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二十五章旋讀折十大錢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要多少時間。」袁鵬道。 那棟小樓離醫院西面的圍牆,也不過是二三十米,這麼點距離,在醫院那種環境當中更好挖掘。 「那邊的的地下不能動,而且你千萬注意,只要靠近醫院地下,就絕對不要隨便挖掘...

韓孔雀道:「那是當然,本來這批宋錢的品相就很好,這樣的品相,能夠用兩千五百元一斤收到手雖然貴了點,但也不是太過離譜,如果裡面再有一些我想要的錢幣,那可就是大漏了。」

「那現在到底是不是大漏?」袁鵬好奇的道。

韓孔雀結果那枚烏背紹、興通寶道:「這次還真算是個大漏。」

古烈興奮的道:「這枚銅錢值多少錢?」

韓孔雀笑道:「這麼一枚銅錢,可以讓你們在魔都換到一套百平方的房子了,你們說算不算是大漏?」

「我怎麼沒看出這枚銅錢這麼值錢呢?」陳青疑惑的道。

韓孔雀道:「這是烏背紹、興通寶,剛才我告訴你們了,紹、興通寶之中有折五、折十錢,但是其中旋讀瘦金體者為稀世珍品,因為紹、興錢烏背費工,鑄額較少,所以這種錢幣更加值錢。

這種南宋高宗的紹、興通寶旋讀折十大錢,文仿瘦金體,有人說是高宗手書,今存世量在6枚左右。

解放前四、川籍的大藏家羅伯昭先生,曾經花了一根大條十兩黃金買得一枚,1956年捐贈給國家博物館,那一枚跟著一枚完全一樣。」

既然有存世的,韓孔雀自然就可以很容易的鑒定出來。

韓孔雀這裡有十分專業的檢測工具,很快,韓孔雀就把這枚銅錢的詳細數據測量了出來,跟記載的紹興通寶烏背錢的數據幾乎相同。

這種紹興通寶。直徑3.46厘米,穿0.7厘米,厚0.24厘米,重13.17克,折十,旋讀,瘦金體,青銅質,加上文字深峻,製作規整。文字秀美。包漿自然,光背,磨製精良,背與開元、崇寧錢相仿。

這種烏背錢。就是當年高宗認為「恐費工難辦」。未被採用的烏背式紹、興通寶錢樣。故而傳世甚少。

而宋錢面文一般文字十分精美,這錢面文真書亦不例外,所以韓孔雀基本可以確定。這就是一枚烏背折十旋讀紹、興通寶大錢。

旋讀的銅幣是很容易認出來的,只要稍微注意,就能看到它的特別,所以,除了這種沒有經過鑒定的銅錢之外,要想撿漏這樣的寶貝,幾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說,這裡面運氣的成分很大,當然,如果沒有一些智慧,不能發現這些銅錢是沒有被攤主鑒定過的,是絕對不可能撿到這樣的漏的。

陳青看著韓孔雀手中的那枚銅錢,就這麼一枚古錢,就可以在魔都換到一棟百平米的房子,這樣的事情,是他原來想都不敢想的。

所以他十分感慨的道:「有時候發財就是這麼簡單。」

古烈也幽幽的道:「有時候發財卻又是那麼難。」

他說完,兄弟四個全都沉默了。

過了好一會兒,韓孔雀才道:「那是我對不起你們三個。」

「說這個幹什麼,我們現在的生活好了才是真的,其他都不用理會。」陳青道。

古烈笑道:「現在可就是袁鵬你混的慘了,怎麼樣,要不要抱一下二哥的大腿。」

袁鵬道:「我會客氣嗎?大哥,二哥,我可全看你的了。」

韓孔雀笑道:「只要你們三個不會感覺佔了我便宜就好,要是真那樣,我們現在就先說好,要不然,以後要是因為這個,讓你們心裡有了疙瘩,那可就得不嘗失了。」

「我可沒有這樣的感覺,我覺得吧!我用自己的勞動換來的錢,雖然跟二哥有點關係,但最重要的是我自己也努力了,而二哥也不過是給了我個機會,這個是情分,是不能用金錢來衡量的,所以錢我拿了,情分我們互相欠著。」古烈道。

韓孔雀笑了:「如果真這麼想就好了,你們可不要以為帶著你們發了點財,就開始目光短淺的心裡不舒服。」

陳青道:「這是說我呢?我可不覺得欠你小子什麼,你不會忘了當年我們三兄弟有多慘吧?」

韓孔雀聲音變得低沉了點:「那是我對不起你們。」

「說什麼對不起?不就是把我們用命換來的錢,拿去瀟洒了嗎?」袁鵬笑嘻嘻的道。

他這麼一說,韓孔雀的心裡也好受了點,想到當年他們三個冒著大雨,在火車站汽車站堵了那個黑心老闆一天兩夜。

雖然最終是堵住了他,但那個老闆可不是一個人,人家是兄弟四個,而他們則是三個,幾個人在大雨之中打了半個小時,雖然被人打得很慘,但三兄弟就是靠著一股狠勁,讓那四兄弟服了軟,給了他們四個人的工資。

可拿到工資之後的事情,完全出乎他們的意料之外,韓孔雀失蹤了,而最大的可能,就是被壓在了那座倒塌了的大樓之下。

在所有救援人員都放棄了之後,他們三個還是沒有放棄,等到第十三天時,韓孔雀被他們三個挖了出來。

「幸虧那時所謂的大樓也只不過有六層,而且那個時候用的是水泥板,要不然,你絕對被壓成肉醬了。」想到了當時的情景,古烈對韓孔雀道。

韓孔雀道:「我福大命大。」

「是啊!你帶著美女去瀟洒了,可我們三兄弟卻吃了一年的窩窩頭。」袁鵬道。

陳青道:「沒有錢了也不全是壞事,如果沒有那段經歷,我們兄弟四個又有誰能夠塌下心來甘願平凡?」

「說的對,如果不是這樣,大嫂怎麼可能看的上你?」韓孔雀笑著對陳青道。

陳青道:「你小子不是暗戀你大嫂吧?我看你對你大嫂可是十分滿意。」

古烈立即道:「我也暗戀我大嫂,要不然大哥你想想辦法。給兄弟個機會?」

陳青直接給了古烈一腳:「你小子,我怎麼給你機會?」

韓孔雀笑道:「騰位置唄1

陳青立即警惕的看著他們幾個:「你們幾個小子不會想賜給我一杯毒酒吧?」

「哈哈,我還真有這個想法,不過這樣大嫂能夠移情別戀嗎?」韓孔雀笑著道。

陳青道:「那是,我們可是患難夫妻。」

袁鵬道:「有些人只能同患難,不能共富貴,你飯店裡的小娘們可不少,不要經受不住誘hu,犯了原則性錯誤。」

陳青瞪了袁鵬一眼道:「我們之中最應該小心的應該是古烈,這小子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就不是個好東西。」

「大哥,你至於嗎?我不就是稍微窺視了一下大嫂?你就這樣說我?」古烈抱怨道。

陳青道:「這樣還不能說明你的人品問題?連大嫂都窺視,你說你還有什麼做不出來的?」

袁鵬道:「好了,好了。現在兄弟們就我沒有出gu的資本。幾位大哥。怎麼想個辦法給兄弟找條活路,我還等著去釣美眉呢1

韓孔雀道:「上次你說回家相親了,到底怎麼樣了?」

袁鵬道:「對象很不錯。但是人家的條件太好了,我感覺有點玄啊1

「怎麼回事?仔細說說?」古烈好奇的道。

袁鵬道:「人家雖然也在魔都打工,但人家是大學畢業,現在供職於魔都市第一研究所,研究核物理的,由於一些原因,所以一直沒有找到一個理想的對象。

現在她打算找個家在農村的,而且兄弟多的,這樣可以幫忙照顧一下她的父母,而城市之中大多是獨生子,所以我才成了備胎。」

韓孔雀道:「不會是想找上門女婿吧?」

袁鵬道:「這個倒不是,人家父母很開明,雖然結婚之後不用特意做什麼,只要兩邊不偏不向就行了,但人家也規定了,過年,要不就一起過,要不然就一邊一年。」

韓孔雀道:「這樣結婚以後你們在哪住?」

袁鵬道:「肯定要回魔都了,她的工作在這邊,而且人家已經在這裡買房子了。」

說到這個,袁鵬的臉就有點苦了,這女人太強大了也不好,就像這個叫張勝男的女孩,可真的是勝男啊!

她家因為就她一個孩子,所以父母都很疼愛她。

就算她家也是農村的,但她從小就接受了最好的教育,可以說她從上小學就是學校的學霸,一直到大學畢業。

如果不是她急著參加工作,她甚至可以一直讀完博士學位,在這一點上,可以說跟古烈的女朋友宋敏十分相似。

韓孔雀嗤笑道:「我們兄弟全都初中沒上完,沒想到現在都找了個學歷比自己高的媳婦。」

古烈道:「這是她們慧眼識珠,在我們微末之時,她們是下嫁,等我們崛起,她們可就是高攀了,如果不在微末之時付出,以後她們怎麼可能站在我們身邊?」

「你就不要得瑟了,等什麼時候你能做到大哥這種程度在吹牛吧1袁鵬鄙視的道。

韓孔雀道:「如果你回來魔都,你家裡怎麼辦?」

袁鵬道:「我爸讓我回家只不過是想幫襯我一下,讓我取上媳婦,至於結婚之後在哪裡居住,他們是不管的,這一點我也跟張勝男溝通過,她也知道。

雖然她對我很滿意,但我作為男人,還不如一個女人,來魔都之後,甚至還需要住到她的房子里,你這讓我情何以堪?」

韓孔雀笑著道:「吃軟飯是一種境界,能夠吃上軟飯是一種能力,你不要在這裡顯擺。」

「我靠,這還跟境界扯上邊了?」袁鵬有點無語。

韓孔雀笑道:「咱們兄弟的關係,我也不跟你們客氣,這次你們三個給我做件事,這件事做好了,你們以後一輩子都不用愁花錢了,怎麼樣?要不要重新出山。」

「要。」連同陳青,都毫不猶豫的點頭同意。

韓孔雀看了一眼陳青道:「兄弟不犯財,犯財兩不來。這話一點沒錯,看來大哥你這段時間的壓力也不小啊1

「那是,最近紅樓食府擴張的太快了,現在我拿百分之十的股份都感覺燙手了,所以這次一定要把人情全部還上。」陳青直言不諱的道。

韓孔雀笑道:「想還人情,等下輩子吧1

「快說說要幹什麼?現在我們可都不是小癟三了,也不怕被人隨便處理了,到了這個時候我還真是有點手癢了。」古烈道。

韓孔雀道:「任務很簡單,你們都知道柳絮買下的那家醫院了,你們給我尋找到通向這裡的一條通道。最好是十分隱秘。

因為到時候我也不知道那裡會發生什麼事情。所以到時候很可能周圍地區會被封鎖,如果沒有一條隱秘的通道撤出來,就算在裡面有了收穫,也會很麻煩。」

韓孔雀指著自己手機上的詳細地圖。說著自己的要求。

這份地圖覆蓋了醫院周圍很多建築。可以說能夠進入醫院的地方。都被重點標註出來了。

他們兄弟幾個,就袁鵬曾經當過兩年兵,雖然只是工程兵。但他學到了一手土木工程的技術。

所以他很快就指出來了一條道路:「從這個地方,直接向下挖掘,應該可以打通去那棟三層小樓的通道。」

韓孔雀道:「你是說從地下?」

「對,就是從地下。」袁鵬選擇的地方,是一家路邊的棚戶區,這邊屬於舊城區,在一些古老的駐紮樓中間,有很多不是那麼正規的房子,這些房子不同於樓房,全都是可以接地氣的,所以可以在這邊挖一條地道。

「醫院外圍可以用這個方法,這樣挖的地道並不太遠,如果選擇的位置合適,最遠也不過需要挖掘一百米罷了,如果現在就動手,只要挖出一人粗的一條通道,是不是要快點?」韓孔雀問道。

「這個我需要去當地看看,才能知道需要多少時間,不過,就算再難挖,只要距離在一百米之內,我都能在二十四小時之內完成。」

韓孔雀手機里已經收到了陳嘉義的簡訊,合同他已經擬好,現實隨時都可以簽訂,這樣一來,留給韓孔雀的時間可就不多了。

「你選擇個最短的距離,我並不需要太長的時間,現在反而是醫院內部,我怎麼才能讓人毫無察覺的靠近那棟小樓。」韓孔雀道。

「醫院之內不能挖掘地道?如果從西面向那裡挖掘,並不需要多少時間。」袁鵬道。

那棟小樓離醫院西面的圍牆,也不過是二三十米,這麼點距離,在醫院那種環境當中更好挖掘。

「那邊的的地下不能動,而且你千萬注意,只要靠近醫院地下,就絕對不要隨便挖掘。」韓孔雀警告道。

古烈道:「難道那邊的地下真有遺留下來的毒氣室?」

韓孔雀道:「這個是肯定的,只不過不知道在哪邊,而醫院的地下,可不只是毒氣室那麼簡單,所以怎麼小心都不過分,袁鵬,你看這份地圖,能不能通過地下水道來侵入醫院。」

說著,韓孔雀又給了袁鵬一張他畫的草圖。

「可以,如果我沒看錯,這部分應該是醫院的下水道,我只要從外面打通跟這條下水道的連接,你就可以通過下水道直接進入小樓附近。」袁鵬興奮的道。

「就這樣,你要快點,我能給你的時間不多,最多到明天下午,就必須要完成,而大哥和古烈你們兩個,要在這個時間,把整個醫院的警衛情況摸清楚。

如果現在不容易摸清,也可以等到明天下午,等我跟陳嘉義他們交接時,你們還有一次機會。」韓孔雀仔細吩咐著。

他其實不需要現在摸清那裡的警衛情況,這些,如果陳嘉義接手很可能會被他弄走。

但陳嘉義接手之後,他也會安排人員封鎖整個醫院,在這個過程之中,如果有心,這些警衛的分佈,是很容易弄清楚的,不過他總要給陳青和古烈安排點事情。

「這好像不難啊1古烈道。

韓孔雀笑道:「是不算很難,難度都在袁鵬那邊,不過這個事情,你們誰都不要告訴,如果泄露了後果很嚴重。」

「有多嚴重?」古烈道。

韓孔雀道:「等這個活幹完了,你們就知道有多嚴重了。」

「現在不能說?」陳青道。

韓孔雀道:「對你們沒有不能說的,這地下有一座寶庫,我就是想進去搬一些。」

這時袁鵬皺起了眉頭:「只是挖掘一個可容一人爬行的盜洞,你根本帶不回多少東西。」

「總是能夠帶回來不少的,人不能太貪心,而且,這次的情況不同,也不能允許我把所有東西都帶出來,如果真這麼做了,也許會出現意外。」

韓孔雀想到地下用來鎮壓陰煞的法器,如果這些法器到現在還像那頭銅牛一樣在起作用,如果他一次性把那些鎮物全都帶出來,那地下會是一種什麼情況?

兄弟幾個商量完了,韓孔雀對袁鵬道:「你就放心吧!等這次的事情完了,我給你弄個小門店,就跟大哥剛開始那家包子鋪一樣的,你用來做烤鴨賣,以後讓你當鴨子王。」

「做烤鴨?烤鴨是不錯,可需要加盟一家有實力的才能賺到錢,而有實力的加盟店,已經都有人代理了,我們是不可能獲得這個資格的,就算獲得了,我們家幾萬隻鴨子,得賣到何年何月?」袁鵬愁眉苦臉的道。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