形高大,腿和爪都特別粗大壯實,腳爪扣地,彷彿入土三分,顯得非常有力。

這些青銅獅子,立者作昂首行進狀,蹲者呈張口挺胸勢,整體形象使人望而生畏。

這樣的獅子造像,完全是唐代的風格,唐代順陵,其四方門口左右都有石雕的獅子作護衛,那裡的石獅子,其形態就跟這裡的青銅獅子很相似。

北宋皇陵那裡留下了大量墓前石像,其中石獅也不少,這些宋代石獅的造型,比起唐代的獅子,更具有寫實性,大小更接近獅子原型。

北宋獅子的頭及頭上的捲毛都更接近真實,其四肢和獅身輪廓雖也用了誇張手法,但獅子的整體形象卻不如唐代獅子那麼威武有力了。

至於明清時期,建築中留存下來的獅子雕塑更多,在宮殿、園林、寺廟、王府里,不同造型的石獅子,銅獅子、鐵獅子比比皆是。

由於韓孔雀就有一隻明代石獅子,所以他對這個時代的獅子造型,更加熟悉。

明代獅子的形象更寫實,造型比過去複雜,細部刻畫多,四肢有肌肉的起伏,頭上有捲毛,身上戴著鈴鐺,卻不注意獅子整體造型的氣勢,失去了獅子威武的神態。

特別是故宮寧壽殿門前的銅獅子,為了強調護門獅子的獰厲,將其腿部的肌肉表現得特別鼓凸,嘴張得很大,露出很尖的牙齒,但這樣一來,獅子反而失掉了整體的雄威。

獅子雕塑作為一種藝術創作,它的風格特徵和那個時代的特徵相符合。

唐代統一中國,進入了一個政治上相對穩定,經濟上繁榮昌盛的時期。

唐代石獅高大威猛,腿爪粗壯有力,造型上多用誇張的手法。

宋代石獅比唐代更具有寫實性,石獅的雕刻技術比唐代更加成熟,但氣勢卻遠不如唐代。

所以,韓孔雀更傾向於這是唐代的青銅獅子,既然是唐代的,那麼這裡最早也應該是以為唐代的風水大家留下來的。

既然是這樣,這裡的風水陣也就有了解釋,也只有在那個時候,九龍聚財風水大陣才會被人輕易布置出來。

韓孔雀在這沉寂的地宮之中行走著,雖然感覺有點壓抑,但他卻沒有遇到一點異狀,這讓韓孔雀有點摸不著頭腦。

這裡到處充滿了陰氣,而且這些青銅獅子也已經不再起作用,這樣一來,怎麼地下還會這麼平靜?

雖然不知道是為什麼,但能夠不出意外,韓孔雀還是很高興的。

所以他經過了剛開始的緊張,一直到他在無所顧忌,在這個過程中,他已經走出來三百多米。

在這個過程當中,他一共遇到了一百五十多對青銅獅子,幾乎每隔兩米,就有一對,這就是三百頭。

這麼多青銅獅子,應該圍成了一個圓圈,等走到了這條路的盡頭,韓孔雀又發現了一條通向更下層的通道。

韓孔雀沒有猶豫,他直接順著台階,進入了下一層。

下面還是青銅獅子,而且還是一樣的寂靜,不過這裡的陰氣卻更加濃郁了。

正當韓孔雀想要繼續向前走時,他聽到後面傳來一陣沉重的腳步聲。

韓孔雀一驚,他立即退出向下的通道,回到了上面一層,並且關閉了頭燈,躲在了一頭青銅獅子的後面。

三個人影從遠處跑過來,韓孔雀一看方向,居然跟自己來自同一個方位。

韓孔雀眯著眼睛,看著不斷向這邊靠近的人影。

「師兄,我們不如滅了這些東西。」韓孔雀一聽這是那個叫馮武玲的聲音。

不用說,她身邊的身影,就是她師兄羌北城,而另外一個,明顯離他們兩個稍微遠了點,這說明那個人並不是跟他們一夥的。

「不用理會它們,只要進入下一層,得到任何一件法器就可以避過它們的糾纏。」羌北城轉身丟出一張符籙。

符籙迎風燃燒,頓時一股特殊的氣息傳了出來。

而反映在韓孔雀的靈識之中,卻是一聲刺耳的尖叫。

這讓韓孔雀更是驚訝,自從他進入地宮之後,他的靈識一直控制著身體之外的一層水泡包裹著自己,所以在知道身邊沒有多少危險的情況下,韓孔雀就收起來了探測的靈識,所以現在他並沒有放出靈識來觀察周圍的情況。

看來他是錯過了一些什麼,想到這裡,韓孔雀的靈識再次外放,當靈識蔓延開來,他立即感覺到了一股能量波動,而且這股能量波動就在他的身邊,這讓韓孔雀嚇了一大跳。

韓孔雀靈識一放即收,不過就算這樣,他也知道他感知到的是什麼了。

就在他躲避的青銅獅子後面,就有一團黑影,而黑影是有一團能量波動構成。

這樣的存在,跟他在外面看到的異物簡直是一體兩面,也許這才是那種異物的真實狀態。

雖然這團能量並沒有演化出什麼畫面,但那韓孔雀卻真實感知到,這些能量波動,要比地面上那些異物強大的多。

隨著韓孔雀的靈識放出,頓時他的冷汗就下來了,他感知到,在青銅獅子外面,居然到處都是能量波動。

這個時候,韓孔雀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居然錯有錯著被自己靈識控制的那層水泡屏蔽了。

就是有了這層水泡包裹著韓孔雀,才讓韓孔雀躲過了那些能量團的攻擊。

而不遠處的羌北城他們,顯然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他們此時正在被兩團東西追趕。

隨著韓孔雀的靈識放出,他已經能夠清晰的看到那兩團東西。

其中一團明顯小了一圈,不過這種小,正在不斷變化,等韓孔雀再次關注羌北城和馮武玲時,那團小了不少的能量團,已經變得跟另外一個一樣大小了。

而這整個變化,完全是在周圍陰氣不斷灌注的作用下完成的。

陰氣,確實是這種能量團的動力來源,這個韓孔雀雖然早就猜到,但真實的看到,還是讓他有點頭疼,在這樣的環境之下,那種能量團可以被打散嗎?

實際情況比韓孔雀想的更加糟糕,羌北城不知道是怎麼看到那兩個能量團的,但他確實能夠準確看到那兩個能量團,所以他的第二次攻擊,依然砸在了剛才那個弱小點的能量團上。

又是一聲刺耳的尖叫,那個能量團再次被消弱。

這次羌北城沒有停頓,他手中接二連三的扔出一些符籙,符籙則化為火球,不斷消弱那團能量,可這樣的消弱,在達到一定程度時,卻減慢了下來。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