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三十章行動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家族收藏的一套銖錢跟你交換。」 「銖錢?」韓孔雀疑惑的道。 錢櫃道:「三銖錢,四銖錢、五銖錢、八銖錢,這麼一套,可不是刀幣和布幣能夠相比的。」 柳絮好奇的道:「五銖錢我聽過,還...

錢櫃是上次被韓孔雀提醒了,韓孔雀說他對自己家的古錢幣感興趣,所以錢櫃才琢磨出,韓孔雀恐怕是喜歡春秋戰國刀幣那樣的大宗古錢。

所以他才想到用家族多餘的布幣,來交換韓孔雀手裡的一些珍稀古幣。

現在他的這種想法實現了,也有了成績,可面對這枚烏背紹、興通寶,錢櫃又不淡定了。

這枚錢幣他十分想要啊!而且他知道,過了這個村就絕對沒有這個店了。

這樣的珍惜古錢幣,任何一個搞收藏的遇到了,都不會在讓它流通出來的,這些從韓孔雀的表現就能略窺一二。

如果不是石磊挑明了,韓孔雀是絕對不會拿出這枚錢幣的,這也是因為韓孔雀是從石磊的攤子上撿漏的,如果不然,這樣的東西,以他們之間的關係,他們是絕對見不到的。

錢櫃絞盡腦汁,最後一咬牙一狠心道:「我用我們家族收藏的一套銖錢跟你交換。」

「銖錢?」韓孔雀疑惑的道。

錢櫃道:「三銖錢,四銖錢、五銖錢、八銖錢,這麼一套,可不是刀幣和布幣能夠相比的。」

柳絮好奇的道:「五銖錢我聽過,還有八銖錢?」

「當然有,銖錢的分類可是太多了,不說別的,只是一個隋朝五銖錢,就有很多,像五銖隋鑄小平、五銖異品小平、五銖傳形、五銖小平直讀、五銖鐵質四齣、五銖小平傳形、五銖小平普品、五銖陳文帝小型、五銖陳文帝小平雙星。

這些都是普通的,最主要的是五金小平,這可是方孔圓錢中最早的黃金鑄幣重9克,含金95,是宣帝五銖,怎麼樣,這麼一套銖錢,絕對可以換到你這枚烏、背紹興通寶。」錢櫃得意洋洋的道。

既然摸清了韓孔雀的喜好,錢櫃就不信換不到這枚烏、背紹興通寶。

他現在看出來了,韓孔雀不在乎一枚兩枚的古錢幣,他對成套的東西特別感興趣,就算沒有太高價值的東西,只要是成套的,也可以從他手裡換到真品。

而現在,錢櫃就是想用這麼一套龐大的銖錢體系,來換一枚珍品。

錢櫃想的不錯,韓孔雀確實心動了,本來他是沒有把這麼一枚珍品換出去的,可現在,面對一系列沿襲下來的古錢幣,他實在是沒法拒絕。

韓孔雀知道,除了交換,錢櫃是絕對不可能出手這種成套的古錢幣的。

雖然銖錢和刀幣布幣差不多,幾乎沒有太過珍貴的幣種,但要把整個體系之內所有錢幣收集起來,卻又絕對不簡單。

而現在韓孔雀手裡有一套春秋戰國時期的刀幣,如果再加上從貝幣演化來的布幣,這就是要向方孔圓錢方向過渡的節奏了。

如果再弄齊了銖錢,那樣從布幣、刀幣一直道銖錢,整個向方孔圓錢演化的所有古代幣種,他幾乎就齊了。

當然,像貝幣什麼的,韓孔雀還真沒有收集的想法,那種在韓孔雀看來,幾乎沒有什麼收藏的價值。

當然,如果有機會,把上古所有流通貨幣收集起來,也是很不錯的。

韓孔雀具體了解了一下錢櫃手裡到底有多少銖錢,又跟他討論了一下烏背紹、興通寶到底值多少錢之後,韓孔雀才送走了錢櫃等人。

不過,韓孔雀可沒有跟錢櫃達成協議,這種事情,還是需要大量專業人士來評估之後才能算數。

跟錢櫃約好了時間,把他送走了,同時胖劉韓孔雀也沒有留下,他是真有事。

等白衣拿來了陳嘉義準備的合同,韓孔雀讓柳絮簽了名,就讓她回家休息,當然他也沒有忘了給姐倆打包了不少魚肉,還帶上了一些新鮮的辣椒。

等把她們送回了家,韓孔雀直接去了那家醫院。

在進入醫院時,陳青準備好的貨車,已經在醫院門口停著。

等簽訂了合同,那頭銅牛,就會被陳青運回紅樓食府。

韓孔雀打算先放在那邊的門口,反正那裡有保安二十四消失巡邏,而銅牛又有好幾噸重,也不怕被人輕易偷走。

看著不遠處的袁鵬,韓孔雀微不可查的點了下頭,就跟陳青進了醫院。

此時已經是下午六點,天色已經全部黑了,不過在醫院當中,卻是燈火通明。

特別是銅牛所在的地方,更是站滿了人。

此時一輛吊車已經在這裡準備好,就連銅牛身上,也被穿上了鋼絲繩,就等韓孔雀簽了協議之後,把銅牛運走了。

安國他們調查了錢家角的眾人,可什麼都沒有調查出來,錢種樹一口咬定,這頭銅牛是從他們村裡的水廠中挖出來的。

當時為了不引起糾紛,就有村子里的幾個族老一起決定,把銅牛賣給了韓孔雀。

當然,他們還得知,韓孔雀並不只是從錢家角買到了一隻銅牛,還有十七隻門海,和十七塊石碑。

而那十七隻門海,更是搶眼,居然比故宮裡面的那些門海還要好,這讓安國也沒法再繼續追究。

畢竟水廠下面的墓穴,已經確定是錢家角錢氏一族的祖墳,人家賣祖宗的遺物,他們還真管不了。

雖然明知道這裡面有貓膩,但他們沒有證據,所以現在也只能眼看著韓孔雀把這頭銅牛弄走。

車子停在了醫院的主幹道上,銅牛上車,陳青立即押走,絕對不會在這裡停留。

看到陳嘉義準備好的巨型鋼罩,上面還帶著一個大大的閘閥,加上周圍全副武裝的工人,看來他的準備工作做得很好。

陳嘉義走上前來,笑著道:「合同沒問題吧?」

韓孔雀笑道:「沒問題,字我已經簽好了,你可以轉賬了。」

陳嘉義道:「幸虧我早有準備,要不然這個時間,還真是不能進行巨額轉賬了。」

「有準備就好。」韓孔雀意有所指的道。

韓孔雀明顯感覺道了,一股凌厲的氣勢從陳嘉義身邊的一個人身上發出來,而最重要的是,他還拿著從韓孔雀手裡買去的那把九龍寶劍。

看到這樣的情況,韓孔雀也就沒有一絲客氣,也沒有了一絲內疚。

等轉賬提示發了過來,韓孔雀打通了張國通的電話,確認錢已經到賬,韓孔雀直接揮了揮手。

留在車子上沒有下了的陳青,直接對司機吩咐了幾句,車子立即啟動。

陳嘉義看完成了交易,也不再猶豫,在他的命令下,那頭銅牛,立即被吊了起來。

隨著銅牛離地,地下傳來一陣陣咆哮聲,當然,在一些人的耳朵中,那只是氣泡爆裂,或者是地下水激蕩流淌的聲音。

此時的韓孔雀也有點緊張,雖然他想把銅牛弄走,但他可不想讓那天晚上的事情再次重演。

所以他一直站在銅牛邊上,只要地下陰氣噴涌,他就要使用玄元控水旗鎮壓,只要陳青壓著車子離開醫院的範圍,韓孔雀也就不管了,到時候這裡就是陳嘉義的責任了。

銅牛緩緩的被吊了起來,雖然地下的咆哮聲一聲快似一聲,一聲比一聲大,但這處洞穴卻十分平靜,並沒有一絲一毫的陰氣泄露出來,更不要說沼氣了。

韓孔雀的靈識在玄元控水旗的幫助下,卻要比陳嘉義他們看得更加明白。

這樣的情況,只等銅牛離開洞穴的上方,就會發生變化。

果然,當銅牛被吊到了足夠的高度,吊車開始移動時,韓孔雀立即感覺到了一陣冰冷。

韓孔雀知道,這裡面不止是甲烷的作用,還有大量乙醚氣和其他東西,當然這裡面肯定有,不被一些人承認的陰氣。

韓孔雀的玄元控水旗全面發動,快速把周圍的陰寒氣息吸收。

到了此時,韓孔雀才發現,他吸收的已經不全是陰氣,就連沼氣,他的玄元控水旗也沒有放過。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這個地方離洞穴太近,洞穴里瞬間噴湧出來的甲烷太多,如果不把它吸收了,周圍就沒有足夠的氧氣了。

韓孔雀感覺這也也不是辦法,得儘快離開這個地方,只有到了周圍甲烷薄弱的地方,他才能呼吸。

韓孔雀雖然被甲烷淹沒,但他沒有一點驚慌,所以他明顯感覺到,甲烷在迅速向四處蔓延,這樣,他周圍的甲烷就變得稀薄了點,加上有玄元控水旗吸收,應付地穴瞬間的爆發完全沒問題。

等感覺壓力減輕了很多之時,韓孔雀才有時間看看其他人的反應,特別是陳嘉義的反應。

韓孔雀看過去,卻發現,陳嘉義確實準備的很充足,剛才的甲烷噴涌,並沒有給他們造成多少混亂。

隨著銅牛被完全移開,另外一邊準備著的吊車,快速從更高處落下,直接堵在了地穴之上。

這樣一來,地穴之中的沼氣再也不能湧出,這才是韓孔雀感覺沼氣稀薄了很多的主要原因。

此時韓孔雀也發現了問題,雖然甲烷不向外噴涌了,但地下的陰氣,在沒有了銅牛鎮壓之後,並沒有受到地穴上面那巨大鋼罩的影響,居然直接穿透鋼罩,絲毫沒有受影響的繼續向外噴涌。

韓孔雀發現了這種情況,陳嘉義身邊的那個年輕男子,顯然也發現了這個情況,所以他直接拔出了九龍寶劍,一下插在了鋼罩的中心。

韓孔雀一感知,九龍寶劍的出現,這處地穴之下的陰氣果然被鎮壓了下去。

隨著九龍寶劍的出鞘,地下傳來的咆哮聲越來越遠,直到消失。

韓孔雀看著擦著滿頭冷汗的陳嘉義,笑著道:「陳兄果然好手段。」

陳嘉義的臉皮有點發緊,不過他還是擠出來了一絲笑容道:「怪不得韓兄弟不想要這個地方了,這個地方還真是不容易處理。」

「幸虧陳兄的準備充足,要不然我可就心裡不安了。」韓孔雀打著哈哈說著,此時他是連陳哥都不想叫了。

陳嘉義也不以為意,只是一個勁的笑,只要控制好了這處出口,以後的沼氣就可以源源不斷的向外運輸,所以,就算地下沒有寶藏,他也只賺不賠。

韓孔雀看他那個樣子,也就不再多說:「陳兄,我今天晚上有事,就不在多留了。」

跟陳嘉義告別之後,韓孔雀上了正在等自己的車子。

看著車子遠遠的開走,韓孔雀冷笑了一聲,迅速向著袁鵬所在的地方跑去。

剛才上車的是袁鵬,如果不仔細看,卻好像是韓孔雀上了車,畢竟這是在現代化的大都市中,到處都有攝像頭,韓孔雀不得不小心。

只要袁鵬裝得像,城市之中的攝像頭,肯定會拍下他韓孔雀坐著車直接去了紅樓食府,而且他會在紅樓食府跟自己的幾個哥們一醉方休。

袁鵬選擇的地方是一處地下道的旁邊,這邊污水橫流,邊上就算一個小鐵皮房子,這樣的鐵皮房子,一個挨著一個,形成了一大批廉價的出租房,很多在魔都打工的人,就生活在這種出租房當中。

這樣的房子,每間每個月只要兩百塊,所以對一些收入低,或者是急需用錢出來打工的人,還是十分有吸引力的。

袁鵬選擇的位置很好,這個地方偏僻,骯髒,所以平時沒有人會過來閑逛,而邊上就有一處下水道,所以他挖出來的土石,也有了地方存放。

要不是那下水道的方向不對,污水又實在是太多太臟,他利用這條下水道會更容易挖掘地道。

韓孔雀進入鐵皮房子,迅速還上他早就準備好的衣服,接著,他又把自己的衣服收入了玄元控水旗之中。

看著只有七八十公分直徑的洞穴,韓孔雀摸了摸頭髮,很長時間沒有吃苦了,這樣的地方,他還真不想鑽了。

想到衣服會臟,想到嘴裡會弄進泥沙,韓孔雀有點羨慕被他藏進玄元控水旗之中的衣服了。

衣服有了氣泡的包裹,連水都沒法浸濕。

想到這裡,韓孔雀心中一動,那空氣包裹的衣服是怎麼不被水分浸濕的?

還不是他用水分包裹了空氣,空氣中保存了衣服。

既然能夠這樣對衣服進行處理,那對他自己呢?

韓孔雀想到就做,他立即控制水分,把他周圍的的空氣連同他自己,全都包裹了起來。

接著他立即控制這個大型水泡,不斷擠壓變形,等調整到跟他體型完全相同,韓孔雀才停下來。

感覺自己被一一層水罩籠罩了起來,韓孔雀立即精神大好。

韓孔雀用手觸碰了一下,能明顯感覺到誰的柔軟,還感覺到了彈性,所以這個水罩的韌度還是可以的,最起碼不是一碰就碎的氣泡。

有了這麼一層水泡包裹,韓孔雀再也不怕地下沼氣的侵蝕,當然,現在地上的土石,也沒法沾染他的衣服了。

有了這層保障,他還需要足夠的氧氣,所以韓孔雀又吸收了大量氧氣進入玄元控水旗。

當韓孔雀鑽入地道時,他居然發現,玄元控水旗中的水之世界上面,居然有了一絲薄薄的空隙,這處空隙,應該就是他剛才收入進去的空氣。

看到這種情景,韓孔雀立即心動起來,如果吸收的空氣多,玄元控水旗當中,會不會形成天空?

韓孔雀在地下快速穿行,所以也就顧不得天馬行空的亂想。

袁鵬選擇的這處地方,位置很好,所以從這裡到達醫院西面的那棟三層小樓,直線距離只有不到二十米,而袁鵬用了五個小時,打通了二十米的距離,這絕對可以說是一項絕技了。

袁鵬從開始的準備、打洞,一直到休整完成,一共用了一天,而韓孔雀鑽洞卻用了不到兩分鐘。

等他來到盡頭時,已經出現在一條下水道中,通過靈識感知,韓孔雀知道,這處下水道就在小樓的北面,從這裡進入小樓,只有不到兩米。

韓孔雀在下水道中舒展了一下身體,立即開始控制玄元控水旗,來感知周圍的情況。

雖然要一直利用玄元控水旗控制身體外面的氣泡,但韓孔雀的負擔還是不算重。

靈識發出,果然,他的猜想是對的。

不遠處的小樓中之所以不斷出現靈異事件,就是因為這裡的這處陣眼,也有了裂縫。

就是有了這條裂縫冒出來的一絲絲陰氣,不斷融入小樓房間里的一塊黑石之中,才會讓這塊黑石,不斷的放出它記錄的那段影像。

韓孔雀從玄元控水旗中摸出一把工兵楸,向著冒出引起的地方挖去。

由於這處地方從來沒有遭受過破壞,所以地下情況很簡單,幾乎全部是土石,所以韓孔雀挖起來也很方便。

很快,韓孔雀就挖到了一處牆壁,穿過牆壁之後,就是陣眼所在地。

幸虧這座小樓建造的時間很長了,所以這面地基牆,並不是鋼筋混凝土結構,而是用磚砌起來的。

這樣一來方便了韓孔雀挖掘,有了工兵楸的幫助,他幾下就啟下來了五六塊磚。

有了這處破綻,韓孔雀再挖了幾下,就出現了一條容人通過的洞穴。

韓孔雀毫不猶怨去,在感知到冒陰氣的地方時,他的工兵楸只是捅了幾下,就暴露出來了一處黑黝黝的地下洞穴。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