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二十四章撿漏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出場費能夠有多少。」 袁鵬道:「沒看二哥已經挑出來了一枚。」 古烈眼疾手快,直接把那枚小平錢拿到了手裡:「二哥,這枚值多少錢?」 韓孔雀道:「這是紹、興通寶小平錢,十分少見。不...

「老闆到底賣不賣?看這樣子,這堆銅錢也有二三十斤,我今天興緻來了,就跟幾個哥們跑到這裡來了,所以沒有帶秤。

不過以我多年收購古銅錢的經驗來看,這些最多三十斤,應該只有二十八斤左右,我就給你算三十斤,不知道老闆滿不滿意?

滿意了就出個價,只要價格合理,我二話不說就要了,紹、興通寶,嘿嘿!!我新招的秘書就是紹、興的,也許她會喜歡。」說著,韓孔雀已經笑彎了眉。

看到韓孔雀那yn盪猥瑣的樣子,不用想都知道他打的什麼主意。

想到這裡,年輕攤主露出了一絲笑容:「一看您就是專家級的,我也不騙你,我還真就是按斤收購的,一些不懂行的,都還以為是論個收來的呢!

既然老闆懂行,自然也知道這些真品宋錢的價值,我也不跟你多要,每斤五千元,如果你想要,直接打包拿走。

這個價格,還真是不貴,要知道這可是一千多枚銅錢,而且你看這跡,是剛才出土沒多久的好東西,這樣的東西拿出去給朋友看多有面子?」

攤主說著說著,直接把他自己,是不貴,只不過每枚的價格升到了一百元罷了。

這樣的銅錢,每枚也就是十來克重,五十枚就有一斤多,如果韓孔雀論個買,他就算在黑心,也不過出到每枚二十元的價格罷了,而現在。五千一斤買下五十枚,這樣一來,每枚的價格可就直接飆升到了一百元。

這樣的價格,如果把這一千多枚銅錢全部處理了,那他可是做夢都要笑醒。

韓孔雀雖然扮演了一位人傻錢多,還想買美女一笑的傻貨,但他可不是真傻。

他早就看得明白,這個攤子上的銅錢,很明顯的分為了兩堆,一堆大的。一堆小的。小的那一堆,很明顯是從大堆之中分揀出來的。

韓孔雀知道,那小堆是攤主無聊時鑒定過了的。

雖然攤主的水平韓孔雀不太看好,但這些宋錢實在是不難鑒定。只要遇到了特別的。稍微查一下資料。就能知道銅錢的出處。

可以說,古銅錢是最好鑒定的一種古董,當然。首先它要不是假的。

一千多枚銅錢,一時半會韓孔雀可沒法檢查完,所以在老闆報價之後,他也只有裝傻充愣只當沒聽見,雖然在跟古烈他們胡掰扯,但他的心思卻全都用在了那堆銅錢上。

雖然這堆銅錢可能沒有一個值錢的,但沒有看完,誰也不敢說就一定沒有。

韓孔雀雙手並用,直接攤開一些銅錢,很快掃視一眼,這些銅錢很大一部分是相同的,只有很少一部分不同,這些雖然有點價值,不過最高也不過四五百一枚,所以韓孔雀只是看一看,就再次把它們摻入了銅錢堆里。

就這樣,韓孔雀一批一批的划拉,一千枚銅錢,很快就被他粗略的看了一大半,但這些銅錢之中,並沒有特別珍貴的。

看到攤主好像有點不耐煩,韓孔雀只能停下了胡扯,開始想著怎麼應付攤主,雖然他這些戲也許是白演,但只要這攤子上有一枚有價值的銅錢,他就賺了。

就在韓孔雀想著辦法時,他看到了一枚質地還算可以的錢幣。

韓孔雀拿起來仔細觀看,錢幣上都是沒有多少跡,這也是一枚紹、興通寶,不過後背無字,而且通體烏黑,想到這裡,韓孔雀不再猶豫,直接把錢幣讓進錢堆中。

「老闆,你剛才說多少錢一斤來著?」韓孔雀明知故問的道。

看到韓孔雀隨手把那枚錢幣扔進了錢堆,攤主趕緊收拾了一下攤子,韓孔雀發現,他居然有意識的把剛才他扔出的那枚錢幣弄到了其他錢幣低下。

「五千,對,五千一斤。」攤主有點結巴的道。

韓孔雀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接著恍然大悟:「剛才我拿的那枚錢幣是鐵錢?」

「鐵錢?不對吧?這都是銅錢,怎麼會有鐵錢?你還要不要,這時間不早了,我快要收攤了。」攤主明顯有點荒落的說道。

韓孔雀心裡差點笑翻了,他之所以快速扔出那枚錢幣,就是害怕被攤主注意了,可這樣那名攤主還是注意到了,要不然,他不會故意把那枚錢幣藏起來。

「也許是我看錯了,畢竟是五千塊一斤的東西,我在仔細看看。」說著,韓孔雀又想把那枚錢幣翻出來。

這時,攤主不幹了:「我這都收攤了,你要想要,就說句話,不想要我就收攤了。」

韓孔雀道:「我明明看到那枚錢幣是鐵鑄的,也許是我看錯了,但我平均一枚一百元的價格買下來,自然要看清楚。」

「也許有些品相不好的,但這麼多銅錢,你看到了有幾枚品相差的?這樣看,你看有多少鐵錢?」說著老闆把銅錢翻騰了幾遍,確實,像剛才那枚烏黑的錢幣,韓孔雀沒有看到一枚。

韓孔雀心裡直到可惜,如果再看到幾枚可就好了。

看到韓孔雀那樣子,攤主以為韓孔雀在猶豫,所以他道:「你要誠心要就出個價。」

韓孔雀知道,這老闆是沉不住氣了,所以韓孔雀也不客氣了:「這樣的紹、興通寶我原來收到過,價格是一千還兩千來,這個我忘了,但絕對沒有五千這個價格,在加上你這批古錢質量不太好,有雜貨,所以價格就更低了。」

看到韓孔雀那迷糊的樣子,老闆差點樂翻了,還有這樣的棒槌?

此時他到是後悔出價五千了,所以他乾脆的道:「四千五,這個價格已經是最低價了。如果你不想要就算了。」

韓孔雀站起來搖了搖頭道:「我雖然有錢,但不能當傻子,所以我最恨別人說我人傻錢多了,你想坑我,沒門,我最多出三千,多一分我都不要,你還真當我傻?」

韓孔雀現在二傻子氣息十足,這把旁邊看的陳青他們鎮住了。

這撿漏還真是技術活,這種高難度的活計。還真不算普通人能夠乾的。

最起碼沒有影帝級的演技。是絕對不可能撿到漏的,這是陳青三個人湧上心頭的最直觀想法。

「三千一斤?太少了,我連本錢都回不來。」老闆不願意了。

韓孔雀更不願意了:「不賣?不賣就算了,真當我是傻子呢?裡面攙著鐵錢。要不然怎麼通體烏黑?如果不是看在其他還算可以。三千我都不出。」韓孔雀站起身就走。

那老闆看到韓孔雀的動作。再看看他的身形,這是一個直爽人啊!

「等等,等等。哎,我這一天都沒開張了,我這才記起來,今天我要交房租,如果再不交房租,我這都要睡馬路了,所以就算賠本,我也賣給你了。」老闆表情逼真,看的陳青等人又是一陣汗顏,這都是影帝啊!

韓孔雀心裡也笑翻了,這小販不去演戲可惜了。

可他雖然心裡樂得不行,可表面還是裝出一副二百五的樣子,韓孔雀斜睨著攤主道:「你沒錢交房租了?」

「是啊!一看你就是大老闆,還跟我們這種小攤販計較,其實四千五真心不貴。」攤主一副賠大了的樣子,看的陳青等人感覺韓孔雀有點十惡不赦。

而韓孔雀看著攤主道:「既然這樣,兩千五一斤,要不然我就不買了。」

「怎麼?」攤主有點傻眼。

韓孔雀笑的十分欠扁,不過還是能夠看出來,他是得意了。

「你都混的沒錢交房租了,我如果不好好砍砍價,那不是太過對不起你給我提供的信息?賣不賣?不賣你今天晚上就要睡馬路,也許你的這些東西,等你睡醒了就全都消失了,現在大街上可不太平。」韓孔雀得意的笑著。

而攤主則直接傻了,這還真是個二貨。

小攤主後悔了,心中不斷的罵自己:你說我怎麼就想了這麼個理由呢?面對這樣的二貨,直接同意成交不就完了嗎?

這樣的二貨實在少見,居然這樣的理由都能相信,哎!認倒霉吧!

「一共三十斤,每斤兩千五,總共七萬五,付了錢就可以拿走。」攤主這次很痛快。

韓孔雀知道這個小販才是個棒槌,所以斷定他不會不賣給自己,現在事情果然如同預測的一樣發展了,所以他也不含糊。

等陳青去古玩街給小販轉賬,小販收到轉賬提示的簡訊之後,立刻麻利的把所有銅錢裝進一邊編織袋后,直接遞給韓孔雀,好像深怕他後悔似地。

這讓韓孔雀心裡差點笑翻了,這是真把他當傻子了!

「小古,看什麼看,走人啊1韓孔雀一手抓起編織袋,一隻手則抓住了古烈。

古烈這時才回過神來,他知道,這是戲演完了,要落幕的節奏。

等兄弟四個來到了古玩街韓孔雀的院子,陳青他們幾個都笑翻了。

韓孔雀可不管他們,他小心的把銅錢全部倒出來,看著堆在石桌上的銅錢,韓孔雀有了點期待,就連那位小販都沒有檢查完,現在他檢查一遍,也許還有驚喜。

不過在鑒定這些同錢之前,還要先把那個被攤主當做鐵錢,掩埋在錢堆里的那枚銅錢找出來。

那是一枚平背銅錢,由於背部烏黑,看起來就跟鐵錢一樣,但那絕對不是鐵錢,而是地道的銅錢。

「紹、興通寶」是宋高宗紹興年間1131年-1162年鑄,一般面文真書,直讀,傳為高宗御筆,但價格不高。

韓孔雀直接把這種普通的紹、興通寶挑出來放到一邊,他專門找那種不同的錢幣,很快他就看到了一枚紹、興通寶小平錢。

小平錢罕見,但韓孔雀找出來的這枚,價格也不過值五千,還不算很珍貴,不過確認了這枚是真品。韓孔雀就已經差不多保本了,因為這樣的小平錢他曾經看到了不止一枚。

「你不去演戲還真是可惜了,不過,你就肯定這些銅錢裡面有值錢的?」陳青笑著對韓孔雀道。

韓孔雀還沒說話,跟韓孔雀配合的最多的古烈道:「這種事情,就要從開始就演好了,如果等發現了好東西,再演戲就晚了,那個時候,就要離開。再派我這樣的出常」

「你到是經驗豐富。」袁鵬道。

古烈道:「那是當然。原來我可是配合二哥淘到過不少好東西。」

陳青道:「真不知道這次孔雀演戲的出場費能夠有多少。」

袁鵬道:「沒看二哥已經挑出來了一枚。」

古烈眼疾手快,直接把那枚小平錢拿到了手裡:「二哥,這枚值多少錢?」

韓孔雀道:「這是紹、興通寶小平錢,十分少見。不過這枚的品相不太好。最多值五千吧1

「啊?這就值五千了?」袁鵬有點吃驚。

韓孔雀笑道:「所以有時候撿漏就是這麼容易。」

袁鵬道:「還真是容易。要早知道這樣,我還回家辛苦的養鴨子幹什麼。」

陳青道:「腳踏實地比較好,畢竟我們沒有老二的本事。」

「說的是。你就算是讓我瞪大了眼睛看,也看不出這枚銅錢它怎麼就值五千塊。」袁鵬道。

這時韓孔雀有挑出幾枚顏色有異的錢幣扔到了一邊,他一邊挑選一邊道:「這裡面還真有鐵錢,怪不得那個小攤主那麼緊張呢,原來心裡有鬼。」

看到韓孔雀接二連三的扔出來七八枚錢幣,陳青他們每個人都拿了幾枚在手中細看。

果然,這些都是鐵制的方孔圓錢,陳青道:「這些是當時的假錢?」

韓孔雀笑道:「這可不是假的,紹、興通寶,有小平,折二,折三銅,鐵錢,還有存世及其罕見的折五,折十型旋讀大錢,所以,鐵錢也是當時皇帝下令鑄造的,這樣的錢幣,每一枚都值一百多塊,所以加上這些鐵錢,本錢就算回來了。」

「這就是撿漏了?」袁鵬道。

古烈道:「那是當然,剩下的這些全都是漏。」

「這也太容易了。」袁鵬再次感嘆。

韓孔雀笑道:「看著很容易是不是?」

古烈也笑著對袁鵬道:「你真以為容易?雖然我不知道二哥為什麼出手就有收穫,但我知道,如果讓我去淘寶,是絕對不會有收穫的。」

陳青此時也好奇的道:「孔雀,你是怎麼知道這個攤子上有好東西的?」

韓孔雀笑著道:「就說演員吧!你們都知道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而淘寶,也是這樣的,眼力、智慧、運氣缺一不可。」

古烈嚷嚷道:「說簡單點,說點實惠的,這些我們還不知道嗎?我們是想知道,你在怎麼淘寶的,也許我們也能夠借鑒一二,萬一學到了一些,沒準我們也能吃上這碗飯。」

韓孔雀道:「說難很難,說簡單,其實很簡單,就說銅錢,你只要記下歷代以來比較值錢的,如果能夠把所有銅錢的價格都記下來,那就更好了,我那裡有幾本古代錢幣鑒賞,原來古烈好像讀過,如果能夠把裡面的錢幣都記下來,這樣,就具備了淘寶的基本功。

接下來就是分析市場了,就像這條古玩街上,今天去參加榮耀婚禮的,就有錢櫃和蘇寧全是做古錢幣生意的,錢櫃不用說了,你們都知道,就說蘇寧全,他手中的古錢幣,你們會買嗎?」

陳青道:「就是你從他那裡淘到過寶貝的那個騙子?」

韓孔雀道:「如果說他是騙子,那這古玩街上還真沒有一個正經人,你們說街上有幾件真東西?所以只有新老之分的藝術品,而沒有真假,這也是國家沒法打擊這種行為的一個根本原因。」

「這也是,一個茶碗,你怎麼鑒定真假?它確實是只茶碗,區分就是是古代造的,還是現代造的,不過,你說這些到底是什麼意思?」古烈道。

韓孔雀道:「我說的意思就是,像孫寧全那樣的攤子,你很難在他那裡撿漏,就算我那次,也不過是幸運罷了,我們說今天這次,就像這枚大錢,才是真正的寶貝,我就是看到它,才決定出手的。」

說著,韓孔雀手中拿出來了一枚大錢,光背,背部烏黑,這枚也是韓孔雀發現之後,立即扔進錢堆里的那枚,也是被攤主誤會是鐵錢,從而藏起來,沒有讓韓孔雀再次看到的那枚。

那位攤主雖然也做古玩生意,他很明顯不知道紹、興通寶裡面還有鐵錢,就是因為這個,韓孔雀才會放心大膽的砸價。

看到陳青三人,拿著那枚烏背紹、興通寶翻來覆去的看,但他們也沒看出一朵花來。

這枚銅錢只是稍微比普通銅錢大點,再個就是後背烏黑,其他就沒什麼了。

韓孔雀道:「你們沒有發現,我挑選的這個攤位,他攤子上的銅錢還帶這一些土腥味?這意味著什麼?」

古烈在古玩街混跡的時間不斷,所以立即道:「你是說這些是剛出土的?」

韓孔雀道:「對,雖然不知道他從哪來弄來的,但是這批銅錢沒有經過多少人的手是真的,而且你們沒有發現,那大堆的錢幣一邊,還有一小堆,那是攤主分揀出來的,這說明,他還沒有來得及鑒定這批銅錢到底有沒有珍品,這就給了我機會。」

「所以,你在發現了這枚銅錢之後,就立即決定收網?」陳青道。

—————————————

從這一章開始,本月開始爆發,每累計一百張月票,就加更一章,直到本月結束,兄弟們可不要認為這樣會少更,上個月得了一千五百張月票,如果百張就加更一章,那就要加更十五張,其實上個月月底,我也不過加更了七八張,所以本月我要瘋了,強烈求月票,此時投,跟月底投已經沒有什麼區別,兄弟們,本書更新多少,更新有多快,就看你們的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