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二十七章大明康熙年制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包漿豐富,這是現代工藝品不可比擬的。」 「誰知道是不是真的鎏金?反正你怎麼說我們怎麼聽,我們又不懂。」柳葉道。 韓孔雀道:「鎏金往往時間長了會有脫落,如沒有脫落可在不起眼處用針劃一下...

兩百張月票加更,繼續求月票,三百張時再次加更,有保底月票的兄弟,可以出了。

「我在乎那幾百萬塊錢嗎?我只想出口氣,看在你爺爺的面子上,我不會找你麻煩,你只要給我再帶帶路,讓我找到那幾個王八蛋就行了。」白凈胖子幾乎是咬牙切齒了。

楊明瑞小心的把金盆拿過來,他正想看看,可沒等他拿穩,就被那白凈胖子一腳揣在了金盆上。

楊明瑞拿不穩,金盆再次掉在了地上,不過這次卻是倒扣在了地上,這時,幾個大字暴露了出來。

看到幾個大字,周圍的人頓時一陣無語。

就這樣的盆子,誰會腦殘的花費幾百萬買下來?

此時就算柳絮和柳葉兩姐妹,也噗嗤一下笑了出來。

看到周圍眾人的反應,那個白凈男子更是暴跳如雷:「我非殺了那幾個混蛋不可。」

此時楊明瑞也是獃獃的看著那個金盆,上面幾個他不由自主的念了出來:「大明康熙年制,大明康熙年制?」

聽到楊明瑞念了出來,白凈胖子那白凈的臉頰,頓時變得滿臉烏黑:「你他媽的噁心我呢?」

「沒有,我一不小心念出來的。」看到惡狠狠的胖子,楊明瑞明顯被嚇到了。

胖子喘著粗氣道:「媽的,如果被我知道誰在陰我,我一定要把他大卸八塊。」

「老大,現在不用說這個,我們還是把這個盆子賣給這小子好了,賣了這東西自然就不是我們打眼了。」胖子邊上的一個眼鏡男給胖子出主意,只是幾句話就讓人知道,這是一個狗頭軍師一樣的角色。

「對,賣了,現在也就只能賣給他了,小子。我不坑你,這可是金盆,而且是康熙大帝使用過的,你拿回去給你爺爺。讓你爺爺什麼時候金盆洗手的時候用正好。

我八百塊買的,你就給我湊個整數,一千,我這沒坑你吧?」胖子笑了,幾百萬他還真不放在眼裡,可這大明康熙年制的金盆,他還真就不能留在手裡,這樣的東西就是恥辱啊!

操他、媽的,當時怎麼就頭腦一熱買下來了呢?你媽,康熙也不提前出生幾年。這要是明朝出生的,他也不會這麼沒面子了。

沒有上過幾天學的胖子是真心不懂了,帶著大明字樣的都是好東西,帶著康熙款的也是好東西,怎麼兩個放在一起。就成笑話了呢?

用現在比較時髦的一句話來說,就是,學霸的世界他不懂啊!

「大哥,賣一千是不是太便宜了點?」胖子身邊一個小弟,看到楊明瑞猶猶豫豫的不想買,所以在此施壓道。

胖子看著楊明瑞道:「我也不逼迫你,你不願意買就說一聲。我畢竟不能強買強賣。」

楊明瑞還真不敢說不買,別人不知道這胖子的底細,他可是十分清楚。

可就這樣讓他買下這麼一個奇葩的金盆,他又實在是丟不起這個人。

就當楊明瑞想著怎麼躲過這一劫時,柳絮和柳葉兩姐妹已經笑彎了腰。

本來這個時候,楊明瑞是沒有心思管別人的嘲笑的。可當他看到兩個美女跟前的韓孔雀時,他立即有了想法。

「吆喝?這不是韓孔雀嗎?怎麼這兩天聽說你風頭挺勁,怎麼看不起白龍大哥?」楊明瑞盯著韓孔雀,直接把胖子的眼神引導到了韓孔雀的身上。

「小子?你找打?居然敢笑話我們大哥。」胖子還沒有說話,他的兩個小弟就不幹了。

韓孔雀看到這種情況。自然也是面帶微笑,誰看著這種情況,都會笑的吧?

所以現場就沒有一個不笑的,韓孔雀知道楊明瑞在轉移仇恨,所以他直接道:「我怎麼敢嘲笑這位大哥?我是看著個金盆製造工藝這麼精湛,居然只賣一千塊,實在是太便宜了。」

「便宜?那我也不奪人所好了,白龍哥,這位韓孔雀可是古玩街上很有名的鑒定專家,他既然說這個金盆製造工藝精湛,那就真是精湛,您賣給他以後,別人都不可能說您打眼了,這樣還能證明這金盆確實是好東西。」楊明瑞道。

胖子看著楊明瑞:「你說是好東西?那你就出四百萬買下來吧1

楊明瑞一聽這話,臉色立即白了,他可知道,這個白龍可不是開玩笑,所以他趕忙陪笑著道:「白龍哥,這可不是我說的,而是韓孔雀說的,要不您跟他交流一下?他真是古玩行里有名的專家,要是不信,你隨便打聽一下就知道了。」

「小兄弟看好這個金盆?」白龍道。

韓孔雀笑著道:「如果是一千塊的話,我就要了,雖然明知道是贗品,是個樣子貨,但就算是個銅盆,這樣漂亮的銅盆也值一千塊。」

「好,小兄弟一看就知道是文化人,文化人說的話我信,就一千塊吧!賣給你了。」白了看著韓孔雀道。

韓孔雀面不改色的道:「好,一千塊我們就成交了。」

韓孔雀當即點出一千塊,遞給這個叫白龍的胖子。

白龍接過錢,韓孔雀直接彎腰把盆子抱了起來。

你別說,這盆子還不輕,怪不得要賣四百萬呢!

白龍收了錢,志得意滿的向外走去,能夠把這個打臉的東西,賣給了古玩行里的一個專家,那自然就說明他白龍沒有上當受騙。

雖然賠了四百萬,但沒有丟面子就好。

「大哥,我們就這樣算了?」

「就這樣算了?怎麼可能?你們今天晚上帶人出海,給我把黃龍的場子挑了,他讓我賠了四百萬,我就讓他陪四千萬。」

「大哥真是高,這樣我們的損失也能找補回來了。」

「那是,要不然我是大哥你們是小弟呢!記住大哥我的話,錢是絕對不能損失的,就算損失了也要找補回來,就像今天,這一千塊也是白賺的。」

「大哥高明1

「這一千塊你們兩個拿著去瀟洒一下,晚上把活干好。」

看著一群人就像螃蟹一樣在街上走遠。韓孔雀抱著金盆卻沒有理會,他仔細看了一下這個盆子,除了那奇葩的落款之外,在沒有發現什麼不對。他才放下心來。

「孔雀,你怎麼買下這麼一個盆子?」在幾個人走了之後,柳絮抱怨的道。

柳葉道:「害怕了唄1

韓孔雀卻是無所謂的道:「你們不是讓我撿漏嗎?我在你們眼皮子底下撿了漏,你們不會到現在還沒想明白吧?」

「撿漏?你不會是說著個金盆吧?大明康熙年制,這是哪個缺心眼的傢伙乾的?」柳依了。

「走吧,回去,漏也撿了,等中午我給你們做好吃的。」韓孔雀不理會柳葉的嘲笑,直接向家裡走去。

胖劉跟在他們的身後道:「來得早不如來得巧,我這是有口福了。」

胖劉嘿嘿笑著跟了上來。而不遠處的劉韶山和李風雨,猶豫了一下,也靠了上來。

此時韓孔雀已經不能當做看不到了,他趕忙道:「劉叔,李校長。真巧啊1

劉韶山道:「是有點巧,沒想到我們兩個剛來古玩街,就碰到你了。」

韓孔雀道:「昨天我喝多了,本來還想親自送送你們的,可最終也沒有得空,真是對不起了,正好。兩位到我家裡,我們再一起喝兩杯。」

李風雨看了一眼柳絮姐妹,很明顯一個跟韓孔雀沒有什麼關係,所以實在是不方便,所以他搖了搖頭道:「還是等你有空了之後吧1

韓孔雀看李風雨這麼上道,立即道:「劉叔。你們跟李校長是合作關係?」

劉韶山道:「我在他們學校兼職了一個客座教授的頭銜,有時候也過去上一上課。」

韓孔雀也不再繞圈子,他直接道:「劉叔,李校長,我知道你們想要借我那尊彩繪銅佛。只要你們給我足夠的保證,借給你們做一些研究還是可以的。」

「放心,我們按照十倍價值,給你這尊彩繪銅佛上保險,如果出了問題,我們賠付十倍賠款。」這個問題劉韶山早就考慮過,所以韓孔雀一問出口,他立即奉送上讓韓孔雀滿意的答案。

「行,你們準備一下文件,直接去找我公司的律師,如果她認為沒有問題了,你們可以隨時來找我拿東西。」韓孔雀道。

「謝謝您韓先生。」李風雨十分真成的道。

一尊彩繪銅佛雖然值錢,但更值錢的還是銅佛上的彩繪技術,歷經幾百年還能嶄新如故,這樣的技術,現代反而很少有人了解,也很少有人使用了,如果能夠研究出一些什麼來,商業前景還是十分廣闊的。

韓孔雀當然也想到了這些,不過他也沒工夫研究這個,所以乾脆讓李風雨和劉韶山佔個便宜,只要他們能夠保證自己的利益不受損,他們愛怎麼研究就怎麼研究,反正韓孔雀又不會損失什麼。

有了韓孔雀的明確答覆,李風雨和劉韶山也沒必要跟著韓孔雀,所以兩個人隨便找了個借口,就走了。

韓孔雀已經給了他們白衣的聯繫方式,只要做到了他們保證的那些,那尊彩繪銅佛,就可以運到他們的實驗室之中,讓他們的學生參觀學習。

現在最重要的反而是安保問題了,如果真的出現了意外,一尊價值兩億的銅佛,絕對可以讓他們傷筋動骨。

這件事情他們雖然做的很有風險,但將要獲得的利益,也是巨大的,只是一個價值兩億的銅佛,就可以吸引大批學者前來圍觀,這對李風雨來說,可以說是名利雙收的好事。

等兩個老頭走了,胖劉才湊近韓孔雀身前道:「小韓,你買下這個破盆子幹什麼?」

韓孔雀撇了他一眼道:「破盆子?你看他哪邊破?」

看著這個通體金黃,閃爍著金色亮光的盆子,誰也不能說這個盆子不漂亮。

「再漂亮又有什麼用?這個盆子有多重?三斤還是五斤?一斤廢銅才多少錢?三十還是五十?」柳葉道。

韓孔雀道:「話可不是這麼說的,如果我給你五斤青銅,你能夠給我弄出這麼漂亮的一個金盆來?」

柳葉道:「我是弄不出來,但這個盆子最多也就值二百五十元,二百五啊1

看到柳葉意有所指的樣子,韓孔雀笑道:「誰是二百五還不一定呢!反正這個可不是二百五。」

「不是二百五?難道是二百九?二百五加三八,加二。」柳葉一副不饒人的樣子。

韓孔雀不能跟柳絮的三姐抬杠。所以他對準了胖劉和柳絮:「你們兩個不會認為,這個就值二百五吧?」

胖劉道:「二百五雖然難聽了點,但你還能賣出多少錢?就憑上面的那幾個字,恐怕二百五也賣不出來。」

韓孔雀鄙視的看著胖劉道:「就你這樣的。還能在古玩街混了五六年,我都懷疑你是怎麼混過來的,這麼精湛的工藝你都沒有看出來?」

柳絮若有所思的道:「你是說這種鍍金?鍍金好像很平常吧?」

「劉哥你說。」韓孔雀追問胖劉道。

「就算是鍍金又怎麼樣?」胖劉一臉疑惑的看著那個金盆道。

韓孔雀無奈的道:「這是鎏金,而不是鍍金,工藝要比鍍金要複雜。」

「這又怎麼樣?還是表面塗了一層金粉罷了。」柳葉不屑的道。

「塗金比鍍金還差,鎏金、鍍金、塗金,三者是不可相提並論的。」韓孔雀搖著頭道。

胖劉道:「你就不要賣弄了,你就直說,這件大明康熙年制的銅盆子,到底哪邊值錢?」

韓孔雀看著胖劉道:「不值錢?就算是塗金。如果用金泥把整個盆子塗一個遍,那得需要多少黃金?你看這盆子的表面,赤黃色,帶著金光,這樣的色澤。可不是化學金。」

「這又怎麼樣?」柳葉還是不明白,此時反而是胖劉有點明白了。

胖劉一把搶過那個銅盆,仔細看了起來,看著還敲兩下。

「這真是鎏金?」胖劉道。

韓孔雀道:「對,這就是鎏金,而且是這種鎏金技術還用的十分精湛。」

「這麼說,這些是真金了?」胖劉指著盆子外表的金光道。

「刮下來提煉后就是純金了。」韓孔雀點頭道。

柳葉道:「純金?就算是純金又有什麼了不起的?這上面能夠有多少純金?」

柳絮也道:「這金子很薄吧?既然是造假。自然是怎麼節省怎麼來,剛才那個人可是說他賠了的。」

韓孔雀笑道:「這個賠和賺是相對來說的,那個胖子花了四百萬買下來的,自然是賠了,而我則只花了一千塊,所以就算是賺了。」

「賺了?難道這層金子很多?」柳絮好奇的看著金盆道。

韓孔雀道:「這就是鎏金和鍍金的區別了。好的鍍金首飾鍍層厚度在10微米-25微米,一般的鍍金首飾鍍層在2微米-3微米,如果在微米以下鍍層的首飾,就不能稱為「鍍金」而稱為「塗金」,它屬於廉價的首飾工藝。

鎏金是汞與金混合加熱融化。然後刷在青銅器上,再用無煙碳加溫,將汞蒸發,剩下金付在青銅器上,這樣金就牢固地附在器物的表面了,而鎏金器,根據需要可以分幾次塗抹金汞漆,以增加鎏金的工藝效果。

就像這個銅盆,如果想要達到這種效果,絕對要將上述過程反覆多次,一般在實際操作中,經過四次鎏金的銅器,金層厚度就能達到36微米。

所以鎏金和鍍金是不能相提並論的,就算最好的鍍金,使用的黃金也不過是鎏金的三分之一,甚至還要少,所以這個銅盆表面的黃金,可比你們想象的要多得多。」

「現代人偷工減料都成了習慣了,你怎麼知道這就是古法鎏金的?」柳葉還是不服。

韓孔雀笑道:「現代仿古鎏金手法,都是用的以電鍍法鍍鎏金,光澤極不自然,古代的方法是用水銀法鎏金,色澤很沉穩,給人以厚實的感覺,經過長期的磨蝕才會露出銅胎之色,包漿豐富,這是現代工藝品不可比擬的。」

「誰知道是不是真的鎏金?反正你怎麼說我們怎麼聽,我們又不懂。」柳葉道。

韓孔雀道:「鎏金往往時間長了會有脫落,如沒有脫落可在不起眼處用針劃一下,如是鎏金的可見銅底,還有鑒別一件器物表面是否經鎏金,還有一個主要標識就是看其表層是否有汞殘留,這個在實驗室稍微做一下鑒定,就可以看出來。」

胖劉此時奇怪的道:「剛才你也說了,如果使用的時間長了,鎏金就會脫落,既然是這樣,這個銅盆怎麼這麼新?」

韓孔雀道:「這件銅盆雖然使用了古代鎏金技法,但製造年代卻不長,應該是現代人特意打造的,再加上大明康熙年制,這很可能是有人特意惡作劇,造出來的這麼一個奇葩。」

胖劉道:「你說,製作這個金盆的人,是不是特意為了噁心那個白龍的,他可自己都說了,他沒讀過幾天書。」

韓孔雀笑道:「還真有這個可能,要不是知道,他連康熙是什麼朝代的人都不知道,也沒有人敢這麼明目張的把這麼一個金盆拿出來騙人。

所以這很明顯是一個局,不過這一切跟我們沒有關係,現在我買下了這個金盆,而且還只花了一千元,這就算我撿漏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