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藏真 都市言情

都市藏真 第三百二十三章紹、興通寶

作者:瘋神狂想

本章內容簡介:有大把的時間逛街。」古烈道。 「這是羨慕不來的,你要有二哥的本事,你也可以天天來這裡逛街,不過你有那個本事嗎?這裡的東西,不要說二哥,就算是我,也知道都是些假貨,能夠在這裡撿漏成功,還真是需要...

陳青詫異的看著這個男人,不要看他外表粗豪,居然還是個心思細密的,不過一想到是生意人,就醒悟了,如果沒有聰明的頭腦,也不可能做生意賺錢。

「這位大哥,你看,滿漢全席需要一百零八道菜,由於採用的是宮廷御膳廚流傳下來的菜方,所以我們只做的成本就很高。

如果您了解我們紅樓食府,就應該知道,我們這裡有些看著很普通的糕點或者是菜肴,都是需要花費很大的功夫製作出來的,所以成本就比較高。」陳青心裡還是有點沒底,畢竟韓孔雀訂的銷售價格實在是太高了點。

「你說就是了,我有心裡準備,你們這樣的飯店,本來一道菜就要好幾百,而這樣的大宴,價格自然更高,一千塊一道菜可以了吧?這樣一百道菜也不過十萬塊多點,你們這一桌不會超過十萬吧?」高壯男子道。

陳青直接伸出來大拇指:「大哥還真是生意人,我們做的滿漢全席,還真就是定價十萬,其中除了菜,連帶酒水也算我們的,不過只是一些普通酒水,價格在每箱六七百元。」

「哈哈,沒事,普通人家結婚,用六七百元一箱的酒已經很不錯了,不過我們不差這點,所以酒水我們自帶,價格每桌還是按照十萬算。

兄弟你給我面子,我自然不會不上道,以後我們熟悉了,兄弟你給我隨時留個座就好了。」高壯男人知道了明確的價格,也鬆了口氣。他雖然說得豪爽,但也不想被人狠宰一刀。

雖然早就聽說過紅樓食府的菜好吃,但他們的菜價也貴,所以他來這裡時,就知道,滿漢全席不便宜。

沒想到也不過是十萬,還供給酒水,這樣一來,價格也不算離譜。

要知道在外麵價值十萬以上的大宴多了去了,可真有紅樓食府這邊實惠。這邊好吃的。真心不多。

現在有機會跟陳青拉上關係,他還真不在乎萬兒八千的錢,要知道現在紅樓食府真的是名聲在外,只要是有點應酬。都想來這裡招待客戶和朋友。

面子什麼的賺到了不說。最主要的是這裡的菜是真好吃。每個來這裡吃過飯的,都會念念不忘。

而這家飯店,每天也不過招待二百來桌。聽著好像不少,可魔都有多大?

魔都市每天在外吃飯的人有多少?

在魔都你還真不敢隨便說自己錢多,沒準隨便拉出來一個,就比你有錢,所以在這種有錢人扎堆的地方,只要是能夠讓人吃好的地方,就絕對不愁沒客人。

這男人可是剛才說了,他要訂八十桌,每桌十萬,這可是八百萬。

花費八百萬辦婚宴的人家,會是普通人家嗎?

所以對高壯男人的示好,陳青做的也很不錯:「既然答應了大哥的要求,我們自然要按照程序來,如果你們自帶酒水,那酒水錢我們自當退給你們,以後大哥也是我們的老主顧了,您來吃飯,肯定是有位子的。」

對這樣的豪客,飯店專門有準備,平時一些不用的包間,就是給他們這樣的人準備的。

「好,看來這次我是就對了,酒水錢就算了,這點小錢我也不放在眼裡,你們今天受累了,算作對你們的補償吧1

「這個可不行」

「這樣,就算給那些服務員的補償,她們最累,多給她們補償一些,也能表示一下我的歉意。」

這樣陳青就沒法拒絕了,所以他道:「那我就代表員工們感謝您了。」

等把人送走,陳青又回到廚房,看著裡面一片忙碌的景象,感覺十分蛋疼。

雖然有了一次經驗,可接著再來一次,還是讓他十分頭疼。

韓孔雀目送失魂落魄的韓榮耀離開后,再次走到了廚房,看到陳青也有點心思不屬,韓孔雀笑著道:「大哥,賺錢還不高興啊?」

「高興,怎麼能不高興?還有讓你更高興的呢1說著,陳青撥了個號碼喊著讓他們立即來廚房。

沒等一會,韓孔雀瞪著走了的兩個人:「古烈,袁鵬?你們兩個小子不是來不了嗎?」

陳青苦笑道:「他們兩個給我在老家那邊採購食材了,本來想等會我們一塊喝一杯,給你個驚喜,沒想到現在要泡湯了。」

「怎麼食材不夠了?鴨子我家裡有的是,現在正愁賣呢1袁鵬道。

韓孔雀錘了袁鵬一下道:「你小子的鴨子養成了?」

袁鵬苦笑道:「養的太多了,正好遇到禽流感,這不,全都砸手裡了。」

「恩?這鴨子還能砸手裡?賣不了全部宰了放冷庫里,只是我們這裡每天也能消耗不少。」韓孔雀道。

陳青此時也只能苦笑了:「你知道他家養了多少只鴨子?四萬隻,我們每天就算消耗一百隻,也需要一年才能消耗完。」

「這麼多?」韓孔雀也被驚到了。

袁鵬道:「我兩個哥哥每家一個棚,我和我爸媽兩個,四個大棚,養了四萬隻鴨子,原來每隻鴨子還能賺一兩塊錢,現在連賣都是問題了。」

「不要緊,活人還能讓尿憋死?大哥,你沒給袁鵬想個辦法?」韓孔雀問道。

陳青道:「我們先不說這個了,袁鵬,古烈,你們兩個趕緊聯繫一下,讓他們再給我們送些雞鴨兔子羊羔乳豬等東西。

我們家鄉那邊就算了,就近原則,我們趕時間,盡量在魔都周圍鄉村中購買,採購單已經下來了,趕緊讓人送來。」

袁鵬道:「鴨子這次我帶進城裡不少,這個好辦。不用出去買了,其他因為不好運輸,所以本來就是從魔都周圍的鄉村買的,我們打個電話,讓他們送一批過來就行了。」

現在農村裡有專門收購畜生的中介,他們收取一定的費用,卻能夠幫助一些外地來收購的商人,快速收購到足夠滿意的貨物,可以說是皆大歡喜。

韓孔雀看他們打完電話,就道:「走吧!我們找個房間喝一杯。大哥。你也不用在這裡盯著了,反正你有不用做菜。」

「走吧!你們大嫂早就準備好了一桌,我們去喝點,我們兄弟很長時間沒有湊到一塊了。」陳青道。

古烈道:「今天怎麼也要一醉方休。」

韓孔雀看著古烈道:「你小子出去了幾天。這酒量見長啊1

「那是。我在下面。每天一小場,三天一大場,這酒量要是練不出來才怪了。」古烈笑著道。

古烈去了乾山縣準備生產基地的事情。此時已經不止是大豆了,隨著紅樓食府的擴張,他們使用的麵粉、青菜、油類、肉類,全都急速增加,所以古烈已經把計劃重新擴充了幾次,以應付紅樓食府接下來的擴張。

袁鵬道:「哥幾個,就是我沒出息了,要早知道這樣,我還不如跟著大哥和二哥混,你說我怎麼就想到了回家養鴨子?」

「當鴨子王不好啊?你是不知道,每天我的胃啊1古烈說著,做了個難受的表情。

「你才是鴨子王。」袁鵬可是十分不待見這個稱號。

韓孔雀道:「哈哈,你們不要鬧,古烈,你自己造的豆汁,每天不要忘了喝,要是不喝,你這胃很快就將不屬於你了。」

「知道,還有二哥你給的那些水,我每天就差用來洗澡了。」古烈嘻嘻哈哈的道,四兄弟的當中,就是他跟韓孔雀混的時間最長,所以對韓孔雀是一點也不會客氣。

陳青道:「孔雀,你那水已經被人盯上了,要小心一點。」

韓孔雀道:「沒事,水廠都被我佔下了,其他人就算再有想法,也只能幹看著。」

「這樣就好。」古烈想來也十分擔心。

韓孔雀道:「等我們都有空了,帶你們去水廠看看。」

古烈立即高興的道:「我早就想看看到底是怎麼神奇的地方,居然能夠產生這樣的水。」

在經過柳絮他們的房間時,韓孔雀道:「你們先過去,我跟柳絮說一聲。」

「二哥,既然遇到了,不如讓嫂子過來,我們一塊聚聚。」袁鵬道。

韓孔雀笑道:「以後有機會再說,她早上四點就起來了,現在肯定累了。」

韓孔雀走進房間,居然沒有見到柳絮,韓孔雀詢問了一下,柳絮已經被韓榮華送回家了,她實在太困,支持不住了。

那時韓孔雀又在陪客人,所以就沒有跟他說。

知道柳絮已經回家午休,韓孔雀也就放下心來,所以他跟著三個兄弟躲在了一個房間里,喝起酒來。

此時在包間里的客人已經酒足飯飽,所以很多已經離開,而沒有離開的,也離開了包間,匯聚到了飯店的大廳,那裡此時正在喝喜酒鬧新娘。

這樣的喜酒,還不知道什麼時間結束,所以沒有興緻的都躲開了。

等下午四五點鐘,韓孔雀他們醉醺醺的從房間里走出來,直接去到外面打了一輛車,來到了古玩街上。

下了車,清風一吹,韓孔雀稍微清醒了一下,他看著其他幾位兄弟全都步幅沉穩,就知道他被算計了:「你們實在是太不仗義了,合著,酒全讓我喝了?」

陳青笑道:「你總算是反應過來了。」

古烈笑嘻嘻的道:「今天你不是高興嗎?」

韓孔雀嘆息了一聲道:「是高興,韓榮耀那小子總算有人管著他了。」

「好了,那是你兄弟,又不是你兒子,不用操那麼多心。」古烈道。

袁鵬道:「對,現在讓我們見識一下二哥撿漏的本事,我對這個可是很好奇的,你就撿次漏給我們看看,也讓我們見識一下。」

古烈笑道:「現在二哥在古玩街上也有了一定的名望,好像不是那麼容易撿漏的了。」

陳青一臉笑容的看著三個兄弟。最近實在是太忙,原來那種輕鬆的日子,很長時間沒有經歷過了,所以今天他也全都放下了,出來陪著三位兄弟瘋一次。

韓孔雀甩了甩頭,直接控制身體之中的水分快速運轉,想要把酒精分解掉,不過這樣一來,血液循環加快,他卻更感覺頭暈。

沒辦法。韓孔雀只能作弊。控制著水分包裹著血液中的酒精,把這些異物悄悄的放出身體。

反正幾個兄弟都沒有喝多,他也就不用硬抗著了。

感覺頭腦徹底清醒了,韓孔雀開始偷笑。今天跟他認識的一些古玩街上的小攤販。都去喝喜酒了。他相信,那麼好的菜,那麼好的酒。能夠清醒著離開的應該不多。

走進古玩街之後,果然如韓孔雀猜想的那樣,他認識的人一個都不在。

四個人在古玩街上亂晃,這樣的情景,已經很長時間沒有過了。

「我們有多少年沒有一塊逛街了?」陳青有點感慨了,以前他每天都在古玩街混,可在這裡閑逛,好像一次都沒有。

古烈道:「我還以為逛街是女人的事情呢1

「誰有空逛街?」袁鵬道。

韓孔雀則道:「從我們不再工地一塊幹活之後,就沒有在一起逛過街吧?」

「我們之中就二哥活得瀟洒,他可是有大把的時間逛街。」古烈道。

「這是羨慕不來的,你要有二哥的本事,你也可以天天來這裡逛街,不過你有那個本事嗎?這裡的東西,不要說二哥,就算是我,也知道都是些假貨,能夠在這裡撿漏成功,還真是需要本事。」袁鵬道。

韓孔雀笑道:「不止是需要本事,還需要運氣,你們想,這個世界上哪有那麼多古玩?所以,就算你的鑒定水平再厲害,你遇不到好東西也是白搭。」

「不要找借口,如果你今天撿不到漏,晚上吃飯,你先喝二斤白酒,我算是發現了,我們兄弟幾個,就你會扮豬吃老虎,今天中午喝了那麼多,現在你居然還這麼清醒。」古烈看著韓孔雀目光清明,一點也沒有醉意,就知道剛才他不是作弊了,就是假裝醉酒。

韓孔雀笑道:「只是撿漏那還不簡單,走,讓你們看看我的本事。」說著,韓孔雀就在一個攤位上停了下來。

「二哥,你不會想買銅錢吧?這個價值太低了可不算。」袁鵬反應很快,立即了解到了韓孔雀的目的。

要說撿漏最容易的還就是古錢,但這樣的漏,也很不容易讓人發財。

韓孔雀選擇的攤位,自然是不是隨便選的,以他對古玩街的了解,誰的攤子上有可能出好東西,他心中都是有數的。

就像現在這個攤位,他攤子上的很多東西,都是原來沒有見過的,所以韓孔雀才會在這裡停留。

「幾位兄弟想要玩點什麼?」攤主是為年輕人,長的也算是眉清目秀,不過那眼睛看人自然帶著閃躲,這樣的傢伙,不是膽小,就是奸詐。

韓孔雀很確定這個攤主不認識他,所以韓孔雀笑著道:「我們都沒錢,所以只能玩玩銅錢了,老闆的這些銅錢怎麼賣?」

年輕老闆看著韓孔雀,再看看陳青等人,衣著打扮都不俗,這樣的會沒錢?

心裡冷笑了一聲,他快速的道:「我這裡的東西雖然不算是珍品,但還算是好東西,你們隨便看,看上了哪個,我們再談價格就是了。」

韓孔雀笑道:「你這麼一大堆銅錢不是論斤賣的?難道論個賣?」

「論斤?」此話一出,不止是震驚了攤主,還把陳青哥仨震驚了。

韓孔雀摸著腦袋道:「怎麼了?難道我說錯了?以前我來古玩街,都是論斤買的,我看上了誰的東西,二話不說,拿秤一秤,直接打包走人。」

韓孔雀說著話,還十分豪氣的揮舞了一下手臂,以加強氣勢。

雖然韓孔雀又開始了扮豬吃老虎,但也得這攤主有當老虎的資格,所以韓孔雀一邊比劃著動作,他的手卻沒有閑著。

攤子上的銅錢都帶著銅綠,一個個跡斑斑,看起來十分殘破,這樣的銅錢,很顯然沒有經過仔細清理。

只要沒有仔細清理過就好,這說明就連老闆,也沒有仔細查看過這些銅錢到底有多少價值,到底有沒有價值。

韓孔雀的手,在攤子上稍微動了幾下,就看清理這批銅錢的情況,銅錢的銅令很自然,不像是造假的,這讓韓孔雀放下心來。

只要不是假的,才有機會撿漏。

這是一批宋錢,而且全都是紹、興通寶,這樣的古錢幣,一般不值錢。

韓孔雀隨手拿起一枚跡最嚴重的,使勁擦拭了一下,字跡還能看清楚,確實是紹、興通寶。

這枚銅幣規格為折二錢,這樣的錢幣存世量不算少,因為紹、興通寶為南宋開國皇帝宋高宗趙構年號,使用時間長達32年,故鑄量較大,存世也較多,價格一般在10-20元。

只有版別稀有的價格能夠達道幾百、幾千,當然,那種世所罕見的孤品,價格就是天價了,不過既然是孤品了,自然也就很不容易見到。

所以這些雖然是紹、興通寶,韓孔雀也沒有失望,對這麼一批沒有經過認真清理的宋錢,韓孔雀還是很感興趣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