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二十六章一眼假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他們不也順利出去瀟洒了? 所以說。老韓手裡還是很有錢的。想到控制在大爺韓立國手裡的禮金,韓孔雀就更不擔心了。 如果沒錢了,肯定會再來找他的。 剛剛處理完了這些。柳絮就到了,本...

還差十二張月票再次加更,已經一百八十八張月票了。

看到袁鵬愁眉苦臉,陳青樂了:「我怎麼沒想到,既然我們飯店裡沒法大量銷售鴨子,可烤鴨店完全可以啊!袁鵬你小子還愁什麼,你就等著當鴨子王好了。」

韓孔雀笑道:「大哥,你吩咐一下你那裡的廚師,讓他們用活性水把鴨子處理好,再使用我們特製的藥粉好好的把鴨子體內的重金屬和葯殘留什麼的弄弄,這樣我還不信弄不出好吃的烤鴨。

只要弄出來了,我們自己成立一家加盟店,到時候,不要說四五萬隻鴨子,就算四五十萬隻我們也能短時間內賣出去。」

這點韓孔雀還真不是吹牛,現在大街小巷之中,可以說的到處都有烤鴨店,不說大城市裡,就算小小的鄉鎮上,有個四五家烤鴨店都不奇怪,這麼輳只要不是太難吃,每天賣出個百十隻就跟玩一樣。

這麼大的市場,如果開發好了,絕對是個大金礦。

袁鵬想到紅樓食府那邊,用鴨子做出來的各種美味,立即興奮了,如果真的能夠弄出來一種美味的烤鴨,想不發財都難啊!

而且這個連鎖店好像更容易擴張,如果沒錢,選擇加盟店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大哥,二哥,如果讓別人加盟,會不會把你們的秘方泄露了?」袁鵬畢竟沒有被利益蒙蔽了雙眼,他興奮過後。立即想到了可能出現的紕漏。

要知道秘方可是韓孔雀和陳青的,如果他太過自私,那可就要傷兄弟們的感情了。

韓孔雀和陳青只是相視一笑,而古烈嘴快,他搶先道:「你就放心好了,你剛才沒聽二哥說?你們家那樣的鴨子,是需要處理之後,才能做出美味的,所以,最關鍵的是在初期處理鴨子上。而不是後期的烤制。」

陳青道:「也不能這麼說。初期的處理最重要,後期的烤制也不能放鬆,只要兩者結合,雖然不能說弄出像全聚德那樣的烤鴨。但弄個支撐一家連鎖店的好吃的鴨子。還是完全沒問題的。」

「行了。有了這個我就放心了,我去幹活。」袁鵬道。

陳青道:「很多年沒有做這種偷雞摸狗的勾當了,現在還真有點小興奮。」

古烈道:「走吧!先去看看。等二哥真弄到了好東西,自然是少不了我們的好處的,我正等著弄一件東西,當傳家寶呢1

陳青和古烈也說笑著走了。

韓孔雀看著他們走遠,心裡很感慨,原來給他們一對不值錢的耳釘,他們都推三阻四的,現在能夠這麼放得開,已經讓韓孔雀十分感動了。

雖說,有很多人因為財富跟朋友兄弟反目成仇,但韓孔雀從來沒有想過陳青他們會因為財富,跟他耍心眼,這不是他們的關係有多好,而是人品,韓孔雀相信他們的人品。

如果一個人失去了做人的底線,這樣的人還能活的洒脫?活的無愧於心?

就是因為看到了這一點,所以陳蕊沒有因為陳青有病弱的老娘,沒有因為他有拖累他的小妹,也沒有因為他家是農村的,而且上無片瓦遮身,從而棄他而去。

古烈也是一樣,不說韓孔雀是跟他從小一塊長大的,就算是宋敏,也對他信任有加,你不應懷疑一個生物學碩士的智慧,如果古烈沒有人品,宋敏能夠看上他什麼?

而袁鵬就更不用說了,一個老實人,要不然也不會給領導開車好多年,如果沒有過硬的人品,領導也不是傻子,怎麼會用一個白眼狼?

所以韓孔雀信任他們,既然陳嘉義不仁,那他也可以不義。

當然,雖然陳嘉義想要侵吞韓孔雀的利益,這也不能說他就沒有人品了,而是正常。

陳嘉義跟韓孔雀是朋友嗎?這個還真算不上。

所以在陳嘉義的角度來看,侵吞一個毫無背景的小子的一些利益,那是十分正常的。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沒有足夠的實力,就不可能保住足夠的財富。

當然,韓孔雀也是這麼想的,所以,在他看來,陳嘉義也沒有足夠的實力,所以醫院地下的寶藏,韓孔雀也認為,陳嘉義沒有辦法保祝

韓孔雀心裡有了計劃,也就不再多想,他是真的累了,所以他直接鑽進了地下室,拿出來了一套鋪蓋,睡了個昏天黑地。

韓孔雀是被手機的音樂叫起來了,他拿起來一看,居然是柳絮的電話。

「柳絮?」韓孔雀道。

柳絮的聲音傳了過來:「你怎麼回事?家裡給你打電話打不通,都找到我家裡來了。」

「家裡打電話找我?」韓孔雀翻看了一下通話記錄,確實,上面有很多未接電話,有陳青的,有古烈和袁鵬的,有老韓韓榮耀的,也有柳絮的。

「我睡著了,放心,我在古玩街這邊的地下室。」聽出了那邊柳絮的不正常,韓孔雀趕忙解釋,柳絮肯定是以為韓孔雀又去了醫院。

沒聽到柳絮的聲音,韓孔雀急忙道:「你在哪?不會去醫院找我了吧?」

柳絮道:「在路上,你如果再不接電話,我就到醫院了。」

韓孔雀一頭冷汗:「以後不要向那邊湊,就算聯繫不到我,也不要自己進去,知道了沒有?」

那邊現在就是個火藥桶啊!萬一有哪個頭腦一發熱,把那頭銅牛挪開了,就是一場災難。

「知道了,誰讓你不接電話的。」柳絮明顯還在生氣。

韓孔雀哈哈笑著道:「這幾天累了,所以睡著了,你來古玩街這邊找我吧!這幾點了?」

「都早上十點多了。我這就到了。」柳絮說完掛了電話。

韓孔雀快速起來,梳洗了一下,已經是早上十點多了,看來這次睡得時間真不短。

韓孔雀給陳青回了電話,知道袁鵬已經完成任務。

韓孔雀讓他們直接撤走,等他過去那邊拉銅牛時,讓他們在周圍注意一下就行。

準備完成,韓孔雀也沒有急著聯繫陳嘉義,而是給老韓打了電話,當知道韓榮耀兩口子去度蜜月了。而老韓在帶著家人游魔都時。他也就不管了,直接掛了電話。

這找他,是很明顯想要錢的節奏,而現在一大早上沒找到他。他們不也順利出去瀟洒了?

所以說。老韓手裡還是很有錢的。想到控制在大爺韓立國手裡的禮金,韓孔雀就更不擔心了。

如果沒錢了,肯定會再來找他的。

剛剛處理完了這些。柳絮就到了,本來韓孔雀還以為能夠過過二人世界,沒想到柳絮還跟了一個保鏢。

「我三姐柳葉,你見過的,三姐,這是韓孔雀,你更見過。」柳絮給雙方介紹。

柳葉看了看黑漆漆的樓梯口,又看了看地下室亮著的燈,道:「我們就不進去了,還是在上面說會話吧1

韓孔雀知道跟著個大電燈泡,他也就沒有了什麼機會,所以也就沒有了讓柳絮下來的想法。

乾脆,他也直接走了上來。

「你們兩個都沒有正式工作,這生活也太沒有規律了。」柳葉走上來就道。

柳絮道:「孔雀這幾天太累了。」

韓孔雀道:「我也不知道怎麼了,這次居然睡了十幾個小時,平時可不是這樣的。」

「這還是懶散,雖然你現在有點錢,但是以這樣的生活態度來經營一個家庭,這可是不行的。」柳葉很直接的道。

柳絮道:「三姐?你又不是咱媽?用得著說這些嗎?」

「怎麼了?心疼了?等你們結婚了,如果都睡懶覺,我看你們以後喝西北風。」柳葉點著柳絮的腦門道。

柳絮道:「孔雀賺錢的本事你是絕對不用懷疑,我是一定不會喝西北風的。」

柳葉鄙視的道:「你說這個誰信?現在撿漏了是運氣好,但誰能保證自己一輩子都撿漏?你沒聽說過馬失前蹄?難道你還能保證他以後就不會遇到一次打眼?

這樣的事情在古玩行里多了,也許撿漏十次,打眼一次就能讓你傾家蕩產,要我說,撿漏就好像是賭博,現在經常贏,但誰能保證贏一輩子?所以趁著年輕,還是找個穩當的工作好,靠撿漏致富我感覺很不靠譜。」

柳絮被她三姐說的直接撅起來嘴,這看的韓孔雀直想笑。

還沒等韓孔雀想個辦法哄哄她們,柳絮就道:「我相信韓孔雀,我相信他的本事,你不知道,他可是天才,以他的學識,就是可能一輩子不打眼。」

「這個世界上的天才多了,比如那個,從小就是天才,那又怎麼樣?」柳葉道,顯然她說的是宮小路這個柳絮的前男友。

「三姐你太過分了。」柳葉踩到了柳絮的尾巴,讓柳絮直接跳了起來。

韓孔雀趕忙過來把兩姐妹分開:「那都是過去式了,咱們不用激動。」

韓孔雀安撫柳絮,柳絮道:「走,讓我三姐見識一下你的厲害,三姐,如果輸了,以後記得給我洗半年衣服。」

「走就走,你以前的衣服我少洗了?我還真要見識一下,這古玩街上的古董,還真就給你們留著,等著讓你們撿漏呢1柳葉首先氣沖沖的走了出去。

韓孔雀有點愣神:「這是幹什麼去?」

「出去撿漏啊!讓我三姐見識一下你的厲害,以後就不會在我媽跟前說你的壞話了。」柳絮看到柳葉走了出去,立即笑了。

韓孔雀瀑布汗,昨天很幸運,買下來了一堆銅錢,正好裡面有枚珍品,難道今天還會這麼幸運?

柳絮不會真以為,外面有大把的古玩等著他去撿漏吧?

韓孔雀被柳絮直接拉到了大街上,慢慢的追著柳葉的腳步,在街上逛了起來。

「小韓出來逛街啊?」季書平看到小韓跟兩個美女一塊走出來。立即笑的一臉曖mi,頓時把他那副很好的和藹老人形象給破壞了。

王成也看到了韓孔雀,他立即道:「韓哥,聽說昨天下午,古玩街這邊有一個壯漢,論斤買了一大堆宋錢,不會是你吧?」

「哈哈,哪可能是我?你也知道,昨天我家不是有喜事嗎?」韓孔雀打著哈哈道。

「就是他,你們還不信。我兩千五百元一斤賣的。平均一枚紹、興通寶五十塊。」這時,一個眼神有點飄忽的年輕人出現在了不遠處,指著韓孔雀就跟人吹開了。

明明最貴才二十元的紹、興通寶,他可是賣出了兩倍半的價格。這樣的事情可不會經常遇到。

他沒有看到。就在他把手指指向韓孔雀的時候。所有人的眼神都變了,本來還羨慕他宰到了一個冤大頭,現在剩下的只有同情了。

王城憋了一會兒才道:「你真不認識他?」

「他。當然認識了,也算我的老客戶,大哥,有什麼需要的沒有,來我攤在上看看?」年輕人看到了韓孔雀對他的注視,眼神更加飄忽了,他的聲音剛才是不是太大了?

看到韓孔雀沒有多餘的動作,年輕人悄悄的擦了擦冷汗,這人果然不能得瑟,如果剛才他吹噓的話,被這個大漢聽到了,他一拳頭還不把自己錘地上?

年輕人悄悄的秒了一眼韓孔雀那碩大的拳頭,頓時,又是一陣菊花緊。

本來年輕人長的還行,可就是有一雙賊眼,看誰都用那種飄忽的眼神,看著就好像是做了虧心事一樣,這真做了虧心事,就更顯猥瑣了。

韓孔雀看到他不是偷瞄自己,頓時一陣惡寒。

「不是要撿漏嗎?就去他的攤子上看看,沒準就有寶貝等著我們呢1柳絮看到了自己三姐那挑釁的眼神,頓時怒了。

而柳絮的話一出口,周圍聽到的攤主,表情全都變了。

「你們就給我撿漏,我到,你們是不是神仙,難道財神就在你們頭頂上看著,隨時都讓你們撿個金元寶?」柳葉也氣道。

韓孔雀則剩下的只有苦笑。

這些攤主很多都認識他啊!加上柳絮姐們兩個的話,他要能撿到漏才怪了。

胖劉從不遠處走了過來,他看著韓孔雀,則是一臉笑虐,他倒也想看看,韓孔雀在這種情況下怎麼撿漏。

胖劉沒有說話,韓孔雀就知道又來了一個看熱鬧的,所以他也就不理他。

這胖劉這個時候來,肯定沒有什麼好事。

果然,韓孔雀向四周稍微看了看,就看到了幾個熟悉的身影,裡面有一個是他最不想面對的,看來這次要給他們個交代才行。

韓孔雀在柳絮的催促下,看向了那個看人看的無比猥瑣的青年。

韓孔雀實在是不想逮著一個人猛欺負,可這裡好像就他一個不認識他,也許還能在他那裡撿次漏。

正當韓孔雀想要走過去,再看看那個年輕人攤子上,還有沒有好東西時,在離他們不遠處,傳來一陣喧嘩聲。

聽到這種聲音,韓孔雀精神一震,有情況。

「走,我們過去看看。」韓孔雀拉著柳絮就快步向前走。

古玩街上看熱鬧的人太多了,所以就在韓孔雀走過去的時候,那裡已經圍滿了人。

韓孔雀靠著他那體型,還是擠了進去,有爭議就有可能有好東西,所以這個時候,可是當仁不讓,先到先得。

等韓孔雀帶著柳絮擠進來,立即傻了眼。

劉韶山和李風雨蹲在一個攤位前,正在查看一些金銀銅器。

而出現爭執的兩個人,卻是一個白凈的胖子,和一個年輕人。

韓孔雀一看這種情況,就知道肯定沒戲了,劉韶山和李風雨在,只要有漏,他們就不可能錯過。

韓孔雀看了一眼攤主,也是一個年輕人。

韓孔雀再看了一眼,這年輕人好像在哪裡見過。

仔細一想,還真是認識,他是鳳凰珠寶楊天福的孫子,叫楊什麼來著?

「楊明瑞,我也就是看在你爺爺的面子上,不跟你計較,要不然我整死你。」白凈胖子看著雖然面善,但口氣可是十分不善。

說完,白凈胖子身後一個黑西裝男,直接仍過來一個盆子,從那金晃晃的樣子來看,這是一隻金盆。

金盆碰的一聲,掉在了楊明瑞的攤位上。

韓孔雀聽了一會,就知道了是個什麼情況。

這個白凈胖子,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一時頭腦發熱想要買個金盆,但他不懂啊!所以就想找個人參考一下,楊天福自然是個很合適的人。

不過這個白凈胖子在去找楊天福時沒有碰到,卻正好遇到了楊明瑞,而楊明瑞現在正好被他爺爺趕了出來接受訓練,讓他在古玩街擺攤,以消磨一些年輕人的銳氣。

遇到了這種機會,楊明瑞自然是不想放過,所以經過他的介紹,認識了一個賣家,沒想到今天這個白凈胖子卻找到了他頭上,因為那個所謂金盆,明顯是個一眼假。

「白大哥,當時我可跟你說清楚了,東西也是你自己看的,你現在真找不到我。」楊明瑞鎮定的道。

他還是十分聰明的,他雖然牽線搭橋了,但醜話已經全說在了前面,所以他只管拿介紹費,其他事情是不管的。

這樣雖然賺的少,可卻沒有麻煩,這也是楊明瑞接受了幾次教訓之後,得出的經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