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二十八章人傻寶多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一塊來找韓孔雀. 季書平看著韓孔雀他們吃的差不多了,才快速走了進來:估摸著你們也差不多吃完了,我們才來打擾. 韓孔雀笑著把眾人迎過來,安排他們坐下,給他們倒上了茶,才道:打擾什麼?你看...

這就撿漏了?柳葉還是有點不敢置信.

韓孔雀笑道:撿漏有時候就是這麼容易.

我怎麼就感覺那麼難?胖劉一臉羨慕嫉妒恨的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道:你連鎏金和鍍金都分不清楚,就這樣要是還能撿漏,那才是怪事了.

胖劉可是家學淵源,以他家老爺子的水平,他隨便學到一些,就可以在古玩行混的風水水起,可這傢伙就是個不學無術的.

再說,這金盆,還真是有點燈下黑的感覺,誰看到那幾個大字,第一想法就是坑貨,可這樣的坑貨,在不同的情況下,也有可能變成漏,這就是燈下黑了.

胖劉還不算笨,很快就想到了什麼:咦,不對啊!如果是這樣,我家老爺子可比你去的早,難道他看不出這是一個漏?

韓孔雀道:這個還真不好說,要不是你們家老爺子被那幾個字誤導了,要不就是認識那個白龍,所以不想惹麻煩.

也許吧!胖劉卻想到,很可能他家老爺子被那幾個字誤導了.

不管是誰,只要看到那幾個字肯定就知道這是假貨,而且是一眼假,接著潛意識的就會認為,假貨都是不值錢的.

所以,他們都沒有想到這個金盆的製造工藝,鎏金,使用的可是純金,這個直徑四十多公分的盆子,表面積雖然不算很大,但也絕對不小,這樣一個銅盆,要想達到這種效果,一百克黃金都說不準不夠.

雖然韓孔雀不知道具體用來多少黃金,但至少要使用一百克.就按照一百克黃金計算,就要花費好幾萬塊錢,所以這次的漏雖然撿的不大,但是絕對是撿漏了.

被韓孔雀搶白了那麼多.柳葉也知道韓孔雀是真撿漏了.

一千塊錢買的東西.最少能夠賣三四萬,這樣的本事.她如果再糾纏下去,就是胡攪蠻纏了.

胖劉翻來覆去的在看那個金盆,現在他再看到那幾個陰刻后塗抹上了紅色金屬漆的大字,已經完全沒有了嘲笑的心思.

就像韓孔雀說的.不管這幾個字怎麼不對,這個盆子的工藝都擺在這裡,而且上面的鎏金更是真金,就算不計金盆的製造工藝,只是材料就值三四萬,這麼一個盆子,平時誰家用得起?

所以.這東西還真就是個好東西.

看到韓孔雀倒進一些水,直接用金盆洗手,胖劉立即感覺十分的蛋疼,這可真是金盆洗手了.

韓孔雀可不管這些.他從冰箱里拿出一條大黃花,處理好了之後,又躲在廚房裡弄出來了不少小黃花,挑選著魚肚子沒有細刺的部分,割了下來,直接塞到了大黃花的肚子里,這樣,這條魚的魚肚就比較多了.

雖然這樣坐起來有點二,不過誰叫柳絮願意吃呢!

這種看著肥肥的,咬起來口感十足,而且沒有一絲肥肉的膩味的魚肉,是柳絮的最愛.

等韓孔雀把一條十幾斤的大魚,放在院子里的一口大鐵鍋中燉熟了,已經是十一點半了,可這個時候,老韓他們居然還沒有回來.

韓孔雀打了個電話,才知道,老韓他們正在新房那邊跟親戚們吃飯,剩下的親戚只有顧家和韓家的一些直系親屬,其他的已經離開,不過就算這樣,也有二十多口人,這麼多人的飲食可不好準備.

等韓孔雀詢問了幾句,才知道,他們吃的居然是昨天婚宴上剩下的東西.

這讓韓孔雀有點不滿,他們自己也就無所謂了,因為這樣的事情,在他們老家農村那邊是很常見的,但難道也要讓顧家的親戚吃那些剩菜?

等老韓再三解釋,韓孔雀才知道,昨天的滿漢全席,確實浪費了,很多酒席上,後面上的菜雖然少了,但還是沒有人吃,這主要是前面的吃的太多了.

歸根到底,還是怨韓孔雀,如果他提前打好招呼,讓眾人有了心理準備,沒準客人會吃的更爽.

而昨天的情況是,在菜越上越多,點心酒水全部齊了之後,沒有人知道後面還有多少菜,所以遇到了自己喜歡吃的,自然就收不住口.

這樣一來,菜才上了一半,就有很多人再也吃不下一口,所以就算韓孔雀減少了很大分量,但還是造成了極大的浪費.

而老韓他們打包回來的,都是些沒有動的,和幾乎沒動的,再就是他們自己吃剩下的.

吃別人剩下的菜有心裡障礙,可自己吃剩下的卻一點問題沒有.

知道了老韓他們有吃有喝,韓孔雀也就不再擔心,十幾斤的大黃花魚,又被他在肚子里塞了不少魚肚,是完全夠他們四個人吃的了.

柳絮和柳葉只挑著自己願意吃的魚肚吃了點,而韓孔雀和胖劉,卻是連魚肉加魚湯都不放過.

你這辣椒哪買的?嘖嘖,還真是香.胖劉道.

韓孔雀指著院子里的幾顆辣椒道:就是那幾棵辣椒樹上的,好吃就多吃點,她們兩個吃不了多少,剩下來也浪費了.

柳葉也忍不住看向那幾棵辣椒樹,辣椒樹上紅彤彤的朝天椒,看著雖然漂亮,但也不算很.,!起眼,但用這種辣椒做調料,做出來的魚實在是好吃.

柳絮道:我還是第一次吃到這麼好吃的辣椒,怎麼說呢,這是甜辣?對,這是真正的甜辣,這種辣椒沒有太大的火氣,帶著點甜味,而辣味卻更加濃郁,雖然很辣,但又沒有那種火辣辣的感覺,實在是好吃.

柳葉也道:這樣的辣椒我們女人吃最好,不怕上火,還能下飯.

柳絮和柳葉姐妹兩個飯量都不大,她們吃了一點魚肚,就不再吃,反而是每人拿著一個小碗.又去鍋里盛了一碗魚湯,在一邊小口的喝著.

一邊喝,柳葉一邊道:我怎麼感覺這條魚有點怪?

柳絮道:有什麼怪的?我怎麼沒看出來?

沒看出來?鍋里的那些魚肚子是怎麼回事?盆里的這條魚我可是看的清楚,魚肚很完整.沒有一點缺損.而鍋里剩下的那一塊塊魚肚子是怎麼回事?

你可不要說是這條魚身上掉下來的,我看了那些魚肚子都很完整.絕對不是碎肉.柳葉指著桌子上的魚對韓孔雀道.

韓孔雀道:我看咱們也吃不了,所以就留下了一些,等會兒你們回家時帶著,晚上稍微熱一下就可以吃了.

胖劉只顧著吃.不說話,而柳葉也不再多說,事情不是明擺著的嗎?

人家這是給柳絮準備的,那又是怎麼準備的?

從別的魚身上,把魚肚子切下來,專門燉了,留在鍋里了.

別人不知道.柳葉難道不知道?就是因為柳絮喜歡吃魚肚,韓孔雀居然做出這樣的事情,這讓柳葉有點滿意了,柳絮現在確實需要這種補充.

你那種辣椒也給我們帶上一些.那些魚肚子也只夠柳絮吃的,我們可不能跟她搶,所以為了能夠讓柳絮吃上那些,你還是把辣椒給我們一些,我們回家自己做著吃好了.

柳葉最終也沒有抵受得住美味魚湯的誘hu,打算跟韓孔雀要些辣椒,回家自己燉魚湯喝.

而胖劉此時也顧不得吃了,他抬頭道:我看那辣椒有不少,也給我一些.

韓孔雀看著胖劉,感覺自己也是胃口大開,所以很快一大盆魚肉,被他們吃了個七七八八.

等感覺有了七八分飽,韓孔雀才停下筷子:劉哥,你來找我有事?

意外碰上的,本來也沒事,不過既然來了,你是不是,說說那批宋錢的事情?胖劉吃完了,才有心思說說剛才在外面石磊那小子吹噓的事情.

宋錢?宋錢怎麼了?韓孔雀裝傻充愣的道.

胖劉道:我們誰不知道你最在行的就是扮豬吃老虎?我才不信你會沒事花高價,買下石磊那小子的那批宋錢,話說,你下手的速度也真夠快的,我昨天晚上收到的消息,今天早上過來,那批宋錢就落到了你手裡.

韓孔雀還沒說話,就聽到有人在外面喊:有人在嗎?

韓孔雀抬頭一看,都是熟人.

季書平,蘇寧全,錢櫃,王城和那個應該是叫石磊的,幾個人一塊走了進來.

上午石磊在吹著牛時,正好碰到了韓孔雀,所以也證實了他的話,他確實把一批宋錢,以平均每枚五十元的價格,賣給了韓孔雀.

這樣的事情,就算是在古玩街上都不太常見,畢竟是一千多枚銅錢,每一枚都能多賺三十元,這樣一次賺個幾萬的事情,在他們這樣的小攤販中,還是能夠讓人吹噓十天半個月的.

本來石磊吹噓的很高興,也在不斷接受著眾人的恭賀,等韓孔雀出現,他就更高興了,所以他直接把韓孔雀公布了出來,告訴那些本來不信,以為他吹牛的傢伙,這件事情是真的,他真的一次性賺了四萬多.

可當他真的這樣做了,現場的氣氛反而變得怪異了,等韓孔雀被那隻金盆吸引走了,石磊怎麼想怎麼不對勁,所以他找到了季書平,想要打聽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

季書平沒有多說,只是告訴石磊,那個被他認為是棒槌的人,叫韓孔雀.

一聽這個名字,石磊立即傻了眼,此時他就算再遲鈍,也知道了,那些人為什麼會看他的眼神變得那麼怪異.

想到韓孔雀的傳說,好像來這條古玩街上的小販,只要被他光臨了,就全都變成了悲劇.

當石磊發愣的時候,古玩街上收藏古錢的大腕,錢櫃找上了門來,當聽到石磊被韓孔雀光顧了,錢櫃直接頓足,直喊又晚了他一步.

石磊暴汗,這都是把他當水魚的就走么?

此時不止是石磊感覺不對,就連王成也感覺不對了,又晚了一步?

好似上次韓孔雀和錢櫃,就曾經前後光臨過自己的小攤子,那次錢櫃也是晚了韓孔雀一步,想到這裡.王成也不舒服了,開始變得坐立不安.

等錢櫃打聽道韓孔雀在家時,他毫不猶豫打算過來找韓孔雀,這次是怎麼也不能放棄了.

就是這樣.隨著錢櫃的行動.季書平,王成,石磊,還有一個臨時加上湊熱鬧的孫寧全.全都找了過來.

孫寧全的心.,!情是比較好的,因為他被韓孔雀撿漏了一枚風調雨順開爐錢,所以那段時間他是比較出名的.

剛開始蘇寧全還被街上的同行嘲笑,可很快.那些同行就笑不起來了.

孫寧全的攤子上出現了開爐錢,而且被人撿漏,雖然這樣的事情傳出去,讓孫寧全感覺十分丟人,可對一些聽到消息的人,卻有了想法.

這個蘇寧全雖然也是老攤主了,居然連開爐錢都不知道.這人傻寶多的極品,古玩街再多一點就好了.

就是有了這個想法,不管是知道的,還是不知道的.不管是認識孫寧全的,還是不認識蘇寧全的,都有事沒事就去他攤子上划拉一遍.

沒想到還真是有些二貨,在看到了一些特殊的錢幣之後,連仔細看看都不敢,就買了下來.

他們那時深怕被孫寧全看出來異常,所以他們全都一個表現,直接東拉西扯的開始表演.

而孫寧全則知道,他攤位上的錢,已經沒有一枚來歷不明的.

現在那些所謂特殊錢幣,都是他成批量近的貨,既然這些人願意買,他自然也就半推半就的賣了.

這樣一來,孫寧全的生意居然變得十分的好.

到了後來,不管誰來他的攤位,他就直接裝傻,不管你選什麼東西,他看都不看,每個多少錢,概不還價,挑好付錢直接拿走,這樣的情況,雙方連演戲都免了.

很多得了撿漏綜合症的傢伙,前赴後繼的來孫寧全的攤子上撿漏,而只要對古錢稍微了解一些的,還總是能夠撿到漏.

這樣一來,孫寧全的攤子火了,當所有人都知道,這個傢伙從來都不管賣出的是什麼,只是按個收錢之後,他的生意就更火了.

就是因為這個,孫寧全賺錢了,雖然得到了一個傻貨的外號,但那又怎麼樣?

三千五千的古錢,他生意好了每天能夠賣出七八個,而他的進價只有三五元,這樣的好事,打著燈籠都沒處找.

所以到了後來,他是真心不管賣出去的是什麼東西了,就算那些都是真品,都值上百萬,他也不嫉妒了.

每天兩三萬的收入,比撿一次律是爽多了.

就是因為這個,後來孫寧全對韓孔雀的嫉妒心理也沒了.

所以知道韓孔雀的兄弟結婚,他還去送了個大禮包.

幾個人各懷心思,湊在了一塊來找韓孔雀.

季書平看著韓孔雀他們吃的差不多了,才快速走了進來:估摸著你們也差不多吃完了,我們才來打擾.

韓孔雀笑著把眾人迎過來,安排他們坐下,給他們倒上了茶,才道:打擾什麼?你看劉哥,他就不會跟我見外,您老要是提前來一步,怎麼也要管你頓飯.

這可不好意思.季書平笑呵呵的道.

胖劉此時不樂意了:季老,你什麼意思?你不好意思,我就好意思了?

我不是臉皮比較薄嗎?季書平跟胖劉在一起擺攤好幾年,自然是熟悉無比,所以說話更是放得開.

胖劉直接憋紅了臉:這是說我臉皮厚嗎?

胖人不止是身上脂肪多,臉上脂肪也多.季書平道.

他這麼一說,就連柳絮和柳葉也笑了起來.

等他們笑夠了,找到機會的錢櫃道:小韓,聽說這幾次你收到了不少好東西,不如拿出來我們交流一下?

交流?我可沒有多少東西,跟您老交流啊!韓孔雀笑呵呵的道.

錢櫃道:你不用瞞我老人家,這次來,我可不是想買你的東西,我來換,怎麼樣?

韓孔雀這時有了興趣,他問道:換?您老打算用什麼來換?

我知道你手裡有一套整套的春秋戰國刀幣,但戰國早期,先秦時期,從貝幣演化而來的布幣你沒有吧?像尖足布這樣的布幣,雖然價格不是很高,但種類也不少.

如果你能夠弄到一套,絕對可以跟你的春秋戰國刀幣相映成輝.錢櫃得意的摸著自己的鬍鬚道.

布幣,因形狀似鏟,又稱鏟布,是中國古代貨幣,從青銅農具演變而來.

最初的布幣,保留著其作為工具的模樣,留有裝柄的的銎,原始而厚重,後來逐漸減輕,變薄,變小,幣身完全成為片狀,便於鑄造和攜帶.

布本為麻布之意,麻布也是交易媒介之一,當銅幣出現后,人們因受長期習慣的影響,仍稱銅錢為布.

您老有多餘的?零散的我可不要,再說,這種古錢幣的價值不高,如果要換我手中的東西,少了可是不夠.韓孔雀笑著道.

韓孔雀還真的對最早期的青銅幣感興趣,而像尖足布這樣的銅幣,存世的數量可是比刀幣少多了,也就是像錢家這樣的藏錢大家,才能有多餘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