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二十九章布幣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一枚就能在魔都換到一套房子的存在啊! 石磊不說話,韓孔雀也沒有說話的意思,既然現在他拿出來的錢幣,已經能夠換到足夠的布幣,其他風頭還是不出的好,要不然,這個叫石磊的都想要殺人了. 錢...

如果韓孔雀自己收集,還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收集到一些,而最大的可能,是遇到很多贗品,白白惹自己生氣.

韓孔雀雖然對所有銅幣都十分感興趣,可也沒有真的為了收集而付諸實施,就是因為韓孔雀知道,想要收集成套的布幣是十分艱難的.

錢櫃聽到韓孔雀說,布幣少了換不到,他非但沒有感覺沮喪,反奮了.

放心,我知道你是用來在博物館收藏的,數量少了,就算放在博物館也不能造成多大影響,所以,只要你有足夠的好東西,我手裡就有足夠價值的布幣.錢櫃自信的道.

韓孔雀道:那您老是不是先說說,您都有些什麼樣的布幣?

空首布,平首布都有,像平肩弧足空首布有大,中,小三型,斜肩弧足空首布,尖足空首布等,還有平首布中的尖足布,類方足布,類圓足布,橋足布,方足布,銳角布,圓足布,三孔布,長布等.

要知道布幣的種類也是很多的,絕對可以組成一個比肩春秋戰國刀幣的大類別.錢櫃自信的看著韓孔雀,他還真不信韓孔雀不動心.

韓孔雀確實動心了,雖然他手中的錢幣有幾種珍惜的,但數量太少,像竹子幣,像烏背紹,興通寶,雖然價值都不低,但就這麼兩樣.

如果放在博物館中,根本就不起眼,反而是錢櫃說的這種價值不是很大的布幣,更加能夠吸引人的眼球,而且也更加難以收集.

看到韓孔雀在猶豫,錢櫃立即道:你放心,我肯定不會讓你吃虧的.我肯定給你弄全了,像戰國晉陽半尖足布,戰國大陰尖足布,戰國藺半尖足布,先秦晉陽半尖足布,平周尖足布,茲氏半尖足布,三晉方足小布,大尖足布等.我全都有.

如果你能夠出到足夠的代價.我甚至可以給你弄全一套大足尖布,大足尖布有甘丹,大陰,茲氏,晉陽,邪山,藺,榆即,慮虒,陽曲共九種.種類雖然少於小型尖足布,但收集起來也是很麻煩的.

如果你手裡不是有些好東西,我家這些珍藏,是怎麼也不可能拿出來跟你交換的.這樣的機會可不多.

韓孔雀快速思索著關於布幣的價格,計算一下他能夠換到多少布幣,如果換的少了,就沒意思了.

韓孔雀記得平首尖足布,品相好的在上世紀80年代初期,平均單枚價格在4-10元.

90年代初期平均單枚20-35元,90年代末期單枚價格漲至70-150元.

自2002年至2008年間漲至單枚均價400元左右.至今均價已穩定在500-600元左右.

但是其中的品相好的,依然是藏家群起追逐的對象,有的版別如剛才錢櫃說的戰國藺字半布幣,雖然定價400元人民幣.但真正交易時,價格絕對超過兩千.

再如更加少見的離石尖足布,雖然市場價格在三千五六百元之間,但如果能夠保存到現在還無翹無裂的話,離石尖足布的價格絕對要過萬.

這主要是因為尖足布所用的銅料含鉛過多,缺乏彈性,受力能力差,幣身輕薄,所以很難保存,如果真遇到的保存完好的,價格再高一些,也有人接受.

所以,如果韓孔雀想要換到一些品相好,而且數量多的布幣,他拿出來的錢幣,必須要有足夠的價值.

錢櫃還嫌給韓孔雀的刺激不夠,所以他直接拿出來了一個手機,把手機打開,放出一張張圖片,給韓孔雀看.

看著一個個綠油油,好似鏟子一樣的上古錢幣,韓孔雀心動了.

這是一種從農業工具演化而來的貨幣,到了戰國時就形成三大體系:布幣,刀幣,環幣錢.

布幣乍一聽去,好象是由布料製作而成的,但其實它也是一種金屬貨幣.

古代有一種農具叫做鎛,布幣的形狀就很象鎛,由於鎛,布同音,所以人們就把這種很象鎛的錢幣叫做布幣了.

怎麼樣?我可是信任你,才拍下這麼多照片給你看的,我想你不會讓我失望吧?錢櫃道.

而這時季書平,王成,石磊,孫寧全的目光全都聚集在了韓孔雀身上.

韓孔雀道:我手裡還真沒有太多東西,不過還你一些布幣還是完全沒問題的.

錢櫃眼睛一亮道:你估摸能夠換多少?

如果用你手機上的這些來換,換個幾千枚應該不是問題.韓孔雀也十分自信.

如果按照普通布幣五百元計算的話,他一枚竹子幣,就能最少換一千枚,這還是按照最低價值計算的,如果竹子幣的利潤上浮百分之百,那就能夠換兩千枚普通布幣.

而一些珍稀點的布幣,也不過一兩千塊,這樣的布幣,錢櫃手裡就算有,也不會拿出很多跟他交換,所以他用一些順治通寶或者紹,興通寶,就能換到二三十枚.

這樣一算,韓孔雀也就沒有了拿出那枚最值錢的烏背紹,興通寶的打算.

.,!你們稍等一下.韓孔雀起身進了地下室.

等韓孔雀出來的時候,他已經拿著一個背包,背包里鼓囊囊的,裡面好像裝著不少東西.

韓孔雀把背包放在桌子上,看到柳絮好奇的在打量,韓孔雀笑著道:裡面是昨天下午從這位兄弟攤子上買來的,還算幸運,裡面有一些紹興通寶小平錢,還有一些折二,折五的,用這些來換一些一兩千元的布幣應該可以.

韓孔雀把背包推倒了柳絮身邊,讓柳絮也柳葉隨便看.

而石磊算是鬆了口氣,雖然韓孔雀說的這些也值點錢,但一般也不過三五百塊.想來這樣的紹,興通寶不會太多.

雖然這樣,石磊還是很後悔,要是他自己早早的把這批宋錢鑒定一下,查查資料.也就沒有了這次的烏龍.

不過想到畢竟賣了七萬五.這樣還沒有賠的太慘,所以又感覺安心了點.

而此時王城也很緊張.他也看到了他那個小冊子,現在那個小冊子就拿在錢櫃手裡,這讓王成手心裡也捏了把汗.

此時錢櫃也是滿臉的疑惑,上一次他出四萬買下這本冊子里的順治通寶.很明顯韓孔雀是不願意賣的,而今天他看了看這本冊子里的順治通寶,卻沒發現有什麼特殊的.

這些順治通寶雖然也算精品,但價值最多也就在兩萬五千元左右,而韓孔雀可是用三萬買下來的,當時他加價一萬,韓孔雀都不賣.所以情況不對.

錢櫃肯定是韓孔雀把裡面的好東西藏起來了,所以他的表情就有點難看了.

王成可是時刻注意著錢櫃的,等看到錢櫃表情不對,他立即道:錢叔.怎麼了?

這是你賣個小韓的,你錢櫃沒有多少,直接把小冊子給了王成.

王成最近經常想這個小冊子,所以賣出去了之後,反而更加清楚的記著了裡面的一些順治通寶.

而且他最近可是下了苦工,把所有順治通寶都查了個遍,所有有點價值的順治通寶,現在他都能認得出.

前面的那些不值錢,後面的那些也沒問題,最後,他仔細一想:少了一枚.

果然是這樣,錢櫃看向韓孔雀:小韓,把你所有東西都拿出來給我老錢看看啊!就算你不打算換,我們交流交流嘛!

韓孔雀笑著:最好的在這邊,你剛才沒有拿到手.

說著,韓孔雀把柳絮和柳葉看過了的竹子幣,推倒了錢櫃跟前.

這冊子里少的那枚就是這個?王成,你小子不會有眼無珠,把這枚竹子幣,也摻雜在順治通寶裡面賣了吧?錢櫃看著那枚嶄新的竹子幣道.

王成看到孫寧全胖劉等人用可憐的眼神看著自己,他趕忙道:這枚竹子幣我能不認識?這本冊子里少的不是銀幣,是一枚稍微大點的順治通寶?

稍微大點的?難道是雕母錢?錢櫃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道:您老還真是人老成精了,是一枚雕母錢,不過只是一枚給工人用來當模子的順治通寶楷書折二背『原』雕母.

順治通寶楷書折二背『原』雕母?錢櫃有點不信,這樣的雕母錢並不罕見,他手裡就有幾枚.

王成道:對,這本冊子上少的,就是一枚順治通寶楷書折二背『原』,沒想到真是一枚雕母錢,韓哥,我們可是朋友,你不用這麼坑我吧?

韓孔雀道:這可不怪我,當時我也沒看出來,還是後來我小妹發現的,她看出來了那枚折二錢比別的錢大點,才被我發現的.

錢櫃卻是一點也不信,所以直接道:怪不得當時我加一萬你都不賣,原來是我出的少了點.

韓孔雀苦笑道:錢叔,不用這麼說吧?那枚雕母錢也不過價值兩萬.

說的也是,價值兩萬的東西,你現在也不放在眼裡了,不如拿出來我們交換了吧!錢櫃道.

看到所有人都注視著自己,韓孔雀道:沒了,給了我未來大侄子了.

幾個人全都無語.

錢櫃知道韓孔雀不可能騙他,所以也就不再多說,反正那枚雕母錢他已經有幾枚,就算換不到手也沒什麼,今天來這裡,只要能夠換到那枚竹子幣,就算不虛此行.

錢櫃又查看了一下從石磊那裡買來的宋錢,這些宋錢全是一些特殊錢幣,像折二,折五等,因為保存的還算完好,這樣的紹,興通寶,每一枚都能換到一枚布幣.

而一些特殊的,當然就能換到一些稀少的布幣了.

只是稍微計算,韓孔雀完全能夠換到近三千枚布幣,雖然沒有太過珍貴的,但這麼一些布幣,如果布置在博物館中.想想都很壯觀.

柳葉在一邊仔細聽著錢櫃在計算那些銅錢的價值,只是一會兒,就算出來了幾萬塊,可再怎麼算.也回不來本.

所以此時不止是錢櫃有了疑問.就連柳絮柳枝和胖劉等人,都有了疑問.

石磊到了這個時候.也知道了點什麼,他想到了韓孔雀的傳說,這樣的一位,難道真的可以.,!被他騙了?

不管怎麼想.石磊都知道不可能,他又想到他剛才查的資料,就更感覺不是滋味了.

看到韓孔雀沒事人一樣的在喝茶,石磊終於開口道:韓哥,不知道那枚背面發黑的紹,興通寶哪裡去了?我怎麼沒有在這裡看到?

背部發黑?紹,興通寶?你確定是紹,興通寶嗎?錢櫃立即追問道.

石磊臉色變得十分難堪,因為此時錢櫃已經把他那批錢中的鐵錢,特意挑了出來.並且小心的收到了另外一邊,不用看都知道,錢櫃對這些鐵錢異常重視.

石磊此時是悔恨交加,他怎麼就那麼懶呢?

如果他稍微勤奮點.稍微認真點,他就能知道,鐵錢有時候也可以很值錢,鐵錢,也可以是在皇帝的命令下鑄造的.

想到那枚被他認為是鐵錢的私鑄錢,他心裡更是一痛.

烏背紹興通寶啊!這可是真的珍惜古錢幣,一枚就能在魔都換到一套房子的存在啊!

石磊不說話,韓孔雀也沒有說話的意思,既然現在他拿出來的錢幣,已經能夠換到足夠的布幣,其他風頭還是不出的好,要不然,這個叫石磊的都想要殺人了.

錢櫃看了看臉色難看的石磊道:石磊也算是古玩行里的老人了,他原來不在我們這條街上混,是一個包袱齋,現在打算入行了,在古玩街上擺攤,小韓入行比石磊早,以後要多照顧一下他啊!

韓孔雀笑道:我說怎麼不認識石兄弟呢!原來是從其他市場過來的,以後我們就算認識了,如果有好東西,直接送到我這裡來就好了,只要東西真,肯定給你個好價錢.

真是虛偽,說這個幹什麼?還是說說那個烏背紹,興通寶吧,我們對那個很感興趣.柳葉本來正好奇的想要知道是怎麼回事,可他們居然不提了,這讓柳葉很不滿.

此時被錢櫃點了一下,石磊也反應過來,孫寧全可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他也在韓孔雀手裡失寶了,可現在人家也混的風生水起.

而他既然已經失寶,現在再難過也於事無補,還不如借著這個機會跟韓孔雀拉拉關係.

要知道韓孔雀可是現在他們這些小攤販心裡的大金主,一個能夠自己建立私人博物館的收藏家,肯定是大收藏家,只要跟他搭上了線,以後手裡有了好東西,就絕對不愁賣了.

石磊想通了,也就不再計較,所以他直接道:這批銅錢是我在川省那邊收到手的,那裡是一個建築工地,他們從一個地窖里發現了大批銅錢.

我收到手的已經是別人撿剩下的,所以我才會沒有太過重視,當時是以每斤一百元的價格收到手的.

昨天下午轉手賣了兩千五百元一斤,感覺自己是發了筆小財,現在才知道,我才是那個棒槌.

錢櫃道:記住教訓就好,在我們古玩行,誰也不可能不打眼,誰也不可能不失寶,所以只要記住這次的教訓,就是最大的收穫.

石磊道:知道了,有了這次教訓,我自然是不敢在大意了,我想當時被韓哥隨手扔到錢堆里的那枚,應該是一枚烏背紹,興通寶吧?

看這個石磊雖然眼神猥瑣了點,但為人也算大氣,韓孔雀也就不再隱瞞,他直接在口袋裡一摸,就拿出來了一枚光背大錢.

真的是烏背紹,興通寶,你小子這是什麼運氣?錢櫃的鬍子一翹一翹的,也不知道是氣的,還是急的.

他雖然每天都在古玩街上待著,可就是不能第一時間碰到新上貨的攤位,要不然這樣的大漏,也不可能讓韓孔雀撿到手.

胖劉道:剛開始我也會認為這是運氣,但運氣只是實力的一部分,所以我現在只能是仰望你了,你這實力,誰遇到你誰倒霉啊!

王成和孫寧全深有同感的同時點頭.

石磊則差點掉下淚來,這些人里,就是他最倒霉,而季書平則只是笑嘻嘻的看著,他可沒有在韓孔雀手裡失過寶.

就算胖劉,也被韓孔雀弄走了幾千塊.

幾人心思各異,但此時也不得不把滿腹辛酸,化為動力,全都盯著那枚價值百萬的銅錢.

錢櫃不知道從那裡拿出來一支鑷子,小心的把錢幣夾起來,仔細觀看,等他鬆了一口氣,才把錢幣放了下來.

這東西國內有記載出土的只有六枚,可以說比大齊通寶也多不到哪去,所以這東西是真正的稀世珍品.

他們錢家雖然收藏古錢幣的時間長,可這樣的古幣還真是沒有,所以錢櫃拿著這枚烏背紹興通寶,就不想放下了.

他此時也在後悔,早知道韓孔雀手裡有這種珍稀古幣,他直說用布幣交換這個了.

現在那些令韓孔雀十分滿意的布幣,只換到了一枚竹子幣,讓錢櫃感到十分可惜.

他知道,能夠引起韓孔雀興趣的東西不多,像韓孔雀這樣的,對一些普通東西肯定不感興趣,就算再好,他也不會用手裡的東西交換.

————————

還差八十張月票加更,.累積一百張.,!立即加更五千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